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章 任性

第二百六十章 任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韵从没想过,在古代成亲会这么的麻烦和累,辛苦的她恨不得说不嫁了。

    一大清早,洗漱完,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有的只是蒋妈妈拿棉线扯她脸颊上的汗毛,疼了还不许她吭声。

    刚拔完脸上的汗毛,便有全福娘娘来帮她梳妆,一边梳头发,一边说吉利话,没有一句是重样的,着实长了回见识。

    梳发髻,戴着沉重的恨不得能压断脖子的凤冠,然后坐在床上,等花轿来迎娶她。

    这一等,便是小半个时辰。

    清韵觉得太迟,可事实上,算早的了。

    知道楚北身子骨差,受了严重的内伤,加上天气又不好,侯爷特地叮嘱了拦路官,意思意思就放楚北进侯府,他可不想瞧见新郎官劳心伤神,来迎娶媳妇,结果累的吐血倒在侯府,那岂不成入赘了?

    外面唢呐吹的欢,鞭炮更是不要银子似地,一直响啊响,响人耳朵里都是嗡嗡嗡的炸响声。

    清韵出闺阁,一般是哥哥或者弟弟背她出去,可惜侯府大少爷几年才九岁,身子骨弱,哪里背的动清韵啊。

    这不,老夫人请了二房的沐文信来背清韵。

    自从上回侯府办了宴会,尚书府端着架子不帮忙,二房乐意相助后,侯府和二房的关系是越走越近。

    送清韵出嫁,沐文信更是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不过今天,沐文信也是够窘的。

    他背清韵出闺阁,还没出泠雪苑呢,一阵风刮来,直接把清韵的大红盖头吹飞了。

    好巧不巧的吹到了鞭炮处,等鞭炮炸完,清韵绣了半个月的大红盖头,脏了不说,居然有了好几个破洞。

    饶是嘴巴伶俐的喜婆,看到那破了的盖头。也词穷了。

    真是邪了门了,她帮人送嫁二十多年,还是头一遭遇到这么邪门的事,这亲事不吉利啊。

    这话她只敢在心里说。这可是皇上赐婚,不嫁也得嫁啊,赶紧道,“还没出闺阁,赶紧换个盖头来。”

    可谁出嫁。会准备两个盖头?

    没有盖头,不能走啊。

    沐文信只能背着清韵站在那里等着了,可怜眼睛里进了沙子,眨眼睛都疼,眼泪直流,不能擦一下,更不能走回头路,不然不吉利。

    要说侯府盖头也有不少,丫鬟赶紧去拿了当年江氏出嫁用的盖头来帮清韵盖上,这才能继续走。

    清韵无语了。她当初就跟侯爷说,她就穿娘亲的嫁衣出嫁,结果被侯爷一口否决,谁想到头来还是用上了?

    忍着眼睛不适,沐文信背着清韵去正堂,拜别侯爷和老夫人。

    彼时,楚北已经在正堂等候了,和她一同跪拜。

    本来该哭嫁的,可是清韵哭不出来,再加上的大家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只想着清韵赶紧出嫁,早点拜堂,他们早些安心。

    拜别父母,跪谢了养育之恩。

    沐文信再次背着清韵。出侯府,坐上花轿。

    楚北翻身上马,骑着油毛顺滑,绑着大红绸缎的马,朝前走去。

    清韵坐在花轿里,受尽颠簸。等花轿走远了,过了两条街,侯府的嫁妆还没有抬完。

    要依照规矩,楚北得领着花轿绕着京都走一圈,大约要两个多时辰。

    等他们到镇南侯府,天边差不多有晚霞了。

    婚礼,一般都是在黄昏举办,新人拜完天地,送入洞房之后,新娘坐床,新郎给宾客敬酒。

    但是,今天的风实在是大,楚北身上的内伤,才好了一半,不吃不喝,还不能方便,各中煎熬,谁成亲谁知道。

    娶个喜欢的,再苦再累,心里也甜的像是抹了蜜。

    要是娶个不喜欢的,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楚北不是个拘泥于小节的人,他更舍不得清韵受累,这不,走了两条街后,他道,“不走了,直接回镇南侯府!”

    楚总管跟在身后,有些不赞同道,“大少爷,这不合规矩。”

    楚北不以为然,“规矩也是人定的,回府!”

    楚总管苦口婆心的劝道,“我也知道今儿天气不大好,可成亲大事,一辈子就这一回,吃点苦也是值得的,大少爷就忍忍吧,怎么也挨过中午吧,这会儿侯府正在接待宾客呢,花轿这会儿抬回去,肯定会乱成一锅粥的。”

    楚北很固执,但楚总管却是个会捏人死穴的,他道,“早早的把沐三姑娘迎娶回去,对她不好,我知道大少爷不信,可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当是为了三姑娘,大少爷再忍忍?”

    楚总管这样说,楚北还敢拿清韵冒险吗?

    他只能骑在马背上,由卫风牵着一步步往前走。

    风满楼,二楼。

    窗户敞开着,一男子倚窗而立,看着楚北骑马过来,风很大,吹的他侧过脸去。

    本来四平八稳的花轿,在狂风乱作下,竟吹的东倒西歪。

    里面的人有多受苦,可想而知了。

    安郡王依窗轻笑,正好有风吹来,一片绿叶吹过窗前。

    他手轻轻一动,两只便紧了绿叶,他笑道,“扶龙之气?帝后之命?嫁给一个外室所出庶子,上苍都看不过去,要阻止了吗?”

    一旁暗卫笑道,“阻止他们的不是上苍,是镇南侯。”

    六月初六,多么阳光明媚的日子啊,非得要延迟两天,选了这么个倒霉日子,这对新人,当真是可怜啊。

    尤其楚大少爷身上的毒还没解,这么辛苦的把媳妇娶回去,连洞房花烛都做不到,还有比他更可悲可叹的人吗?

    风很大,安郡王手拿着绿叶,一个不留神,绿叶就被吹飞了。

    好巧不巧的落在楚北的身上。

    安郡王眉头皱紧了下,对那片绿叶很是不爽,在他手里待的好好的,非得要去楚北的怀里。

    正巧这时,一只白鸽飞过来,落在窗户旁。

    “是信鸽,肯定有好消息传来!”暗卫欣喜道。

    安郡王嘴角轻弧。抓过信鸽,从脚腕上取下竹筒来。

    然后把信鸽往空中一抛。

    他打开信条,上面只有几个字:大患已除,爷高枕无忧矣。

    安郡王笑了。笑声酣畅淋漓,透着肆意和愉悦。

    暗卫还从未见他这样高兴过,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安郡王为什么高兴。

    暗卫当即跪下,道。“属下恭喜爷如愿以偿。”

    除掉了大皇子,其他人根本不足为惧。

    安郡王又看了纸条两眼,确定没有看错,笑道,“不要小觑了镇南侯府,就算没了大皇子,照样可以扶持别人。”

    暗卫笑道,“属下从不认为,还有别人可以与爷一争高下。”

    “是时候去镇南侯府送贺礼了,”安郡王笑道。

    再说楚北。骑在马上,走了一条又一条的街,侯府下人不知道撒了几箩筐的铜钱。

    办喜事撒铜钱,这是京都的习俗,让大家一起粘粘喜气,也添些热闹。

    花轿里,清韵被颠的七荤八素,她敲了敲花轿,喜鹊就问道,“姑娘?”

    “还要多久才到啊?”清韵透着有些碎。透着祈盼。

    喜鹊有些心疼她,道,“姑娘,还要一个时辰呢。”

    清韵。“……。”

    快哭了有些有,简直是度日如年啊。

    等她再问的时候,回答她的是秋荷了,“姑娘别急,还有半个时辰就落轿了。”

    还有半个时辰……

    幸好今儿天不热,不然她得热晕在花轿里不可。时间啊,你倒是过的快点啊。

    只后悔她没带银针在身上,不然真恨不得扎晕自己,也免得受罪。

    盼啊盼,总算是盼过了半个时辰。

    香兰道,“姑娘,已经看到镇南侯府了,要不了一会儿就到了。”

    清韵大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看到点曙光了。

    她揉着脖子,身子坐直了些。

    一会儿后,香兰就道,“姑娘,奴婢看到镇南侯府大门前的石狮子了!”

    香兰的说话声淹没在鞭炮和唢呐声中。

    鞭炮声中,还有司仪喊道,“落轿!”

    “请新郎下马!”

    下马了,接下来就该射轿门了吧。

    果然,司仪喊道,“请新郎射轿门。”

    清韵清楚的听到,箭射在轿门上的声音,一颗心紧张的扑通乱跳。

    楚北连射了两箭,就在他拿了第三支箭,要射出去时。

    远处,一匹骏马飞驰过来,马背上驮着个黑衣劲装男子。

    马飞奔过来,在镇南侯府前停下。

    黑衣男子身子一动,就滚了下来。

    他浑身是血,惨不忍睹。

    大喜日子,切忌见血,尤其是这男子一身血的倒在侯府门前,实在是不吉利啊。

    卫风见了,心顿时凉了半截,“爷,是卫兴!”

    楚北拿着箭的手一抖,那支箭射偏了,直接从花轿上空射了出去。

    楚北把手中剑一丢,就蹲下去看卫兴,问道,“出什么事了?!”

    他声音颤抖,带着恐惧。

    卫兴嘴角干裂,话都说不清楚,只用手去掏胸前,像是要拿东西,嘴里含糊道,“大,大……死!”

    说完,人就晕死了过去。

    楚北心掉进冰窖,他从暗卫胸前摸出一份信。

    随手撕开,瞥了两眼。

    他双拳攒紧,整个人都带了暴戾之气,什么也没说,直接翻身上了马,道,“花轿抬回安定侯府,我择日再娶!”

    说完,人已经骑马走远了。

    花轿临门,新郎却跑了,这样的变故,叫人匪夷所思。

    镇南侯府下人赶紧去禀告镇南侯。

    镇南侯气的拍桌子,“有什么事,比他娶媳妇更重要的?!”

    卫风什么都没说,把信送上。

    镇南侯看了,直接惊站了起来,脸色青的可怕,像是随时要癫狂一般。

    他手一动,信就在他手里成了灰烬。

    其他人见镇南侯这样,都知道没好事要发生,像是喜事变丧事的感觉。

    楚大太太道,“京都还没有花轿都迎回来,再送回去的先例,北儿走了,这喜宴也得完成,让彦儿代他拜堂吧?”

    楚大太太是一番好意,但是镇南侯并不领情,“既然没有先例,我镇南侯府就开这个先例,把花轿抬回安定侯府先。”

    话音未落,镇南侯已经在正堂外了。

    楚大老爷紧随其后。

    楚大太太头疼,真是有其祖,必有其孙,做事太任性,这一大烂摊子,两人甩甩手就走了,留给她收拾。

    “行了,把花轿抬回去!”楚大太太没好气道。

    可怜清韵,坐在花轿里,不知道怎么办好呢。

    楚北的话,她听见了。

    他居然丢了她,骑马跑了,到底什么事,比跟她拜堂还要重要的?

    清韵一时气不顺,加上脖子太酸,她难得的任性一回。

    直接把盖头揭了,把凤冠取下来,直接丢了出去。

    这一举动,着实惊坏了人。

    不过也难怪沐三姑娘生气了,坐花轿颠簸了一天,到头来,居然送回安定侯府,是泥人也有三分气了。

    镇南侯府不是急着娶她吗,怎么都到家门口了,还闹了这么一出?

    楚大少爷任性就算了,镇南侯还由着他,哪有这样骄纵孙子的?

    这奇葩事,够京都议论半年了。

    PS:今天居然万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