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倒霉

第二百八十六章 倒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就算现在将楚大少爷下葬了,将来楚大少爷回来,只要告知一声,说当年找人,找错了尸体,谁又能说什么呢?

    不过是背地里笑话镇南侯府两句,到底是镇南侯府的家务事,谁管的着?

    指不定满朝文武还得跟镇南侯府道贺,毕竟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这些事都好说,只是她呢?

    她可是楚大少爷未过门的嫡妻啊,还是圣旨赐婚的。

    大锦朝不乏有定了亲的,男方死后,女方守节到死,而且女方极有可能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她守节的男人是何模样,这样扭曲人性的事,在古代是好事,是人人称颂的贞洁烈女。

    何况她是圣旨赐婚,楚大少爷还对她痴心一片,甘愿为她此生不再纳妾。

    她岂能没良心的另嫁他人?

    她为楚大少爷守节是应该的好么!

    正想着呢,就感觉到手被人握紧,有轻微的疼,耳畔有说话声传来,“圣旨赐婚,楚大少爷一日不死,你就注定是楚家大少奶奶,我也不确定暗卫什么时候能找到他,他伤的如何,但我只知道,不论我身份是谁,我只愿意娶你!”

    声音温和中透着霸道,像是一团火焰,灼烧着清韵的心。

    她心跳的很快,像是有一只小鹿在里面乱撞,她的脸红如霞,连耳根子都从羊脂玉变成了血玉了。

    楚北还从未见过清韵这样娇羞过,那含羞带嗔的模样,看的他心中一动。

    然后,他就面带痛色了。

    清韵发现了,然后脸更红了,在心底骂了一声无耻,然后道,“你一个月未解身上的毒了?”

    楚北轻点了下头,他确实有一个月没有解毒了。

    清韵给的医治办法,非一般的大夫敢试。就连当初钱太医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算是勉强一试,饶是他,被打岔。都能出错,寻常大夫,又怎么敢让他们医治呢,况且他出京,是为了找人。哪有心情管身上的毒?

    清韵伸手,要帮楚北把脉,外面却传来一阵敲门声。

    清韵手都碰到楚北的手腕了,最终收了回来,转头往珠帘处望去。

    青莺推门进来,道,“姑娘,老夫人让你去春晖院一趟。”

    清韵轻点了下头,又转身看着楚北。

    窗外,卫风跳窗进来。道,“爷,你该进宫了。”

    爷回京,只在镇南侯府待了两刻钟,便赶不及来见三姑娘,却没想到,挨了好几下鸡毛掸子,好在三姑娘怒气全消了,不然他都替爷觉得委屈了。

    清韵去了春晖院,楚北和卫风跳窗走了。临走之前说,他会再派一个暗卫在前院守着清韵,以防意外。

    出了泠雪苑,路过花园。

    在一个岔路口。清韵和沐清柔狭路相逢。

    沐清柔今儿穿着一身蜜荷色花素绫裙裳,头上戴着五彩翡翠簪,容妆精细,婀娜动人。

    她很爱美,尤其是被皇上赐婚给二皇子之后,在容妆上。就更细致了。

    只是美则美矣,只是眼神太破坏美感了。

    哪有一个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把讥讽放在眼里,嘴角的笑带着嘲弄,而且出口伤人的?

    “本来觉得我够倒霉的了,没想到三姐姐你比我更倒霉呢,我就算将来做不成皇后,好歹也是个王妃,三姐姐你可就……。”

    说到这里,她就停了。

    明明幸灾乐祸,心底乐开了花,还非得做出一副我很同情你的样子。

    想到周梓婷不过说了两句话,她就以为她是在笑话她,将她一把推进花丛,导致手被划伤,如今看来,她哪里还有半分恼火的样子?

    都说安慰一个伤心的人,你就哭的比她更伤心。

    她倒好,她都还没哭呢,她就觉得她悲痛欲绝,然后心情好了?

    这样自我安慰的本事,倒是叫她羡慕了。

    清韵望着沐清柔,笑道,“你伤了梓婷表姐的手,她找我要了一瓶子祛伤疤的药膏,记得给我。”

    沐清柔脸色一变,“她找你要的药膏,凭什么我给钱?!”

    她声音很大,几乎暴跳如雷。

    清韵嘴角牵起一抹冷笑,“凭什么?就凭我当日被你从背后推了一下,伤了染堂姐,赔偿了两万两银子!”

    她伤了人,还是被她推的,都需要赔偿。

    她当着丫鬟的面,伤了周梓婷,就能没事?

    一瓶子药膏,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就算送给周梓婷,她也丝毫不觉得心疼。

    可便宜沐清柔,一个没事找茬,恨不得她倒霉死了的人,她可就不甘心了。

    沐清柔气炸了,她知道这事她不占理,她当时气坏了,才会忍不住推开周梓婷,也是她倒霉,划伤了手背,可要她赔偿,她怎么可能会赔呢,她没钱好不好!

    “是她嘴欠在先!”沐清柔咬了牙道。

    青莺站在清韵身后,听了沐清柔的话,忍不住撇了撇嘴。

    要说嘴欠,表姑娘比她可差远了好么,就许她嘴欠了,人家表姑娘说两句就不许了?

    况且表姑娘说的那两句还算中肯,并没有讥讽嘲弄的意思,她就火冒三丈了,就方才,她说的那些话,要换成姑娘是她,指不定都把她嘴给打肿了。

    沐清柔的强词夺理,清韵根本不愿搭理,她冷冷一笑,“是不是嘴欠,祖母只有评断。”

    周梓婷没有去找老夫人,而是先来找她,不是因为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是手上的伤疤能不能复原对她来说比讨回公道更重要。

    沐清柔不是好惹的,周梓婷更不是什么软柿子。

    这事还有的算呢。

    见沐清柔生气,清韵不想再和她争辩,要迈步往前走。

    沐清柔暗暗攒紧拳头,竟然快两步,抢先走了。

    清韵无语,又不是赶着去投胎,用的着抢先一步吗?

    尤其沐清柔走了几步后,丫鬟提醒她,她并不是要去春晖院。她又折返了回来,还狠狠的瞪了清韵一眼,好像是清韵连累她走错了路似地。

    奇葩!

    对此,清韵只有这两个奉上。

    迈进春晖院。进了正堂。

    饶过梅兰竹菊四扇屏风,清韵就将屋子里的情形一览无余。

    老夫人和侯爷坐在罗汉榻上,大夫人坐在侯爷的右下手,她对面坐着的是以前的秋姨娘,现在的二夫人。

    她打扮得体。坐在那里,周身蒙着一层淡雅脱俗的气质,比大夫人要可亲的多。

    见她进来,二夫人脸色温和,眸带怜惜。

    清韵上前,挨个的请安,然后问道,“祖母唤我来,可是为了丫鬟的事?”

    老夫人在心底一叹,看清韵的眼神越发慈蔼。满含怜惜。

    她这孙女从小就命苦,才出生就没了娘,侯爷娶了大夫人,虽说他最疼爱的还是清韵,加上江老太傅位高权重,大夫人不敢在明面上亏待她,可也只是明面上,后来江家被贬……那两年清韵受了多少苦,她想起来,都懊悔不已。

    好不容易定了亲。虽然楚大少爷身份有瑕疵,身上还有毒,到底人还活着,加上镇南侯很喜欢清韵。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谁想出嫁之日,却遭遇狂风,花轿都抬到镇南侯府门前了,愣是没嫁成给抬了回来。

    这些都没事,毕竟楚大少爷是匆忙离京,大家也知道是因为急事不得不离开。并非是不愿意娶清韵。

    好不容易把楚大少爷盼了回来,却在京都城门前,成了大皇子假扮的,那躺在冰冷棺材里的才是镇南侯府楚大少爷。

    之前传闻说大皇子出事了,她们还同情和大皇子定了亲的右相府周二姑娘,谁想到最后……

    镇南侯府几次三番的救清韵,现在楚大少爷死了,镇南侯府的暗卫还在刺客暗箭下救了清韵,这份恩情,侯府该怎么还?

    又是一声叹息。

    老夫人望着清韵道,“侯府不少丫鬟都是从人牙子手里买挑来的,要是有心之人要扮成丫鬟混进来,还真的防不胜防,上回给你陪嫁添置的丫鬟,也不知道还没有刺客,都打发去庄子上吧。”

    打发那些丫鬟去庄子上,清韵并没有什么意见。

    那些丫鬟,清韵都不怎么熟,都没什么印象,唯一有印象的还是个刺客。

    她多看枣儿两眼,全因蒋妈妈一句话。

    她见枣儿手脚麻利,为人勤快,笑道,“周总管挑人,多老实本分,这丫鬟机灵成这样,也难怪入不了周总管的眼了。”

    当时,她没怎么在意,因为她喜欢勤快机灵的丫鬟。

    这会儿想来,只怕枣儿进侯府,还到她身边伺候,绝不那么简单。

    想着,清韵上前一步,道,“祖母,周总管挑人素来老实本分,怎么这一回给我挑了这么个机灵勤快的丫鬟?”

    老夫人望着清韵,眉头微敛,清韵不说她还没往这上面想,难道周总管对侯府有异心?

    想着,老夫人就摇头否决了,周总管在侯府伺候了几十年,为人周正,是老太爷的心腹,一家老小都在侯府,还有儿子跟随侯爷战死沙场,侯府不应该怀疑他的忠心。

    可是这事,又确实可疑。

    老夫人吩咐丫鬟道,“去找周总管过来。”

    闻言,大夫人眉头拧了下,眸底有一抹暗芒闪过,但更多的还是恼火。

    不是说好的,那丫鬟进侯府,不会做任何小动作,答应的那么好,结果却刺杀清韵!

    如此,就别怪她了!

    很快,周总管就进来了。

    他上前请安,然后问道,“不知道老夫人找我来有什么事吩咐?”

    看着周总管鼻尖上的汗珠,还有轻微的喘气,老夫人就觉得她不应该怀疑周总管。

    连她让丫鬟去传他,他赶不及就来了,如此忠心,侯府还怀疑她,岂不是太伤人了?

    老夫人正要说话,结果侯爷先她一步道,“侯府给清韵挑的丫鬟,混进了刺客,怎么挑丫鬟时,这么不小心?”

    周总管也知道枣儿刺杀清韵的事,他忙道,“那丫鬟……。”

    说了三个字,她就不说了。

    侯爷眉头一紧,“那丫鬟怎么了?”

    周总管下意识的看了大夫人一眼。

    大夫人就起身道,“侯爷,那丫鬟是我挑的。”

    侯爷眸底一沉。

    老夫人脸就青了,声音也拔高了两层,“你挑的?!”

    大夫人坦荡道,“老夫人还记得许姑娘吗?就是那个被清韵所救,后来又救了清柔一命的姑娘,她进了侯府,给清柔做了丫鬟,这些天,她一直外出找寻失散的弟弟,结果弟弟没找到,却找到了同乡姐妹,当时她同乡姐妹,就在人牙子手里,她就来找我,求我收了那丫鬟进侯府,她救了清柔,这么点小忙,我岂能不答应?”

    “怕周总管挑不中那丫鬟,我还特地去了一趟,见周总管给清韵挑的都是老实木讷的丫鬟,我想到清韵从老夫人您这里要去的两个丫鬟,都机灵的很,就让周总管挑了那丫鬟……。”

    起先,大夫人只让周总管挑两个机灵的丫鬟。

    然而,枣儿并没有被周总管看上。

    大夫人没辄,就笑道,“我瞧这丫鬟机灵勤快,也算她一个吧。”

    大夫人是当家主母,她给清韵挑一个丫鬟,周总管怎么可能会驳她的面子呢?

    听大夫人那么说,侯爷眉头一沉,道,“许姑娘一定要跟着清韵,还安排自己人进侯府,跟在清韵身边,你就没察觉到不对劲?!”

    大夫人嗓子一噎,侯爷这是说她蠢呢,她有些生气道,“我是觉得奇怪,可人家一个劲的说自己有恩必报,不报恩夜里都睡不着觉,我能说什么,况且她又不止在我面前说过要给清韵做丫鬟,也没见有人说她奇怪,是别有居心了,况且,世上并非没有这样的人,她又救过清柔,我能随随便便就怀疑她别有用心吗?”

    她要是蠢,那大家都蠢!

    因为许姑娘救过沐清柔,所以她要大夫人帮点什么忙,大夫人答应帮她,谁也不好责怪她,这才是大夫人理直气壮的原因。

    老夫人脸色肃冷道,“先把人抓起来再说!”

    还抓人?

    清韵都忍不住抚额了,枣儿被杀,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人家早不定跑哪儿去了,能抓到人才怪了。

    而且,就侯府那些小厮,能抓的住训练有素的暗卫?

    去抓人,也不过是多牺牲几个小厮罢了。

    周总管带人去抓许姑娘。

    他走后,大夫人怕因为枣儿的事被呵斥,当即就转了话题道,“楚大少爷死了,侯府知道了,就该去吊唁一番,我和侯爷是肯定要去的,而且宜早不宜迟,只是清韵……她原该八抬大轿进镇南侯府,而不是披麻戴孝,而且圣旨赐婚,镇南侯府几次救她,退亲是不可能了,我想着,要不在楚大少爷下葬之前,让他们完婚,好歹清韵还有个楚大少奶奶的身份,将来守节也好听些。”

    PS:~~o(>_<)o~~

    今天一更,明天恢复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