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活着

第二百八十五章 活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楚北这样放低姿态,再加上之前他明明没有被银针扎中,还任由她打了几下,还救了她一命。

    虽然枣儿目的是杀他,她只是被殃及,但是被救却是事实。

    清韵再大的怒气,这会儿也消了大半了。

    余下的怒意,只针对楚北那张俊美绝伦到人神共愤的脸,清韵多瞧两眼,有一种想扑过去把他抓花的冲动,一个大男人,长的这么招摇做什么?

    “说吧,说完赶紧走,”清韵嗡了声音道。

    卫风、卫驰很识时务的跳窗离开。

    青莺和喜鹊互望一眼,也默默的退出了屋外。

    等他们都走了,清韵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茶盏盖掀着,就像是一个香炉,云烟缭绕,一缕茶香,沁人心脾。

    楚北在清韵对面坐了下来,他道,“我想以你的聪慧,就算猜不中全部,至少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清韵瞥了他一眼,很想说你不用奉承我,你就是说一箩筐的好话也改变不了你们主仆一行人不信任我的事实,何况还只夸了一句,二十四个字。

    清韵没说话,楚北继续道,“在皇室,双生子是大忌,出生之时,必定要去掉一个,母后舍不得我们任何一人,以死相逼,才逼的皇上答应把二弟送出宫,只是当时产房外,众人都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啼哭声,不得已,才把舅舅才出生的嫡长女抱进宫,也就是和亲北晋的端敏公主。”

    当时,伺候皇后生产的宫女太监还有太医、稳婆,凡是知道双生子消息的,都被秘密处决了,一个不留。

    只留下几个不能杀的知情人。

    “在我八岁以前,我并不知道我还有个孪生弟弟,是逸郡王发现的……。”

    虽然他是大皇子,镇南侯府是他外祖家,但是他几乎没有出过皇宫。即便镇南侯过寿,皇上准许皇后出宫给镇南侯祝寿,她可以带端敏公主出宫,但从不带他。

    就像楚北在镇南侯府。侯府给他建了一个超大的住处,有不少丫鬟小厮陪他玩,但也不许他踏出院门一步。

    有一回,献老王爷带他去镇南侯府玩,他从小就调皮。喜欢东躲西藏,这不无意中闯进了楚北住的院子。

    当时,他看着楚北,一脸诧异道,“大皇子,你怎么在这里?”

    当时的小楚北望着他,一脸陌生道,“你是谁?”

    “我是谁?我们昨天才见过,你就不认得我了?”小逸郡王很不高兴,他长的这么英俊。隔三差五就见到的人,居然说不认得他,傻了吧?

    “我昨天没见过你,”小楚北很认真道。

    当时,有人四处找小逸郡王,他嫌烦,也没搭理小楚北,就赶紧跑了。

    过了几天,他又被献老王爷带进了宫。

    他远远的瞧见大皇子,想到上回在镇南侯府。人家说不认识他,他决定也不认识大皇子了。

    这不,他昂着脖子往前走。

    大皇子就那么看着他走过来,见他望着他。小逸郡王还很不要脸的哼了鼻子道,“看什么看,我不认识你,再看,小心我揍你!”

    大皇子皱着小眉头看着他,“你打不过我。”

    一句话。直接把逸郡王给惹毛了,当时就撸衣袖了,“谁打不过你了?!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说着就冲了过来,大皇子看着他,道,“你说不认识我,那这一回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逸郡王顿时停手了,一脸古怪的看着他,“是你先说不认识我的!”

    “我没说过!”大皇子否认道。

    “你说过!”

    “没说过!”

    “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岂能当做是放屁?!”

    “我没说过就是没说过!你说,我什么时候说的?”

    “四天前,在镇南侯府说的!那天你穿着天蓝色衣裳,在玩木剑!”

    “我没去过镇南侯府!”

    “你还骗我!”小逸郡王有些生气了。

    “我没骗你!”大皇子也生气了。

    “谁骗人谁是小狗!”

    “行,谁骗人谁是小狗!”

    小逸郡王看着大皇子,歪着脑袋道,“你真的没去过镇南侯府?”

    大皇子不愿意搭理他了,转身便走。

    小逸郡王粘了上去,追问道,“你没去过镇南侯府,可那天我在镇南侯府看见一个跟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真的,你没看错?”大皇子有些不信。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跟他长一模一样呢。

    小逸郡王又不高兴了,“真的一模一样,不信,哪一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任是谁听说还有一个人跟他长一模一样,都会按捺不住想去看看。

    当天,两人就偷溜出了宫,跑镇南侯府去了。

    逸郡王认得路,大皇子见到了小楚北。

    四目相对,除了衣裳不同之外,其他就跟照镜子一样。

    两人都惊呆了。

    除此之外,还有伺候小楚北的丫鬟小厮们,也都惊呆了,居然有两个大少爷?

    小孩子,玩性大,他们就在院子里玩起来。

    楚大老爷来教小楚北武艺,见大皇子也在,当即心就咯噔一下跳了,他让人守住院门,回去找镇南侯。

    那天,他们三个人被带进书房。

    镇南侯很认真的告诉他们三个人,有人跟大皇子长一模一样的事不得泄露半句,尤其是逸郡王,这事便是连献老王爷都不能说。

    小逸郡王歪着脑袋问,“为什么不能告诉祖父,多好玩啊,我还想让祖父帮我找找,看有没有人跟我长一样。”

    要是换成另外一个人知道这事,镇南侯估计都动杀念了,可那是逸郡王,献王府的独苗,纵然他将这事抖了出去,他也不能动他分毫。

    他摸着逸郡王的脑袋道,“这事让你祖父知道了。他们会死。”

    小逸郡王当时吓住了,世家少爷,很小就明白什么是死,他点头保证道。“我保证不说出去,但我可以找他们玩吗?”

    镇南侯点头,“玩可以。”

    但从那天起,小楚北就终日不离面具了,身边多了几个武功高强的暗卫。寸步不离的守着他,除了戴面具,他可以出府玩,可以和府里其他少爷姑娘们一起上学,甚至偶尔,还准许他进宫给皇上和皇后请安。

    这些,别人能做的事,他们都能做。

    唯一不许的,就是掉转身份,若是发现了。家规伺候。

    镇南侯严厉起来,没几个不怕的,是以你装我,我扮你的事,小楚北和小大皇子从没玩过,虽然他们一直想玩。

    转眼四年过去。

    十二岁那年,朝廷为立储一事纷争不休。

    那一年,大皇子身中奇毒,太医说他体内毒素难解,命不久矣。

    那一年。小楚北摘下面具进了宫成了大皇子,大皇子戴上面具,进了镇南侯府,成为了楚大少爷。

    大皇子住进锦墨居。镇南侯怕他被人打扰,或者发现端倪,再加上他身上有毒,安排他在锦墨居养病。

    怕他孤独,安排了卫风、卫驰等十名年纪相仿的暗卫陪他玩,逸郡王也会来。

    身上的毒。折磨了他整整六年。

    他很少出府,有时候实在想父皇母后了,才会进宫,但是一年里,也不会超过四回。

    如果当初,不是好奇楚大太太给他定亲,他估计会在锦墨居整日喝那些苦兮兮到让他麻木的药,直到毒发身亡。

    以前做大皇子的时候,就没少和安郡王和二皇子他们闹矛盾。

    后来搬去了镇南侯府,倒是清闲了,除了毒发,就是看书,再不就是看卫风他们练武功。

    楚北回想起以前,尤其是他知道还有一个孪生兄弟时,他有多高兴,每日就想着怎么在父皇和母后那里软磨硬泡,可以准许他出宫。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楚北的说话声。

    清韵从听到皇后以死相逼,皇上心软,不由得惊诧。

    皇上应该知道,双生子是皇家禁忌,他身为一国之主,居然准许臣子偷梁换柱,这对皇后也算是宠溺入骨了吧?

    可皇上和皇后成亲以来,将近二十年,只在初一十五以及那些规定应该陪同皇后的日子才睡在长信宫,根本和宠溺两个字八竿子打不着。

    不过当初在宣王府,皇后吐血晕倒,皇上心急如焚的模样,清韵还历历在目。

    这一切只能用三个字来解释:有问题。

    等楚北说完,清韵望着他道,“你才是真正的大皇子,虽然只比大皇子大半刻钟,但大一分钟也是大,知道你身上的毒能解了,你为什么没做回大皇子?”

    楚北的手段,清韵见识过好几回,做事深谋远虑,滴水不漏。

    这样的人,不做帝王浪费人才啊。

    清韵问完,想到什么,脸微微红了。

    她记得她在宣王府桃林里见到大皇子时,他说过的话。

    “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比江山还要重要?”

    “比你还美的?”当时她这么回答,见他不高兴,立马转口问道,“这世上,有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吗?”

    大皇子小了,“你遇到过,但是没见过。”

    当时,她还很无语,因为在她眼里,遇到和见到是一个意思。

    也就是说,楚北不做大皇子是因为她了?

    清韵觉得是她自作多情了。

    果不其然,楚北笑道,“我虽然是大皇子,但我也只比他大半刻钟,中毒时,就让他进宫顶替我,毒解了,就让他放弃皇子身份出宫戴着面具过一辈子,对他太不公平。”

    清韵惊愕,随即笑道,“所以你想换一张脸?”

    楚北轻点了下头。

    清韵挑眉道,“可大皇子给我的感觉,他对皇位也不甚在意。”

    好像对楚北爱美人不爱江山,有些怨言的样子。

    楚北盯着桌子上的茶盏,道,“他和端敏公主兄妹情深,端敏公主为了大锦和北晋联姻,他觉得皇家薄情,他不喜欢皇家,唯一想做皇帝的动力,只是想踏平北晋,迎回端敏公主。”

    端敏公主和亲还不满三年。

    当年,镇南侯同意让她和亲,实属无奈,只能算她命苦,遇到大锦百年难遇的天灾。

    北边干旱,南边水灾,再伴随着瘟疫,那一年,大锦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过了三年,才勉强恢复。

    当时,北晋和南楚对大锦虎视眈眈,纵然大锦有精兵良将,可俗话说的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草,还怎么打仗?

    如果没头没脑的硬碰硬,只会一败涂地。

    大锦在逼不得已下,选择了和亲。

    这是大锦朝的耻辱。

    更是镇南侯府的耻辱。

    身为大将军,却让公主去和亲,尤其那个公主还是镇南侯府的亲孙女。

    “唯一做皇帝的动力?是不是意味着,有人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他可以放弃皇位?”清韵无语道。

    他们两兄弟是要把安郡王和二皇子活活气死吗?

    人家争的头破血流,他们还不稀罕。

    她怎么都觉得想抽他们了?

    楚北笑了,笑声醇厚如酒,“踏平北晋,以前我不要皇位,也会帮他。”

    “现在,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楚北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冷冽。

    那神情,看得清韵都心酸。

    大皇子死了,他未完成的心愿,只能他代为完成了。

    正想着呢,忽然哐当一声传来。

    蓦然抬眸,只见一盏茶掉在在桌子上,茶水四溢。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楚北左手颤抖,疼的弯曲。

    清韵听得一怔,连忙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楚北神情很奇怪,至少在清韵看来,太奇怪了,因为他在笑。

    手都颤抖成这样了,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清韵起身,要帮楚北把脉。

    楚北望着清韵,说了四个字,“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清韵又是一怔,“大皇子还活着?”

    楚北摇头,“我确定他还活着!”

    已经连续三天了,每天到固定时辰,他身体各处穴位会不期然疼,像是被针扎一般,尤其是手指,有时候莫名其妙的疼的揪心。

    和上回他忽然内伤一样,来的莫名其妙。

    这世上,只有他有事,他才会感同身受。

    清韵抚额了,“既然大皇子还活着,那你还把楚大少爷的棺椁送回京?”

    他做回大皇子就算了,还让世人以为楚大少爷死了,以后大皇子回来,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算了,他以后是要做帝王的人。

    当皇帝的,除了皇位不能随便给人之外,封王封侯还不是随他心情的事,是不是楚大少爷并不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