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态度

第二百八十八章 态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夫人扶着沐清柔离开。

    等她们走远了几步,青莺就望着清韵,撅了小嘴道,“姑娘,你这回不会再心软了吧?”

    青莺知道楚大少爷还活着,只不过成了大皇子,大夫人可不是要姑娘嫁给大皇子,她是要姑娘嫁给躺在棺材里的假楚大少爷啊,大皇子没死,那棺材里躺的还不知道是谁呢,让姑娘嫁过去,青莺是越想越呕心,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就不应该搭理。

    就算那药是拿钱买的,姑娘又不缺那几万两银子,就算把药送给街头乞丐,也别卖给她们!

    清韵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前所未有的认真道,“放心吧,这一回,我不会再心软了。”

    青莺听的连连点头,她会看着姑娘的,她说什么也不会让姑娘再心软了。

    见两个粗壮婆子把许姑娘的尸体拖着离开,青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虽然许姑娘和枣儿刺杀姑娘,不过姑娘命大,她们没成功不说,还把命给搭上了,更更重要的事,许姑娘还拿五姑娘开刀,想到她脖子上还有脸颊上的血痕,青莺就浑身舒坦。

    心底对许姑娘和枣儿的怨气,也消失殆尽,算她们将功折罪了。

    清韵没有去看沐清柔,她带着青莺回了泠雪苑。

    彼时,屋子里被短箭射碎裂成片的玉瓶已经被清扫干净了,换上了新的摆设。

    清韵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问道,“那盆花呢?”

    秋荷忙回道,“那花枯死了,之前暗卫进来时,叮嘱奴婢要烧掉,奴婢……。”

    清韵忙问道,“烧了?”

    她声音有些急切,秋荷都有种她闯了大祸的感觉。

    她连忙摇头,“还没有烧。放在院子里了。”

    清韵松了一口气,道,“把那盆花端药房去。”

    那毒性太猛,中毒必死无疑。卫驰杀许姑娘用的就是那种毒,虽然不排除是卫驰使暗器的手法很准,打中了许姑娘的要害,但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敌人手里有这样猛烈的毒药,清韵不敢马虎大意。

    万一下一回。她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中了毒,岂不是注定没命?

    她得研制出解药来才安心,就算研制不出来,好歹把毒性克制住,吊住一条命,再想别的办法也行。

    清韵一头扎进药房,专心致志的研究解药。

    半个时辰过后,绿儿敲门进来。

    青莺正在切药材,见她鼓着腮帮子。问道,“打听到什么了?”

    绿儿没说话,喜鹊手里拿着蒲扇过来,瘪嘴道,“还用打听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们想要姑娘的药膏。”

    绿儿点头如捣蒜,“就是要姑娘的药膏。“

    青莺两眼一翻,“这我当然知道了,我是想问她们凭什么觉得姑娘应该给五姑娘药膏。姑娘又不欠她们的!”

    绿儿看了清韵一眼,然后道,“大夫人说许姑娘会进侯府,全是因为姑娘。是姑娘惹上了敌人,才牵连五姑娘,五姑娘受惊就不说了,脸上的伤应该姑娘帮着治好。”

    绿儿当时就在屋子里,听大夫人这么说,没差点冲出去骂人了。

    许姑娘别有居心。姑娘识破了不要她跟着,是姑娘聪明。

    许姑娘把主意打到五姑娘身上,还通过五姑娘进了侯府,那是五姑娘笨,自己笨还不知道反省,反倒怪起别人聪明来了,要是聪明也是错,那她无话可说。

    绿儿记性好,说话灵动,把屋子里大家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清韵听。

    清韵听着,轻嗯了一声,就没说什么了。

    急了几个丫鬟心底那个干挠啊。

    青莺望着清韵,道,“姑娘,你不生气吗?”

    清韵好笑,“又不是第一次知道她们是这样的人了,早已经习惯了,就算我生气,我要破口大骂,还是摔东西泄愤啊?”

    她没有骂人的习惯,摔东西,偶尔为之,但她从不摔药材。

    青莺呐呐,有些无言以对。

    喜鹊则望着清韵道,“她们肯定会找姑娘要药膏的,指不定来的会是侯爷……。”

    “我倒希望来的是父亲,”清韵勾唇一笑,眸光璀璨,潋滟生辉。

    半个时辰后,就有人来找她了。

    来的是孙妈妈。

    她直接进的书房,见清韵在忙活,孙妈妈有些局促道,“打扰三姑娘忙活了。”

    清韵看着她,笑道,“以往有什么事,祖母都直接传我去说话,这一回却让孙妈妈来,看来祖母也知道我今儿生气了,不好说话,又或者是怕我和大夫人她们吵起来,所以特地让孙妈妈来做说客呢。”

    孙妈妈讪笑一声,三姑娘就是聪慧,都不用她说什么,她就知道了。

    这趟差事,她是真心不愿意接。

    可老夫人身边,除了她有这分量之外,根本就没有别人了。

    她望着清韵,见清韵转身从抽屉里拿了两小玉葫芦出来。

    孙妈妈眼前一亮,都忍不住在心底夸三姑娘宅心仁厚了。

    然而,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清韵拿着药瓶望着她,手一松。

    哐当两声传来,孙妈妈心都跟着颤抖了,那可是两万两银子啊,就这样摔了,孙妈妈正心疼呢,只听清韵笑道,“这就是我的态度,麻烦孙妈妈回去告诉祖母一声。”

    药,她有。

    但是她宁愿扔了,也不会给沐清柔。

    看着那摔在地上的药膏,孙妈妈苦笑一声,“三姑娘,你这是何必呢。”

    清韵脚一抬,就把小玉葫芦碎片踢远了,她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我对她们的容忍已经到极限了,如果祖母和父亲一定要我给五姑娘药膏,我不会忤逆他们,他们要多少药膏,我都会给,但从此。我和侯府再无瓜葛。”

    清韵语气平缓,但眸底那抹坚决,看的孙妈妈都背脊发凉。

    三姑娘不是在说笑,她这一回是真的生气了。

    孙妈妈在心底轻叹一声。道,“三姑娘的话,奴婢会转达给老夫人听的。”

    说完,她就退了出去。

    等孙妈妈走远了,喜鹊看着地上的药膏。那叫一个心疼啊,“两万两银子啊,就这么摔没了。”

    青莺扑哧一笑。

    这药膏对别人来说是两万,可药是姑娘调制的,一本万利,摔了也不心疼。

    不过姑娘的态度,以前软绵绵的,只是坑点钱就作罢,这会儿一狠心,她都有些害怕了。

    再说孙妈妈从泠雪苑回去。

    老夫人和大夫人在屋子里。侯爷不在。

    见她进去,大夫人迫不及待的问道,“药膏呢,给了没有?”

    孙妈妈眉头微皱,摇头道,“没有给。”

    大夫人脸就沉了,那样子像是责怪孙妈妈办事不利一般。

    孙妈妈望着老夫人道,“三姑娘这一回是真生气了,别说要她拿药膏了,就是花钱。三姑娘也不卖了,她当着我的面摔了两瓶子药膏,说这就是她的态度,如果老夫人和侯爷一定要她拿药膏。她会给,要多少她都给,但是从今以后,她和侯府再无瓜葛。”

    孙妈妈眼角余光瞄着大夫人,见她脸色铁青,孙妈妈也有些嫌弃她了。自己私心重,还要别人无私,到底是庶出,小家子气太重。

    娶妻不贤祸三代,已经祸害一代了,还好侯府有了二夫人,挽救还来得及。

    孙妈妈道,“也不是只有三姑娘那里有祛伤疤的药膏,宫里的养颜膏就极好,五姑娘圣旨赐婚给了二皇子,云贵妃又得太后宠爱,或许能……。”

    大夫人脸顿时拉的老长,“养颜膏是贡品,三年才进贡两瓶,清柔才定亲,我怎么好去麻烦云贵妃?”

    老夫人一听这话,火气腾的一下就憋不住了,她冷冷一笑,“你不好去麻烦云贵妃,就好意思麻烦清韵了?!”

    大夫人望着老夫人道,“侯府多少年,都没有刺客过,反倒是她,上一回刺客杀她,这一回刺客为了杀她都混进侯府了,她人没事,清柔却替她遭了罪,老夫人觉得她委屈,那清柔就不委屈了?”

    “明明侯府里就有祛伤疤的药膏,我非要舍近求远去找云贵妃,给她添麻烦,这不是明摆着让人笑话我侯府不睦吗?”

    大夫人说的理直气壮,老夫人眸底冷沉。

    二夫人站在一旁,扑哧一笑,在这样的气氛下,格外的突兀。

    大夫人和老夫人齐齐望着她。

    大夫人眼神很冷,质问道,“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二夫人坐在那里,她望着大夫人,笑容淡雅如菊,“我只是觉得三姑娘可怜罢了,她为侯府做那么多事,今儿还和暗卫救了五姑娘一命,甚至救了整个侯府,大夫人对她没有一句道谢,还把过错全算在三姑娘身上,我只知道许姑娘是五姑娘带进府的,杀三姑娘的丫鬟是大夫人你允许进侯府的,三姑娘通情达理,宽厚大度,没有怨过你半句,到底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侯府内都斗的不可开交,却还顾忌云贵妃笑不笑话侯府,我进侯府两个多月,只见到三姑娘本本分分,从不惹事生非。”

    大夫人听得脸色铁青,“三姑娘本本分分,不惹事生非,二夫人是在说我和清柔惹事生非了?!”

    二夫人望着她,虽然大夫人脸色铁青,可二夫人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她连皇上龙颜震怒都见过不少次,她还怕一个小小侯夫人发火?

    “我只是就事论事,三姑娘手里的碎玉是皇上赏给她的,一个刺客却要那碎玉,显然那块碎玉不简单,指不定那块碎玉就是祸根,依照大夫人之言,刺客是因为三姑娘才进的侯府,连累五姑娘受罪,她该承担后果,那三姑娘该找谁评理去,是去找皇上吗?”

    二夫人笑着反问,大夫人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了。

    然而,二夫人还没说完呢,她继续道,“大夫人为了救五姑娘,逼三姑娘把碎玉交给刺客,我想此事如果传到皇上耳朵里去,不知道大夫人可承担的起皇上的龙颜震怒?”

    大夫人咬着牙齿,道,“你少吓唬我,那碎玉若真的那么重要,皇上会随随便便教给清韵?”

    “随随便便?我还记得皇上会赏赐碎玉给三姑娘,是因为暗卫救了皇上一命,好像就是今儿大夫人你要断胳膊的那个暗卫救的,皇上原打算赏赐给三姑娘免死金牌,太后出来阻挠,皇上方才作罢,以我对皇上的了解,太后越是阻挠,他赏赐的东西只会更珍贵。”

    也就是说,那块碎玉比免死金牌还要重要。

    大夫人为了救女儿,不惜要清韵把那么珍贵的东西交给刺客。

    大夫人词穷了,除了拿眼神剜着清韵之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她责怪清韵的理由,最后会变成她责怪皇上,她没那个胆量。

    二夫人说完,就起身告退了。

    大夫人不想去麻烦云贵妃,她知道云贵妃现在正为大皇子的事恼火,她望着老夫人了。

    老夫人冷冷一笑,她自己做完坏人,又来要她做坏人,自己把路堵死,就不要指望别人给她活路,“不用看着我,孙妈妈方才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清韵晾了态度,我也把态度摆上,她永远是我侯府嫡女,要我在她和你们母女中选一个,我选清韵!”

    说完,老夫人伸了手道,“我乏了,扶我回屋歇息。”

    孙妈妈就扶着老夫人走了。

    身后,大夫人双眸赤红,很是骇人。

    孙妈妈扶着老夫人进屋内,她道,“方才那话是不是说重了些,五姑娘她将来……。”

    孙妈妈是老夫人的心腹,整个侯府也只有她敢说老夫人话说重了些。

    老夫人赫然冷笑,“我说的算是轻的了,以前我真是瞎了眼,怎么给侯爷续娶了她。”

    孙妈妈听得一怔。

    她还是第一次听老夫人说这话,她知道老夫人动过要侯爷休掉大夫人的念头。

    可五姑娘被赐婚给二皇子之后,老夫人就退而求其次了。

    看来,老夫人又有这想法了。

    不过,也不怪老夫人会在大夫人母女和三姑娘之间选三姑娘。

    三姑娘性子随侯爷,就算再怎么生气,总会顾全大局,今儿大夫人那么往三姑娘伤口上撒盐,三姑娘都忍着,她嘴上说让暗卫别管闲事,可到底心软,最后救了五姑娘。

    再看大夫人呢,因为过世的江氏,把怒气撒在三姑娘身上,要是今儿换作三姑娘被挟持,指不定她恨不得刺客直接抹了三姑娘的脖子。

    只是三姑娘……实在命苦了些。

    春晖院的事,有丫鬟献殷勤,一字不漏的传到清韵的耳朵里。

    几个丫鬟大呼痛快,扬眉吐气。

    清韵心情也不错,心情好的她,调制解药时都哼着小曲。

    至于沐清柔和大夫人,气的有多惨,就不用提了。

    只能用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安慰自己。

    这边清韵心情不错,那边,楚北就愁云惨淡了。

    PS:~~o(>_<)o~~

    居然到这时候才码完,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