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眼(两更合一)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眼(两更合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楚大老爷走远了,楚北方才收回眸光,迈步朝前走去。

    孙公公远远的瞧见楚北,等他近前,便迎上去,请安道,“见过大皇子。”

    楚北轻点了下头,没有说什么,迈步上台阶。

    孙公公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

    等见到皇上鼻青脸肿的,嘴角还有血,孙公公惊呆了。

    他方才见到楚大老爷嘴角有伤,还觉得皇上下手太重,就算在气头上,也不应该对楚大老爷出手,谁想到皇上伤的更重啊?!

    孙公公赶紧去扶着皇上,问道,“皇上,奴才叫太医来。”

    皇上呲了一声,因为孙公公不小心碰到他伤口了,他道,“不必了。”

    还说不必,都伤成这样了,楚大老爷出手也太没分寸了吧,这哪里是切磋啊,他分明就是揍了皇上一顿。

    孙公公怀疑楚大老爷是受了献老王爷的教唆。

    不过揍皇上一顿,皇上确实老实了许多,之前只喝酒,烂醉如泥,这几天滴米未进,现在好多了。

    皇上身子有些不稳,他望着楚北,道,“你来找朕有事?”

    皇上的声音沙哑暗沉,眼神疲惫,精神不济。

    楚北轻点了下头,道,“儿臣恳请父皇收回之前的两道赐婚圣旨。”

    皇上就猜到他来是为了退婚的事,那些人的手段,当真不值一提,就算要做什么,一定要这么急不可耐的写在脸上吗?

    他权当做是对宸儿的考验了,若是这么点小困难都解决不了,将来的路,只会更艰难。

    皇上轻咳了两声,咳嗽时牵动胸口和嘴角,疼的皇上直呲牙,他望着楚北道,“周二姑娘聪颖过人,娴雅端庄。朕和你母后才挑选她做儿媳妇,她并无过错,贸然退亲,有毁人家周二姑娘的闺誉。绝非君子所为,皇儿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伤及她人,人生在世,但求一个坦荡。无愧于心。”

    说到最后时,皇上的声音有些起伏,眼神晦暗不明。

    楚北也知道退亲伤人,可他必须退亲。

    “世上两全其美的事少,但不是没有,只要皇儿找到两全之法,朕一定收回赐婚圣旨。”

    说完,又是一阵咳。

    孙公公见了心疼,“皇上,奴才扶你回宫歇着。”

    看着皇上走远。楚北眉头皱的快没边了。

    他求皇上收回赐婚圣旨,皇上答应了一半,搪塞了一半。

    只要他有两全之法,他就能娶清韵,如果不能,那就是他无能,怨不得旁人。

    “两全之法,不能损毁周二姑娘的闺誉,那不是只能右相提出退亲了?”卫风哑然。

    用膝盖想,也知道右相不可能提出退亲的啊。爷一表人才,人中龙凤,周二姑娘退亲,现在退的只是一个皇子妃的位置。将来没准儿就是帝后之位了。

    这桩亲事,多少人做梦都梦不到,她怎么可能会答应退亲呢?

    除非周二姑娘有了意中人,只羡鸳鸯不羡仙,可一个大家闺秀,还是圣旨赐婚的未来皇子妃。却有意中人,这不是打皇上的脸吗,更是把大皇子的面子往地上狠狠的蹂躏,跟戴绿帽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想退掉周二姑娘的亲事,已经这么难了,还有三姑娘呢。

    楚大少爷死了,皇上收回赐婚圣旨容易,可三姑娘另嫁他人就难了。

    谁让爷当众扬言,此生有三姑娘足矣,绝不纳妾了。

    爷对三姑娘情深意重,三姑娘不为爷守节,还嫁给大皇子,指不定大家在背后就会说三姑娘朝三暮四,杨花心性了。

    好像思来想去,只有爷是楚大少爷的事大白于天下,才能平息流言蜚语,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真相大白也没用啊,爷才是真正的大皇子……他还是得依照赐婚圣旨迎娶周二姑娘。

    最多娶三姑娘为侧妃,大家不会说她水性杨花,甚至还会羡慕她,毕竟从外室所出庶子少奶奶摇身一变,成了皇子侧妃,也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然而,三姑娘并不稀罕。

    这分明就是一个死结啊。

    卫风都头疼了,眸带同情的看着边走边揉太阳穴的某爷,小心翼翼道,“爷,或许三姑娘有办法呢,咱们去问问她吧?”

    问清韵?

    楚北想都没想就否决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会得到怎样一个答复。

    自己挖的坑,自己填。

    这烂摊子,她是不会管的,她没因为他欺瞒和丢下她匆忙离京而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楚北往前走,没多久,就见安郡王迎面走过来。

    相比于楚北的眉头微陇,安郡王神情要从容愉悦的多。

    见到楚北,他身为郡王,是要请安见礼的,他笑道,“大皇子脸色有些差,心情不好吗?”

    有些人,天生容易挑起人怒气,以戳人伤口取乐。

    楚北望着他,眸光带笑,笑意浅薄,未带眼底,“托安郡王洪福,本皇子还有十八天便要娶皇子妃了。”

    安郡王笑意更深,“娶妻生子乃人生大事,该高兴才对,何必这样愁眉苦脸,难不成大皇子不想娶周二姑娘?”

    他话音刚落,一袭锦袍从树上一跃而下。

    啪的一声,玉扇打开,随即是逸郡王爽朗飘逸的笑声。

    逸郡王走到楚北身侧,轻摇玉扇,笑道,“安郡王,本郡王对你是越来越佩服了,明知道他看你不顺眼,想灭了你,还在眼前晃,你就不担心,他哪一天一个没憋住,扭了你脖子?”

    逸郡王是拍着楚北的胸口说的,一脸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不是大皇子的对手,还派人去杀人家的弟弟,咋不知道收敛,夹着尾巴做人的神情。

    安郡王脸色冰冷,“我更想扭断你脖子。”

    逸郡王大笑,“我就喜欢看你想扭我脖子,但我就算把脖子送到你手里,你都不敢扭的憋屈模样。”

    这话。够欠揍,够嚣张,够狂妄。

    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

    可偏偏,他就有这样嚣张的资本。谁让他是献老王爷的独苗了,自家的孙子,隔三差五,有事没事往死里揍都没事,外人敢碰他一根手指试试看。

    逸郡王惹人发怒的本事。远超常人,安郡王要不是忍耐力好,估计都跟逸郡王动上拳脚了。

    安郡王冷冷一笑,迈步走了。

    等他走远了,逸郡王拍着楚北的胸口道,“我思来想去,纠结再三,还是决定挺身而出,为了帮兄弟你,决定插自己两刀。”

    楚北看着他。“你怎么帮我?”

    逸郡王打着扇子道,“帮你把沐三姑娘娶了啊,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把沐三姑娘照顾的白白胖胖的,能有我这样牺牲精神的人,已经不多见了,连我都佩服我自己了。”

    卫风,“……。”

    看着逸郡王一脸我也就为了你才牺牲这么大,你不用太感动的神情。卫风抚额了。

    他敢打赌,爷心底特别感动,感动的都想剥他两层皮了。

    他是存心消遣爷的吧?

    然而,逸郡王还没说完呢。“我已经派人送聘礼去安定侯府了。”

    卫风,“……。”

    楚北脸色一僵。

    逸郡王连忙道,“那啥,道谢就不必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回头我请你喝喜酒。”

    走之前,还撒了一把盐。

    说完,逸郡王纵身一跃,就消失不见了。

    卫风连忙道,“爷,他肯定是开玩笑的。”

    只是,开玩笑怎么就一点分寸都没有呢,这也忒欠揍了。

    楚北脸色乌黑,他知道逸郡王不是开玩笑的,要是开玩笑,他根本不会逃。

    楚北猜的没错,逸郡王真的派人送聘礼上门了。

    浩浩汤汤,几十个小厮抬着挂着红绸的聘礼到安定侯府跟前,那阵仗,把侯府小厮都看懵了。

    小厮赶紧去禀告周总管。

    周总管出来,便瞧见一个小厮,那小厮还很面熟。

    周总管一时想不起来,便道,“你,你是……?”

    小厮轻咳一声道,“我是逸郡王的贴身小厮,来过侯府几回,我还记得周总管你呢。”

    逸郡王的小厮?

    还带着几十抬,像是纳采礼的东西来,周总管脸上还挂着笑,心里就笑不出来了。

    逸郡王这又是要闹哪门子的幺蛾子啊?

    府里这几天,不太安生,没功夫陪他玩啊。

    心里想着,周总管指着那些东西,问道,“逸郡王这是要做什么?”

    小厮心底苦啊,碰到一个想一出是一出,碰到老王爷不在家,就能闹的天翻地覆的郡王爷,真是头大,“事情是这样的,楚大少爷这不是死了吗,他临死前,托大皇子和郡王爷好好照顾沐三姑娘,大皇子有婚约在身,没法娶沐三姑娘,郡王爷想着,不能有负楚大少爷临终所托,怕他会死不瞑目,所以决定迎娶沐三姑娘过门。”

    周总管,“……。”

    你不要逗我玩好吗?

    京都不都盛传大皇子就是楚大少爷,哪来的临终遗言啊?

    周总管呐呐,揉太阳穴道,“照顾也不用娶吧?”

    小厮想哭,这话怎么跟他问的一模一样啊,“郡王爷说了,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一个大男人,要是碰到沐三姑娘病了痛了,也不好嘘寒问暖,还是娶回家,名正言顺一些。”

    周总管,“……。”

    周总管已经凌乱了,“嘘寒问暖有丫鬟啊。”

    惊人的相似回答啊,简直一个字不差。

    “楚大少爷哪里不知道沐三姑娘有丫鬟嘘寒问暖,不还是托爷和大皇子照顾,说明楚大少爷对丫鬟们不放心啊,”小厮讪笑道。

    周总管有些词穷了,好像还真的有那么两分道理,只是,“三姑娘和楚大少爷是圣旨赐婚,不能……。”

    小厮崩溃了,又跟他问的一模一样。

    周总管是不是他失散的亲爹啊,他现在看周总管格外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侯府且放心,老王爷一直教郡王爷做一个重信守诺的人。他娶沐三姑娘这事,老王爷没理由反对,至于圣旨赐婚,楚大少爷人都死了。死者为大,皇上疼楚大少爷,就会尊重他的选择,所以郡王爷娶沐三姑娘这事,只要侯府答应。就不成问题,”小厮回道。

    周总管脑壳疼的厉害。

    这么大的事,他可做不了主,只能请小厮进府了。

    这事,一阵风就传到了清韵耳朵里。

    当时她正在喝茶,听到逸郡王要代替已死的楚大少爷娶她过门,一口茶当即喷老远。

    绿儿就倒霉了,因为那茶一滴不差的全喷在了她衣裳上。

    清韵喷了茶,就咳嗽起来。

    青莺拍着她后背,高兴道。“逸郡王肯定是在帮姑娘!”

    上回,安郡王要娶姑娘,就是他帮的忙,还倒霉的被皇上罚扫一个多月的马厩,他和楚大少爷是好兄弟,他肯定是在帮现在是大皇子的楚大少爷。

    清韵不以为然。

    楚北的手段,她不是没见过,这样奇葩的事,不大像是他能做的出来的啊,不过也不排除是为逸郡王量身打造的办法。

    清韵咳嗽完。就去窗户处,找卫驰,问道,“是你主子让逸郡王来的?”

    卫驰摇头。“属下不知道。”

    也是,他一整天都守着她,也没回去过,他怎么知道呢。

    清韵耸了下肩,转身要回头。

    想到什么,她又转了身。

    只是才转身。就和人撞上了,砰的一下,脑袋都撞晕乎了。

    一只大手帮她揉额头,声音有些急问,“没撞疼吧?”

    那声音醇厚带着温柔,扑撒在脸上,那股暖流直接流到心间,她摇头道,“不怎么疼。”

    说着,她望着楚北,问道,“这一回,也是你托逸郡王来侯府的?”

    楚北轻摇了下头。

    果真不是他啊,她猜的还真准。

    不过,逸郡王总不至于真想娶她,还有他派小厮上门说的那些话,明显是给大皇子娶她铺路,真是煞费苦心了。

    有这样甘愿为他两肋插刀的兄弟,清韵替楚北高兴。

    可是她更想哭,你们这样做,有想过她的名声没有啊?

    她现在已经是命途多舛的代名词了,谁看到她,不是一脸同情加惋惜,她现在都不敢出泠雪苑了。

    昨天在花园里逛了一圈,就听到七八个走过路过的丫鬟在背后叹息,“可怜的三姑娘,怎么就这么的命苦呢……。”

    每每听到,清韵都有种呕血三升的冲动。

    正想着呢,外面传来敲门声。

    敲了两声之后,喜鹊就推门进来了,有些急切道,“姑娘,侯爷来了。”

    清韵不疾不徐的站起来,去迎接侯爷。

    等她走到珠帘处时,转身回头看了一眼,见楚北端茶轻啜,清韵顿时有些急了,轰人道,“你还不走?”

    楚北望着她,笑道,“侯爷应该是来找我的。”

    清韵两眼一番,这人脸皮越来越厚了,她爹来她住的地方,不找她反倒是找他,可能吗?

    清韵出去了,见到侯爷,还未请安呢,就听侯爷道,“让他到书房见我。”

    清韵,“……。”

    说完,侯爷就越过她,朝书房走去。

    喜鹊赶紧进屋,要找楚北。

    清韵则朝书房走去,楚北都知道侯爷是来找他的,加上他耳力好,估摸着这会儿已经到书房了。

    清韵落后几步,侯爷找楚北,不知道说什么,她想知道。

    谁想,侯爷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余音还在耳畔,就听到侯爷的说话声,“我是该称呼你楚大少爷,还是称呼你大皇子?”

    侯爷的声音,带了些怒气。

    楚北的声音就醇厚温和的多,他道,“七月十六,我来迎娶清韵,时间略仓促,还请岳父大人准备好清韵出嫁事宜。”

    一句岳父大人,闹的侯爷脾气都没了。

    “你要同日迎娶清韵和周二姑娘?”侯爷问道。

    七月十六,是钦天监挑选,让大皇子迎娶右相府周二姑娘的日子。

    楚北摇头,“我只娶清韵。”

    声音铿锵,透着不容置疑。

    侯爷望着他,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七月十六,如果你没法迎娶清韵,我会和江老太爷奏请皇上,另外给清韵指一门亲事。”

    侯爷不是说笑的。

    清韵救过楚大少爷的命,于楚大少爷有恩,楚大少爷摇身一变成了大皇子,另娶他人,没道理委屈清韵一辈子不嫁人,就算是皇上,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他或许没那么大的脸面求来赐婚圣旨,但江老太爷有。

    楚北眉头一拧,他怎么觉得侯爷和江老太爷早挑好了人选,他忍不住问道,“指给谁?”

    才问完,清韵就推门进去了。

    侯爷看了她一眼,知道清韵听到了,他什么都没说,迈步走了。

    楚北看着清韵,眸底有小火苗在闪烁,“你为何不让侯爷说,怕我揍你江远表哥?”

    清韵没好气道,“谁让你小心眼的,我表哥也是可怜人,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有我这样的表妹,只要一有烂摊子,就想到他,我都于心不忍了好吗!”

    听清韵骂他小心眼,楚北脸有些发黑,他伸手,揪着清韵的鼻子,道,“娶你是可怜人?你有这觉悟,怎么没见你对我于心不忍?”

    清韵听得嗓子一噎,有他这么断章取义的吗,她说的可怜人不是这个意思好么!

    只要没人娶她,只要她嫁不出去,外祖父就让表哥娶她,也不管表哥愿不愿意,这还不可怜吗?

    就这样一个可怜表哥,他还吃他的醋,酸死你,清韵哼了鼻子,“你怎么能跟我表哥比,你是走了****运好么!”

    “想我和表哥一同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温文尔雅,才比子建,貌若潘安,要不是侯府不愿意亲上加亲,我早嫁给表哥了,哪轮到你啊,也不知道我和表哥是不是缘分天定,我从他手里转到了楚大少爷手里,最终还是得转回表哥手里去。”

    说着,清韵用眼角余光瞥见楚北那俊美绝伦的脸上染了墨色,还有那冒着火星,眸底那恨不得想掐死她的冲动,清韵心情格外的爽。

    让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楚北望着清韵,神情微敛,还有些受伤,清韵都有些后悔了,她好像不应该那么说。

    正反思着呢,就听楚北道,“你江远表哥那么好,那么可怜,我怎么忍心放你去祸害他?”

    清韵一口老血上涌,差点喷楚北一脸。

    “你才是祸害!”

    看着清韵气的脸都红了,像是一朵娇艳牡丹,分外好看。

    楚北低笑,捏着她精致,滑嫩如剥了皮的鸡蛋般的脸,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问道,“子键是谁?潘安是潘家三少爷?”

    清韵一个激灵袭来。

    她好像不小心给子键和潘安拉仇恨了。

    这小心眼的男人,说他心眼小,他还不承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