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凉薄

第二百六十八章 凉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两人听江老太傅并未回绝皇上收二皇子为徒的事,都高兴不已,至于大皇子也拜江老太傅为师的事,他们并未放在心上。

    大皇子已经死了,别说他是偷偷拜江老太傅为师的,就是正大光明的拜的,那也没用了。

    云贵妃笑道,“一会儿下了朝,皇儿备下厚礼去江家正式拜师,还有你那几位师兄,也要一一拜访。”

    二皇子有些为难,“我要去镇南侯府拜访楚二少爷?”

    云贵妃笑道,“母妃知道你为难,拉不下脸面,不过你们成了师兄弟,以前的恩怨就该一笔勾销,也好趁此机会和镇南侯府拉近关系。”

    “这就和安郡王撕破脸皮了?”二皇子声音有些飘忽。

    云贵妃站起来,拍着二皇子锦袍的褶皱,笑道,“皇儿是人中龙凤,以前皇上是有眼无珠,你才不得不屈居人下,如今也该轮到你风光了。”

    安郡王府,书房。

    听暗卫禀告江老太傅去上了朝,还收了二皇子做学生,安郡王登时怒不可抑。

    虽然他心底早有预料,可是真听到这消息时,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手里一只玉管狼毫笔,在他气愤下,狠狠的插进紫檀木的桌子里。

    他从未想过二皇子有跟他争的一天,他从未把他放在眼里过。

    可现在呢,二皇子才是他的劲敌,比大皇子尤甚!

    他有江老太傅做靠山,还有三个师兄,大皇子已经死了,镇南侯府的庶长孙、嫡长孙都成了二皇子的师兄!

    镇南侯府和二皇子的关系还可能差吗?!

    尤其太后,她宠爱他不假,可是她也很宠溺二皇子,她可以极力反对大皇子继承皇位,甚至以死相逼,可是她做不到死也不许皇上立二皇子为太子!

    想到二皇子的靠山,太后的松动。安郡王就心乱如麻。

    他眼神阴狠,透着一股骇人的寒芒。

    春晖院,正堂。

    虽然老夫人是内宅妇人,可朝堂上的大事。尤其是立储这样的大事,她也是要知道一些的。

    尤其这事还和侯府的两个亲家息息相关,老夫人就更上心了。

    她望着侯爷道,“皇上如此积极的帮二皇子铺路,镇南侯也不阻止。看来大皇子真的……。”

    侯爷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周梓婷站在一旁,忍不住道,“要是大皇子出事了,那右相府周瑜姑娘怎么办?她可是圣旨赐婚给大皇子的,未来的大皇子妃。”

    沐清柔把玩着手中绣帕,有些幸灾乐祸,当初知道她许配给大皇子,多惹人羡慕妒忌啊,现在谁还会妒忌她?

    同情都来不及了吧。

    寻常亲事。要是女方未出嫁死了,男的大多会再娶,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可要是男方死了,女的再嫁的很少,不说没有,但是很少,有些在男方病逝之前冲喜,还有冥婚,甚至从此削发为尼,常伴青灯古佛。

    周瑜和大皇子的亲事。是皇上钦赐的,周瑜姑娘敢再嫁吗?

    就算她敢,又有谁敢上门求亲呢?

    这会儿,大皇子出事的消息满天飞。

    右相府又怎么会不知道?

    右相夫人都不知道抱着女儿哭了几场了。本来一桩人人羡慕的好亲事,谁想到会变成这样。

    要是大皇子真的死了,那周瑜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右相夫人生了两个女儿,夭折了一个,就剩周瑜了,她舍不得女儿受苦。

    这不。她几次朝右相哭诉,“你倒是说句话啊,大皇子到底是死是活,他要真的死了,瑜儿下半辈子怎么办?”

    右相也是头疼,他道,“你问我怎么办,我哪知道怎么办?圣旨赐婚,除非皇上收回圣旨!”

    右相夫人也是伤心的昏了头了,她道,“那你去求皇上收回圣旨。”

    右相气的站了起来,“胡闹!大皇子出事的消息,只是揣测而已,谁知真假,我贸贸然去找皇上退婚,这不是在咒大皇子早点儿死吗?!”

    别说退亲了,皇上气头上,贬官都是小事,砍了他都有可能。

    右相夫人眼眶通红,气的直拿帕子擦眼泪,“揣测,又是揣测,你除了自欺欺人,就知道搪塞我们母女,连皇上自己都放弃大皇子,扶持二皇子了,还说是揣测,这就是事实!”

    右相何尝不知道右相夫人说的是真的,他就是在自欺欺人。

    可除了自欺欺人,他还能做什么?

    听到右相叹息,里面饱含无力,右相夫人三两下将眼泪擦干,道,“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可瑾儿已经去了,我就瑜儿一个女儿了,我哪里舍得她受苦一辈子,皇上龙威,老爷不敢犯,可镇南侯敢啊,他是大皇子的外祖父,他去求皇上退婚,皇上还能生他的气?”

    右相听着,轻点了下头,“等机会合适,我试试吧。”

    说完,右相就走了。

    右相夫人听得出右相话中的敷衍。

    他舍不得女儿是真,但他更怕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他凉薄。

    可比起女儿的终生幸福,被人说两句又算的了什么?

    她是急性子,大皇子和周瑜的亲事,一天不尘埃落定,她就一天寝食难安,她更舍不得女儿日渐消瘦。

    让下人备下厚礼,右相夫人去镇南侯府见楚大太太了。

    楚大太太正忙着了,听丫鬟禀告右相夫人来,她还怔了一下。

    京都盛传大皇子遇难的消息,已经两天没人上门了,却没想到右相夫人来了。

    想到周瑜和大皇子定亲,是将来的大皇子妃,楚大太太不敢怠慢右相夫人。

    她连忙起身相迎。

    见右相夫人眼眶有些红肿,楚大太太愣了下,连忙扶过她,关切的问道,“右相夫人这是怎么了?”

    右相夫人止住的眼泪,又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她握紧楚大太太的手,哽咽道,“我今儿是逼不得已才来找你的。”

    楚大太太点头道,“有话进屋说。”

    进屋之后,只留下心腹丫鬟,其他人都叫了出去。

    楚大太太扶着右相夫人坐下,给她倒茶道,“有事别急,先喝口茶再说。”

    右相夫人没有喝茶,她望着楚大太太道,“我们从闺中便相识,做了二十多年的朋友了,你和我说句实话,大皇子是不是出事了?”

    楚大太太轻摇头,“这事我也不清楚呢,老侯爷并未提过半句,二弟妹问了两句,还被老侯爷给呵斥了。”

    右相夫人握紧楚大太太的手,“你和我说句实话。”

    楚大太太就道,“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北儿能丢了沐三姑娘去找大皇子,绝非是小事啊。

    别人说,右相夫人或许还存了三分侥幸,可现在楚大太太都这么说了,她还抱什么希望?

    她死死的抓紧楚大太太的手,酸涩着鼻子道,“大皇子出事,我知道对镇南侯府打击有多大,皇上赐婚将瑜儿许配给大皇子,当时我有多高兴,可听到大皇子出事的消息,瑜儿当即就晕了过去,我周家就剩下瑜儿一个女儿了,是我和相爷捧在手心里疼的,我哪忍心她未嫁人就要守一辈子寡……。”

    说到最后,右相夫人几乎能哭晕过去。

    楚大太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右相夫人是怕大皇子出事,周瑜守一辈子寡。

    要说做母亲的为女儿将来考虑,倒也无可厚非。

    可周瑜嫁给大皇子,是皇上赐的婚,不忍心又能如何?

    况且,大皇子的事……根本就没那么简单。

    只是有些事,她根本不能说,她也摸不准老侯爷会怎么做。

    她宽慰右相夫人道,“大皇子的事,还没弄清楚呢,你别着急啊,或许半个月后,大皇子会安然无恙的回京呢。”

    右相夫人摇头,“你别劝我了,我心里有数。”

    说完,她扑通一声,给楚大太太跪下了,这一下,着实把楚大太太惊住了。

    她连忙扶着右相夫人道,“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右相夫人摇头,“瑜儿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就看在我们二十多年的交情份上,帮瑜儿一回吧。”

    楚大太太头疼的厉害,因为她不帮忙,右相夫人就不起来了,这不是叫她为难吗?

    想到什么,楚大太太眼光闪烁了下,她笑道,“你啊,平时多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乱了手脚呢,皇后性子如何,你也知道几分,你觉得她会让瑜儿守寡一辈子吗?”

    右相夫人听得一愣。

    楚大太太再扶她时,她就起来了。

    楚大太太笑道,“其实你们什么都不用做,瑜儿安心在相府待着,皇后心软的很,她哪舍得如花一样的姑娘守寡一辈子?以我看,就算大皇子真的出事了,要不了一年半载,她就会认瑜儿为义女,给她寻门中意的亲,虽然没有太子妃,甚至将来皇后来的尊贵,但肯定差不了,这一点,我是敢打包票的。”

    见右相夫人一脸懵怔的神情。

    楚大太太有些生气了,“我说的话,你不信?”

    右相夫人连忙摇头,“没有,我信。”

    她只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大皇子和镇南侯府紧连在一起,大皇子出事,镇南侯府前途堪忧。

    镇南侯府将来都是楚二少爷的啊,可楚大太太的心情好像并未受这事影响?

    饶是她都关心则乱了,她怎么还这么气定神闲?

    她难道不知道大皇子出事了,对镇南侯府来说打击有多大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