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九十章 把柄

第二百九十章 把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太后胸口起伏不定,带着怒火的瞳仁可怕的收缩着,头上的凤簪剧烈的颤抖着,帝后凤威,在这一刻,彰显无疑。

    她握着宁太妃的手,狠狠的用着力,宁太妃疼的脸都有些抽。

    宁太妃快忍不住要叫疼了,可太后把手一甩,冷声喝道,“都给哀家滚出去!”

    太后的说话声很大,卫驰站在御书房外,都听见了。

    孙公公在心底一叹,率先出去了。

    太后和皇上争吵,吵到最后,太后总是会把他们全轰走,单独和皇上吵架。

    孙公公敢打赌,皇上绝对绝对有把柄捏在太后手里,而且这把柄绝非一般。

    因为每一回争吵,明明都是皇上占上风,可是太后把他们轰出去之后,皇上就会妥协。

    妥协之后,他会醉酒,醉的不省人事是最好的,就怕皇上醉酒之后会自虐,他会赤手空拳打树,手上会伤痕累累,看的人心疼。

    这一次,不用说,也是皇上让步,事情最终不会闹到刑部去。

    以前孙公公就很好奇,现在,他就更好奇了。

    安郡王派人刺杀大皇子,这是罪不容赦的死罪啊,太后都有十足的把握逼退皇上,皇上到底有什么把柄攥在太后手中?

    孙公公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不但是他,还有宁太妃、云贵妃,楚北都走了出去。

    偌大一个御书房,只留下太后和皇上两个人。

    太后望着皇上,眸底全是失望,眼眶通红,有怒气,但更多的是眼泪,就连声音都哽咽了。

    “哀家和安郡王,一个是你亲娘,一个是你血亲侄儿,在你心底。从来比不上那个女人在你心底来的重要是不是?!”

    这个女人,自然是皇后了。

    皇上望着太后,眸底黯淡无光,身体像是被冰块笼罩了一般。“当年的事,都是朕的错!太后要杀要刮,我绝无怨言!”

    太后笑了,笑声沧桑悲痛,“今日之事。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储君之位!皇上怕是忘记了,不是安郡王抢大皇子的储君之位,是大皇子在抢原本属于他的东西!是皇上、皇后跟哀家在亏欠安郡王!”

    皇上双目赤红,神情暴戾,“亏欠?亏欠!皇后从来不亏欠安郡王什么!亏欠他的是朕!朕亏欠的朕来还!他要刺杀,大可以冲着朕来,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朝宸儿下手?!当年我就说过,等时机成熟,朕便将皇位传给他,你们心急着下手。唯恐朕食言!当年朕登基,也写了传位圣旨,如今在哪儿,太后拿出来,朕即刻出宫给他腾位置!”

    皇上低吼,太后气不可抑,“当年的圣旨没了,六年前就没了!”

    “没了?圣旨没了,所以怕朕存了私心,传位给宸儿。所以先下手为强,给宸儿下毒是吗?!”皇上手抓着镇纸,狠狠的用着力。

    力道之大,墨玉镇纸都有了碎裂的迹象。

    皇上越吼。太后越觉得心凉,她死死的望着皇上,“只要哀家活着一日,就绝不允许皇后生的儿子继承皇位!大皇子立为储君之日,哀家就撞死在你大哥坟前!”

    太后的话,透着决绝。

    皇上笑了。又是以死相逼,逼到他都麻木了,也累了。

    这大锦朝,本就不是他的,要拿去便拿去吧。

    皇上的笑变得疲乏,坐了下来,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道明黄的圣旨。

    紧握了下圣旨,而后打开。

    那是一道崭新的圣旨,花样比别的大有不同,像这样的传位圣旨,是特制的,就是防止有人假传圣旨。

    皇上提拨沾墨,在圣旨最末端写下名字,把笔丢了。

    他拿起圣旨和龙案上沉甸甸的玉玺,朝太后走了过去。

    “当年朕说过,皇位交到朕手里时是什么样,还回去时,就是什么样,朕继承皇位十九年,没有准许镇南侯府的兵力添一人,也没有让人抢了兴国公府的兵权,还有王叔……除了不可避免的朝堂更替,一切都和十九年前一模一样,朕尽力了。”

    “曾几何时,朕只想逍遥山水,驰骋沙场,做一个恣意快活的逍遥王爷,却苟延残喘,窝在这金碧辉煌的牢笼里,用十九年来做一件事,贤明不得,昏庸不得,朕有多少回,想把大哥从陵墓中挖出来鞭尸,再引颈自尽,以赎罪孽。”

    皇上的声音飘忽,像是从远山飘来,带着浓浓的苦涩和绵绵不尽的恨意。

    太后的心,像是被一双大手给捏着,疼的她连呼吸都疼。

    “十九年前,太后把大锦朝交给朕,今日,朕把大锦朝还给太后,从今以后,大锦朝是繁荣,还是萧条,都与朕无关。”

    说着,皇上把圣旨和玉玺放在太后身边的小几上。

    他转身便走。

    太后想喊住他,可是嗓子像是黏在了一起,根本吐不出半个字。

    她身子一晃,跌坐在椅子上。

    手碰到了圣旨,太后抓在手里,狠狠的往地上一丢。

    然后哭了起来。

    皇上出了御书房,宁太妃进了来。

    听到太后在哭,宁太妃手攒紧了下,想着要不要退出去。

    但是她眼尖,看见了地上的明黄圣旨,还有太后手边的玉玺。

    宁太妃心中一动,迈步就要上前。

    可是才走了两步,就飞过来一茶盏,直接砸在她膝盖上,还有太后沙哑的吼声,“给哀家滚出去!”

    太后用力砸的茶盏,砸在膝盖上,宁太妃都觉得膝盖像是碎了一般,疼的她直想叫疼。

    要不是云贵妃托了她一把,她都能摔了。

    再说,云贵妃托了宁太妃一把后,想到之前的事,云贵妃对宁太妃一肚子邪火。

    她帮宁太妃那么多,她照样不会领情。

    左右撕破脸皮了,还帮她做什么?

    云贵妃手一收,宁太妃身子后仰,直接摔了。

    方才宁太妃忍住了,这一回。终是没忍住叫了出来。

    云贵妃在心底骂了一声活该,然后一脸关切的去扶她起来,“太妃,你没事吧?”

    宁太妃恨的咬牙。可让她更生气的还是太后,因为太后又砸东西了,比之前更愤怒道,“滚!”

    云贵妃耸耸肩,转身走了。

    宁太妃起不来。还是兴国公扶她起来的。

    一通闹腾之后,御书房再次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太后才歇住眼泪,她看着地上的明黄圣旨,双手握着椅子。

    手上修长的护甲用着力,用力之大,黄金打造,镶嵌玉石的护甲都弯曲了。

    太后很清楚,那道圣旨,是她和皇上最后的母子情分。

    皇上已经不管不顾了。他把空白圣旨和玉玺一起给了她,她是要杀大皇子,还是杀皇后,他全然不顾了。

    他已经破罐子破摔了,若是这样还不够,那他就真的会去刨先太子的陵墓鞭尸,然后再自尽。

    让皇上答应立安郡王为太子,是太后盼了十几年的事,如今得偿所愿,太后并不觉得高兴。甚至觉得荒凉可笑。

    她和皇位加起来,都不及皇后在皇上心中的分量!

    是,十九年前,皇上被她逼着登基时。说过他会让大锦朝保持在先皇驾崩时的样子,直到交给安郡王为止。

    这么多年,他说到做到了。

    太后知道,皇上是在跟她赌气,当年她为什么要皇上登基,而不是把皇位交给尚在襁褓中的安郡王手里。一来是先皇临时前传位给皇上,二来他在军中威望甚高,不论心智还是手段,甚至是性情,都远胜先太子,他原就是先皇众多皇子中,最聪明,也最酷似先皇的人。

    做父亲的,最喜欢的总是最像自己的儿子,先皇总是把“皇儿类我”挂在嘴边。

    先皇驾崩,北晋犯我边境,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如何能做皇上,如何统帅满朝文武?

    让皇上登基是逼不得已。

    皇上若是不登基,只能是当时的二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宁王做皇帝了。

    就算太后再不满皇上,可到底皇上还是她亲儿子,皇上当年死活不愿意继承皇位,是她硬逼着皇上继承了皇位,并写下圣旨,待安郡王长大成人,再禅位给他。

    要换成另外一个皇子,谁也不可能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本来都相安无事,可偏偏皇后怀了身孕。

    满朝文武不知道圣旨的事,都期盼皇后生下皇长子,好立为太子。

    那时候,她就预料到,皇后一旦生下皇子,安郡王的储君之路走的会很艰难,因为皇后的背后是手握重兵的镇南侯。

    她不止一次想要打掉皇后腹中的孩子,甚至要她的命……

    大皇子很聪明,就跟小时候的皇上一样,若换成是任何一个后妃所出,哪怕是卑贱的宫婢生的,她都会宠爱有加,可偏偏他是皇后生的。

    尤其他眉眼酷似皇后,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后见了就来气。

    可是一个聪慧,还过目不忘的嫡长子,是社稷之福,随着大皇子越长越大,不少大臣都奏请皇上立他为太子,以稳固江山社稷。

    其中,自然以镇南侯为首了。

    听的多了,兴国公就急了,他怕皇上真得会动心,要立大皇子为太子。

    太后也有些担心,这不要翻出十二年前皇上写下的传位圣旨。

    可圣旨没了!

    就是因为那道皇上登基时写的圣旨没了,才有后来大皇子中毒,她和皇上彻底撕破脸皮,到现如今,母子形同陌路的局面。

    如今,圣旨又有了。

    可她和皇上却再也回不到以前子孝母慈了。

    太后望着圣旨,嘴角的笑,苦涩的就跟吃了黄连一般。

    那道空白的任由她写的圣旨,她拿在手里,又能如何?

    她能写皇上禅位给安郡王吗?

    皇上会禅位,因为他从来就不留恋皇位。

    可镇南侯会同意吗,安郡王派人刺杀大皇子,这是死罪,就算安郡王手里有免死金牌,朝廷律法容他,镇南侯手里的十万大军也容不得。

    太后不能不顾及大锦朝的江山社稷,没有皇上从中周旋。兴国公根本就不是镇南侯的对手!

    冲动行事,只会自取灭亡。

    御书房外。

    宁太妃和云贵妃,还有兴国公守在那里。

    宁太妃膝盖疼,所以坐在椅子上。云贵妃和兴国公则站在。

    门,吱嘎一声打开。

    太后走了出来,她双眸通红,显然哭了很久。

    不过宁太妃的注意力还是在太后手里拿着的明黄圣旨上,以她对太后的了解。如果不是得偿所愿了,她不会哭的那么伤心。

    正高兴着呢,就听太后道,“传哀家懿旨,今日御书房的事,谁敢泄密半句,立斩无赦!”

    听太后这话,兴国公眉头皱紧了下。

    他望着太后道,“太后,楚大少爷和大皇子掉转身份。混乱皇室血脉的事,就这样算了不成?”

    太后瞥头望着他,“不这样算了,难道要鱼死网破吗?!你们干的好事!”

    说着,太后把安郡王的令牌丢给了兴国公。

    兴国公呐呐接住。

    安郡王办事太马虎大意了,怎么能留下那等致命的把柄。

    可就这样算了,他实在不甘心。

    他们费了多大的劲,才把大皇子杀了,可杀了一个,还有一个。就跟原上野草,野火烧不尽一般。

    宁太妃走过来,要说话。

    太后冷声道,“哀家累了。送哀家回宫。”

    丫鬟上前,扶着太后离开。

    宁太妃和兴国公互望一眼。

    两人一同出了宫,去了安王府。

    安郡王正在品茗,心情颇好。

    见兴国公和宁太妃进来,两人脸上神情难看,眉头微挑了下。“怎么了,大皇子身上没毒?”

    宁太妃望着安郡王,她把令牌丢给安郡王。

    安郡王拿着令牌,眉头更皱了,“瑞珠的令牌,怎么在你这里?”

    “瑞珠?”宁太妃怔了下,“你派瑞珠去杀大皇子的?”

    安郡王把令牌放下,道,“我让她潜伏在安定侯府,怎么了?”

    兴国公顿时怒道,“我就说安郡王做事不会那么急躁,派人去杀大皇子,还会留下这样的把柄!”

    “这令牌,楚大少爷交给皇上,说是在大皇子出事的地方找到的!”兴国公气炸了,“皇上一怒之下,要把这事和双生子的事一并交给刑部处置,太后为了护你,和皇上吵开了,最后只能任由楚大少爷做大皇子!”

    谁想到这令牌是楚大少爷炸吓他们的。

    安郡王脸黑如炭。

    宁太妃则生气道,“瑞珠的令牌落到楚大少爷手里,定然是出事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宁太妃恨不得活刮了瑞珠。

    出门执行任务,要带什么令牌在身上,能吃吗?!

    安郡王眼神冰冷,他身侧的暗卫道,“瑞珠带令牌进安定侯府,是为了让安定侯夫人帮她。”

    宁太妃看着安郡王,“也就是说安定侯夫人见过这块令牌了?”

    “没用的,”安郡王摇头道。

    他不可能说服安定侯夫人出面帮他作证,证明这块令牌是瑞珠的,一直在安定侯内。

    任由刺客待在安定侯府,残害自家人,足够安定侯休了她了,这么愚蠢的事,她不可能会做。

    还有,他派瑞珠潜伏在安定侯府,肯定有目的。

    他该如何解释?

    这件事,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不过,他倒也不担心。

    他既然能杀大皇子一回,就能杀第二回,他就不信还有第三个大皇子出来!

    况且太后手里有圣旨,他怕什么?

    “皇宫好久没有办喜宴了,大皇子这一回,被满朝文武误以为死了,实在晦气,该冲喜去去晦气才是。”

    安郡王笑的邪魅冷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