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算命

第二百六十九章 算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眼,几天过去了。【ㄨ】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在屋子里待的人都懒散了,清韵便出了院子,去花园闲逛。

    湖畔杨柳依依,清风吹来,柳枝如美人扭纤腰。

    清韵站在湖畔大石上,眺目远望。

    看远处荷叶重叠,仿佛碧玉堆砌,亭亭玉立的荷花,宛如妙龄少女,婀娜多姿。

    清风吹过,送来一缕荷香,沁人心脾。

    只觉得整个人骨头都酥软了,忍不住轻吟出声来。

    正陶醉在这清风荷香中,却被一阵不耐烦的声音给搅合了。

    “你们说,大皇子到底是死是活啊,这都过去九天了,还是一点音讯都没有,整天憋在府里,不能办宴会邀请人来玩,也没人办宴会邀请我们去玩,天天就是逛花园,再逛下去,花园里哪个角落长了几棵草我都清楚了。”

    沐清柔的声音透着烦躁,几乎要抓狂了。

    她最喜欢热闹,被老夫人连罚了两回,都差点憋出毛病来,正打算清韵出嫁后,她好好的玩玩,谁想到整个京都都没人办宴会了。

    不仅没人办宴会,就连之前下了请帖,要办喜宴的大臣家,都将喜宴延期了,至于延到哪一天,都不知道。

    好像整个京都一下子就沉静了许多,不少大臣连笑都不敢大声。

    尤其是那些拥护安郡王的大臣,生怕笑声太大,会被奸佞传到皇上耳朵里,现在大皇子生死未卜,他却笑得那么开心,指不定就是高兴大皇子死了。

    沐清柔抓狂,沐清芷和沐清雪两个也跟着叹气。

    这日子过的人郁闷啊。

    往前走了几步,瞧见清韵站在石头上,那叫一个惬意。

    几人心底就不舒坦了,凭什么大家都这么烦躁。就她那么惬意?

    沐清雪忍不住道,“要不我们吓她一吓?”

    沐清柔当即赞同道,“怎么吓?”

    沐清芷就道,“看我的。”

    三人若无其事的上前。莲步款款,心情极好的样子。

    清韵看着她们,她们也望着清韵,眸光还带着淡淡的不屑。

    忽然,沐清芷就炸毛了。一脸惊恐的抬手指着草丛堆,“蛇!有蛇!”

    那模样逼真,听得清韵背脊都发凉。

    要不是青莺扶着她,她估计都会吓的摔进湖里去。

    看她吓成那样,沐清柔一个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胆小!亏得大家都说你胆大包天,我看也不过如此。”

    清韵再傻,也听得出来她们三个是故意吓唬她的,她脸阴的能滴墨了。

    “拿我开玩笑,很好玩吗?!”清韵冷了声音道。

    清韵生气了。从脸色就能看出来,可是沐清柔几个根本就不怕,要是怕,她们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了。

    沐清雪不以为意的笑着,“只是姐妹间,偶尔开个玩笑罢了,三姐姐怎么这么生气……。”

    她话音未落,却见清韵眼睛越睁越大,渐渐的染了惊恐之色。

    沐清雪两眼上翻,方才这一招她们已经用过了。就这样也想吓唬住她?

    “你少吓唬我们!”沐清雪不屑道。

    清韵抖着身子,道,“你们胆大不怕,我怕。见着呕心,我先走了。”

    说完,她拉着青莺赶紧往前走。

    青莺捂嘴笑,“姑娘,你胆子怎么那么小啊,几个小毛毛虫。就吓成这样了。”

    毛毛虫?

    这样的东西,几乎没几个大家闺秀不怕的,害怕程度虽然比不上蛇,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青莺话音刚落,然后就听到沐清柔的尖叫声了。

    那声音歇斯底里,穿透力极强。

    清韵回头,就见到沐清柔在跳脚,沐清雪和沐清芷也好不到哪里去。

    清韵忍不住笑出了声。

    青莺则哼道,“活该!”

    禁足了一段时间,她们怕是忘记了卫驰守着她家姑娘的事,她们当他的面吓唬她家姑娘,能讨的了好?

    没拿蛇吓唬她们,算是轻的了。

    主仆两个往前走,没几步,便有丫鬟过来道,“三姑娘,宁王府若瑶郡主来了。”

    清韵轻点了下头,当下迈步朝二门走去。

    丫鬟捂嘴笑,“三姑娘,你去哪儿?若瑶郡主在老夫人那儿呢。”

    清韵脚步一顿,又转头去春晖院了。

    还没进院子,便听见屋子里传来阵阵笑声,愉悦动听。

    清韵饶过屏风,便瞧见老夫人拉着若瑶郡主的手说笑。

    清韵见了,就故作妒忌道,“我若是不知道若瑶是宁王府郡主,还当是祖母的孙女了,祖母和我说话,都没笑的这么高兴过。”

    若瑶郡主咯咯笑,笑声如空谷莺啼。

    老夫人也笑的合不拢嘴,她拍着若瑶郡主的手道,“祖母还真想再添一个若瑶这样的乖孙女儿呢。”

    若瑶郡主嘴巴甜的很,她道,“若瑶和清韵姐姐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她的祖母,就是若瑶的祖母。”

    听听,这嘴巴甜的,哄的老夫人是眉开眼笑。

    “若瑶,你来侯府之前,吃了几罐子蜂蜜?”清韵笑问道。

    “我才没吃蜂蜜,”若瑶郡主笑的眉眼弯弯。

    她一旁的丫鬟则笑道,“上回,三姑娘说‘朝朝盐水,晚晚蜜汤’,郡主回去之后,每天晚上睡前都喝一碗蜂蜜水,早上起来喝小杯淡盐水呢。”

    “难怪嘴这么甜,”清韵恍然大悟。

    老夫人坐在那里,问道,“什么朝朝盐水,晚晚蜜汤?”

    清韵便解释道,“早上喝点淡盐水,有利于通肠胃,晚上睡觉前喝蜂蜜水,可以排毒养颜。”

    “这倒是不错,”老夫人点头笑道。

    几人说笑了会儿,老夫人望着清韵,笑道,“不用拘在我这儿,去玩吧。”

    若瑶郡主就起了身。她望着老夫人,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能不能带清韵姐姐回王府,她会医术。我想她帮母妃诊脉。”

    若瑶郡主轻声软语,还带了些渴求。

    一般定的亲的大家闺秀,轻易是不会出门的。

    尤其清韵不仅定了亲,还上过花轿,只是临时出了些变故被抬了回来。她就更要谨守礼教,不能落人半点话柄。

    可宁王妃身怀六甲,她总不能来侯府找清韵吧,只能让清韵去了。

    老夫人有些为难,可是看着若瑶郡主那娇滴滴的模样,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得答应了。

    让清韵去给宁王妃把脉,没法帮她保住胎儿是一回事。

    要是不许她去,万一胎儿没保住,以后侯府还怎么面对宁王府?

    听老夫人答应了。若瑶郡主连忙道谢,然后和清韵一起福身,便出去了。

    刚走到院门口,就见沐清柔几个过来。

    几人已经换了身裙裳,连发髻和头饰都换了,看清韵的眼神,那叫一个恼火。

    只是碍于若瑶郡主在,几人脸上还是带了笑道,“三姐姐是要带若瑶郡主去花园玩吗,一起吧。”

    若瑶郡主笑道。“今儿就不了,我和清韵姐姐回王府,改日我再来欣赏侯府花园美景。”

    在沐清柔错愕扭眉中,若瑶郡主拉着清韵走远了。

    迈过垂花门。朝侯府大门走去。

    她们走到侯府门前,小厮见了行礼道,“郡主稍等一会儿,下人已经去牵马车了。”

    若瑶郡主轻点了下头。

    然后,便听到一阵银铃声传来。

    那银铃声,不是马车上挂着的银铃。更不是荷包下缀着的银铃,声音很粗重。

    清韵瞥头望去,就见不远处,有一个头发半白的道士,一只手拿着银铃摇,另外一只手上拿着卦帆。

    上面写着三个字:神算子。

    “咦!是他!”若瑶郡主有些惊讶道。

    清韵看着她,笑问道,“你认得这道士?”

    若瑶郡主连连点头,“前几日,他去过王府,他算命很准呢。”

    对这些事,清韵不怎么感兴趣,可是青莺感兴趣啊,“要是准的话,让他给姑娘算一卦。”

    青莺说着,若瑶郡主的丫鬟秋霜就道,“真的很准,他算出王妃怀孕四个多月,还知道王妃小产过几回,甚至连王妃这一胎能保住,是有贵人相助的缘故,没有一处是说错的,他还免费赠送了个护身符给王妃,保佑王妃和胎儿平安。”

    “这么神?”清韵有些震惊。

    若瑶郡主和秋霜是连连点头。

    青莺就要去找他给清韵算命了,不过清韵拦住了她。

    神算子又走了几步,他不摇铃了,抬眸望着侯府上空,看了好一会儿。

    然后连连惊叹。

    守门小厮是亲耳听见若瑶郡主说道士算命很灵的,这会儿他又惊叹,小厮忍不住去询问了。

    态度很诚恳,问道,“道长惊叹什么?”

    神算子笑了,“老道惊叹于侯府的冲天贵气。”

    这是好话,小厮听得出来。

    只是京都,权贵云集,要在一众权贵中算起来,侯府的贵气只能算一般。

    “如何个贵气法?”小厮打破砂锅问到底。

    然后神算子就说了一堆同不懂的话,别说小厮听懵了,清韵也没听懂。

    小厮挠额头道,“太深奥了,能不能简单点说?”

    神算子就笑道,“府上姑娘有帝后之命。”

    小厮眼睛都睁圆了,连忙问道,“是哪位姑娘?”

    神算子呵呵一笑,拿走卦帆走远,边走边笑道,“自然是和九五沾的上关系的。”

    青莺看着神算子走远,道,“他怎么都不收钱啊?”

    若瑶郡主笑道,“你不知道他每天都会看天算一卦,不收钱的,看人算卦才收钱,不像那些江湖骗子,算不准,还收人一堆银子。”

    算卦的不收钱,无形中就让人信服了三分。

    青莺恨不得追上去,让他给清韵算一卦,她道,“他说府里会有姑娘将来做皇后,还和九五有关,会是谁呢?”

    好像除了姑娘谁都没有那种皇后的气度,可是姑娘跟九五没关系啊,而且她已经赐婚给楚大少爷了。

    清韵勾唇浅笑,除了五姑娘沐清柔之外,还有谁跟九五扯的上关系?

    要说九月出生的,只有沐清凌了,可惜她早出嫁了。

    青莺也想到沐清柔了,然后撇嘴了,五姑娘做皇后?

    她要真成皇后了,那封五姑娘做皇后的皇上,十有八九是昏君了。

    青莺很想说那道士算的不准。

    只是方才若瑶郡主说他算的很准,她说这话,就是驳她的面子了。

    心直口快的青莺,忍的颇辛苦。

    好在这时,车夫赶马车过来了。

    扶着清韵和若瑶郡主坐上马车,青莺和秋霜坐后面马车。

    在清韵和若瑶郡主还没到宁王府前,沐清柔将来会做皇后的消息一阵风传遍侯府。

    沐清柔高兴的合不拢嘴,当然了,谁一提这事,她就脸红跺脚道,“道士之言,怎么能信呢?”

    沐清芷和沐清雪两个也不信,不过,她们是心里不信,甚至嗤之以鼻。

    但是嘴上却是信的,而且是深信不疑,“五妹妹不信道士的话,那三妹妹呢,她可是做梦梦见过你将来会做皇后,还赏赐她一颗大东珠,我还记得呢,你忘记了?”

    沐清芷这么说,沐清雪连连点头,“我也记得三姐姐说过这话,她说的时候,我就信了,现在道士也这么说,我肯定信啊,连若瑶郡主都说那道士灵验呢。”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沐清柔脸上笑的都能掐出水来。

    但是她高兴,还远比不上大夫人。

    大夫人高兴的都快坐不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有道士上门,说她女儿是皇后的命。

    她没有收买过道士,侯府也没人会这么做,那道士是自己来的,不为钱不为利,大夫人信了九成了。

    沐清柔坐在那里,一张脸红的跟天边晚霞似地,绚烂旖旎。

    沐清芷忍不住道,“五妹妹是皇后命,可谁会是将来的皇上呢,安郡王还是二皇子?”

    沐清柔纠结的陇起眉头。

    沐清雪则捂嘴笑,道,“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既然五妹妹是皇后命,那还不是她嫁给谁,谁就是太子,将来的皇上?”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鸡皮疙瘩乱飞。

    这也就是奉承人,要她说,以沐清柔现在的身份,安郡王和二皇子着了魔,估计才会看得上她。

    像安郡王和二皇子这样的人,娶嫡妻,娶的是贤良淑德,但更多的还是岳父家能带给他们的助力。

    娶沐清柔能帮他们什么,娶回家拖后腿吗?

    要是三姐姐没许人,或许还有两分可能。

    这两分可能还是因为她是江老太傅的外孙女。

    可外孙女如何比的上亲孙女?

    江筱才是京都最炙手可热的大家闺秀,谁能娶到她,那可真是前世烧了高香了。

    说她是皇后命,她会深信不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