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七十章 进宫

第二百七十章 进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沐清雪想的那样,江筱是京都最炙手可热的大家闺秀。

    迎娶她,是多少世家少爷的梦想,她模样端庄俏丽,才情洋溢,完全符合嫡妻的要求。

    而且她家世背景,无可挑剔,娶她比娶公主还要好。

    不但他前途似锦,整个家族都多了个保护伞。

    然而,这样的大家闺秀,一般人都不敢上门求亲,免得被拒绝了,被人笑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尤其这会儿皇上扶持二皇子,让江老太傅教二皇子学识。

    江老太傅辛辛苦苦扶持二皇子,肯定会把孙女儿嫁给他做太子妃,将来的皇后。

    要是再生下太子,那江家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

    如此情况下,谁还敢上门求亲跟二皇子抢人?

    没人敢好么,只能坐等吃二皇子和江筱姑娘的喜酒了。

    不过,这些天过去了,没听说二皇子求娶江筱姑娘的事,是避讳大皇子吗?

    众人都猜测纷纭。

    他们不知道云贵妃已经提过这事了,当然了,再她之前,宁太妃先一步向太后请求把江筱嫁给安郡王。

    这一点,着实把云贵妃气坏了,好不容易皇上给二皇子夹了块肉,她非得要来抢。

    太后知道云贵妃不可能让安郡王迎娶江筱,她没有答应。

    云贵妃向皇上求赐婚,皇上瞥了她道,“先前是安郡王和逸郡王要娶沐三姑娘,怎么,现在安郡王和二皇子又要抢江大姑娘了?是不是什么时候钦天监又要说她是祸国之命,下旨赐死她?!”

    云贵妃被皇上训的无话可说。

    她之前和宁太妃、太后是一拨的,太后会的手段,她都会。

    云贵妃望着皇上,娇弱可怜道,“皇上,臣妾只是看不惯安郡王处处和二皇子作对,您让江老太傅教皇儿。他就要娶江大姑娘,成江老太傅的孙女婿。”

    他们那点小伎俩,皇上还不清楚,只差没写在脸上了。他有些不耐烦道,“才让江老太傅教二皇子没几天,你就非得这么心急吗?是不是朕立二皇子为太子了,你门就巴不得朕早点驾崩?!”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云贵妃惶恐道。“臣妾不敢。”

    皇上把手中奏折往桌子上一丢,冷笑道,“不敢?还有你们不敢做的事吗?!”

    云贵妃心咯噔一下跳了,难道皇上知道安郡王派人刺杀大皇子的事了?

    其实这事也不用查,用膝盖想也知道大皇子遇害,不可能是意外那么简单。

    而跟大皇子有仇的,只有安郡王。

    只是,就算知道是安郡王动的手,没有证据,也是枉然。

    要是查出来是安郡王做的也好。刺杀皇子这样的重罪,就算是太后,也护不住安郡王。

    只是她虽然知道,却不能说,不然她就是共犯了。

    她只能道,“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和二皇子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下去,”皇上语气冷硬道。

    云贵妃觉得委屈,可也只能乖乖告退了。

    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云贵妃求赐婚不成,太丢脸,她不会到处说。

    孙公公更不会说了,不然落了二皇子脸面。该恼他了。

    是以这事并未传出来。

    再说清韵,和若瑶郡主坐马车在宁王府前停下。

    下了马车,若瑶郡主就拉着清韵往前走。

    走了大约一刻钟,才到王妃的院子。

    她走进院子,就问丫鬟道,“母妃在内屋?”

    丫鬟忙福身道。“王妃在正堂会客。”

    “谁来了?”若瑶郡主好奇道。

    “瑾淑郡主,”丫鬟回道。

    若瑶郡主脸微微红了,看着正堂的门,脚步不动了,像是定住了一般。

    清韵捂嘴笑了,“方才一路走过来,走的那么急,怎么这会儿反倒不动了?”

    若瑶郡主脸又是一红,她以为清韵不知道瑾淑郡主有意娶她做儿媳妇的事,把清韵拉到一旁道,“瑾淑郡主和母妃凑到一起,总喜欢拿我打趣,我怕了。”

    清韵忍着没笑,青莺就先笑了。

    若瑶郡主扭眉看着她,“你笑什么?”

    青莺连忙摇头。

    清韵笑道,“打趣这事,怕是没用的,你越是怕,她们越觉得有趣,下回她们再说,你就跟寻常一样,她们觉得无趣了,以后就不会再打趣你了。”

    若瑶郡主重重的点了下头。

    然后昂了昂脖子,迈步朝前走。

    开始还有些气势,可是进屋之后,又开始怂了,连丫鬟要通传,她都没许。

    丫鬟知道她们郡主害羞了,就没通传了。

    然后,出意外了。

    在屏风处,若瑶郡主和迈步出来的明郡王撞上了。

    绣工精美的屏风差点撞倒,幸好清韵帮忙扶住了。

    若瑶郡主开始还叫疼,可是等她看见是明郡王,脸腾的一下红的发紫了。

    明郡王也有些尴尬。

    他和若瑶郡主关系有些怪异,虽然宁太妃不许宁王妃把若瑶郡主许配给他,可是宁王妃根本就没把宁太妃的话放在心上,和母妃两个执意交换了定亲信物,但是没什么人知道……

    将来他可能娶若瑶郡主,也有可能不娶。

    就看事情捅出来,是宁王妃强硬还是宁太妃强硬了。

    “怎么了?”宁王妃听到动静,问道。

    若瑶郡主揉了揉脑袋,嗡了声音道,“没事呢。”

    说着,她迈步进去。

    明郡王则出了门。

    看见若瑶郡主进来,瑾淑郡主一脸的笑意,再瞧见清韵,她笑意又深了三分。

    不过,除了宁王妃和瑾淑郡主,沈侧妃也在。

    清韵上前,挨个的见礼。

    沈侧妃最先说话,她望着宁王妃道,“我见姐姐气色好转了许多,以前卧床不能动。现在都能出来走走了,腹中胎儿应该是保住了,沐三姑娘功劳不小呢。”

    虽然之前一直说宁王妃身子差,胎像不稳。极有可能小产。

    可是气色是遮掩不住的,而且她不能一直躺在床上,一直躺着,对胎儿也不好,而且骨头都躺软了。

    她一下床。大家就知道她身子是差还是好了。

    她说着,清韵就看向她。

    沈侧妃很美,她的美不像王妃那样端庄优雅,她更多一些娇柔和妩媚。

    不过这一回看,比上回貌似难看了两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因为她鼻尖和嘴角一点红包引起的?

    当然了,不同的容妆呈现的美貌也有几分的差距。

    清韵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沈侧妃脸沉了一沉,因为她知道清韵盯着她鼻尖的红包在看。

    她极其看重容貌,脸上长包是她绝不允许的。

    见清韵还看。她眉头皱了下,重重咳了一声。

    清韵这才回过神来,脸有些红,盯着一个贵夫人的脸看,是件很失礼的事。

    可是沈侧妃脸上的红包,红的有些不正常,她不像是包,倒像是皮肤里透出一点红,就跟玉里的杂质一般。

    宁王妃坐在那里,笑道。“怎么了?”

    清韵忙道,“我只是觉得沈侧妃比我上次瞧见时,皮肤白了许多,气色红润。我在想有什么药丸能有这般效果。”

    被人夸,总是高兴的,沈侧妃那点子怒气,听了清韵的话,早不知道消散到哪里去了,她笑道。“不愧医术不凡,看到我气色好,就琢磨用了什么药丸,我只是服用了几粒冰颜丸,说来,太妃娘娘还送过三姑娘一盒,你没用?”

    原来是服用了冰颜丸啊。

    清韵摇头,有些惭愧道,“太妃娘娘赏我的冰颜丸,我只服用了一粒,就被我毛手毛脚的拿茶水给弄脏了,全给毁了。”

    沈侧妃听得无语。

    她可知道冰颜丸有多珍贵,就这样给糟蹋了?

    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冰颜丸被毁了是假,被大夫人偷梁换柱了才是真,后来她又把冰颜丸送给了忠义伯府大太太。

    细数一番,也有好一段时间了。

    没听说有谁服用冰颜丸出了问题,难道是楚北多心了?

    应该是了,冰颜丸是宁太妃送给她的,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她嫌疑最大,她不至于敢在送她的药丸上动手脚。

    可惜了,那么珍贵的药丸,最后便宜了忠义伯府大太太。

    宁王妃见清韵脸上有肉疼的表情,她笑道,“虽然冰颜丸很珍贵,不过你们都是妙龄姑娘,便是不用胭脂水粉都极美,用冰颜丸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沈侧妃听得心里又不舒坦了,不过王妃说的是大实话,岁月无情,丝毫不会怜香惜玉。

    她笑道,“看我,怎么就说起冰颜丸了,若瑶请三姑娘来王府,应该是给姐姐把脉的,等把完脉,再说不迟。”

    宁王妃看了沈侧妃一眼,她不是很想当着她的面把脉,可是她不走,还一个劲的催清韵帮她把脉,她也不好推辞。

    “有劳三姑娘了,”宁王妃拂起云袖道。

    清韵上前,帮宁王妃把脉。

    只是手还没搭在宁王妃手腕上,她鼻尖一动,眉头就皱了下。

    她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

    好像是从王妃身上散发出来的。

    清韵鼻子又嗅了两下,脸有一瞬间的冷冽。

    宁王妃没看见,但是瑾淑郡主瞧见了,她心颤抖了下。

    温婉端庄的沐三姑娘怎么会流露出那样骇人的表情,出什么事了?

    可是眼睛一眨,又好像方才那都是她的错觉。

    清韵帮宁王妃把脉,然后道,“胎儿脉象很稳,王妃保持心情愉悦就可以了,之前服用的药丸可以不吃了,回头我调制些养身药丸,王妃每日服用就可以了。”

    宁王妃欣喜不已,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笑的格外温和。

    屋子里,就宁王妃腹中胎儿,聊了几句。

    然后若瑶郡主就拉着清韵出去了,等走远了些,问道,“母妃胎儿真的很稳吗?”

    清韵点头。“很稳。”

    说着,她问了一句,“对了,王妃颈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

    “护身符啊。”

    若瑶郡主随口答道。她还笑道,“清韵姐姐,你鼻子真灵,那护身符,我使劲嗅。才勉强闻到一丝香味,隔着好几层衣服,你就闻到了,你这鼻子是怎么长的啊……。”

    若瑶郡主声音说着说着就没了。

    因为清韵脸色很沉重,沉重的叫她害怕,“护,护身符有问题?”

    清韵点了下头,“一会儿把护身符拿给我,最好是不惊动人。”

    言外之意,就是拿别的护身符偷偷换下来。

    若瑶郡主拳头攒紧了。问道,“若是我母妃一直戴着护身符会如何?”

    清韵手拍着她肩膀道,“别太担忧,王妃身子很稳了,又****服用安胎药,如果不是强烈的打胎药,不会小产的。”

    清韵这么手,若瑶郡主这才放心。

    因为沈侧妃一直在,所以若瑶郡主一直找不到机会跟王妃单独说话。

    午饭,清韵和瑾淑郡主都是在王府用的。

    用了午饭后。还尝了王府买的冰淇淋,当然了,王妃只吃了两口就不敢吃了。

    若瑶郡主“笨手笨脚”给王妃夹菜,结果掉王妃裙裳上了。

    若瑶郡主轻吐了下舌头。等王妃吃完饭,就扶她回去换衣服了。

    那时,瑾淑郡主笑道,“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府了,改日再来看你。”

    不仅她走。她还让清韵陪她一起。

    清韵给若瑶郡主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和瑾淑郡主一起走了。

    还没到二门,若瑶郡主就追了过来,把包裹着护身符的帕子给了清韵。

    她还要送清韵和瑾淑郡主出府,被瑾淑郡主拒绝了。

    走到无人处,瑾淑郡主让丫鬟退远一些,她望着清韵,道,“三姑娘,方才你帮王妃诊脉前,我见你神情并不好,但是你却未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清韵低头不语。

    瑾淑郡主就道,“我和王妃情同姐妹,你有不便和她说的,和我说无妨。”

    清韵想了想,抬眸道,“有一种药物,它不会导致滑胎,但是它会导致腹中胎儿畸形。”

    瑾淑郡主身子一晃,脸色惨白。

    要不是清韵扶着她,她估计都能摔了。

    “王妃她……,”瑾淑郡主的声音都颤抖了,透着浓浓的无力和恨意。

    他们就这么容不得人吗?!

    王妃何曾有错,她的错,就错在和皇后情同姐妹,要受他们迁怒吗?!

    瑾淑郡主眼眶都红了,清韵见她扶着柱子的手,几乎要抓进木头里了。

    清韵叹息一声道,“现在情况还好,听若瑶说,王妃只佩戴了两日,睡觉也取下来的,所以影响还不大,要是超过半个月,就难保……。”

    层出不穷的害人手段,当真叫人防不胜防。

    瑾淑郡主眼眶红的骇人,她伸了手,清韵就把帕子给她了。

    瑾淑郡主看着手中绣帕,握的紧紧的。

    让孩子畸形,比不让他出生更加的残忍,她们的心都被狗给啃了吗?!

    她迈步往前走,脚步有些蹒跚。

    王府总管迎了上来,见王妃脸色不大好,眼睛还有血丝,担心她眼疾复发。

    总管忙问道,“郡主没事吧?”

    瑾淑郡主瞥了他道,“王爷在哪儿?”

    总管忙道,“王爷应该在刑部。”

    “让他即刻进宫一趟,不得耽搁!”

    总管听得一愣,连忙应是,然后让人去找王爷。

    瑾淑郡主出了府,坐上轿子,吩咐道,“进宫!”

    声音阴冷,透着绝望。

    清韵觉得,她又要招人恨了。

    瑾淑郡主和皇上的感情应该很好,她的情绪应该是针对太后和宁太妃的,她如此愤怒的进宫,万一又惹怒了太后,再次被贬去封地……

    清韵望天祈祷,希望是她想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