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踹飞

第二百七十八章 踹飞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在这么凄凉悲伤的气氛下,逸郡王的爽朗笑声,格外的突兀。

    可大家却并不觉得诧异,因为大家早习惯了逸郡王的口没遮拦,哪壶不开提哪壶,往人家伤口上撒盐的奇葩性情。

    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不合时宜,要他期期艾艾,伤心的泪眼婆娑,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可能性都比这大。

    大家只当他是说笑的,然而他说的却是真心话。

    要是安郡王真的成了储君,将来的帝王,以他和安郡王结下的梁子,他只有两个下场。

    第一种,是他浪迹天涯,运气好的话,还能闲云野鹤,要是倒霉的话,那就只能做一只被人追杀颠沛流离,忙于奔命的野鸭子了。

    第二种,是他奋起反抗,举兵造反,夺了安郡王的皇位。

    不论哪一种,他都不喜欢。

    他对身份要求不高,大约天老大,皇帝老二,太子老三,祖父老四,他排第五就可以了,排太靠前,压力太大,不合适他。

    只是其他人不敢指责逸郡王,但是这其他人不包括安郡王,他瞥着棺椁,望着逸郡王道,“在大皇子的遗体前,逸郡王觉得说这些合适吗?”

    逸郡王摸着马油毛顺华的鬃毛大笑,“有什么不合适的?如果大皇子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安郡王觉得他是想掐死我,还是更想掐死你呢?”

    安郡王的脸色顿时一青,偏逸郡王当没看见似地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是大半夜的,大皇子诈尸去找献王府找我,本郡王一定会好酒好菜的款待着,何况是青天白日了。”

    安郡王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却听得人毛骨悚然。

    二皇子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他和颜悦色的看着逸郡王道。“逸郡王行事坦荡,叫人钦佩。”

    安郡王瞥了二皇子一眼,这还没进京呢,就开始拉拢逸郡王了吗?

    他以为逸郡王是随随便便可以拉拢的吗?

    他未免太高看了自己。小瞧了逸郡王。

    正想着呢,就听逸郡王上下扫视二皇子,一脸惊诧道,“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果不其然。二皇子才跟江老太傅学了几天为人处世的道理,跟以前比,就跟脱胎换骨了一般,难道以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好吧,逸郡王只是小小的踩了二皇子一脚,然后狠狠的碾压了安郡王一脚,至于捧江老太傅,全是顺带的。

    安郡王脸色阴沉,他有些忍不住想要揍逸郡王了。

    整个京都只有他有本事挑起他想不顾一切凑人的冲动。

    二皇子心里也有些不虞,以他皇子之尊。大庭广众之下求和,且被他这样笑话,实在是颜面扫地。

    可他也清楚,逸郡王绝非三言两语就能收买的,以他和安郡王的矛盾来看,安郡王拉不下脸面拉拢他,他也不屑于和安郡王为伍。

    反倒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屈居安郡王之下,也知道逸郡王是献王府的宝贝孙子。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是以就算有什么矛盾,也都是极小的,至少他没和逸郡王动过手。

    至于吵架。和逸郡王有过口舌之争的人太多太多,多的他都数不过来了,所以不值得一提。

    他有把握拉拢逸郡王,进而拉拢献王府。

    献老王爷虽然身子骨硬朗,但年纪摆在那儿,膝下又只有这么一个孙子了。他总要为他的将来铺路吧?

    逸郡王拉拢难度大,但是楚大少爷难度就小的多了。

    以他镇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绝没有继承镇南侯府的可能,他眼神深邃,眸底深不可测,可见不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

    有野心,就好办了。

    二皇子正要说话,结果人家一夹马肚子,马儿就朝前走去。

    安郡王和二皇子只能跟着掉转了马头,朝城门口走去。

    两人不疾不徐,好像很享受这一刻。

    马走的不快,城门前,站着两排官兵。

    文武百官个个面带凄色,为大锦朝痛失大皇子哀恸,简直如丧考妣。

    那哭声大不说,还层次不齐,听得逸郡王额头一颤一颤的,恨不得捂住耳朵了。

    等走近了,勒紧缰绳。

    那些文武百官们就跟上早朝似地,齐齐跪下,表示他们对大皇子过世的哀伤悲痛之情。

    正哭的伤心呢,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谁告诉你们本皇子死了?”

    说话声醇厚,像是远山晨钟暮鼓,原该让人心神安宁的声音,此刻却格外的震撼人心。

    离的近的左右相,听得最清楚。

    两人身子一怔,抬起头来。

    正好见到逸郡王身边站着的穿着一袭锦袍的男子,将面上的银色面具摘下来,露出那张俊美绝伦,天妒人怨,人神共愤的脸来,

    他丰姿奇秀,宛如一块无瑕玉石精致琢而成。

    就那么看着,左右相脑中迸出无数用来赞美的词。

    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

    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

    这些都是古诗中对历朝历代那些绝世男子的描写,可用在眼前之人身上,只觉得无力,因为实在难述之万一。

    可这张脸,他们再熟悉不过了,是大皇子啊!

    大皇子还活着!

    左相更多的是震惊,而右相则是喜悦。

    大皇子还活着,他还活着!

    他连忙站起来,然后见礼道,“臣给大皇子请安。”

    后面那些大臣哭的正起劲呢,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一个个脸上的哀恸尽去,换上震惊的神情,一脸不敢置信。

    大皇子还活着?!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他戴着面具回来,大家还真没想到他会是大皇子,只当他是楚大少爷了。

    大皇子活着,那棺椁是空的,还是有人死了?

    能让大皇子和逸郡王一起护送棺椁回京,里面要是有人,其身份必定非比寻常啊。

    至于是谁,大家很好奇,但是他们更好奇朝堂上的风云变化。

    没瞧见安郡王和二皇子的脸么,那叫一个青红紫轮换了变,要是眼睛再瞪大半分,眼珠子都能掉出来了。

    满朝文武都认定大皇子死了,皇后还悲痛吐血晕倒,就连皇上都扶持二皇子,给他造势,让他能跟安郡王一争高下,谁想大皇子竟然回来了,瞧样子还好发无损。

    安郡王和二皇子站在一旁,死死的盯着大皇子的脸,那眼神犀利,像是鹰隼看中了猎物,要伸出利爪一般。

    大皇子神情微动,但是一旁的逸郡王就显的心虚了。

    那样子,像是很怕安郡王和二皇子多看大皇子几眼,就看出破绽来一般,甚至紧张的额头都冒冷汗了。

    安郡王看了逸郡王两眼,又瞥着大皇子,见他额头光洁,没有丝毫胆怯,他就冷笑了。

    果然是戴了人皮面具,连逸郡王都怕露陷,他还能气定神闲。

    他派了那么多暗卫去杀大皇子,还有当日镇南侯府前浑身是血的暗卫,大皇子肯定出事了。

    就算没死,也不可能这样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安郡王瞥了二皇子一眼,两人到底兄弟多年,就算最近为了皇储之位闹掰了,可多年的默契还在呢。

    且不说他相信安郡王的手段,其实,二皇子根本就不希望大皇子还活着,他能有今日风光,全是建立在大皇子死了的基础上,大皇子要是活着,那他恢复原样都是好的了,谁让他和安郡王闹掰了,一次背叛终身不用。

    那种前一刻,还觉得前途无限光明,皇位在朝他招手,下一刻却坠入地狱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无法呼吸。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不然他会疯的。

    这不,两人毫无征兆的朝大皇子出手了。

    在满朝文武还没反应过来时,大皇子一脚将安郡王和二皇子踹飞了。

    那姿势,是那么的熟悉。

    如果地上还有一坨牛粪的话,就更熟悉了。

    安郡王和二皇子砸在看热闹的人身上,很快稳住心神,冷眼看着马背上的大皇子,“你到底是谁?!大皇子没有你这么高的功力!”

    逸郡王骑马上前两步,他双手捂着肚子,笑的前俯后仰,他就知道他们怀疑大皇子是假的,所以故作害怕的神情,引他们上钩,没想到一向镇定的安郡王也有这么莽撞的时候。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质疑大皇子是假的,他凭什么质疑啊?

    “安郡王和二皇子像是认定大皇子已经死了,眼前的大皇子是人假扮的似地,难道大皇子离京,几次遭遇刺杀,险些丧命,是你们指使人干的?”逸郡王冷声问道。

    到这时,安郡王才回过神来,他是中计了。

    他拳头攒紧,骨头发出嘎吱响声,他瞥了逸郡王道,“我和大皇子认识十几年,他是不是大皇子,我心里清楚,皇室血脉,岂容他人混淆?!”

    安郡王在给他贸然出手做解释,他是为了以防有人易容成大皇子,混淆皇室血统,才出手验证的。

    然而,这解释在逸郡王眼里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你认识大皇子十几年了,本郡王认识的时间比你短几天?本郡王和大皇子勾肩搭背的时候,你只有远远观望的份,论对大皇子的熟悉,本郡王甩你几条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