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内伤(二更)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内伤(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旁人不知道,侯爷是知道清韵帮宁王妃保胎的事,连太医都保不住的胎儿,她能保住,与其让秋姨娘吃那些寻常大夫的药,不如吃清韵开的。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实在不好张那个口。

    清韵懂侯爷的意思,她也是万分希望秋姨娘这一胎能保住的,她正要说话呢。

    外面,喜鹊跑进来,拽了拽清韵的袖子。

    她神情有些焦急,都快哭了。

    清韵心也跟着提了起来,随着喜鹊出了门,然后问道,“出什么事了?”

    喜鹊凑到清韵身边,嘀咕了几句。

    清韵眼睛睁圆,她迈步便往外走,一边不信的问道,“没骗我?”

    喜鹊都跺脚了,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恨不得发誓道,“那么大的事,奴婢怎么敢骗姑娘你呢。”

    清韵也知道喜鹊不会骗她,更不会没分寸的乱开玩笑,可是喜鹊说的事,叫她不敢相信啊。

    楚北来了。

    喜鹊给他泡了最好的茶,可是他才喝了一口,就猛的吐了一口血,然后晕倒了。

    难道有人在她喝的茶水里下毒了?

    可府里上下都知道她会医术,能辨识毒药啊,便是下了毒,也是白下,有人那么傻吗?

    清韵匆匆忙出了碧月居,她走的极快,几乎可以说是三步并两步了。

    周梓婷站在内屋门前瞧着,眉头皱的紧紧的,忍不住道,“三表妹怎么走的那么急,出什么事了?”

    她刚说完,青莺和绿儿就出来了。

    青莺有些抱怨道,“喜鹊也真是了,只顾着叫姑娘,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说着,两丫鬟更是走的飞快。

    周梓婷瞧着。眸底闪过一抹光芒。

    再说清韵,急急忙回了泠雪苑,她脸有些红,额头还有些汗珠。一颗心跳的很快,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累的。

    喜鹊走之前,吩咐紫笺在门口守着,不许人进屋。

    这会儿见清韵回来。她大松了一口气,再不回来,她真是憋不住了。

    清韵推门进屋,站在珠帘外,就瞧见卫风道,“三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

    清韵打了帘子进去,眼睛一扫,就瞧见桌子旁有一滩血迹。

    那血迹鲜红,不像是中毒。

    楚北昏睡在小榻上。卫风一脸焦急的站在一旁。

    清韵走过去,喜鹊赶紧搬来凳子。

    清韵坐下,抓了楚北的手帮忙把脉,一边问道,“他又施针了?”

    卫风连忙摇头,“没有,爷打算等三姑娘进门再帮他施针。”

    清韵了然。

    可是越把脉,清韵眉头越皱紧,卫风和卫驰心都提紧了,那样子。好像下一刻就会说,“没治了。”

    正怕着呢,就听清韵问道,“他和人打架了?”

    卫驰就望着卫风了。他没有随身跟着楚北,不知道他有没有打架。

    可是卫风一脸茫然道,“没有啊。”

    清韵有些不悦,“果真没有?”

    卫风不懂清韵怎么生气了,但是他很肯定道,“真的没有。”

    “没打架。那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内伤呢?”清韵不信。

    证据摆在这里呢,有必要撒谎吗?

    卫风一脸惊呆,望着清韵道,“三姑娘是说爷吐血,是因为内伤?”

    他以为是中毒所致。

    清韵点了下头。

    然后卫风就摇头道,“不可能,属下一直跟着爷,寸步不离,爷最近一次和人动手,还是五天前和江大少爷切磋拳脚啊。”

    江远,远远不是楚北的对手啊,和爷打架,一直是江大少爷被虐。

    见卫风一脸不信,清韵眉头扭紧了,难道是她心急把错脉了?

    这不可能啊。

    清韵又帮楚北把了回脉,很确定道,“绝对是内伤。”

    “可爷没有打过架啊。”

    “难道是练功走火入魔了?”

    “……爷是坐在这里喝茶,忽然吐血的。”

    卫风哭笑不得,他还从未听说过谁一边喝茶,一边练功的,就算有,爷也不是那么勤奋的人啊。

    清韵不知道楚北是怎么受的内伤,现在当务之急是帮楚北治内伤。

    她要帮楚北施针,外面青莺进来,道,“姑娘,表姑娘来了,方才你走的急,她怕出了什么事,过来看看。”

    清韵敛眉了,她现在正忙着呢,没时间招呼她。

    “请她去正堂喝茶,告诉她,我现在有事,等忙完了再见她,”清韵吩咐道。

    青莺就去禀告周梓婷了。

    周梓婷看着内屋,心道,果然有问题。

    她很想进去瞧瞧,可是她还不敢硬闯,只能去正堂等了。

    内屋,清韵刚要帮楚北施针,银针还没扎下去呢,楚北又吐了一口血。

    卫风一脸惊滞。

    爷莫名其妙的受内伤就算了,还忽然内伤加重?

    “这也太邪门了吧?”清韵帮楚北把脉,一脸无语道。

    这绝对是她见过的最奇葩的病人,没有之一。

    晃晃脑袋,清韵赶紧帮楚北医治,要是再晚一点,楚北的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了。

    喜鹊站在一旁,手攒的紧紧的。

    本以为治好楚大少爷身上的毒,他就无性命之忧了,可以和姑娘夫妻恩爱,琴瑟和谐的安稳幸福的过一辈子。

    可谁想到楚大少爷还会忽然内伤,这是姑娘在身边,能及时救他。

    可要是姑娘不在呢,姑娘岂不是随时都有可能要做寡妇了?

    喜鹊在走神,清韵喊她道,“被傻愣着了,快去拿笔墨纸砚来。”

    喜鹊回过神来,转身要走。

    这才想起来,内屋就有笔墨。

    她赶紧拿了,往砚台里倒了些水,要研墨。

    清韵见了,头都有些疼了。

    她起了身,迈步往外走。

    院子里。周梓婷在那里赏花,她在正堂坐不住。

    见清韵出来,她正要说话呢,却见清韵急急忙的朝药房走去。

    周梓婷到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

    她心底有个猜测,跟了上去。

    才靠近药房,就听清韵吩咐道,“点两个炭炉。”

    “是,”青莺应道。

    周梓婷要进药房。结果被绿儿拦下了,“药房重地,表姑娘请回。”

    周梓婷也不生气。

    她转身便走,毫不犹豫。

    丫鬟跟在一旁,小声道,“奴婢怎么觉得三姑娘房里有病人?”

    还用觉得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要是换成旁人,倒能算是个把柄了,可惜是那个人是清韵。

    镇南侯府派了暗卫守着她,在暗卫的眼皮子底下。还有人找清韵治病,这人必定是镇南侯府允许的。

    不会是楚大少爷吧?

    要真是那样……

    那她同情清韵了。

    以她的医术,到现在楚大少爷还病的那么重,那么急,显然病的很棘手,不好治。

    成亲在即,未婚夫却病重,心情肯定不好。

    她这会儿看她的热闹,这不是讨人嫌吗?

    周梓婷走过来,见喜鹊出门。她道,“三表妹忙着,那我就先回去了。”

    喜鹊朝她福了福身,“表姑娘慢走。”

    清韵抓了药。告诉青莺怎么煎药,然后又回了内屋。

    银针还扎在楚北身上呢,她得取下来了。

    可是见楚北唇瓣发白,内伤还在加剧。

    真是见了鬼了。

    这要再重一点,她真的要没出嫁,就当寡妇了。

    可是现在。她只能等青莺把药端来。

    她望着卫风,问道,“这几日,你家主子没什么反常吧?”

    卫风点头,“爷这几日脾气很暴躁,有些坐立不安,就连睡都睡不安稳,而且眼皮子一直在跳,爷好像只有在三姑娘你这里,才跟平常一样。”

    卫风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才把楚北怂恿了来。

    也幸好叫来了,不然在锦墨居吐血晕倒,他不敢想象太医能不能救爷。

    “右眼跳?”清韵问道。

    卫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是两只眼皮一起跳。”

    清韵,“……。”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两只眼皮一起跳……又是什么?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吗?

    清韵看着楚北,他带着面具,清韵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她能想象的出来,他此刻的脸色,定然惨白如纸。

    想到楚北身上中的那些毒,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毒,折磨了六年之久,期间所受的苦楚,岂是她能想象的出来的?

    现在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了,谁想到又一次脚差点踏进鬼门关。

    楚北眼睛闭着,但是清韵脑子里总是那一双深邃带着璀璨光芒的眼神,眸光潋滟,他从没有把外室所出庶子这个身份放在心上,从他身上,她没有见到一丝一毫的卑怯。

    有的,只是自信。

    就像是悬崖峭壁上,一株劲草,即便是瑟瑟疾风,也吹不倒它。

    清韵坐在那里,握着楚北的手,一动不动。

    青莺端了药来,道,“姑娘,药煎好了。”

    清韵接了药碗,让卫风扶楚北起来。

    掰开楚北的嘴,清韵帮他喂药,可是他根本就咽不下去,药全流了出来。

    清韵没辄,道,“你们先出去。”

    喜鹊几个连忙退下。

    清韵又望着卫风和卫驰了。

    显然,他们也要走。

    两人不敢耽搁,纵身一跃,就出了门。

    等他们都走了,清韵端起药碗,直接先喝了一口,然后俯身喂给楚北。

    才喂了几口,门吱嘎一声被打开。

    青莺跑进来,看到清韵用嘴喂药,直接惊呆了,脸瞬间红的能滴血。

    清韵脸也窘红了,有些恼羞成怒。

    都说了没有叫唤,不许进来,她还跑进来!

    青莺恨不得转身就走,可是一双腿像是被人定在那里似地,她低着脑袋,结结巴巴道,“姑,姑娘,侯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