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难题

第二百六十四章 难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江老太爷官复原职,不仅对江家是好事,对侯府来说更是好事一桩。

    江老太傅的门生,遍布京都,被贬之前,是能和镇南侯、献老王爷以及兴国公抗衡的存在,可见其在朝中的影响力了。

    安定侯府和镇南侯府联姻,侯爷又是江老太爷的女婿,安定侯府就等于有了两大靠山。

    只要大皇子安然无恙的活着,安定侯府几乎能在京都横着走了。

    这样的大喜事,如何叫人不高兴?

    老夫人高兴坏了,当即叫人备下重礼,要去江家道贺。

    侯爷拦下她道,“道贺的事先不急,皇上在这时候恢复江老太爷的官职,必定大有深意,我先去江家一趟。”

    说着,侯爷起身要走。

    清韵站起来道,“父亲,我和你一起去。”

    侯爷顿住脚步,望着清韵。

    清韵端庄明艳的脸上,写着坚决,不容回绝。

    侯爷还真的没有回绝,带着清韵一起去江家了。

    虽然江家是清韵的外祖家,但是她现在身份很奇葩,不宜外出,不过侯爷同意,老夫人也就没说什么了。

    周梓婷站在一旁,看着清韵的背影有些走神,心底还有些羡慕妒忌,如果她也有这样一个势力庞大的外祖家就好了。

    坐上马车,很快就到江家了。

    江家门前,来了不少软轿,大门前,还有几位穿着官服的大臣。

    其中有几个侯爷还认得,正是江老太爷的门生。

    瞧见侯爷来,那些个大臣笑的那叫一个殷勤,和侯爷称兄道弟。

    江家总管左右招呼,为难道,“诸位大人先回去吧,我家老太爷这会儿正头疼着呢,不见外客。”

    那些大臣就道,“恩师为何头疼。可否要紧?我等能否帮着排忧解难?”

    四五位大人,你一句我一句,江总管都头疼了。

    侯爷见了直摇头,他迈步朝前。直接进了江家,清韵尾随其后。

    侯爷和那些大臣身份不同,他是江家的女婿,半个江家人,他能进江家而不被阻拦。那是理所应当的事。

    往前走了几十步,便瞧见江大老爷走过来,他脸色有些复杂。

    侯爷见了就诧异道,“岳父恢复官职是好事,怎么他头疼,你也愁眉苦脸的?”

    江大老爷苦笑道,“父亲恢复了官职是好事不错,可皇上在恢复父亲官职的同时,丢给父亲一大难题。”

    “什么难题?”侯爷更诧异了。

    能让江老太爷头疼的难题肯定不一般,纵然是当年被罢官。他都云淡风轻。

    江大老爷无奈道,“皇上让父亲给二皇子讲课。”

    侯爷心底一震。

    他儒雅温和的脸上,像是一碧如洗的天空,忽然间卷起诡异浓云,压抑的人连呼吸都绷紧了。

    他虽然猜到皇上这时候恢复江老太爷官职,肯定是有缘故,却没想过,皇上让江老太爷给二皇子授课。

    皇上这是要江老太爷扶持二皇子?

    难道大皇子真的……

    侯爷不敢想,江大老爷道,“父亲在外书房。他让我去请镇南侯来,我就不陪你去了。”

    江大老爷走后,侯爷朝外书房走去。

    书房前守着的小厮,瞧见侯爷和清韵过来。连忙叩门道,“老太爷,侯爷和表姑娘来了。”

    “让他们进来。”

    侯爷和清韵近前时,正好听到江老太爷说这话。

    小厮推开门,弯腰道,“请。”

    侯爷迈步进屋。清韵紧随其后,就像是侯爷的小尾巴。

    书房内,江老太爷坐在花梨木椅子上,他跟前是一宽敞的书桌。

    此刻上面有些凌乱,都是一张张的纸,上面零星写了几个字:镇南侯、兴国公、献老王爷、二皇子、安郡王……

    江老太爷应该是在分析局势。

    侯爷和清韵上前,给江老太爷行礼。

    江老太爷的脸色前所未有的肃然,是清韵从没见过的江老太爷。

    侯爷眸光扫了遍书桌,没有说话。

    江老太爷手里拿着一张纸,写着三个字:大皇子。

    他望着侯爷道,“听说了皇上让我给二皇子授课的消息了?”

    侯爷老实的点头,“方才听舅兄说了,小婿摸不透皇上此举的深意。”

    江老太爷摇头一笑,“皇上到底还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三皇子殿下,掩起利爪将近二十年,随便一出手,就将朝堂搅的天翻地覆,至于深意,我勉强也只能猜到一二。”

    “请岳父指教,”侯爷虚心求教。

    江老太爷把手中纸张放下,道,“关键还在大皇子身上。”

    现在还不知道大皇子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如果大皇子真的出事了,那皇上让他给二皇子授课,显然是存了扶持二皇子的决心,另外就是通过他的手,保住镇南侯府。

    这些年,二皇子和安郡王其实是同一战线的,云贵妃和太后更是亲如母女。

    二皇子虽然没有明着和大皇子争斗,却也没少帮安郡王,算是和镇南侯府为敌了。

    如果让镇南侯扶持二皇子,他不会甘心。

    可有他从中游说,镇南侯或许会放下架子,真心扶持二皇子,就算不扶持,至少不会打压。

    云贵妃的娘家势力也不小,皇上存心扶持二皇子,让他和安郡王相争,二皇子和安郡王必定决裂。

    安郡王的势力必定会削弱,此消彼长。

    那时,二皇子和安郡王争斗,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要是大皇子遇害,是安郡王背后动的手脚,或许二皇子还有把柄,他要是抖出来,帮大皇子报仇,扳倒安郡王,这皇储之位非他莫属。

    若是大皇子还活着,皇上此举的目的,应该只是找个借口,让他官府原职。另外给云贵妃和太后一点教训,让她们为了储君之位反目。

    以前有大皇子挡路,就算皇位不给安郡王,也轮不到二皇子。

    他不敢奢望。或许有过奢望,只是不敢表露,现在皇上给了他夺储的希望,他还会隐忍,处处以安郡王马首是瞻吗?

    别人有。不如自己有。

    半个月时间,足够二皇子和安郡王反目了。

    侯爷听着,连连点头,然后道,“知道大皇子是否还活着,岳父才好出手。”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江老太爷要是教了二皇子,就等于是捆在了二皇子那条船上。

    这一步,要是踏了出去,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可现在皇上都要江老太爷给大皇子授课了。江老太爷若是借故拖延,拖上七八天都行,可要是拖延半个月,只怕二皇子该不满了。

    为了借助江老太爷的势力,二皇子肯定会隐忍,可这根刺会一直卡在二皇子心里头,将来二皇子羽翼丰满了,这根刺就会成为江家的祸根。

    皇上这是给江老太爷出了难题啊,也难怪江老太爷会头疼了。

    清韵站在一旁,道。“外祖父让舅舅去找镇南侯,就是想知道大皇子是不是还活着?”

    江老太爷叹息,“就怕什么都问不出来,反倒要挨打。”

    当初。侯府把沐清凌嫁给定国公府大少爷,至少无性命之忧,他都心如刀绞,何况是外孙儿遇害?

    就算他知道大皇子出事的消息,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到最后,他不会认的。

    而他,直接了当的询问,无疑是将镇南侯鲜血淋漓的伤口剥开,在上面撒盐。

    他还真怕镇南侯一个忍不住灭了他。

    “其实挨打也不错,”清韵忍不住咕噜道。

    她说的小声,江老太爷没听见,但是侯爷听见了。

    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从他女儿嘴里说出来,侯爷的震惊可想而知了。

    “不可胡说,”侯爷大声道。

    清韵,“……。”

    亲爹啊,她只是小声嘀咕了一句,说过就算了,你这样一大声,这事还怎么过去?

    父亲是故意的!

    江老太爷望着清韵了,笑道,“有话不妨直说。”

    清韵只摇头,打死她也不开口了。

    侯爷就笑着把清韵卖了,“清韵说挨打也不错。”

    江老太爷询问镇南侯大皇子是不是出事了,被镇南侯气头上打了两拳,身受重伤,十天半个月不能面圣很正常。

    不面圣,就不能给二皇子授课,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关系就暂时不能确定了。

    拖到半个月后,不就知道大皇子是不是还活着了?

    那时候,江老太爷不是不愿意教二皇子,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二皇子就是要怪,也只能怪镇南侯,怪不到江老太爷身上。

    清韵这主意有些大逆不道,不过江老太爷却笑了,到底是他亲孙女,有手段,也够狠,“主意倒是不错,不过让外祖父挨镇南侯的拳头,外祖父过不了心里那一关,谁知道那老小子出手有没有分寸,没得真把外祖父给打残了,外祖父是文臣,用的都是儒雅手段。”

    清韵有些凌乱,在她看来,手段就是手段,还分什么粗暴和儒雅啊?

    能行得通的就是好手段。

    清韵有些凌乱,在她看来,手段就是手段,还分什么粗暴和儒雅啊?

    能行得通的就是好手段。

    清韵望着江老太爷道,“其实,要清韵说,事情没有外祖父想的那么复杂,皇上下了圣旨,让您教二皇子,你只是听命行事,听皇上的总不会有错吧,再说了,楚大少爷和楚二少爷都尊你为师,先来后到,二皇子勉强排第三,就算大皇子还活着,江家只要和镇南侯府同气连枝不就行了吗?”

    江老太爷听得眼前一亮,点头道,“接着说。”

    清韵耸肩一笑,“外祖父大可以认二皇子为徒,不过他要排第四,他有三个师兄。”

    听清韵说完,江老太爷思岑了几秒,便站了起来,他捋着胡子,双眸泛光道,“清韵不说,我还没想起来,或许这才是皇上真正的目的所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