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摆布

第二百六十五章 摆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这样,一个困扰的江老太爷,让他头疼的问题,在清韵三言两语中化解了。

    皇上让江老太爷教二皇子,不听命,那是抗旨。

    以皇上那邪性,天知道忤逆他,会有什么后果?

    顺从总不会有错。

    可要是教了二皇子,后面的问题会更多,它涉及到江老太爷会不会扶持二皇子,帮他夺得储君之位的问题。

    这是关乎江家的生死存亡的大事,不可掉以轻心。

    只是江老太爷和侯爷都太实诚了,他们不会撒谎。

    江老太爷被贬了两年,这两年里,他先是收了楚大少爷做弟子,后又在侯府宴会上收楚二少爷做弟子,既然收了他们两个,那再收一个大皇子有问题吗?

    做师父的要收弟子,谁也管不着啊,哪怕那人是皇上。

    现在皇上让他教二皇子,他教便是了,可大家要知道大皇子也是他弟子。

    大皇子若真的出事了,他自然而然只扶持二皇子一个。

    可要是大皇子也活着,那他支持谁还真不一定了。

    至少他没把后路给堵死,有了选择的余地。

    可惜清韵是女儿身,不然安定侯府后继有人了。

    此刻,江老太爷和侯爷心中都感慨万千。

    皇上恢复江老太爷太傅官职,并下旨让他给二皇子授课的消息,一阵风传遍京都。

    在满朝文武中掀起巨大波澜来。

    这事,皇上未和任何大臣商议过,直接就颁布了圣旨,等大家知道时,已尘埃落定。

    等小厮把这事告诉二皇子时,他正和安郡王把酒庆功。

    挡路巨石大皇子已除,储君之位是安郡王囊肿之物,作为安郡王的左膀右臂,二皇子自然要好好庆祝一番了。

    二皇子可从未想过皇上会扶持他,更没想过皇上给他铺了这么条宽敞的路。简直是康庄大道。

    尤其当年,太后想江老太爷教安郡王,都被他给拒绝了,之后不多久。江老太爷就被贬了。

    现在,皇上居然让江老太爷来教他,还是下了圣旨的。

    江老太爷和镇南侯府联姻,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啊。

    二皇子听得有些懵,“你再说一遍。父皇让江老太爷教我学识?”

    小厮点头如捣蒜,“是呢,二皇子,你没听错,皇上已经下旨恢复江老太爷太傅之职,并让他教你。”

    二皇子脑袋嗡嗡叫,幸福来的太快,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啊。

    安郡王手里还拿着酒杯,脸冷如冰霜,一双眼睛阴狠的像是啐了剧毒一般。

    他怎么也没想到。皇上会来这么一招,简直釜底抽薪,他不知道二皇子是他的人吗?!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离间他和二皇子!

    不过,大皇子死了,接下来要继承皇位可不就是二皇子了吗?

    越过他去立三皇子和四皇子也不妥啊。

    看着二皇子震惊之后,脸上腾起的欣喜,安郡王脸更青了,“怎么,二皇子想与我一争高下?就不怕这是皇上的离间之计?”

    老实说。二皇子还真有些怕。

    他和安郡王打小就认识,他手段有多狠,对储君之位更是志在必得,与他为敌。十有八九不会有好下场,大皇子不就是个活生生的先例?

    可父皇难得对他觊觎厚望,让江老太爷来辅佐他,给他铺路,他若是辜负他一番苦心,父皇失望。定会撇开他,去支持三皇弟和四皇弟。

    叫他如何甘心,他真的就甘心一辈子屈居在安郡王之下?

    不过,现在的他还不宜和安郡王撕破脸皮,他笑道,“父皇让江老太傅教我,我敢抗旨吗?”

    安郡王笑了,他轻晃杯中酒,“你不敢,不代表江老太傅不敢。”

    这一点,二皇子不可否认。

    因为江老太傅就曾拒绝过安郡王。

    连安郡王都拒绝了,拒绝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倒是我痴心妄想了,”二皇子耸肩笑道。

    只是眸光跳动,显然心有不甘。

    安郡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二皇子笑道,“我还约了人,就先告辞了。”

    二皇子走,安郡王并未起身相送。

    等二皇子走后,他身边的暗卫阴森道,“爷,皇上此举,是明摆着不想传位给您,二皇子虽然没有和您撕破脸皮,心思却也明摆着了。”

    安郡王眼睛尖锐如鹰隼,“看来皇上是知道大皇子离世的消息了。”

    他话音未落,手上传来吧嗒一声。

    酒杯被他捏的粉碎。

    暗卫则道,“爷,二皇子知道你不少的秘密,就连这次……。”

    他没有说完,就被安郡王给打断了。

    这里毕竟是外面,怕隔墙有耳。

    刺杀大皇子,那可是诛九族的死罪。

    他笑道,“这事,我就是借他十个虎胆,他也不敢吭半个字。”

    安郡王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容有多冷,暗卫见了都胆怯。

    本以为储君之位十拿九稳,可谁想到皇上会来这一招,二皇子就算是郡王爷的走狗。

    可九五之尊,帝王之位,又有谁能抗拒的了那诱惑,何况有皇上帮着铺路。

    二皇子出了酒楼,当即骑马直奔皇宫。

    皇上还在醉酒,他不敢去打扰,连忙去找了云贵妃。

    他进殿时,云贵妃正在踱步,见他过来,连忙道,“皇儿,你来的正好,皇上让江老太傅辅佐你的消息,你知道了吗?”

    二皇子点头道,“母妃,儿臣就是为此事回来的。”

    云贵妃很激动,手都在颤抖,她望着二皇子道,“母妃从未想过,皇上会这样做,他这是给你争夺储君的希望啊,可是太后和安郡王那……若是你真的下定决心要夺储,必定是要和安郡王撕破脸皮的,这不是件小事,母妃想了一个多时辰了,心一直在颤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云贵妃很清楚,她在后宫的地位。

    太后不满皇后,才提拔的她,她就是太后手里的一粒棋子,专门给皇后添堵的棋子。

    有太后做靠山,只要太后和兴国公府不倒,她这辈子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现在,她这粒,一直是太后摆布的棋子,却入了皇上的眼,皇上也要来摆布她了。

    她很清楚,皇上这么做的意图。

    太后给皇上添堵了这么多年,皇上不满了,反过头给太后添堵。

    她夹在中间,那是活受罪。

    可受罪之余,也有天大的富贵等着她。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师父可不是白认的。

    看着云贵妃激动的语无伦次,二皇子扶着她坐下道,“母妃,你先别激动,这事要先弄清楚再说,我都不知道父皇是真的想扶持我,还是只是想利用我和安郡王反目。”

    大殿里,没有人,只有云贵妃母子。

    他们可以放心了说话。

    云贵妃笑道,“大皇子如何了,咱们心知肚明,难道皇上就甘心把皇位让给安郡王,他又不是没有儿子,可是大皇子死了,剩下的皇子中,只有你最有资格,最合你父皇心意,虽然咱们一直是太后的人,可你和皇上到底是亲父子,血肉相连,岂是安郡王能比的?”

    “况且你要夺嫡,必定会和安郡王撕破脸皮,就算是和皇上站在同一立场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其实不用云贵妃说,二皇子也是这么想的。

    不仅他这么想,满朝文武都是这么想的。

    而且,今儿一天,他们就对皇上刮目相看了。

    别看皇上处处受太后掣肘,举步艰难,可皇上到底是皇上,是那个在战场上呼风唤雨,叫敌人闻风丧胆的“疯王”,他要让太后难过,那是手到擒来的事。

    皇上不过是小露了一手,就足矣扭转局面,纵然太后使出浑身解数的帮安郡王,那手段在皇上面前也是不够瞧的。

    以后他们这些大臣要再明着帮安郡王,到时候皇上龙颜震怒,只怕死的连骨头渣都找不到。

    二皇子扶云贵妃坐下,他在大殿内踱步,道,“虽然父皇下旨让江老太傅帮我,不过他会不会抗旨还两说,在他没有真的答应教我之前,还是别和太后撕破脸皮,夺嫡之事,不宜操之过急。”

    云贵妃听得连连点头,她其实是个很伶俐的一个人,只是脑袋转不过弯来,实在是被皇上丢的大馅饼砸的晕头转向了,馅饼太大,她娇弱的身躯承受不起。

    “对对对,皇儿说的对,这事不宜操之过急,别咱们和太后撕破了脸皮,那边江老太傅不认你做弟子,咱们岂不是把太后得罪死了?”

    云贵妃说着,站起身来道,“我得去永宁宫一趟,皇上此举,怕是要气坏太后了。”

    二皇子不以为然,“安郡王是太后的亲孙子,我也是,太后能支持安郡王,就不能支持我了?有时候我都在想,父皇是不是太后的亲儿子了,母妃,父皇是太后亲生的吗?”

    以前二皇子从来不问这事的,现在皇上偏向他,他不知不觉的偏向了皇上。

    云贵妃嗔瞪了二皇子一眼道,“皇上是太后亲生的无疑,太后以前很喜欢皇上,谁知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太后喜怒无常,长公主不就是个例子,那可是你亲眼所见,这话在我面前说了就算了,万不可传到太后耳朵里,听见没有?”

    二皇子轻点了下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