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默认

第二百六十二章 默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香兰带着丫鬟去大厨房领饭菜,几个丫鬟伺候清韵换下喜服。

    晚饭,清韵大快朵颐了一顿。

    蒋妈妈伺候在一旁,见她连吃了两碗饭,几盘子菜,更是差点见了底,想劝她少吃些,又不好张口。

    又累又饿了一天,原就受尽了委屈,还不许她吃饱,这还是人吗?

    等收拾菜盘子时,蒋妈妈吩咐喜鹊道,“姑娘晚饭吃了不少,尽量让她别睡太早,容易积食。”

    “可不睡觉,也没别的事干啊,”喜鹊望着蒋妈妈,无能无力道。

    她总不能让姑娘绣针线看书吧,那样姑娘该恼她了。

    说笑逗姑娘开心,她们自己都笑不出来,又怎么让姑娘开心呢。

    蒋妈妈轻叹一声,“希望楚大少爷早些回来吧。”

    这一夜,泠雪苑格外的平静。

    上到主子,下到丫鬟都累的倒床便睡。

    睡的早,醒的就早。

    天才麻麻亮,清韵就醒了,她躺靠在大迎枕上,脑袋像是空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

    秋荷和青莺两个鱼贯而入。

    见清韵醒了,青莺有些怔住,“姑娘这么早就醒了啊?是起床,还是在床上继续躺一会儿?”

    “起来吧,”清韵声音有些飘忽。

    两丫鬟细细打量了下清韵的神情,不像她们想的那样,姑娘不是一夜没睡,只是早醒了些,精神头足着呢。

    秋荷捧着衣裳来,对清韵道,“姑娘,今儿穿这套海棠浣花锦裙裳吧?”

    清韵瞥了那裙裳一眼,那套裙裳很美,但只有六成新了。

    七八成新的衣裳。丫鬟都装在了箱子里,抬镇南侯府去了,如今都在外院呢。

    “就这套吧,”清韵掀开被子下床。

    衣裳是旧的。头饰更是没有。

    饶是秋荷再怎么梳发髻,这回也犯了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不过清韵对这些并不在乎,“就这样吧。”

    刚说完呢,外面传来一阵动静。

    秋荷心上一喜。应该是喜鹊和香兰把东西要回来了。

    她放下紫檀木梳子,道,“奴婢去拿头饰。”

    院外,八个婆子抬着四个大箱子来,因为走的急,累的有些粗喘气。

    喜鹊不好意思道,“几位妈妈辛苦了。”

    然后和香兰给她们塞荷包。

    几个妈妈拿了荷包,沉沉的分量,让脸上瞬间迸出一抹笑来,道。“喜鹊姑娘说的哪里话,咱们做奴婢的帮主子抬东西是本分,可不敢说辛苦,不过说实在话,这箱子真是沉啊,胳膊肘都快要断了一般。”

    说着,她一边揉胳膊。

    箱子有多沉,喜鹊心里清楚,所以才说辛苦的。

    而且,今儿要辛苦她们的地方还多着呢。还不知道姑娘要在泠雪苑住多久,哪怕只住十天,这院子也要恢复成姑娘出嫁前的样子。

    秋荷走过来,问道。“姑娘惯常用的头饰放哪个箱子里的?”

    喜鹊指着其中一个道,“这个。”

    秋荷就打了开来,抱着首饰盒便回了屋。

    秋荷帮清韵梳了个流云髻,挑了天蓝色吊坠垂在眉心,有点睛之美。

    身后,喜鹊几个丫鬟艰难的抬着大箱子过来。

    秋荷忙转身去帮忙。

    清韵见了就皱眉。忍不住心烦,她迈步往外走。

    站在门口,看着树上挂着的红绸,她道,“都给我取下来。”

    蒋妈妈走过来,她也觉得挂着红绸不合适,道,“取下来吧。”

    清韵在门口站了片刻,紫笺和红笺就拎了饭菜回来,清韵便回屋用饭了。

    没事做的她,继续去春晖院给老夫人请安。

    半道上,碰到了侯爷。

    清韵上前请安,侯爷看着她,笑道,“气色比昨儿好多了。”

    清韵则问道,“父亲,我今儿能出府吗?”

    “出府?”侯爷没想到清韵会想出府,他眉头微挑了下,“一定要出府?”

    清韵摇头,“也不是一定,只是想出去散散心。”

    侯爷知道她心情一时间好转不了,只是出府这事,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允许她出去,“容我想想。”

    侯爷迈步进春晖院,清韵落后两步。

    屋内,老夫人正端在轻啜。

    见侯爷来,她微微愣了下,“侯爷这么早就下朝了?”

    侯爷摇头,“没有去上朝。”

    老夫人把茶盏放下道,“和江老太爷一起去镇南侯府的事,也没那么急,就是下朝回来去也行,或许不用你去,镇南侯就跟你解释了呢。”

    她不赞同侯府告假,朝堂上的事,变化诡异,要时时清楚才行。

    侯爷坐下来道,“不是我不去上朝,是皇上不上朝,昨晚皇后吐血晕倒,皇上宿醉了一宿,一大清早,孙公公就派了公公来禀告此事,我就是进了宫,也见不到镇南侯。”

    清韵听得一怔。

    她从不关心侯爷上不上朝的事,就是哪一天休沐,丫鬟不说,她都弄不清楚。

    却没想到皇后吐血晕倒了,皇上还宿醉了一宿?

    直觉告诉她和昨天她嫁不成功有关。

    难道真的是大皇子出事了?

    她正想着呢,那边老夫人就问出声了,“不会真的是大皇子……?”

    那么忌讳的字眼,老夫人也不敢冒然说出来。

    侯爷轻叹一声,“谁知道呢,现在京都揣测纷纭,都说大皇子可能在外犯了险,但并没有什么证据证实这件事。”

    但能让镇南侯大惊失色,让皇后吐血晕倒,让皇上宿醉不醒,只可能和大皇子有关。

    “要真是这样,我看你和江老太爷也别去找镇南侯了,”老夫人轻叹道。

    比起没有迎娶清韵进门,镇南侯失去一个外孙要严重的多。

    尤其这个外孙还极有可能问鼎九五之尊的位置,关系着镇南侯府的存亡。

    要是大皇子真的没了,安郡王又有太后和兴国公府鼎力支持。储君之位非他莫属。

    将来安郡王登基,可能会对镇南侯府手下留情网开一面吗?

    一朝天子一朝臣,只怕连安定侯府都难幸免。

    越想,老夫人脸色越难看。

    丫鬟奉了茶上来。侯爷道,“我也知道镇南侯心情不好,可花轿无故被退回来,我总要知道缘由,况且有什么事。我或许还能帮上点忙。”

    这个或许,侯爷说的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他看着清韵,道,“父亲知道你心情不好,等这件事弄清楚了,父亲许你外出散心。”

    清韵点头应下。

    侯爷说完,拍了拍清韵的脑袋,迈步走了。

    清韵花轿被退时,天色已晚,加上昨天天气不好。街上行人很少,这事没有流传开。

    经过一个上午,京都的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事。

    伴随而来的自然是造成这件事的暗卫,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再加上,皇后吐血晕倒,皇上宿醉,大皇子不幸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

    这么大的事,虽然没什么证据,但足够震惊朝野了。

    皇上不上朝,但是满朝文武都闻讯而动。尤其是右相,大皇子可是他未来女婿啊。

    一群大臣汇聚议政殿,这是在逼皇上上朝。

    皇上却在长信宫守着皇后,对此不闻不问。

    太后知道了。凤颜震怒。

    这不,带着云贵妃去了长信宫,见皇上宿醉了一宿,就是这会儿,都像是没有醒过来一般,昏昏沉沉的。

    太后怒道。“皇上该以江山社稷为重,皇后晕倒,自有太医诊治,你就是守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太后说完,云贵妃就道,“也不知道怎么的,外面都在传大皇子出事了,闹得人心惶惶,臣妾听着也是心神不安,那些大臣进宫,应该是为了这事,他们守在议政殿,见不到皇上是不会离开的,皇上还是去见见他们吧,皇后这里,有臣妾守着呢。”

    皇上坐在凤榻旁,他手缓缓攒紧,一双眼睛冷如寒冰。

    他没有动。

    太后觉得皇上是在忤逆她,脸色更加难看,“皇上若是不去,那哀家去!”

    孙公公一听,登时急了,赶紧道,“皇上,奴才伺候您更衣。”

    孙公公要扶皇上起来。

    皇上抬手拂开了他,望着太后道,“太后想怎么做?”

    “让大皇子即刻回京,到时候流言自然不攻自破,”太后冷了声音道,“半个月,他若是不回京,皇上即刻立安郡王为太子!”

    闻言,皇上眸底一抹光芒蹿过。

    太后以为他会阻拦她,可是皇上一句话没说,反而挑衅似地道,“给朕拿酒来。”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太后气的甩袖而走。

    议政殿,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尤其是后妃,有干政之嫌。

    满朝文武等在那里,以为皇上会来,谁想到没等来皇上,反倒等来了太后。

    而且太后充满怒气的话,像是给原本就波涛汹涌的海面,投进一颗巨石,掀起数丈高的水幕。

    “即刻传召大皇子回宫,半月之期不归,皇上会即刻立安郡王为太子!”太后如是道。

    右相听得一怔,连忙道,“太后,这事皇上应了吗?”

    “皇上知道,”云贵妃回道,“他没有反对。”

    没有反对,就是默认了。

    右相身子一怔,脸上的血色尽失。

    皇上不反对,大皇子他……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满朝文武议论纷纷。

    镇南侯迈步进来,他望着高高在上穿着凤袍的太后,脸冰冷如霜。

    兴国公见了,就道,“皇上都默认了,镇南侯有意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