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上药(二更)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上药(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驰头皮一紧,连忙道,“慧净大师也是一番好意。”

    要是三姑娘真的六月初六嫁给爷,她现在已经是楚家大少奶奶了,爷从楚大少爷跃身一变成了大皇子,那他们岂不是从夫妻变成了表弟和表嫂的关系了?

    现在虽然三姑娘还是圣旨赐婚给楚大少爷,可好歹是未嫁之身,尤其是她出嫁之时还狂风乱作,楚大少爷当众抛下花轿离开,说她和楚大少爷命中无缘,大家都相信啊。

    以此为由,让皇上解除婚约,完全有可能。

    慧净大师算是帮了爷和三姑娘一个大忙了,人人都敬仰他,怎么能抽他呢?

    屋外,青莺和喜鹊守在门前,频频往屋内张望。

    喜鹊有些不安道,“真的不用进屋吗?”

    屋子隔音很差,加上清韵说话声又很大,两丫鬟听得清楚着呢,守门是担心别的丫鬟靠近。

    青莺坐在那里,她绣着荷包,道,“你别管那么多,你要很闲,就帮我添两针。”

    只要楚大少爷还活着,她就放心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成了大皇子,可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再说了,方才姑娘和她们都吓坏了,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不先告诉姑娘一声呢,被姑娘打也是活该。

    再再说了,她还听姑娘说过一句打是亲骂是爱呢,还有古话说的,床头打架床尾和。

    多说多错,不说不错,卫驰劝不了清韵,又不敢把鸡毛掸子抢走,更没胆子留下来欣赏爷挨打的情形,只能纵身一跃,怎么进屋怎么走了。

    屋子里,只留下清韵和楚北。

    轰走了卫驰,清韵打算好好的折磨下楚北,让他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让他知道不信任她是怎么样的下场。

    可是一回头,就见楚北笑看着她。

    清韵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见到楚北眸底的笑,清韵就火大。手里的鸡毛掸子又举起来了,“你还笑!”

    楚北眸光上移,清韵随着他往上看,后知后觉的发现脑袋上顶了根鸡毛。

    清韵脸大窘,磨牙道。“不许笑!”

    话还没说完,只见楚北眉头一皱,身子一闪,就到清韵跟前了。

    清韵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揽在了怀里。

    清韵快哭了,她就说哪里不对劲,卫驰是站在楚北身后的,她和卫驰说话,应该和楚北背对背才对,可是她转身。就见到楚北对他笑,她的银针压根就没定住他,那她打了他那几下……

    正想着呢,就听到耳畔有利箭破空声,随即砰的两声传来。

    博古架上一只上等的红玉花瓶炸开了,碎片四溅。

    清韵被这一幕吓住了。

    等她回过神来时,只听院子里有打斗声传来。

    不过很快,打斗声就没了。

    楚北把清韵抱在怀里,他眼睛从一地的碎片落到一高几上的百合花上。

    原本该洁白无瑕的百合花,此刻已经枯萎。漆黑一片,半点也看不出它原来的容貌。

    清韵倒抽了一口气。

    这毒性之猛烈,哪怕沾上半点,也会没命。

    卫风进屋来。请罪道,“属下无能,让那小丫鬟咬舌自尽了。”

    “小丫鬟?”听卫风说刺客是个小丫鬟,清韵眉头一沉。

    卫风点头,“是个小丫鬟,方才还听青莺喊她枣儿。【ㄨ】”

    清韵心沉了沉。

    枣儿是大夫人给她挑的陪嫁小丫鬟。进泠雪苑时间不久,但很引人注意,因为她手脚麻溜,喜欢干活,不论谁有事要她帮忙,她从不推辞,甚至还会和人抢活干,泠雪苑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她。

    却没想到这样一个她都打算用心扶持的小丫鬟,竟然身怀武艺,还要杀她?!

    清韵觉得背脊发凉,一直以来,卫驰都是在屋后守着她,却没想到青天白日,前院射来猝了剧毒的暗箭。

    她更没想到这样一个危险的丫鬟,她还很欣赏。

    可是,她有一个疑问,之前丫鬟有那么多机会能杀她,为何要等到今天?

    清韵抬眸看着楚北,“她是要杀你?”

    枣儿是别人派来的卧底,目的不在她,应该在镇南侯府,那谁派来的,不言而喻,不是兴国公府,就该是安郡王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楚大少爷会死,大皇子会安然无恙的活着。

    她嫁进镇南侯府是没希望了,可大皇子却是让她主子头疼的人。

    杀了大皇子,不仅能让安郡王没了心头大患,还能让江老太傅和镇南侯彻底反目。

    就算江老太傅扶持二皇子,镇南侯府也不可能支持二皇子了。

    这一招,可谓是釜底抽薪。

    她就说了,离楚北越近,麻烦就越多,果不其然吧。

    正想着呢,就听耳畔传来楚北的醇厚的说话声,“你不打算给我上点药吗?”

    清韵望着他,“上药?”

    楚北的眸光落到鸡毛掸子上。

    清韵脸微微红,他根本就没有被她的银针扎住好不好!

    更何况,鸡毛掸子打人,就算再用力,又能重到哪里去,还上药?

    果然做了大皇子,人都娇贵了吗?

    “嗯?”楚北望着清韵道。

    清韵没好气道,“连银针都扎不透,皮厚成这样,还需要用药吗?”

    楚北,“……。”

    “我身上穿了金丝软甲,但是腿上可没有,”楚北抚额道。

    上回他匆忙离京,外祖父知道大皇子出事了,怕他也遭遇不测,把从不离身的金丝软甲脱下来,让逸郡王带给他。

    他今儿原打算还给外祖父的,外祖父没要,只道,“你穿着吧,我和你舅舅多少也安心些。”

    今天要不是这金丝软甲,他和清韵必死无疑。

    清韵推他离开道,“你快走吧,我这泠雪苑还不知道有多少奸细,你留在这里不安全,对了,光有金丝软甲还不够,回头再弄条金丝软裤穿。”

    楚北听得失笑。

    金丝软甲可不是菜市场上的菜,随随便便就能买到,就他身上这件,还是舅舅在战场上,从北晋威远大将军的儿子身上脱下来孝敬外祖父的,当年北晋要求给端敏公主做陪嫁,外祖父都没给,他现在穿在身上,都心愧不安。

    楚北站着不动,清韵那点力气,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够瞧。

    他来泠雪苑,是让清韵消气的,这会儿清韵气像是消了不少,倒是丫鬟的洪福了,但该解释的不能少。

    “我还有几句话,说完再走不迟,”他声音柔和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