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住手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住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是她不听话,实在是不得不跑进来啊。

    这个时辰,姑娘不会睡觉,一般不是看书,就是做针线,侯爷要是进屋,她们做丫鬟的,有胆子阻拦吗?

    清韵有些抚额,她知道侯爷来所为何事。

    可没必要来的这么急吧,秋姨娘还怀着身孕呢,他怎么不多陪着她点啊。

    不过,从侯爷这么心急来找她要安胎药,可见秋姨娘在侯爷心目中的分量了。

    可这会儿,她实在没空见他啊。

    “你先出去,我一会儿就来,就说,就说我在更衣,”清韵寻了个理由道。

    青莺赶紧转身出去,怕晚一点,侯爷就被喜鹊拦下了,她怕喜鹊惹怒侯爷。

    等青莺走了,清韵转了身。

    想到方才她用嘴喂药,被青莺瞧见了,脸就发烫,再加上嘴里的药苦涩难咽,整个人像是要炸了一般。

    清韵端起药碗,又喝了一口,继续喂给楚北。

    一口接一口。

    很快,一碗药就空了。

    放下药碗,清韵又帮楚北把了脉,脉象虽然很乱,但情况好歹是稳定了,也算是松了口气。

    想到还有五天,他们就要成亲了。

    可成亲前夕,他却忽然内伤病重,五天,只能算是堪堪把身子养好一半啊。

    要是这五天,再突发点什么情况……

    还不知道骑着高头大马代替楚北迎娶她的会是谁了。

    清韵只希望,别找什么公鸡跟她拜堂,她会疯的。

    心中百转千回,清韵转身拿了个薄被帮楚北盖上。

    就在搭上薄被时,有一瞬间,清韵瞧见楚北赤果的胸前,有斑驳的血痕,触目惊心,惊的她手中被子都掉落在地。

    身子凉了半截,可是眼睛眨了一下。见到的又是宽广有力的胸膛,白皙如玉,完美无瑕。

    是她看花眼了吗?

    清韵直愣愣的盯着楚北,要说他受了那么重的内伤。还不是练功走火入魔导致的,应该有些皮外伤才对,可他除了吐血,一点其他征兆都没有。

    内伤那么严重,外伤就该如她瞧见的那般才合乎情理。

    清韵紧盯着他看了半天。可就是看不出丝毫端倪来。

    那边,有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有些熟悉,但步伐有力,绝非几个柔弱丫鬟能有的。

    清韵瞥头,就见侯爷走过来。

    他脸色隐隐有些难看,儒雅温和中带了些怒气。

    青莺紧随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清韵,不是她不拦着啊,实在是拦不住,侯爷一定要进来。

    既然侯爷都进屋了。清韵也没什么好阻拦的了,况且,她从不觉得救人有错,尤其救的这个人还是她即将要嫁的。

    清韵落落大方,毫不心虚的福身,唤道,“父亲。”

    站在珠帘外,侯爷就见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躺在小榻上,不用猜,也知道只会是楚北。

    可就算他们定了亲。没几天就出嫁了,可该有的男女大妨总要有吧。

    侯爷迈步过来,见清韵眼神清澈,楚北还躺在小榻上。丝毫没有要见礼的意思。

    侯爷怒意隐隐有些憋不住了,可就在他要说话时,却闻到一股血腥味。

    他转身,便瞧见地上有一滩血迹。

    他眉头更皱,问道,“他怎么了?”

    清韵不是习武之人。有好些事她都不懂,正好可以问问侯爷,她如实回道,“其实,女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才,我在秋姨娘那里,楚大少爷来找我,丫鬟给他沏了壶茶,他喝了几口,就忽然吐血,丫鬟就把我找了回来,我发现他受了极严重的内伤。”

    侯爷听着,眉头陇紧。

    虽然现在的重点是他未来的女婿受重伤了,可他实在忍不住关注丫鬟给楚北沏茶这事。

    显然楚大少爷经常来啊!

    和人私斗,受了重伤就往泠雪苑跑,敢情有人帮着治就有恃无恐了。

    越听,侯爷越生气,他要的是一个成熟稳重,能守护清韵的女婿,不是要嫁女儿去守护他啊。

    可是下一秒,侯爷眉头更皱了。

    因为清韵继续道,“我以为他和人打架斗殴了,可是并没有,更没有什么走火入魔的情况,尤其是方才,我给他盖被子时,还瞧见他胸前有斑斑伤痕,可是再细看,却又没了,好像是我看花了眼一般,可女儿确定,没有看错。”

    说着,清韵望着侯爷道,“女儿只是略通些医理,并不懂武功,父亲是习武之人,可听说过这样的情况?”

    没打架也没走火入魔,却受了极严重的内伤,而且身上的伤痕还若隐若现,似有似无?

    侯爷习武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情况,简直是闻所未闻。

    侯爷摇了下头,“没有听说过。”

    清韵有些失望。

    侯爷就问道,“他伤的很严重?”

    清韵也说不上来,“现在情况还算稳定,只是之前内伤一直在加剧,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更严重,女儿也知道,把他留在闺房医治,有违礼数,可他现在伤的这么重,不宜来回搬动……。”

    侯爷额头就开始跳动了,楚大少爷来泠雪苑已经出格了,现在清韵还要留他,悉心观察?!

    不许两个字,几乎要脱口而出。

    可最终他忍下了,清韵救他是为了他好,更是为了她自己好。

    尤其清韵帮定国公府大少爷治病,楚大少爷都知道,现在轮到他了,反倒不许清韵治了,这是本末倒置。

    “虽然不能送他回镇南侯府,但送他去书房还可以,”侯爷退一步道。

    这一点,倒是和清韵不谋而合了。

    她没想把楚北留在她闺房睡,她出嫁在即,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人送添妆来,万一人家要参观她的内屋,却见楚北在这里……

    她几乎预见,她的大名会再一次传遍京都。

    连忙点头答应,然后道,“父亲来是因为秋姨娘吧,清韵帮她把了脉,明儿就帮她治安胎丸。”

    侯爷轻点了下头。

    他走到小榻边,多看了楚北几眼,这样诡异的病症,实在叫人担心。

    什么都没做,却惹来一身的内伤,实在是……

    想到什么,侯爷眼神凝滞了下。

    他记得十九年前,他们那时候,还年少气盛,没少和当时的镇南侯府大少爷,也就是如今的楚大老爷比武切磋。

    他还记得那天,楚大老爷弯弓射箭,别看楚大老爷有些纨绔,射箭术堪称百步穿杨,百发百中。

    那一天,却破天荒的失手了。

    大家都很惊呆,望着他道,“怎么会失手呢?”

    楚大老爷当时这样说,“我也不知道,手腕忽然疼了下,像是被刀割了一般。”

    之后,京都就传闻皇后割腕的消息。

    楚大老爷和皇后是一对龙凤胎,皇后割腕,他也有感觉。

    可楚大少爷受伤,皇后却感觉不到。

    龙凤胎是会遗传的。

    镇南侯生了一对龙凤胎,当今皇后也是。

    楚大少爷是楚大老爷所生,是他抱回的外室庶子,没人知道他生母是谁,何时出生,会不会他其实是龙凤胎中的一个?

    侯爷越想越觉得这可能性很大,再见楚北戴着面具。

    侯爷想都没想,就走过去,要摘下他的面具。

    可是还未碰到呢,卫风和卫驰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阻拦侯爷道,“侯爷,请住手。”

    侯爷手已经碰到楚北的面具了,却被卫风抓紧了。

    侯爷眉头皱紧,这两个暗卫武功不错,躲在房梁上,他居然都没发现。

    卫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到当初清韵也是要看爷的脸,只能说父女如出一辙。

    卫驰站在一旁,寻了个由头道,“侯爷,爷脸上的面具有毒,轻易不能碰触。”

    “有毒?”侯爷笑了。

    这样的理由,他会信?

    况且他女儿医术不凡,便是中毒了,又有何妨?

    不过就冲他是楚大少爷未来的岳父,清韵的爹,两个暗卫就敢如此大胆的抓紧他的手,可见楚大少爷的脸,当真是不能瞧了。

    越是这样,他越是好奇。

    做岳父的看自己女婿的脸有何不可?

    要是哪一天,他将面具摘下,在街上遇到,岂不是相见不识?

    卫驰看着清韵,希望她能帮忙说两句好话,清韵说好了,可惜是火上浇油,她望着侯爷道,“父亲,你还是别看楚大少爷的脸吧,谁看,暗卫就要谁的命呢。”

    卫驰直接凌乱了,哪有三姑娘这样嫌事情不够乱的啊?

    “三姑娘、侯爷,你们别为难属下,属下只是奉命行事,”卫驰行礼道。

    侯爷看了看卫驰,又看了看抓着他手的卫风,最后眸光落到楚北的脸上。

    侯爷笑了。

    一个外室所出庶子,还一身的毒,医治了六年,都没能医治,要换成旁人,估计早放弃了,可镇南侯府没有,镇南侯很看重楚大少爷,甚至隐隐有超过楚二少爷的势头。

    楚大少爷的身份绝不简单。

    加上,他又带着面具,问题应该是出在他生母的身份上,要是他是龙凤胎中的一个,那容貌必定和另外一个酷似,至少有七成相似。

    卫风虽然抓着侯爷的手,可是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要是侯爷一定要看爷的脸,他该怎么办?

    真的要当着三姑娘的面和侯爷打架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