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良心

第二百七十三章 良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碧空如洗,高远明净。

    屋内,临窗小榻上,清韵正在绣针线。

    喜鹊拿着团扇轻轻煽着,隐约可见上面美人嗅梅的图案。

    珠帘晃动,紫笺进来道,“姑娘,表姑娘来了。”

    清韵手拈绣针,头也未抬的嗯了一声。

    紫笺便退了出去。

    很快,周梓婷就带着丫鬟走了进来,见清韵在绣针线,而且还是大红的绸缎,上面绣着鸳鸯,活灵活现。

    这像是在绣盖头?

    周梓婷想到了清韵出嫁那天,那被乱作的狂风吹掉在地,最后被炸破了洞的盖头。

    虽然最后还是盖了盖头出嫁了,可是盖头和喜服终是有些不搭,

    周梓婷就笑了,“三表妹重绣盖头,喜服也重新绣吗?”

    听周梓婷这么问,喜鹊当即朝她摇头,让她别提这事,姑娘连盖头都不愿意绣啊,让她绣嫁衣,那不是做梦吗?

    就这盖头,她几天前就把绣绷子准备好了,到了今天,姑娘实在闲的无聊才动的手,要是姑娘有别的事做,她根本不会碰一下针线的。

    清韵把绣绷子放心,皮笑肉不笑道,“盖头会破,是我不小心让风刮了,我重绣也应该,嫁衣弄脏,是因为花轿被退回来的缘故,并非是我的错,要是镇南侯府嫌弃嫁衣脏了,大可以再送一套来,我不会再绣一回嫁衣了。”

    要依照她本意,盖头她都不想绣。

    平心而论,在那么糟糕的天气里出嫁,受尽颠簸,结果好不容易到了镇南府,楚大少爷却丢了她,骑马跑了。

    虽然他说了会择日再娶,但这明摆着是折腾人,换做谁心底都不好受。

    不过,就是这样。她还是羡慕清韵的。

    “楚大少爷当众说过,此生有你足矣,绝不纳妾,誓言恳切。整个京都都能帮你作证,那么凑巧的离京,并非是他乐意,三表妹还生他的气呢?”周梓婷看着清韵的眼神,带着羡慕。

    清韵脸微微红。她把玩了手中绣帕,转了话题道,“梓婷表姐来我这儿,可是有事?”

    周梓婷摇头,“也没什么事,只是闲的无趣,四处走走,就走到你这里来了。”

    说着,她叹息一声,道。“自打那天侯府收买道士弄虚作假的事被捅出来,我就没见外祖母笑过,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礼佛,五表妹她们也都待着屋子里不出来,侯府好像一下子就没了生气一般,我来侯府三年多了,还是第一次瞧见这样,心里觉得难受。”

    “尤其那些人,做错了事,非但没有悔改之心。反而把错往旁人身上推,舅舅性子正直,如何忍受的了京都那些人的奚落,都萌生了辞官离京的想法。虽然皇上没有答应,可舅舅已经两天没有出门了,今儿上午我去书房找他,舅舅都没见我……。”

    周梓婷声音有些哽咽,她望着清韵道,“三表妹。我知道你素来主意多,你就忍心侯府名声就此毁了?”

    她说没什么事,她还以为真的没事呢,敢情是来做说客的。

    不过大夫人应该收买不了她,老夫人更不会让她来做这个说客,看来她是真心希望侯府好。

    只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还说话,所以来找她。

    清韵眼眸低敛,掩去眸底光芒道,“梓婷表姐太高看我了,祖母和父亲吃的盐都比我吃的饭多,他们都没辄的事,我又有什么办法?我要是有好主意,会藏着掖着不说吗,侯府名声毁了,对我又没有好处。”

    清韵说着,周梓婷一眨不眨的望着她,她知道清韵说的是真心话,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清韵耸肩,无能为力道,“除非侯府真的出一位皇后。”

    整个京都都知道侯府收买道士说侯府将来会出一位皇后,是弄虚作假,那侯府真的出了一位皇后,那道士说的就是真的,谁还会笑话侯府,巴结都来不及呢。

    周梓婷听得苦笑,以前侯府名声没毁,侯府出一位皇后的希望都渺茫,何况现在名声差成这样了?

    “侯府真的没救了吗?”周梓婷声音透着祈盼。

    祈盼也没有用,她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她没那本事摁着那些有希望争夺皇储的皇子郡王来取沐清柔她们。

    清韵端起青花瓷茶盏,掀开茶盏盖,轻轻拨弄着,道,“我记得江家帮侯府恢复爵位,她们说侯府因为江家被贬,江家帮忙恢复是应该的,现在她们闯了大祸,她们会有那觉悟想尽办法恢复侯府名声的。”

    清韵一脸她看好大夫人的神情。

    周梓婷嗤之以鼻,“三表妹,侯府都被祸害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说笑,不知道有些人只会嘴上说吗?这么大的事,除了把过错往旁人身上推,就是让一个丫鬟出来顶罪,差点把外祖母气晕过去,除此之外,她们做什么了?骂吗?要是哭能解决问题,侯府都能被眼泪给淹了!”

    周梓婷的气愤,毫不遮掩。

    清韵好整以暇的喝着茶,笑道,“有什么好生气的?自己气坏了,她们还过的比谁都舒坦。想想这两个月来,她们犯了多少错,祖母气了多少回,可哪一回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杖毙个方妈妈,还能弄出个假死来糊弄人,闯下如此大祸,最后死的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丫鬟,你要怪她,她还比谁都委屈了,侯府的家规也就对我们有用,对大夫人她们来说,不过是废纸几张罢了……。”

    清韵正说着,外面绿儿一溜烟跑进来。

    跑的有些急,还把紫笺给撞了下,撞的紫笺叫疼不已。

    “对不起啊,紫笺姐姐,我有急事呢,”绿儿飞快道。

    说话忽然被打断,清韵有些生气了,难得的呵斥绿儿道,“什么急事。要这么急的?”

    绿儿上前,连忙道,“以后不会再有人说侯府弄虚作假了!”

    清韵听得一愣,周梓婷就问道。“为什么?”

    绿儿咯咯一笑,道,“因为那道士说的是真的啊。”

    清韵和周梓婷面面相觑,皆是一头雾水。

    青莺就去戳绿儿的脑门了,没好气道。“你寻常拿我们开心就算了,居然敢拿姑娘寻开心,方妈妈收买了道士来侯府弄虚作假,道士自己都认了好么,还怎么真?”

    青莺用了些力气,绿儿被戳的脑门一疼,她躲的远远的,揉着脑门,可怜委屈的看着清韵道,“奴婢说的都是真的。”

    清韵眉头挑了下。【偷香】道,“仔细说来。”

    绿儿不敢耽搁,就把她听到的事告诉清韵知道。

    事情是这样的。

    道士被抓进刑部,招认方妈妈收买他来侯府弄虚作假,说侯府将来会出一位皇后,当时审问时,不少人在刑部大堂外听审。

    这事,很快就传遍京都了。

    虽然经过了两天,可是议论此事的人非但没少,还越来越多了。

    连那些去栖霞寺进香的贵夫人遇上了。都聊了起来,毕竟当初沐清柔几个在栖霞寺进香的事,不少人都知道。

    几位贵夫人也生气呢,觉得侯府那么做。实在太龌龊了些。

    这不,聊着聊着,当日说清韵抽到两极之签的小和尚就听见了。

    他歪着脑袋看着那贵夫人道,“你们说的是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吗?”

    贵夫人笑道,“是安定侯府。”

    然后,她身边跟着的丫鬟。就站出来把安定侯府收买道士弄虚作假的事说了一遍。

    小和尚有些懵,“不对啊,安定侯府确实会出一位皇后啊,道士没说错。”

    小丫鬟嘴角的笑还在呢,听到小和尚的话,顿时僵硬,有些生气小和尚的话,她道,“安定侯府收买道士的事,人尽皆知,那道士自己都承认,他不止弄虚作假,他还差点害了宁王妃,你却说他算命算的对,你是不是也被安定侯府收买了?!”

    小丫鬟嘴巴犀利的很,说的小和尚面红耳赤。

    他连忙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安定侯府确实会出一位皇后,这是师伯说的,当时我还很诧异,师伯说天命不可违。”

    两极之签,那注定要做皇后的。

    可是沐三姑娘却许配给了镇南侯府楚大少爷,他质疑是不是弄错了,师伯笑说天命不可违。

    他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弄错呢?

    还有沐三姑娘出嫁那天,狂风乱作,让他对师伯的话深信不疑。

    小丫鬟很生气,叉腰怒道,“你师伯肯定是被安定侯府收买了!”

    小和尚气红了眼,“不许这么说我师伯!”

    小丫鬟重重一哼,“做都做了,还不许被人说?!”

    小和尚木讷的很,如何是小丫鬟的对手,说不过,只能生闷气了。

    倒是一旁有看客笑道,“小和尚,你师伯是谁啊,让他出来对峙不就行了?”

    小和尚道,“我师伯是慧净大师,他在闭关,不见外客。”

    小丫鬟脸腾地一红,恨不得钻地洞了,她刚刚说什么了,她说慧净大师被安定侯府收买了啊!

    其他香客都傻眼了,然后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置信。

    慧净大师何等人物啊,他说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那还能有假?

    最惊诧的莫过于那贵夫人了,她拧眉道,“慧净大师真的说过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

    小和尚有些生气了,他望着巍峨的佛像,双手合十,念佛号道,“佛主跟前,谁敢撒谎?撒谎者会堕入拔舌地狱。”

    其实,小和尚不用发誓,大家只是被他说的话给怔住了,一时转不过弯来,才会质疑他。

    仔细一思量,就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了。

    栖霞寺还没哪个和尚有那个胆量拿慧净大师说事,而且一旁还有好几个和尚在,都未阻止他。

    要是安定侯府将来不出皇后,栖霞寺和慧净大师的名声都会受损,这可不是小事。

    然后,大家就窃窃私语了,“难道那道士真的有几分本事,算出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

    “不是有本事,就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哎呀,你们说那道士得多想不开啊,明明可以靠才华谋生,非得要靠出卖良心,卖良心赚来的钱,他也用的安心?”

    “谁知道呢,这世上怪人多的很。”

    “……。”

    渐渐的,慧净大师说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的话就从栖霞寺传开,很快传遍大街小巷。

    然后,就传到了侯府来。

    听到周总管禀告这消息时,侯爷都蒙了。

    蒙过后,又开始头疼了。

    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蔑视自己的女儿,他那几个未嫁的女儿,实在不能做皇后啊。

    这不是祸害完侯府,又去祸害大锦朝吗?

    要说是清韵,他会觉得是大锦之福,可偏偏……

    想到什么,侯爷身子猛然一怔,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

    双眸震惊,不敢置信。

    肯定是他想多了,楚大少爷怎么可能和大皇子是双生子呢,皇后生的是龙凤胎啊,镇南侯不可能做偷龙转凤的事!

    侯爷脸色太震惊,把周总管都吓了一跳,忙唤道,“侯爷?”

    连喊了好几声,侯爷方才回过神来,他摇摇头,把那些不应该有的想法丢开。

    他神情恢复如初,道,“侯府名声算是挽回了,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岂止可喜可贺啊,简直是高兴疯了。

    大夫人还趟在床上,听丫鬟禀告这事,她的病就好了一半了,整个人容光焕发,比当初道士说那话时高兴百倍。

    毕竟道士说的话,连她都不怎么信,其他人又怎么会信呢?

    可是现在不同了,慧净大师说清柔会做皇后啊,这还能有假?

    丫鬟在一旁,福身道,“慧净大师说五姑娘会做皇后,那断不会有假了,那道士着实可恶,凭白害五姑娘受尽委屈,哭了整整两天,眼睛都肿如核桃了。”

    大夫人也很生气,不过人在高兴的时候,脾气总是格外的小一些。

    “道士是很可恶,不过也算是有功了,他要不把这事闹大,慧净大师又怎么会说那话呢,清柔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大夫人笑道。

    听绿儿吧啦吧啦倒豆子,清韵和周梓婷两个是目瞪口呆。

    周梓婷咽了咽口水,望着清韵,问道,“你相信五妹妹会做皇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