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求情

第二百四十七章 求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因为急着回府,临时买的马车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破旧了。

    赶车的车夫,却穿着一身黑衣劲装,面色冷峻,有些不苟言笑。

    马车远远的过来,安定侯府门前的小厮一直瞧着呢,总觉得这驾马车佩不上这个车夫。

    两个守门小厮,负责守门,除了通传之外,一整天都得守在门外。

    看人来人往,品头论足,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

    本以为这驾马车只是路过,谁想到马车正好在侯府大门前停下了。

    这么破旧的马车,连侯府下人坐的马车都比不上,也不知道是侯府哪个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

    两小厮存了轻蔑之心,就不像对其他人那样殷勤,懒洋洋的靠在那里瞧着。

    卫驰下了马车,吩咐小厮道,“拿凳子来。”

    两小厮理都没理。

    青莺哗的一下掀开车帘,心情不好的她,火气格外的大,“没长耳朵啊,拿凳子来!”

    两小厮身子一凛,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青,青莺姑娘?”

    青莺是清韵的贴身丫鬟,寸步不离,她在马车里,那三姑娘肯定也在啊。

    两小厮哪还敢慢待,这不赶紧的搬了凳子过来。

    青莺下了马车之后,才扶着清韵下来。

    那边,周总管过来了,是两小厮请过来的。

    这两个小厮中,其中一个是周总管的侄儿,守门的活虽然无聊了些,可是轻松啊,而且还时不时的能收到些好处,是个肥差。

    现在他们无意慢待了清韵,想到青莺说话时的火气,两小厮怕挨罚,赶紧找周总管帮着来说个情。

    瞧见清韵乘坐的破旧马车,周总管也诧异了。“三姑娘不是被接进宫了吗,怎么……?”

    怎么就坐这样破旧的马车回府了,而且还不是宫里的公公送回来的,走之前。不是说好的,会安然无恙的把三姑娘送回来吗,侯府才没有派马车去宫外等候啊。

    清韵脸色还有些难看,她未说话,青莺就忍不住道。“姑娘是进宫了没错,宫里也派了马车送姑娘回来,姑娘临时起意,下马车逛了会儿街,让宫里的马车回来通知一声,谁想那马车在街上和一驾拉大粪的车撞上了,幸好姑娘不在车里,否则真不敢想象!”

    青莺越说越气愤,小脸通红,有些咬牙切齿。

    周总管听得有些怔住。府里的大粪和馊水,都是天不亮就被送走了,哪有青天白日的有人拉着大粪穿街而过的,尤其是闹街,经常有达官显贵路过,就是借那些人几颗虎胆,也不敢侮了贵人的鼻子啊。

    偏巧,就有一驾大粪车路过,还偏巧和三姑娘坐的马车撞上。

    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太巧合的事。往往都是人为。

    想到有人夜闯侯府,要刺杀三姑娘,还有和宁王府若瑶郡主共乘马车,结果险些出事。再到今天……

    周总管不得不感慨一声,三姑娘真是命途多舛啊。

    虽然两个小厮慢待了清韵,但是清韵并未将这么点小事放在心上,迈步朝内院走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便瞧见大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碧春送忠义伯府大太太出来。

    以往瞧见清韵,忠义伯府大太太脸上的神情多是不屑一顾。今儿却对清韵笑了,笑容那叫一个真诚啊。

    真诚的叫清韵不期然打的个寒颤,左右张望,以为被禁足的沐清柔就在她身后。

    可是她身后,除了青莺,再无别人。

    真的是对她笑呢,难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清韵抬眸看了眼天。

    这么个空档,忠义伯府大太太就走上前来了,清韵便福身给她见礼。

    只是不等她屈膝,忠义伯府大太太就把她扶了起来,脸上带着长辈疼惜小辈的笑容,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多礼呢。”

    一个忍不住,寒颤再次袭来,清韵背脊都哆嗦了下,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错觉,她望着忠义伯府大太太道,“王大太太是不是认错了人,我不是五妹妹。”

    忠义伯府大太太脸色的笑顿时有些僵硬,有种热脸贴人冷屁股,还被人嫌弃的感觉。

    碧春见气氛尴尬,忙笑着打圆场道,“三姑娘喊大夫人一声母亲,和五姑娘一样,都是王大太太的侄女,本就是一家人。”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清韵下意识的把要手收回来,可是被忠义伯府大太太握的紧紧的,根本动弹不了。

    而且要命的,忠义伯府大太太要把她手腕上的玉镯送给她。

    玉镯不错,精致细腻,玲珑剔透,可东西再好,也得看是谁送的啊,王大太太送的,那是坚决不能要。

    清韵一个用力,总算是把手收了回来,她连忙道,“无功不受禄,不敢担王大太太的重礼,不耽误王大太太回府,告辞。”

    说完,清韵福了福身子,便往前走去。

    青莺亦步亦趋的跟着,走远了几步,她还回头看了一眼。

    见忠义伯府大太太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她们,青莺连打了两个寒颤。

    今儿真是见了鬼了,忠义伯府大太太居然破天荒的要送姑娘玉镯,姑娘不收,她还一脸的失望,她是不是撞邪了啊?

    正想着呢,就听哎呀一声传来。

    青莺回过神来,只见清韵扶着漆木柱子,身子蜷缩着,小心的坐下。

    青莺落后几步,忙上前扶着她,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清韵有些憋闷道,“把脚给崴了。”

    青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底有些埋怨忠义伯府大太太,好端端的,非得要弄得跟撞了邪似地,害姑娘走路还要想事情,把脚给崴了。

    这里还是外院,有不少小厮路过,清韵想把鞋袜脱下来揉一揉都做不到。

    青莺扶着她,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清韵崴了脚,走路很疼。就没有去春晖院,先回泠雪苑了。

    才走到院门口,绿儿就瞧见了她们,赶紧跑过来了帮忙。一边不解的问道,“姑娘怎么把脚给崴了?”

    扶了一路,青莺也累着了,有绿儿搭把手,她轻松多了。她喘气道,“别提了,总归今儿只能用倒霉两个字来形容。”

    绿儿一脸八卦神情,青莺催道,“先回姑娘进屋。”

    两人把清韵扶着进泠雪苑,一院子的丫鬟婆子都要过来帮忙,清韵道,“都忙你们的去吧,我只是把脚崴了,没什么大碍。”

    “要不要请大夫?”紫笺担忧道。

    清韵摇头。“不用。”

    清韵回屋,喜鹊帮她把鞋袜脱下,看着她脚腕红了,心疼的鼻子泛酸,“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肯定疼坏了。”

    话音刚落,就有丫鬟进来道,“姑娘,红绸来了。”

    “让她进来,”清韵回道。

    丫鬟退出去。很快,红绸就进来了。

    她见清韵坐在贵妃榻上,上前道,“老夫人听闻姑娘崴了脚。有些担心,特地让奴婢过来看看。”

    “让祖母担心了,我伤的不重,歇养几日就好了,”清韵回道。

    她今儿进宫,又是去见太后。老夫人肯定担心不已,偏她回来了,又把脚给崴了,不能去见她,送上一颗定心丸。

    清韵就吩咐青莺道,“祖母肯定是担心我了,你随红绸去见老夫人。”

    吩咐完,再给青莺使了个眼色。

    青莺会意,姑娘这是要她多打听下忠义伯府大太太来侯府的目的呢,她无缘无故的给姑娘献殷勤,太不寻常了。

    青莺就和红绸一起出了门。

    喜鹊帮清韵揉脚腕,帮着上药。

    清清凉凉的药膏抹在有些疼的脚腕上,舒服极了,可是喜鹊用手把药膏抹开,用了些力道,疼的清韵把唇瓣咬的紧紧的。

    等上了药,红笺端了盏茶过来,清韵接过,咕噜咕噜两口,一杯茶就进了肚子。

    小半个时辰后,青莺就回来了。

    她是带着一脸怒气回来的,清韵见了,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是不是和忠义伯府恢复爵位有关?”清韵随口问道。

    青莺听着,点头如捣蒜,“姑娘一猜就准,可不就是为了忠义伯府恢复侯爵的事来的,姑娘救治瑾淑郡主有功,皇上都赏赐了你,忠义伯府想姑娘你出面,帮忠义伯府在瑾淑郡主和明郡王跟前说两句软话,让他们熄了怒气,好能恢复侯爵。”

    听青莺说着,喜鹊就鄙夷道,“之前侯府被贬,也没少求忠义伯府,他们帮过忙吗,现在居然有脸来求侯府。”

    求侯府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姑娘出面帮着求情,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脸皮是怎么长的,脸皮厚就算了,难不成还没记性吗?!

    青莺耸肩,道,“忠义伯府也知道他们以前没有帮侯府,侯府不会轻易帮忙,这不,忠义伯府大太太今儿来,只见了大夫人,根本就没有当面求老夫人,不过倒是送了一只什么稀世罕见的百年血人参,托大夫人送给老夫人,还有姑娘,忠义伯府也送了几套都是,还有绫罗绸缎等。”

    绿儿嘴快,道,“姑娘赏赐多的是,谁稀罕忠义伯府送的那点子东西。”

    清韵坐在那里,嘴角一抹冷笑,迟迟不散。

    她就猜到忠义伯府大太太来,是找她帮忙说情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忠义侯府之所以被贬,就是因为忠义侯府大少爷和明郡王打架,只要明郡王不生忠义伯府的气了,忠义伯府恢复爵位大有希望。

    只是瑾淑郡主回京,想去探望的人倒是不少,可是见到瑾淑郡主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忠义伯府这样上门意图,用脚趾头想的都知道的,能见到瑾淑郡主才怪了。

    偏巧,她又救治瑾淑郡主眼疾有功,虽然没有完全医治好,可最有希望帮瑾淑郡主治病的,就只有她了。

    她求瑾淑郡主和明郡王,他们不会不答应。

    忠义伯府想的极好,努力的方向也对,可清韵倒想问一句了,她们哪来的自信,她就会帮忙求情呢,简直是异想天开。

    喜鹊望着青莺,问道,“血人参,老夫人收了?”

    青莺摇头,“我不知道呢,我回来时,老夫人没收血人参,让她送回去给忠义伯府老夫人调补身子,可是大夫人当众跪了下来,孙妈妈就把我们给轰了出来。”

    后面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说完,青莺有些担忧的看着清韵,“姑娘,你说老夫人会不会收血人参呢?”

    清韵勾唇一笑,“不会。”

    百年血人参,固然稀世罕见,可老夫人心目中,根本没有东西能跟侯府爵位相提并论。

    老夫人更不是大夫人跪下来,使苦肉计就会心软的人。

    老夫人心硬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硬,当初那么疼爱沐清凌,为了侯府,不也狠心将她嫁给中风偏瘫的定国公府大少爷了吗。

    虽然,忠义伯府要的是她帮着求情,可别忘记了,她上回帮安郡王和逸郡王求情,这两人后台够硬吧,皇上不照样生气了,倒是没直接罚她,罚楚北抄了三遍大锦律法,楚北抄完,又轮到她抄了。

    她仗着医治瑾淑郡主和明郡王有功,就去帮忠义伯府求情,她们肯定会去皇上跟前说好话,谁知道皇上会不会把气撒她头上来?

    皇上能把她的怒气牵扯到楚北身上,难保不会撒在侯府身上。

    侯府好不容易恢复爵位,老夫人绝对不会因为那么一只血人参就冒险的,哪怕那是一只稀世罕见的百年血人参。

    况且,大夫人其实心底有数,不然她也不会舍她先去求老夫人。

    毕竟要去瑾淑郡主府求情的人是她,直接求她就行了,大夫人知道就算她这一关过了,老夫人不同意,那都是白瞎。

    不过,清韵还想说一句。

    纵然她过了老夫人那一关,也过不了她这一关。

    贬斥忠义伯府就是她拜托楚北做的,现在又帮忠义伯府恢复侯爵,指不定楚北都要以为她脑子有病了。

    清韵把这事全当成热闹在看。

    而且,春晖院是真的热闹。

    大夫人扑通一声跪下,孙妈妈把屋子里丫鬟婆子都哄了出去,仅留下她陪着老夫人。

    看着大夫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而且老夫人不答应帮忙,她就长跪不起。

    老夫人望着她,问道,“当初,侯府被贬,你回忠义侯府求帮忙,可曾这般跪过?”

    一句话,直接把大夫人问住了。

    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老夫人好。

    回答说没有跪过,那就是没把侯府恢复爵位的事放在心上,婆家不及娘家重要。

    回答跪过,她既然起来了,那就是忠义侯府答应帮忙了,可事实根本没有。

    她不论怎么回答,老夫人都不会满意,只会更怒。

    看着大夫人几次张口,却一个字都没说。

    老夫人笑了,“到底是我心肠软好说话,今儿,我也结结实实的硬一回。”

    说完,老夫人回屋睡觉去了。

    PS:~~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