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教训(君若无言和氏璧+)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教训(君若无言和氏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韵应了一声,便放下手中的活,去了春晖院。【ㄨ】

    屋子里,除了老夫人和周梓婷外,还有大夫人。

    老夫人神情慈蔼,面色温和透着宠爱,大夫人神情则是疏远和淡漠。

    清韵上前,福身请安,然后问道,“祖母和母亲找清韵来可是有什么事?”

    老夫人见了清韵,长满褶子的脸上就忍不住绽放出笑来。

    以前,清韵就乖巧懂事,经过秋姨娘一番调教,学了规矩礼仪后,越加的端庄有礼,进退有据了。

    只可惜秋姨娘怀了身孕,又有些反应,不然清韵还能在出嫁前把规矩学全了。

    “还有什么规矩礼仪,秋姨娘没有教你?”老夫人淡笑问道。

    清韵还未说话,周梓婷就笑道,“祖母,三表妹聪慧异常,要不是我拖累,秋姨娘早教会她了,昨儿秋姨娘原打算教我们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礼,今儿教什么,倒是没说。”

    “皇家祭祀?帝王典礼?”大夫人听得怔了下,“她怎么连这个都教?”

    清韵要嫁的不过是镇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以他的身份,能参加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礼?

    就算他能参加,还能带着女眷一起?

    便是连她都不一定能参加好么!

    想着,大夫人就笑了,“连这些不必要的东西都教,也难怪秋姨娘劳心伤神了。”

    话里话外,都是怪秋姨娘是自找的。

    老夫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秋姨娘只要教清韵一些寻常的,比如迎来送往,再就是和权贵夫人之间如何相处就行了,没想到秋姨娘教的这么全面。

    清韵站在一旁,道,“当初,秋姨娘教我们这些的时候,清韵也很诧异。觉得没必要,但是秋姨娘说,她是奉命教清韵,只要她会的知道的都教。否则就是违抗圣命。”

    人家不嫌麻烦教她,她就得学啊。

    不过,她对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礼更加感兴趣些,毕竟她不知道。

    老夫人听得一笑,道。“多知道些,总不会坏事。”

    老夫人说完,大夫人就望着她,笑道,“秋姨娘怀了身孕,请大夫来帮她诊了脉,和清韵说的一般无二,甚至清韵说的还更细致些,我见她也是会开药方的,所幸离出嫁还有几天。不妨给秋

    姨娘制些养身保胎之药,帮她稳胎。”

    听大夫人说这话,那叫一个贤惠,简直叫人刮目相看啊。

    她不是最希望秋姨娘保不住胎的吗,怎么还会让她帮忙?

    清韵心中一转,就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了,侯府上下都知道她会医术的事,而且医术不凡,侯爷昨天还去了泠雪苑,大夫人猜也猜的出来是为了秋姨娘去的。

    既然知道侯爷会要清韵帮秋姨娘稳胎。她说不说都改变不了什么。

    不说,没人会怪她。

    但是说了,就能彰显她贤惠大度了,她看重侯府子嗣。绝不是跟大家想的那样,希望秋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

    原本老夫人对大夫人还存了三分戒心,听她这么说,她心略宽了几分。

    望着清韵,老夫人有些怀疑道,“你会制安胎养身的药丸吗?”

    清韵还未答应。大夫人就笑道,“怎么可能不会呢,之前我还纳闷,若瑶郡主怎么就和清韵走的那么近呢,到昨儿我才反应过来,宁王妃怀了身孕,定是清韵帮着治了,宁王府欠着清韵的恩

    情,才会一再送钱来。”

    听大夫人的话,清韵眉头皱了下,她帮不帮宁王妃保胎,关她什么事,她要这样猜测,对她没好处啊。

    不过,宁王妃的事,确实叫人起疑。

    宁王妃为了保住腹中胎儿,是遍请大夫,现在知道她会医术,却没有人来请过她帮忙,尤其她和若瑶郡主还走的很近,就更应该请她了。

    只怕,宁王妃腹中胎儿保住的事,宁王府不少人都知道了。

    宁王妃的事,清韵不愿多谈,她只站在那里,笑道,“母亲放心,秋姨娘教我规矩礼仪,腹中怀的又是我的弟弟妹妹,我一定会帮她的。”

    大夫人的脸就隐隐难看了,她放心,她放哪门子的心,这小贱人故意戳她伤口!

    清韵就是故意的,谁让她口是心非了。

    那边,孙妈妈端了个匣子过来,放在老夫人身边的小几上。

    老夫人摸着匣子,望着清韵道,“这是你娘留下的陪嫁,你和清凌两个平分,清凌早早的出嫁了,你的一半,当初赔染姐儿用了一万两,余下的都在这里了,给你做压箱底。【ㄨ】”

    闻言,大夫人眉头皱了下,她没想到老夫人会把江氏留下的东西都给清韵做压箱底。

    压箱底,除了那些教女儿行房之物外,就是私房钱了,不放在明面上给人知道。

    江氏一半的陪嫁有多少,大夫人心底清楚,她原打算把这些放在陪嫁里,那样公中就少掏一部分。

    现在做了压箱底,那公中不就得多掏了?

    这一点,大夫人绝不允许。

    她站起来道,“老夫人这样做不妥,当初清凌出嫁,姐姐留下的一半陪嫁给她做了嫁妆,大家都知道,现在轮到清韵却做了压箱底,外人问起来,还以为老夫人你偏私清凌,把姐姐的陪嫁全

    给了她,轮到清韵就没了呢。”

    偏私沐清凌?

    偏私她,会把她嫁给中风偏瘫的定国公府大少爷?

    清韵只觉得讥讽,她想讽刺大夫人两句,又怕老夫人听了心里不舒坦,再者,现在顾明川身子渐好,没必要再提以前那些事了。

    见老夫人眉头微皱,有些不悦,有些思量。

    虽然大夫人说这话,更多的还是私心,但不否认,她说的还有三分道理。

    她也知道老夫人疼她,想多给她些傍身之物,她笑道,“祖母。娘亲留给我的陪嫁,还是放在明面上吧。”

    老夫人在心底轻叹一声,道,“你娘留下的陪嫁。除了店铺庄子之外,还有不少其他东西,算算也有三十六抬了,再加上镇南侯府送来的,之前皇上和太后赏的。侯府帮你准备的,就超过两

    百抬了……。”

    十里红妆固然风光,可风光的背后,也会招小人啊。

    侯府嫡女嫁给镇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这样的联姻,只能算是一般,远比不上郡主公主出嫁。

    可陪嫁却越过了郡主,甚至一般的公主,这说不过去啊。

    有了清韵这个先例,回头大家肯定会一边想压过清韵。一边咒骂她。

    出嫁风头有就行了,没必要钱多闹得人尽皆知的地步。

    知道老夫人顾虑,大夫人就笑道,“那就送一百八十抬,其他的东西适当减一点,不可太出风头。”

    她说着,老夫人斜了她一眼。

    明明只要把江氏的陪嫁当做压箱底就行了,她倒好,那点私心非得写在脸上不可吗?

    清韵也无语了,她望着大夫人道。“那皇上和太后赏赐的东西,就当做压箱底便是了。”

    “那不行,太后和皇子赏赐的东西,都是珍贵之物。放在明面上好看,况且皇上赏的东西,不少人都知道,不给你做陪嫁,指不定还以为我侯府没下了,”大夫人拒绝道。

    要是能不给。她会给吗?

    实在是逼不得已。

    想到什么,大夫人望着清韵道,“对了,还有你自己存的私房钱,有多少,也要跟侯府报备一声。”

    大夫人话音未落,老夫人的脸就铁青铁青了,狠狠的剜了大夫人一眼,“说的什么胡话?!”

    大夫人也不怕,只道,“老夫人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一般大家闺秀出嫁,也没几个私房钱,知不知道的无所谓,可清韵不同,我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万一以后清韵死了,还没能留下个一儿半女,她抬进镇南侯府的陪嫁,是要悉数送回侯府来的。

    不知道到底送走了多少,万一将来抬回来的少了,谁知道?

    就算生了一男半女,侯府也要知情,万一将来楚大少爷续弦,贪墨了怎么办?

    总之,侯府必须要知道。

    大夫人理由充分,可是清韵会告诉她吗,她笑道,“母亲思虑的对,清韵有多少私房钱,昨儿已经告诉父亲了。”

    你要是有胆量,你就去问父亲。

    大夫人脸一哏,想追问都没理由了,那样倒不像是为了清韵好,只是惦记她的私房钱似地。

    她忍着怒气,努力挤出一抹笑道,“侯爷知道就可以了。”

    说着,她伸了手,丫鬟把一礼单送上。

    大夫人接了,递给老夫人道,“泠雪苑丫鬟不少,我派人去询问了,有大半会随清韵陪嫁去镇南侯府,另外一半,大多父母兄弟都在侯府,不愿骨肉分离,我也不好勉强,就从各个院子里挑

    了人补齐,还有……。”

    大夫人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然后道,“比起清凌出嫁,侯府给清韵准备的只差陪房丫鬟和贴身妈妈了,这两个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准备。”

    陪房丫鬟,那是准备了在清韵不方便的时候,给楚北暖床用的。

    因为楚北许诺过,此生绝不纳妾,所以侯府还准备,有些不妥。

    可一般大家闺秀出嫁都有的。

    另外就是贴身妈妈了,这是给清韵管家用的,沐清凌有江妈妈。

    大夫人知道清韵不是软柿子,她准备的人,清韵不会同意,所以干脆不准备了,免得给人话柄,说她往清韵身边塞眼线。

    大夫人这样处置,老夫人很满意。

    她想了想道,“陪房丫鬟就不必了,至于贴身妈妈,这个必须要有,我看就让蒋妈妈跟着清韵吧。”

    蒋妈妈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二把手。

    除了孙妈妈,就属她了。

    商议了小半个时辰,清韵才出春晖院。

    青莺抱着小匣子,紧跟在清韵身后,她道,“姑娘,你怎么要了大夫人给你准备的大丫鬟啊?”

    塞进来几个小丫鬟就算了,都是做粗活的,进不了内屋,不妨事。

    可是大丫鬟一定要是心腹才行啊。

    这一点,她当然知道了。

    不过,大夫人明知道她对她存了警惕心,连贴身妈妈都避嫌,又怎么敢在大丫鬟上做文章?

    “暂且留着吧,等进了镇南侯府,再说不迟。”

    丫鬟若是值得信任,她就用。

    若是不可用,随便寻个理由贬了,打发了,或是许配人,都可以。

    这么点小事,她还不会放在心上。

    正想着呢,就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还有银铃声。

    清韵寻声望去,耳畔是青莺的说话声,“是五姑娘她们。”

    青莺的声音里带了些不悦,真是讨厌,还没到一个月呢,又给放出来了。

    沐清柔几个走过来,远远的瞧见清韵,当即骂了一声,“晦气!”

    骂完,又换了一副明媚笑脸。

    看着她们,清韵并不诧异。

    明天,应该就有人来给她送添妆了,沐清柔她们和她姐妹情深,为了她都去栖霞寺祈福一个月,她出嫁,她们肯定高兴的奔前忙后。

    果不其然,几人走上前,和清韵相互见了礼后。

    沐清柔就笑了,笑意未达眼底,“一会儿我们要去逛街。”

    这句话,明摆着是在挑衅。

    罚她又如何,没到时间,她们不照样出来了?

    清韵笑道,“我很期待五妹妹给我挑的添妆呢。”

    能出来又如何,还不是为她选添妆?

    沐清柔牙关咬紧,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我选的添妆,你一定会满意的。”

    清韵勾唇浅笑,把路让开。

    沐清柔趾高气昂的走了,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

    清韵觉得好笑,真是白罚了那么久了,一点长进也没有。

    “姑娘,她们不会在添妆上动手脚吧?”青莺有些担心。

    清韵耸肩道,“放心吧,她们不敢。”

    就算她们敢,大夫人也不会允许的。

    她比以前谨慎小心的多了,这样明显叫人抓到把柄的事,她不会做的。

    如清韵所料,大夫人真的不许沐清柔在添妆上动手脚。

    为此,沐清柔还很不高兴,“娘,她那么欺负女儿,女儿受够了,我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

    知女莫若母,沐清柔想什么,还能瞒得过大夫人?

    大夫人拉着沐清柔坐下,道,“娘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一会儿给自己挑一套喜欢的头饰,至于教训她,放心,会有人教训的,不需要咱们动手。”

    沐清柔听得不解,“除了我们,还有谁要对她出手?”

    大夫人摸着沐清柔的脑袋道,“是谁,娘不能告诉你,你性子咋呼,万一说漏嘴了怎么办?你只要知道是上回闯进咱们侯府杀她的人就行了。”

    沐清柔呲牙,“我还以为是谁呢,就那些人,能成功吗?”

    上门刺杀,没成功就算了,还送了命,实在太弱。

    沐清柔看不上眼。

    大夫人有些哽住,不知道怎么回答沐清柔了。

    好在沐清柔自己想通了,笑道,“有人收拾她,那女儿看热闹就好了。”

    PS:下午有事出门,晚上再更了,放心,出嫁在即,在即,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