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刑部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刑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楚北出了泠雪苑,便骑马回宫。

    刚到皇宫前,就有四名侍卫骑马出来,见了他,连忙勒紧缰绳,下马见礼。

    这几名侍卫,是皇上派出来寻找他的。

    楚北微微敛眉,问道,“出什么事了?”

    侍卫面面相觑,然后道,“具体什么事,臣等不知道,但御书房前有八名太医守在那里,太后也在。”

    这还叫不知道?

    卫风望着楚北,眸底有些担忧,太后这是认定爷是楚大少爷,要验身呢。

    爷是大皇子确凿无疑,宫里每位皇子公主出生,身上有什么胎记都会一一记录在册,就是以防有人冒充。

    只是宫里的皇子,每个月都会有太医帮着请平安脉,脉象都会记录在册。

    那些太医不仅对大皇子的身子熟悉,对爷的更熟悉啊。

    爷身上的毒虽然解了大半了,可到底没有清除干净,寻常大夫都能察觉出不对劲来,何况是那些医术高明的太医了?

    就算说爷身上的毒是离京在外这段时间中的,也蒙骗不过去啊,太医是能根据脉象推测中毒几年了。

    就算爷能蒙的住,还有楚大少爷呢,太后要是让太医们去验尸,也是要露馅的。

    卫风越想越担忧,有些心急如焚。

    楚北眉头紧锁,虽然早料到会有这一天,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快的他都没有想好应对之策。

    可事到如今,除了硬着头皮往前走,也别无选择了。

    就这样,楚北骑马进了宫,卫风紧随其后。

    御书房外,御书房医术最高明的太医等候在那里。

    见楚北上前,还是很恭谨的见礼,“见过大皇子。”

    “都起来吧,”楚北应了一声。

    说完,他便迈步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内。皇上坐在龙椅上,他跟前堆着两摞奏折,他拿起一本,看了一眼。就随手一丢。

    就楚北进去的空档,皇上就丢了三本奏折了。

    御书房内,除了皇上,还有太后、云贵妃、宁太妃和兴国公。

    几人脸上的神情都不怎么好看,楚北知道他们不想看见他。谁让他活着碍了别人的事呢。

    可偏偏还就是他们急着要见他。

    楚北上前,挨个的见礼,还未说话呢,就听太后冷了声音道,“让太医们进来,哀家倒要看看京都那些流言蜚语到底是空穴来风,还是镇南侯和皇后胆大包天!”

    太后有吩咐,公公赶紧去吩咐。

    很快,八名太医就低着头谦恭的进了御书房。

    皇上坐在龙椅上,孙公公给他换了盏新茶。他端起茶盏时,嘴角一抹寒笑,骤然而逝。

    太医令上前,道,“大皇子请。”

    楚北下意识的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气定神闲,他略微放松了些。

    他坐下来,把锦袖掳起来。

    而皇上见楚北望着他,他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别告诉他。他这么招摇的回京,没有十足的把握……

    楚北因为皇上帮他摆平了太医。

    皇上以为楚北是胸有成竹。

    两人听太医令道,“大皇子脉象沉重,身上也有毒迹象。至于脉象,和楚大少爷的大不相同,不过臣给楚大少爷诊脉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所以不敢断言。”

    说完,太医令就退后两步。

    太后皱陇眉头。

    又有几名太医上前,帮楚北诊脉。说的话和太医令相差无几,见太后和兴国公不悦,连忙道,“楚大少爷离京之前,都是钱太医帮着诊治,他应该对楚大少爷的脉象最熟悉。”

    被点了名,钱太医只能硬着头皮往前了,他帮楚北把脉,手都有些颤抖。

    楚大少爷真的是大皇子啊。

    可是他能说吗,根本不能泄露半个字好么,他站起身来,望着皇上和太后道,“臣跟太医院其他太医帮楚大少爷治过几年的病,都没什么进展,这几年楚大少爷的脉象虽然有些变换,但只是越来越严重,大皇子身上的毒很轻,臣也不敢断言。”

    都是一个太医院当差的,彼此医术大家都了解,所以钱太医有没有本事医治楚大少爷,大家都心知肚明。

    没人怀疑钱太医,他说完就退下了。

    紧接着,便轮到下一个太医了。

    看着他,楚北眉头皱了下,他记得这个太医,是兴国公的人。

    果不其然,他说话就偏向兴国公多一些,他道,“大皇子的脉象和我所知道的楚大少爷脉象不大相同,但大皇子体内的毒,绝非一朝一夕有的,至少也有一两年了。”

    以前大皇子身上可没有毒,现在大皇子身上却中毒达一两年之久,显然有问题啊。

    太后一听,眼睛当即横扫几位太医,质问道,“吴太医说的,可都是真的?!”

    几位太医面面相觑,然后轻点了下头。

    不可避免的,太后生气了。

    宁太妃阴阳怪气道,“太后别气坏了身子,镇南侯府手握重兵,太医们官微言轻又怎么敢冒着得罪镇南侯府的危险说实话呢?”

    说着,她顿了顿,笑道,“楚大少爷身上的毒,太医们都很清楚,我也相信他们没那个本事医治,不过安定侯府沐三姑娘医术超群,太医们医治不好的定国公府大少爷她能医治,太医们医治不好的瑾淑县主,她也能医治,太医们保不住胎的宁王妃,她能保住……以前楚大少爷极少出门,自打和沐三姑娘定亲之后,他就时常出门,还参加了安定侯府的宴会,身体明显大有好转,我想他身上的毒也祛除了大半了,自然和以前太医们把脉时大有不同。”

    言外之意,现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爷无疑。

    太后勃然震怒,那怒火之大,几乎能将御书房给掀了。

    八位太医连忙告退。

    御书房外,卫风靠着大石柱,神情有些紧张,他紧紧的盯着御书房不挪眼。

    然而,他忽然吓了一跳。

    一只大手拍在他肩膀上。魂都差点吓飞了。

    他扭过头,就见到了卫驰,他没好气道,“你怎么进宫了?”

    “刺杀爷的幕后刺客抓到了。得了个东西,或许对爷有用,我就送来了,”卫驰笑道。

    卫风望着他,问道。“什么东西?”

    卫驰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递给卫风看。

    卫风还有些诧异,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还用帕子包裹着?

    可是等他打开,看见那块令牌时,他眼睛瞬间,几乎能迸出光来。

    他拍了卫驰的肩膀道,“这一回,你是立大功了。”

    说完。他把帕子随意包裹,然后朝御书房大门走去。

    有公公守在那里,拦着不许卫风进去。

    卫风看着公公,笑道,“御书房,我也跟着爷进去过不少回了,你不知道吗?爷还有东西在我这里,一会儿要用到,你阻拦我,万一耽误了爷的大事……。”

    公公脖子一缩。当即不敢再拦着卫风了。

    卫风轻轻一笑,就迈步进了御书房。

    听着御书房内,太后、宁太妃还有兴国公,几乎把镇南侯和皇后批的像是犯了谋逆大罪一般。甚至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他走到楚北身边,在他耳边咕噜了两句。

    楚北深邃的眸底,一抹精光流窜,就像是黑夜天际的闪电,他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他没有说话,卫风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龙椅上。皇上沉眉道,“皇后当年生的不是龙凤胎,而是双生子,朕知道,是朕允许镇南侯把其中一个皇子抱出宫的。”

    这话一出来,整个御书房一瞬间安静了。

    片刻之后,是更大的愤怒。

    太后怒气更大,她望着皇上道,“皇室宗规,双生子乃大忌,你不知道吗!列祖列宗们抛头颅洒热血打下来的江山,岂容你如此儿戏?!”

    皇上看着太后,道,“朕知道,早在皇后生产前,朕就知道她腹中怀的是双生子了,朕更知道双生子必须去其一。”

    太后听得牙关紧咬,“皇上是真知道此事,还是故意包庇皇后和镇南侯,故意把过错往自己身上揽,好替他们开脱?!”

    皇上赫然一笑,“太后怕是忘记了当年皇后难产,太医和稳婆阻拦朕进产房的事了吧,朕进了产房之后,皇后才生下的大皇子,朕会不知情?朕既然敢做,就敢担!”

    听着皇上的话,云贵妃身子一晃,直接往后倒。

    她直接撞倒了太后坐的紫檀木椅子。

    她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嘴角一抹笑,苍白、嘲弄、讥讽。

    她笑的很大声,都笑出了眼泪来。

    她以为皇上知道大皇子死了,不想把皇位传给安郡王,才扶持二皇子和安郡王一争高下。

    原来都是她痴心妄想,皇上那么做,只为了离间她和太后,离间二皇子和安郡王,试图让二皇子分薄安郡王的势力,给安郡王一个教训。

    皇上从始至终都知道,他死了一个大皇子,还有一个大皇子!

    只有她傻傻的,信以为真了!

    她宁愿皇上不知道双生子的事,她宁愿他蒙在鼓里!

    看着云贵妃跪倒在地,哭的那么伤心,那眼泪就像是一桶油,浇在太后的心头。

    这么多年,整个后宫,她最疼爱云贵妃。

    她几乎把云贵妃当成女儿在疼,看着她哭的那么伤心,太后愈加愤怒了。

    尤其这一切,都是皇上在包庇皇后!

    太后甩了凤袍道,“皇室宗规,不容违逆,皇上当年准许双生子都活着,就是个错,既然抱了一位皇子出宫,哀家就不许他再回宫,当年皇后生的就是一双龙凤胎,端敏公主和亲北晋了!”

    太后这算是退了一步了。

    然而宁太妃并不赞同,她望着太后道,“太后,镇南侯手握重兵,他岂会甘心让能继承储君之位的皇子做一个外室所出庶子?”

    明明外孙儿可以荣登九五,最后却落得被人耻笑的尴尬身份,用膝盖想,也知道镇南侯府不会甘心。

    换作是谁,都不会甘心。

    楚大少爷必须得死!

    他不死,她寝食难安。

    听着宁太妃的话,皇上眸光有一瞬间的冷冽。

    但太后被宁太妃说动了,楚大少爷原就该死,十八年前他就该死了,准许他多活十八年,已经是个错,决不能一错再错!

    可大皇子六年前身中奇毒,已经和楚大少爷掉转了身份。

    楚大少爷才是真正的大皇子!

    现在楚大少爷死了,世上没人再跟大皇子容貌一样了。

    皇上这样说,很有道理,可太后和宁太妃不会答应,她们只知道世上都知道楚大少爷中毒六年!

    御书房内,气氛诡异。

    这时候,一直闷不吭声的楚北说话了,他笑道,“我可以不做大皇子,我也可以依照皇室宗规被处死,但大皇子被杀之仇,却不得不报!”

    说着,楚北伸了手。

    卫风把锦帕送上。

    楚北看都没看,直接递到皇上的龙案前,道,“这是我在大皇子出事的地方找到的,是刺杀他的刺客留下的!”

    皇上打开锦帕,一块令牌出现在他面前。

    看着那令牌,宁太妃倒抽了一口气。

    那是安郡王近身暗卫随身佩戴的令牌啊!

    不是说那些暗卫被处置的很干净吗,怎么会留下这样的东西!

    宁太妃额头有冷汗了。

    “安郡王在城门前,就笃定我是假大皇子,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对我出手,因为他知道真的大皇子已经死了!”楚北冷声道。

    皇上眼神冰冷,他手一推,就将龙案上的令牌丢在了地上,冷声道,“双生子的事,还有大皇子被刺杀的事,交由刑部处理吧,是处死还是凌迟,依照大锦律法执行!”

    听皇上说这话,跪倒在地的云贵妃不伤心了,眼泪也止住了。

    她心底又腾起一抹希望来。

    虽然大锦律法上没有对双生子还活着怎么处置的,但只要闹大,或许能让楚大少爷没有争夺储君的资格。

    还有安郡王,他派人刺杀大皇子,是死罪啊。

    一个继承不了皇位,一个要被处死,还有谁跟二皇子争皇位?

    云贵妃赶紧抹干净眼角的泪珠,站了起来。

    宁太妃看着云贵妃眸底迸发的光芒,心都沉入了谷底。

    那令牌,安郡王可以说是暗卫被杀,被人拿了去,栽赃嫁祸的。

    这样的搪塞理由,估计没人会信,可又怎么样,安郡王是撒谎了,可谁能证明?

    偏偏二皇子能证明。

    这事闹到刑部,楚大少爷十有八九能幸免,毕竟他能活着,是皇上允许的,可安郡王就活不了了。

    宁太妃急了,抓着太后的凤袍,急切道,“不能闹到刑部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