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无耻(一更)

第二百八十三章 无耻(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现在看见他,就有一股想抽他想掐死他的冲动了。【ㄨ】

    她想找个地方吹吹凉风,冷静一下。

    他倒好,非得跟条尾巴似地跟着她。

    就他现在这样,顶着一张大皇子的脸,从她闺阁中走出去,还不知道要吓坏多少丫鬟婆子,这是存心要羞的她钻地洞吗?

    他还要去跟侯府长辈解释当日他为什么丢下花轿忽然离开,他是巴不得大家都知道他楚大少爷诈死,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大皇子吧?!

    纵然皇上知道楚大少爷和大皇子是双生子,可双生皇子,于国法不容,她倒是想知道被太后压制的死死的皇上,能有什么办法力排众议来包庇他!

    看着清韵清澈明净的双眸,闪着愤怒的火苗,就像是冰天雪地里,一缕焰火,温暖人心。

    这些天,他和逸郡王护送棺椁回京,走的并不快,但是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疲惫。

    那不是身体疲惫,是心。

    他比谁都清楚,一旦他恢复大皇子的身份,要面临的不仅仅是争夺储君之位,还有两道赐婚的圣旨和他对清韵的承诺。

    他说过此生有她足矣,绝不纳妾。

    他是楚大少爷时说这话,大家会说他惧内,亦或者是痴情。

    可他要是夺得储君之位,甚至将来成了皇帝,后宫仅她一人,只怕满朝文武都会跪在议政殿请他以江山社稷为重,为大锦朝开枝散叶。

    比起夺储的艰辛,违背承诺,有负清韵,更叫他头疼。

    不管他是楚大少爷还是大皇子,他始终是他,他得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他还记得逸郡王回京路上,说过的话,“你和沐三姑娘联姻,是因为江老太傅和老侯爷重信守诺的缘故。你要是违背承诺,是打他们的脸,确实说不过去,况且。沐三姑娘还与你有救命之恩,让你背弃她,做忘恩负义的事,你肯定做不到,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一般满朝文武奏请皇上广纳后宫,是因为皇上子嗣单薄,只要沐三姑娘将来多生几个儿子,就能把他们的嘴给堵住了,据我所知,咱们大锦朝最能生的女人生了十二个儿子,一个人抵的上整个后宫了,甚至比整个后宫女人加起来还要厉害,像前朝惠文帝后宫三千,也才生了三个儿子啊。还一个比一个蠢,生生把江山给玩没了,差距啊……。”

    “生那么多儿子,照顾的过来吗?”当时,卫风问道。

    逸郡王摇头,“照顾的过来才怪,又不是富贵人家,最后饿死了四个,那妇人的男人跟隔壁的寡妇好上了。”

    卫风,“……。”

    逸郡王也察觉这举例不大好。他轻咳两声道,“这个例子是不大好,问题出在那男人身上,不努力上进。却跟人家寡妇勾搭,道德沦丧,应该拖出去喂狗,不过重要的是女人能生,我还知道一个例子,那个女人也是特能生。一口气生了九个女儿,个个人比花娇……。”

    “然后呢?”卫风继续问道。

    逸郡王又咳了一声,“那家老爷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纳妾了……。”

    卫风,“……。”

    “不过一口气生九个女儿亦或者十二个儿子的总归比较少,太倒霉的太倒霉,太幸运的又太幸运了,一般人都不会这样,”逸郡王讪笑道。

    为毛举的例子最后都纳妾了。

    逸郡王一苦恼,就不耐烦道,“管那么多做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家爷现在身上的毒都还没清除干净,行房即死,你们这些个做属下的不要想太多,这不是瞎操心吗?”

    明明说起生孩子的是他好么!

    楚北在走神,清韵越加生气了,扯着嗓子,再一次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声音忽然袭来,将楚北从思绪中惊醒,他下意识道,“生儿子……。”

    才说了三个字,就听清韵骂道,“无耻!”

    本来清韵就很恼火,现在更是羞愤交加,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情想些乱七八糟的事,他是不是不把她气死就不罢休?!

    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昏了头,她竟然笑了。

    楚北也知道他说错话了,他抬头就瞧见清韵眸底一抹狡黠的笑忽然而逝。

    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清韵要算计他了?

    他抬眸望着清韵,只见她明媚的双眸,夹带着妩媚笑意,修长的睫羽轻轻颤抖,带着无限的诱惑,那娇艳欲滴的唇瓣,就跟水洗的樱桃,泛着诱人的光泽,像是在说: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楚北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这女人对他很了解,他身上的毒没解,行房即死,可是动情的话,虽然不会死,但也会很难受。

    越动情,越疼痛难忍。

    这也是为什么,他和清韵认识这么久,除了没事闯人家香闺,却不曾半点越矩的原因。

    可是她未免太小看他了,他难道连这么点定力都没有吗?

    楚北很自信,他嘴角上扬,漆黑的眸底闪耀着琉璃般璀璨光芒,仿佛能摄人心魄。

    清韵心神一晃,差点破功,但心底的气也更大了。

    先是无赖,而后无耻,现在还挑衅她?

    不给他点教训,他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清韵迈步上前,轻抬皓腕,抚在他胸口处,缓缓转悠着指尖,用一种轻柔如湖畔柳絮的声音道,“不是说生孩子吗,站着怎么生?”

    声音弱的,卫驰站在一旁都没听见。

    但眼前这一幕,太那啥了,非礼勿视啊。

    卫驰想转身离开,可是他担心某男会把持不住,毕竟清韵先骂他无耻,而后态度逆转,前后判若两人,太不寻常了。

    加上楚北身上毒素未清,行房即死,他得看着点才行啊。

    左右他们也忘记他还在屋子里,那他就站着好了,但……还是不忍直视啊。

    清韵尽全力撩拨楚北,除了某两个瞬间,楚北忽然有些粗重外,他神情依旧,脸上还写着:就这样?

    清韵差点气出内伤来。

    “这样是不够的,”楚北笑道。

    清韵忍着心底怒气,眼神都泛着笑意道,“怎么不够了?”

    楚北抬手,勾起清韵的下颚,让她望着他,道,“你还没有领会到美人计的精髓。”

    哪有人美人计就在胸前乱摸,除了画圈圈,还是画圈圈的,再就是扯下他的腰带就没了?

    清韵笑了,笑容灿烂,声音酥软道,“你以为我在用美人计啊?”

    “难道不是吗?”楚北看着她道。

    清韵摇头,很明确的告诉他道,“不是,我用的是苦肉计。”

    卫驰,“……。”

    要不是他学过兵法,真的要被三姑娘给打败的,这明摆着是美人计,怎么就成苦肉计了?

    正想着呢,就见清韵手一抬,一根银针泛着冰冷光芒。

    卫驰还未回过神来,就被清韵扎了下去。

    当时,清韵侧着身子,头朝前,和楚北说话,一只手还摸着他的胸,另外一只手,明明也在摸着楚北的,可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银针。

    猝不及防之下,楚北中招了。

    他站在那里动弹不了,起先还能说话,可是清韵又给他扎了一针,他只能干瞪眼了。

    清韵走到他跟前,呲牙笑道,“定力不错啊,可你太小瞧我了,安定侯之所以会封侯,靠的是赫赫战功,我也算是出自将门世家了,兵法也学了几个,我现在就让你瞧瞧什么是苦肉计。”

    卫驰站在一旁,也是一头雾水。

    直到他瞧见清韵把丫鬟拿来清扫灰尘的鸡毛掸子拿来,他忽然懂了。

    苦肉计……爷一身的肉要受苦了。

    清韵手拿着鸡毛掸子,望着楚北,笑的清冽出尘,“我要是打疼你了,你一定要记得叫啊,那样我会更用力,让你叫的更大声的。”

    楚北,“……。”

    这女人,能有一次按常理出牌的吗?

    她不会真打他吧?

    很快,楚北就不会问了,因为清韵打了。

    边打边骂,“让你耍无聊!”

    “让你无耻不要脸!”

    卫驰,“……。”

    卫驰站在一旁,彻底凌乱了。

    从来只见过杀鸡儆猴,还没见过杀猴儆鸡的啊。

    三姑娘,你倒是悠着点啊,你知不知道杖打皇子是什么罪名啊,虽然习武之人,不怕挨几棍子,但古往今来,都是夫为妻纲,哪有嫡妻杖打夫婿的,这不翻天了吗?

    卫驰伸手要阻拦清韵。

    结果手刚抬起来,喊了一声三姑娘,清韵一转身,“啪”一鸡毛掸子直接打在了卫驰手背上,“喊什么喊,你也想挨打吗?当日我出嫁没看好老黄历,你们今儿出门也没看老黄历吗?”

    果然三姑娘还是因为那日的事生气,想到那天的狂风乱作,抬花轿的小厮被风沙眯眼,将花轿抬的东倒西歪,三姑娘坐在花轿里,受了不少苦。

    她这要爷感同身受呢。

    只是,“把六月初六改到六月初八是慧净大师的主意啊,与爷无关。”

    清韵眼睛一眯,瞥了卫驰,皮笑肉不笑道,“你的意思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不该打你家爷,应该去抽慧净大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