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刺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刺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夫人语气难得的温和一次,还一脸的为清韵着想的神情,带了三分沉痛七分怜惜。

    可这样温和的语气却像是千金重锤,狠狠的击打在清韵的心间,打的她整个人都懵了。

    老夫人脸沉如霜,双眸冰凉。

    侯爷眉头紧锁。

    屋子里,气氛一下子凝固了,丫鬟婆子们都屏气凝神,连喘气都不敢。

    看着清韵紧紧的盯着她,眸带冷芒,大夫人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楚大少爷虽然死了,可是镇南侯府的暗卫还守着清韵呢,指不定这会儿人就在外面,她这会儿提清韵出嫁的事,老夫人和侯爷都不敢否定,不然传到镇南侯的耳朵里,岂不成了清韵不愿意嫁了,有另外嫁人的打算?

    人家才没了孙子,侯府就想着改嫁了,镇南侯能不生气?

    为了侯府好,老夫人和侯爷必须得答应。

    而且,楚大少爷死了,清韵再嫁进镇南侯府,之前准备的十里红妆,根本就不需要了,那些精致的头饰,绫罗绸缎还有抬去镇南侯府的必要吗?

    一个寡妇,打扮的花枝招展,可不是美,而是招蜂引蝶,不守妇道了。

    既能把这个碍事的眼中钉给拔了,又能落下一笔不菲的陪嫁,没有比这更两全其美的事了。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着,一股气萦绕在心头,挠的她心肝脾肺都痒的发疼,几乎要暴跳如雷了。

    她拼了命的忍着,忍的额头隐约可见青筋跳动。

    到底不是亲生的,不知道心疼,今儿是清韵,她可以云淡风轻的说这话,若是换成清柔,她这会儿指不定已经想办法逼她跟侯爷无论如何也要帮着把亲事退掉,哪怕是违抗圣旨也在所不惜!

    可偏偏大夫人话说的好听,清韵和楚大少爷是圣旨赐婚。镇南侯府暗卫几次救清韵的命,楚大少爷还曾当众扬言说此生有清韵足矣,绝不纳妾。

    楚大少爷能为清韵做这么多,清韵还能退亲改嫁。另投他人怀抱吗?

    谁都知道不可能。

    可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大少爷对清韵是很好,镇南侯府暗卫几次救清韵的命,这些都不错,可现在楚大少爷死了。【ㄨ】躺在冰冷的棺材里,人事不知,清韵才十五岁啊,以后的日子还长着,让她从今以后,守着一块灵牌过日子,膝下无儿无女,这不是要把她生生给逼疯吗?!

    老夫人很惋惜楚大少爷英年早逝,可这是谁造成的?

    不是侯府,更不是清韵!

    当日。清韵的花轿都抬到镇南侯府门前了,连喜箭都射了两支,要不是那浑身是血的暗卫,楚大少爷怎么会丢了清韵,匆忙离京?

    他要是不离京,就不会死。

    老夫人越想越来气,她皱眉头道,“京都都传闻大皇子死了,楚大少爷离京是去找大皇子,现在大皇子回来了。他却出事了,他是怎么死的?!”

    大夫人坐在那里,有些好笑。

    不管楚大少爷是怎么死的,总归人已经没了。难道侯府还能帮楚大少爷报仇不成?

    她站起身来道,“楚大少爷怎么没的,好像还没人知道,我这就跟侯爷去镇南侯府问问清楚。”

    说着,她望着侯爷,眸底难掩一抹期待。

    侯爷瞥了她一眼。眸光疏离道,“我会和江老太爷一起去镇南侯府,你安心待在府里,哪都不许去!”

    最后几个字,侯爷语气忽然加重,带了些警告。

    大夫人脸色一僵,道,“侯爷这是要禁我的足吗?”

    侯爷没说话,老夫人就道,“清韵和楚大少爷定亲,是江家和镇南侯府联姻,将来清韵会如何,江老太爷能做一半的主,他们男人在一起商议事情,你一个妇道人家跟去掺和什么,你要想去,以后有的是时间。”

    老夫人手中绣帕狠狠的撕扯着,怒不可抑。

    她哪里不知道侯爷不要她跟去镇南侯府,是怕她在镇南侯面前提清韵嫁给楚大少爷的事,他们都抱了两分希望,觉得事情还有转机,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去镇南侯府,我总能去宣王府一趟吧?”大夫人抿了唇瓣道。

    侯爷眸底冷沉,低声吼道,“我说的是哪都不许去!”

    大夫人牙关紧咬,一脸愤愤不平,正要说话呢,外面却跑进来一个丫鬟,面色焦灼道,“不好了,许姑娘绑架了五姑娘!”

    侯爷眉头皱紧,问道,“怎么回事?”

    丫鬟连忙道,“周总管带人去芙柔苑抓许姑娘,她武功高强,伤了好几个小厮,镇南侯府暗卫帮着抓她,许姑娘敌不过暗卫,就逃了,暗卫在后面追,许姑娘在花园抓了五姑娘挟持,如果暗卫还要抓她,她就杀了五姑娘垫背。”

    大夫人一听,顿时剜了清韵一眼,道,“多管闲事的暗卫!”

    她说让清韵嫁给楚大少爷,就是说给镇南侯府的暗卫听得,结果暗卫不在就算了,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就凭侯府那些个小厮,根本抓不住人,她用不着抓清柔做人质。

    要是清柔有什么三长两短,她非撕碎了她不可!

    大夫人怕沐清柔有什么三长两短,骂了一声后,急急忙就出了门。

    只是她这一声骂的,清韵脸都冷成冰块了。

    暗卫奉命保护她,刺杀她的刺客枣儿死了,可枣儿是通过许姑娘进的侯府,许姑娘算是枣儿的幕后主使了,暗卫抓许姑娘,是理所应当的事,到大夫人口中,却成了多管闲事。

    清韵觉得,她要不把大夫人往死里整,都对不起暗卫几次三番救她。

    沐清柔被挟持,孙妈妈都扶着老夫人去了花园,她怎么可能不跟去。

    远远地,清韵就瞧见花园空地处,许姑娘抓着沐清柔,刀架在沐清柔的颈脖子处,阳光下,冰冷的刀泛着嗜血的光芒。

    卫驰则在几米外看着。他手里没有拿刀。

    见人越来越多,连侯爷都到了,许姑娘手里的刀离沐清柔的脖子更近了一些。

    沐清柔吓的花容失色,惊慌喊道。“娘,救我!”

    大夫人心急如焚,恨不得把挟持沐清柔的许姑娘大卸八块,她道,“快放了我女儿!”

    许姑娘瞥了大夫人。又看了眼暗卫,最终眼睛落在清韵身边,她笑道,“要我放人可以,我有三个条件!”

    侯爷眼睛眯紧,道,“哪三个条件?!”

    许姑娘瞥了暗卫,笑道,“第一,枣儿的尸体。我要带走!”

    “第二,暗卫杀了枣儿,我要他一条胳膊给枣儿陪葬!”

    “第三,我要三姑娘手里那半块碎玉!”

    这三个条件,第一个很简单,枣儿已经死了,侯府要她尸体没用,可以让许姑娘带走。【ㄨ】

    可是让暗卫剁一条胳膊给枣儿陪葬,这就是笑话了。

    这是镇南侯府的暗卫,凭什么为了沐清柔自断一臂?

    还有碎玉……

    “什么碎玉?”老夫人呢喃问道。

    孙妈妈则道。“是不是皇上赏赐给三姑娘的那块,三姑娘在春晖院换衣裳时,还曾掉地上……。”

    孙妈妈还未说完,大夫人就冲清韵吼道。“快拿来给她!”

    清韵冷笑一声,冲卫驰道,“你先回去吧,免得有人说你多管闲事。”

    周梓婷站在一旁捂嘴笑,方才来之前,大夫人冲着三表妹骂暗卫多管闲事。现在又要暗卫断臂,要三表妹的碎玉来救沐清柔。

    不得不说,这一对母女的脸皮当真是厚,她以为整个侯府都围绕她们母女在转呢,不多久前还狠心要三表妹嫁个一个死人,她以为她说的那些话,不是刀剑冰霜,是甜言蜜语,三表妹听了,觉得是天籁之音,心里跟抹了蜜一样甜着呢。

    想到手背被划伤,全是拜沐清柔所赐,周梓婷恨不得许姑娘手里的刀离沐清柔的脖子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清韵有吩咐,卫驰不敢违逆,纵身一跃,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

    清韵看了老夫人一眼,望着大夫人道,“母亲说的对,楚大少爷对我有情,镇南侯府对我有恩,我应该嫁给楚大少爷,我这就回去准备出嫁事宜,旁的事,我就不多参与了,先告退了。”

    说完,清韵福了福身,转身便要走。

    大夫人一张脸,就跟被人连扇了十几巴掌似地,青红紫轮换了变,她望着侯爷道,“侯爷,你看看她,清柔被人刀架在脖子上,要她一块碎玉,她竟然……!”

    大夫人指责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侯爷给打断了,“够了!”

    大夫人到嘴边的话,生生给咽了下去,再加上那边沐清柔一直喊救命,她都快急哭了。

    四周围着不少丫鬟,看着大夫人那焦灼不安的神情,一个个的都撇嘴,心底有些不屑了。

    方才在老夫人那里,大夫人多气定神闲啊,楚大少爷死了,她根本不顾三姑娘伤痛,就提议要三姑娘去镇南侯府给楚大少爷守寡,还说是为了三姑娘好,现在轮到五姑娘了,她就知道急了。

    丫鬟甚至都有些觉得,许姑娘挟持沐清柔,是为了气大夫人给清韵报仇出气。

    清韵到底没有走成,因为许姑娘见暗卫走了,她也不搭理她,手里的剑划破沐清柔的颈脖子,看着鲜血流下来,侯府众人吓的脸色刷白。

    许姑娘眸底泛着冷芒,“以为我是跟你们在开玩笑吗,我数十下,答应还是不答应给我一个痛快话!”

    侯爷脸色阴阴,她道,“杀了人,你也逃不掉!放了清柔,我准许你离开侯府!”

    许姑娘勾唇一笑,道,“侯爷,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五姑娘可是侯府嫡女,是圣上赐婚的未来的二皇子妃,甚至有可能是皇后,有这样的美人儿陪葬,我不亏。”

    说完,她就开始数了,“一二三四……。”

    数第五下时,感觉到沐清柔在挣扎,她毫不留情的在她脸上划了一刀,笑道,“给我安分点!侯府有良药,这点伤不算什么,你再敢乱动,我就割破你喉咙,到时候我看医术超群的三姑娘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

    脖子上和脸上的刺疼,那么的清晰,吓的沐清柔再不敢乱动。

    许姑娘望着清韵,她笑了,“三姑娘果真要见死不救?”

    清韵望着她,勾唇一笑,“许姑娘在侯府也待了不少时间了,我和五姑娘感情如何,想必你也知道一些,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处处刁难我的人,把皇上送我的碎玉拱手送人?”

    况且,她就是想送都送不了,那块碎玉皇上送给她那天,就被楚北拿走了。

    以前就觉得那块碎玉不简单,现在连刺客都想要了,看来那碎玉是个稀罕宝贝,赶明儿得找楚北要回来才行。

    就这样稀罕的宝贝,刺客居然以为她会拿来换沐清柔,这个刺客很天真啊。

    许姑娘眉头一皱,她知道清韵说的是大实话,可是她辛苦才进侯府,就这样离开,她不甘心。

    清韵看着她,像是看穿她心思一般,笑道,“你费尽心思,就为了跟着我,我没要你,你一计不成,再施一计,让你这样离开侯府,你肯定不甘心吧?”

    许姑娘死死的望着清韵,清韵朝她走过去,青莺拉着她,清韵拂开她的手,望着许姑娘道,“想知道,为什么我不要你报恩吗?”

    许姑娘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清韵救了她,却不收留她,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现在清韵这么问了,她还真想知道了。

    她拧了眉头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清韵呢喃的重复了一句,随即抬起右手,还抹了抹,“明白了吗?”

    许姑娘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虎口,那里有一层老茧。

    她恍然大悟,她抬眸看着清韵,道,“你很聪明!”

    清韵耸肩一笑,“我聪明,我知道,不用你夸赞,我告诉你,是不想让你……。”

    清韵说着,远处一支短箭划破长空,咻的一声射中许姑娘的脑袋。

    许姑娘眼睛瞪圆,当即毙命。

    在她咽气之前,她还听到清韵的笑声,“死不瞑目。”

    清韵话音一落,许姑娘手中的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沐清柔也瘫软在地上,脸白的跟霜打的白茄子一般。

    卫驰再次闪身出现,他蹲下去检查许姑娘的身体。

    从她怀里摸出一块令牌。

    看着那令牌,清韵清楚的看到卫驰笑了,他把令牌握在手里,看着清韵道,“三姑娘,属下有事,需要回侯府一趟。”

    他是要把那块令牌送去给楚北呢,清韵点头道,“去吧。”

    卫驰起身,纵身一跃,再次消失不见。

    许姑娘死了,沐清柔也吓了个半死,像是一滩烂泥倒在地上,大夫人心疼的扶起她,将她呵护在怀中,安慰道,“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有娘在,别怕……。”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和后怕。

    差一点点,她就失去女儿了。

    一边安慰,一边吩咐丫鬟道,“快去请大夫来!”

    丫鬟站在一旁,听大夫人说请大夫,她下意识的看了清韵一眼。

    要说医术,宫里的太医都比不过三姑娘,还去请大夫,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PS:今天有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