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命苦

第二百六十六章 命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贵妃笑了笑,迈步出大殿,去永宁宫。

    只是还没走到永宁宫前,就遇到了坐着肩舆而来的宁太妃,云贵妃福身笑道,“见过太妃娘娘。”

    宁太妃坐在肩舆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底闪过一抹冷芒,笑道,“贵妃今儿容光焕发,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吗?”

    这话听着有些阴阳怪气,而且云贵妃也不喜欢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

    太后那么看,也就算了,谁让她是皇上的亲娘了。

    她宁太妃,充其量不过就是太后一手养大的狗,自己都摇尾乞怜,凭什么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她算哪根葱啊?

    心里这样想,云贵妃自己都有些惊讶了。

    以前,虽然对宁太妃有些不满,却从未这样抱怨过,今儿她这是怎么了?

    是因为知道皇上要给她和二皇子做靠山,所以急于和宁太妃撇清关系了吗?

    现在还摸不透皇上的态度,还有江老太傅,她不能这样操之过急,急于求成。

    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平白被皇上算计了,到时候左右不是人。

    云贵妃连忙调整心态,笑道,“太妃娘娘说的哪里话,我不是一直这样吗,要说喜事,倒也有一件,二皇子一直不成气候,如今皇上总算想起来他了,要给他找个先生好好教导他,我倒是省心了。”

    “省心?”宁太妃笑了,“怕是以后要操心的地方更多了吧?”

    “怎么会呢,皇上亲自给二皇子挑的师父,只有把二皇子教的越来越好,哪有越教越差的道理?”云贵妃笑道。

    宁太妃知道云贵妃是聪明人,她一点就通,谁想到云贵妃居然跟她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用说,宁太妃也知道云贵妃是有夺嫡之心了。

    想不到她和太后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最后会成为皇上手里的刀,狠狠的捅向她们。

    真是关门养虎。虎大伤人。

    宁太妃不愿与云贵妃多说什么,让下人抬着她走。

    云贵妃倒没和她争抢,莲步款款,心情甚好的往前面走。

    等她进大殿时。正好听到宁太妃和太后说话,“太后,皇上这是存了心的要跟你作对啊,他明知道太后你一心扶持安郡王,却偏偏要扶持二皇子。哪怕明知道二皇子也是您看着长大,捧在手心里疼的,左右不想如了你的愿。”

    云贵妃迈步上前,她笑道,“太妃娘娘这话,我就不赞同了,你也说了,皇上知道太后不喜欢大皇子,喜欢安郡王和二皇子,现在大皇子生死未卜。是死是活还不知道,皇上这时候表明态度,不显然是有向太后服软的迹象,难不成一定要答应立安郡王为太子才行?”

    “知儿莫若母,皇上性子执拗,能服这么点软已经不容易了,他退一小步,太后跟着退一步,母子才有回缓的余地,否则真的要不死不休了。”

    云贵妃陪伴太后多年。她知道太后厌恶的只是皇后,对皇上更多的是失望。

    只要皇上知道错了,太后和皇上虽然关系不一定能回到皇上登基之前,却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生硬。

    毕竟是亲母子。又不是仇深似海的敌人。

    宁太妃暗暗捏拳,她望着云贵妃道,“安郡王比二皇子更合适做储君,我也是为了大锦江山考虑!”

    为大锦江山考虑?

    理由倒是冠冕堂皇,为了立储一事,朝堂上争了多少次。若真是为了大锦江山考虑,怎么不见他们退一步?

    说白了,不过是私心作祟罢了,却偏偏要说的那么呕心人。

    她捧着安郡王倒也罢了,还要踩着她的皇儿。

    她倒是想问一句了,她的皇儿哪里比不上安郡王了?!

    是手段比不得安郡王狠辣吗?!

    知道宁太妃是太后的心腹,哪怕她****侍奉在太后跟前都比不过,云贵妃不打算与她硬碰硬。

    她望着太后道,“太后,之前我是从未想过让皇儿去夺嫡,一心扶持安郡王,将来皇儿能不做个闲散王爷就好,只是现在皇上要江老太傅教他学识,纵然我和皇儿不愿意,却也不敢抗旨不尊,听到这消息,我是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特来找太后帮我定主意。”

    太后知道云贵妃的难处,没人能抗拒了储君之位的诱惑,皇上这是铁了心,要跟她一争高低了。

    太后轻叹一声道,“哀家知道皇上是在拿你和二皇子做伐子,存心的寒碜我,他有心扶持二皇子,哀家若是让你们放弃,对你们不公,你们也不会甘心,可安郡王和二皇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难道真的要为了一个储君之位,兄弟相残吗?”

    说到最后,太后声音都哽咽了。

    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岁一般。【ㄨ】

    她知道,她说服不了云贵妃放弃夺储,也劝不了安郡王放弃。

    那时,必定会兄弟相残。

    这是太后没想过,也不敢想的事。

    可是她那好儿子,那个计谋无双,曾经让她无比骄傲的好儿子却把算计用在了她的身上。

    他甚至都没有直接面对她,只用了一道圣旨,就可以让整个朝廷鸡犬不宁数年之久,让她夹在安郡王和二皇子中左右为难,让云贵妃和她离心,皇上这是要逼她做孤家寡人啊。

    太后很疲乏,她想起了先皇在世时说的话,“三皇儿面容温朗,俊逸洒脱,但性子委实霸道,擅弄权术,却偏偏无心于皇位,不然就是十个太子加上朕也不是他的对手……。”

    当时,她还不赞同道,“我也知道三皇子心智谋略胜过太子,可皇上是不是过于谬赞他了?”

    先皇大笑,“将来,你若是有机会领略一番,就知道朕有没有谬赞他了,他能算计的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先皇一语中的,她现在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看着太后疲惫不堪的神情,云贵妃有些高兴,至少太后没有一边倒的偏袒安郡王,她理解她的苦衷和难处。

    云贵妃高兴,可是宁太妃就不高兴了。

    她望着太后道,“安定侯府沐三姑娘是代表江家和镇南侯府联姻的,江老太爷帮谁,镇南侯府就帮谁,二皇子将来继承皇位,皇后为成为高高在上的太后,楚家凭借从龙之功,会荣耀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太后三思啊。”

    闻言,太后脸上的神情又冷了,疲乏也去了三分。

    云贵妃心底堵这一团伙,恨不得将宁太妃轰出去才好,她望着宁太妃道,“太妃娘娘有办法让皇上立安郡王为太子吗?”

    一句话,问的宁太妃哑口无言。

    她要是有办法,早就用了,会藏着掖着到现在吗?

    云贵妃心底一笑,脸上不动声色道,“以前是安郡王和大皇子在争,皇上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袖手旁观,安郡王都没争赢大皇子,现在皇上主动帮二皇子了,宁太妃觉得安郡王还有几分胜算?”

    她说完,在心底补充了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明知道没有胜算,还争什么呢,纯粹是伤感情罢了。

    “二皇子和安郡王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皇上不赞同立安郡王为太子,这是显而易见的事,立二皇子为太子,可保兴国公府荣华富贵,安郡王手握大权,不正好吗?可要是二皇子放弃了,皇上会立三皇子,甚至四皇子,且不说安郡王能不能夺得皇储之位,就算成功了,只怕付出的代价也惨重……。”

    云贵妃没有说完,就被宁太妃厉声喝住了,“住口!”

    云贵妃脸顿时一青。

    宁太妃道,“云贵妃不要被皇上丢的馅饼冲昏了头脑,做飞蛾扑火的事。”

    “飞蛾扑火?”云贵妃好笑,“只要兴国公府支持皇儿,哪怕不支持,只要不反对,太子之位就是皇儿的,哪来的飞蛾扑火之说?”

    “还是说兴国公府只支持安郡王,甚至为了支持他,不惜和皇儿为敌?”

    云贵妃的眼神有些冷。

    她一直以为兴国公和她对待安郡王和二皇子是一视同仁的,只有安郡王才名正言顺的和大皇子一争高下。

    却没想到,在他们心底,二皇子远不及安郡王重要,若是要舍弃一个,被舍弃的那个人绝对是她的皇儿!

    云贵妃和宁太妃僵持不下。

    太后只觉得脑袋要炸开了,她怒道,“都给哀家出去,哀家要好好的静一静!”

    太后发火了。

    宁太妃和云贵妃只能福身告退。

    两人在太后跟前吵的不可开交,可是出来,却一句话都没说。

    永宁宫发生的争吵,很快就被各位大臣收买的丫鬟传了出去。

    不少大臣唏嘘不已。

    二皇子和安郡王好了都能穿一条裤子了,没想到转眼间,就撕破了脸皮,这还只是开始呢,后面还不知道厮杀成什么样子了。

    只是这脸皮撕破的也太早了些,好歹等江老太爷真的收二皇子为徒再说吧。

    这样急于求成,委实冲动了些。

    就是不知道明儿早朝,看不看得到江老太傅的身影。

    这可是关系到他们是站在安郡王这边,还是二皇子那边啊。

    要是江老太傅真的支持二皇子,镇南侯府又默认的话,二皇子被立为太子的可能性倒是比安郡王更大一些。

    要说安郡王也真是倒霉,大皇子还不知道斗垮没有,又多了个更强劲的对手,而且这个对手成长的速度,叫人震惊。

    真不是一般的命苦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