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头疼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头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老夫人希望的那般,瑾淑郡主的眼疾好转了,而且好转的很快。

    服了药后,一夜过去,第二天起来,眼疾就好转了一半。

    两天过后,瑾淑郡主就不用戴着面纱了,不过眼睛里还有一缕血丝,迟迟不散。

    虽然没有完全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但能让瑾淑郡主看起来像个正常人,就非常难得了,毕竟这是太医们都做不到的事。

    这不,皇上心宽了许多,尚书府三老太爷因举荐有功,得了皇上嘉奖。

    连三老太爷都嘉奖了,清韵还能少了赏赐?

    这不,这一天,清韵正在吃燕窝粥,姿态娴雅,甚是养眼。

    绿儿打了珠帘进屋来,眉开眼笑道,“姑娘,你医治瑾淑郡主有功,皇上派人给你送了赏赐来,让你去前院接赏。”

    清韵听着,轻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她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慢条斯理的把剩下的半碗燕窝粥吃完。

    几个丫鬟在一旁,等的那叫一个心急啊,赏赐比吃燕窝更重要啊,先去谢了恩,再回来吃不迟啊。

    偏清韵磨磨蹭蹭的,几个丫鬟心里就跟被人拿了鸡毛挠啊挠的似地。

    不是清韵不想走,而是她心底在打鼓呢。

    她眼皮子在跳。

    不是左眼皮,是右眼皮。

    都说右眼跳灾啊,这厢皇上送赏赐来,她却右眼皮跳,她总觉得,她又要被皇上坑了。

    比起被皇上坑,不缺钱的她并不在乎那点赏赐。

    放下碗,清韵轻声一叹,起身朝外走去。

    今儿,来宣赏的不是孙公公,不过也是熟人了,孙公公的心腹小公公。

    在她来之前,老夫人和大夫人她们都到了。不过侯爷不在。

    宣赏的公公瞧见清韵进屋,笑的一脸的殷勤。

    可是清韵笑不出来,连挤一抹笑都艰难。

    正堂左边,一溜烟站了六个小公公。

    他们手里都端着托盘。【ㄨ】上面摆着玉佩、金簪、玉镯,还有玉如意……

    这些都是叫人羡慕妒忌的好东西,可清韵的眼睛却落在最后一个小公公身上。

    因为他的托盘里摆着一摞高的书。

    那高度,不高不低,正好是大锦律法的高度。

    清韵的心有些抽疼。她就知道她右眼皮不是随便乱跳的。

    果不其然,宣赏公公宣读了一堆赏赐后,很惋惜的看着清韵道,“虽然三姑娘医治瑾淑郡主有功,但一码归一码,之前皇上就说过,罚镇南侯府楚大少爷抄律法,他若抄错一个字,便罚三姑

    娘你跟着抄三遍,前天。楚大少爷把罚抄的律法交给皇上,皇上让人比对,发现错了三个字,依照先前所言,应该罚三姑娘抄九遍,不过念在三姑娘你有功的份上,皇上只让你抄三遍。”

    那个只,听得清韵额头一跳一跳的。

    坑了她,还要她感恩戴德?!

    青莺和喜鹊两个脸就白了,两人连忙申辩道。“姑娘,奴婢们对照的很仔细,根本……。”

    她们两个话未说完,就被清韵抬手打断了。

    几个丫鬟对照了好几遍。她们办事,她信的过。

    明显是皇上坑她,她们这样说,那就是在质疑皇上耍手段,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那可不是小事。

    忍着心中憋闷。清韵在心底问候皇上,嘴上还得恭谨的谢皇上网开一面。

    宣赏公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皇上也真是的,一边赏赐沐三姑娘,一边要罚她抄朝律法,这不是矛盾吗,何不功过相抵?

    宣赏公公腹诽完,又望着清韵道,“对了,太后听闻三姑娘医术不凡,正巧她这两日有些头疼,太医们开的药,都没有什么效果,让三姑娘随我们进宫给太后后瞧瞧去。”

    清韵听得一怔,让她进宫给太后治头疼?

    只怕头疼是假,询问瑾淑郡主的病情才是真吧。

    听太后要找清韵,老夫人的眉头就皱的紧紧的,几乎能夹死蚊子了,她始终忘记不了太后下懿旨要赐死清韵的事,她传召清韵,绝没有什么好事。

    老夫人想提醒清韵小心,可是当着宣赏公公的面,有些话,根本就不能说,更不能让周梓婷陪同一起去,只能道,“太后身子金贵,你有什么医治的想法,多和太医们商量。”

    多和太医们商量,这是要她给自己找几分保障呢,清韵点头,表示记下,然后道,“祖母,那我去了。”

    出了侯府,坐上马车,清韵朝皇宫驶去。

    锦墨居,庭院内。

    楚北正在练武,手中一柄软剑,宛如龙蛇,身影闪动如鬼魅,剑破长空,有裂帛之声。

    一盏茶后,他收了剑,丢给卫风。

    卫律送上茶水,楚北接过,猛然灌了一口,然后绵长的呼出一口气,说不出的清爽痛快,好像浑身的毛孔都舒展了开来。

    卫风拿着剑,双眼都亮的闪光了,“今儿练了半个时辰了,爷气息依旧沉稳,丝毫没有要毒发晕倒的样子,身子应该好了至少六成了。”

    不过楚北提前了八天施针的做法,卫风还是不大赞同,不过八天而已,又不是等不及了。

    可是楚北坚持,钱太医又说有把握,他说的话,根本没人听,好在万幸没出什么事。

    想到以前,清晨起床,练一个时辰的剑,再泡个澡的日子,楚北甚至怀念。

    想着,嘴里已经吩咐出来了,“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卫律赶紧去准备。

    只是才转身,便瞧见有人影踏水而来。

    还不止一人。

    两人一前一后。

    最先落地的是卫驰。

    他上前,禀告道,“爷,太后传召三姑娘进宫给她治头疼。”

    楚北眉头皱紧了下,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望着另外一个暗卫。

    他问道,“有大皇子的消息了?”

    暗卫轻点了下头,“暗卫在明州发现了大皇子的随身玉佩,不确定大皇子在不在明州,但他绝对去过。”

    那玉佩是在一个老妪手里发现的。她说是一个戴面具的年轻公子给他的,身高体型,大皇子都吻合。

    总算是有他消息了,楚北略松了一口气。却不敢掉以轻心,吩咐道,“加派人手去找。”

    暗卫领命,转身离开。

    卫驰没有走,清韵进宫了。他跟不进去,侯府他待够了,清韵不在,他回去看丫鬟扫落叶吗?

    再说清韵,坐上了马车,一路朝皇宫驶去。

    下了马车,便有永宁宫的太监等候在那,领着她去见太后。

    一路上,见到不少宫女太监,三五成群的过去。行走有素,循规蹈矩。

    皇宫处处,鸟语花香,花团锦簇。

    尤其这春意正浓的时候,更是百花齐放,绿意盎然。

    迈进永宁宫,进了正殿。

    因为太后传召,所以公公领着她直接就进去。

    凤椅上,太后一身凤袍,雍容华贵。身后有丫鬟,帮她揉太阳穴,那样子,还真像是挺头疼的。

    公公蹑手蹑脚的上前。轻声唤道,“太后,沐三姑娘来了。”

    太后眼睛未争,轻摆了下手。

    然后,包括给她揉太阳穴的丫鬟在内,都退出了屋外。

    领路公公走之前。还把青莺一并叫了出去。

    偌大一个大殿,只有太后和清韵两个人。

    这明显不是看病,而是问话的节奏啊。

    清韵上前,规矩而恭谨的给太后请安,然后一脸关切的看着太后。

    太后见了她,轻抬手腕道,“过来,给哀家把脉。”

    清韵嘴角抽了下,虽然把脉搭枕不是必须品,可一般都有的啊,她没带,丫鬟都走了怎么要?

    没有,只能将就了。

    没有搭脉小枕,还没有凳子坐,清韵只能跪在地上,帮太后诊脉。

    跪在冰冷的青石地面,裙裳根本隔不住那种凉,清韵只觉得窝囊,尤其帮太后诊脉后,发现太后身子根本没问题。

    清韵不放心,又把了一回脉。

    太后望着她,道,“哀家身子如何?”

    清韵只好回道,“清韵医术浅薄,没能从太后的脉象发现问题,太后头疼,许是心情变化所致,把心放开,就没事了。”

    太后笑了,“医术果然不错,和太医说的一字不差,只是把心放开,又谈何容易?”

    清韵知道,太后要说正题了。

    只见太后把手抽回去,道,“起来吧。”

    清韵便起身了,太后望着她,道,“你很聪慧,医术也不错,我且问你,瑾淑郡主的眼疾什么时候能治好?”

    她怎么知道哪天治好啊,这全看皇上的意思好么,别问她啊。

    清韵摇头,道,“清韵也不知道,清韵虽然能让瑾淑郡主的眼疾有所好转,却还没有找到根治的法子,这些天,一直努力查阅医书,想尽早找到办法救治瑾淑郡主。”

    清韵说着,太后脸就沉了,那股母仪天下的威严 ,还真是吓人。

    她阴着个脸,冷声一笑,“跟哀家如实道来,是不是皇上让你治好了瑾淑郡主,却谎称没有治好的?!”

    清韵,“……。”

    清韵惊呆了,这就是所谓的知儿莫若母吗?

    惊愣之余,更多的是心酸。

    明明都知道是皇上吩咐的,她不问皇上,非得问她,她是软柿子,她好欺负是吗?

    前有皇上密旨,现在太后又发威,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违抗圣旨会被处斩,违逆太后,更没有好下场啊。

    清韵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太后就拍桌子了,“说!”

    清韵扑通一声跪下来道,“回太后的话,皇上确实让孙公公给清韵带过话,一定要医治好瑾淑郡主的病,但要对外宣称没有治好,好多留瑾淑郡主在京都住些时日,可清韵医术浅薄,并没有

    医治好瑾淑郡主的眼疾,太后应该知道瑾淑郡主眼睛里长了东西,那是结石,会越长越大,它会磨损眼睛,严重的话,真的会失明,清韵只能暂时用药抑制它生长,太后若是不信,可以找太

    医询问。”

    听清韵这么说,太后脸色唰白,她握紧凤椅,问道,“当真会失明?”

    清韵听着太后颤抖的声音,惨白的脸色,里面满满都是对瑾淑郡主的关心,她都有些愧疚感了。

    人家大夫治病,都是尽量把病情说轻点,她倒好,故意往严重了说。

    可是她不得不这么说啊,要是太后知道瑾淑郡主的眼疾没大碍,要瑾淑郡主回封地,不说楚北了,就是皇上也会对她发飙的,她只能堵一把了。

    好在她赌赢了,太后还是很关心瑾淑郡主的。

    得知瑾淑郡主会失明,太后都答应瑾淑郡主回京治病了,现在人都回来了,眼疾还没治好,她不可能舍得瑾淑郡主走。

    清韵跪在地上,道,“清韵不敢欺瞒太后。”

    连皇上的密旨,她都不顾了,还敢对太后撒谎吗?

    清韵说完,太后眼泪就掉了下来,见清韵看着她,她赶紧抬手擦干了。

    说实话,看见太后哭了,眼泪掉在凤袍上,清韵心有一瞬间的触动。

    这一刻,她看到的太后,只是一个脆弱的母亲,听到女儿可能会失明,那种心痛和无助,而不是高高在上,宠溺孙儿,不惜罔顾人命的冷酷太后。

    她甚至觉得太后逼瑾淑郡主去封地,是有苦衷的。

    在长公主被贬之前,不是说太后很宠爱长公主吗,当年太后贬斥长公主为郡主,还把她贬去封地,不少人都很惊诧,至今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还有皇上,当年太后对皇上也是疼爱有加,可莫名其妙的就变成母子相残了。

    当年,先皇没有驾崩之前,太后端庄贤惠,是一代贤后……

    太后抹干眼泪,又恢复成那个冷面无情的太后了。

    见清韵望着她,她眸光不悦的问,“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太后哭了,”清韵脱口便道。

    可是说完,清韵就恨不得咬断舌头了,她应该说什么也没看到才对啊。

    太后脸拉的老长,清韵忙补救道,“太后心疼女儿落泪很正常。”

    太后一甩凤袍,正要说话,正巧这时,有敲门声传来,连敲了好几下。

    丫鬟才回道,“太后,宁太妃来了。”

    太后瞥了清韵一眼,道,“今日之事,不许向皇上吐露半个字。”

    清韵赶紧应下。

    太后这才道,“进来吧。”

    大殿的门,吱嘎一声被打开,宁太后走了进来。

    阳光照耀在她身上,她鬓发上珠钗闪人眼睛。

    她上前,给太后请安。

    太后望着她,问道,“你怎么来了?”

    宁太妃瞥了清韵一眼,那样子,是清韵在,不方便说。

    太后就摆手道,“下去吧。”

    清韵赶紧福身告退。

    等她走远了些,宁太妃才道,“太后,瑾淑郡主府和宁王府亲上加亲的事,皇上跟你说起过没有?”

    太后冷哼一声,“他做什么事,几时记得与我商议?”

    “那太后的意思呢?”宁太妃问道。

    听到这里,清韵那叫一个猫挠啊,她好想听到后面的话,可是脚步不能停啊。

    等走远了,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不过,太后头疼这一关过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清韵轻快着脚步要出府。

    然而,半道上,又有小公公来请了,“三姑娘,皇上找你去说话。”

    清韵,“……。”

    PS:亲们,元宵节快乐!

    记得吃汤圆~ 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