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让路

第二百九十四章 让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梓婷也直抖肩膀。

    要说她还真是佩服三表妹,就算现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爷,可到底没有昭告天下,只是传闻,过不多久,他就要迎娶周二姑娘做大皇子妃了,她不急的跳脚,还有心情品茶赏花,真是有够沉得住气的。

    尤其逸郡王还打着楚大少爷临终所托的幌子,要娶她过门,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来了半天,她竟然都没问一句,她都怀疑她是不是天生不知道什么是着急了。

    知道清韵和沐清凌要说些体己话,周梓婷很识时务的走开片刻。

    等她走了,沐清凌握着清韵的手,声音有些哽咽道,“都说大皇子就是楚大少爷,我也不知道真假,他又要娶周二姑娘了,你将来……。”

    清韵反握着沐清凌的手,笑道,“大姐姐,我知道你关心我,你放心,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总会过的很好的。”

    沐清凌也分不清清韵说这话,是真有那份自信,还是只是为了宽她的心,她不好说些丧气话,只能点头。

    看着沐清凌眸底的祈盼,清韵神情也有些飘忽了。

    她好像对楚北过于自信了,他能不能说服右相解除婚约还未可知呢。

    要是右相不同意,也无可厚非。

    毕竟周二姑娘也无辜。

    这会儿,他应该到右相府了吧?

    右相府。

    远远的就瞧见两只石狮子蹲伏在路边,雕刻精美,威武雄健,叫人望之生畏。

    相府朱红大门,飞檐斗拱,鎏金匾额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光芒。

    楚北骑在马背上,他穿着一袭锦袍,衣冠楚楚,剑眉星眸。玉质金相,姿容傲绝,浑身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

    “是大皇子!”相府门前迎来送往的小厮身子一怔,惊呼道。

    两小厮还以为大皇子是路过。可是见楚北在相府大门前勒住缰绳,两小厮赶紧上前请安。

    请安之后,其中一小厮领楚北进府,另外一小厮则飞奔去禀告右相。

    大皇子大驾光临,右相本应该亲自到门前迎接。只是楚北来的突然,右相府事先毫不知情,又不敢让大皇子在右相府大门前等着,只能一边派人通知右相,一边领楚北进府了。

    再说右相,正和右相夫人商议周二姑娘嫁给大皇子的事。

    右相夫人高兴的眉飞色舞的,嘴角的笑,瘪都瘪不下去。

    之前还担心大皇子出事了,女儿下半辈子不知道如何安身好,谁想到大皇子不仅回来了。还安然无恙,想想那半个月的担心,寝食难安,右相夫人真想把那些散播谣言之辈抓起来吊打一顿泄愤才好。

    女儿出嫁是一辈子的大事,又是嫁给皇子,这喜宴自然不能马虎。

    只有十八天筹备,右相夫人担心会不够,有些着急呢。

    正商议着,外面一小厮飞奔进来,来源就道。“相爷,大皇子来了,说是有事找您商议!”

    右相正在喝茶,闻言。手中茶盏虚晃了下。

    右相夫人笑道,“大皇子有什么事需要和相爷商议的?”

    按理,大皇子应该骑着高头大马前来迎亲才对,这时候来,有些不合礼数。

    不过大皇子登门,谁也不敢慢待。

    右相赶紧放下手中茶盏,起身迈步出了屋。

    等他紧赶慢赶到前院时,楚北正在喝茶。

    他连忙进屋,行礼赔罪道,“不知大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大皇子恕罪。”

    楚北坐在那里,不疾不徐的把茶盏放下,道,“是我来的突兀,右相何罪之有?”

    说着,他眼睛从屋子里小厮身上扫过。

    右相连忙摆手,让那些小厮都退出去。

    等人都走了,右相才望着楚北道,“不知大皇子忽然来相府,可是有什么急紧之事?”

    楚北请右相坐,右相不敢和楚北平起平坐,只坐在右下手位置。

    楚北望着他,笑问道,“京都这些天的流言,右相可曾听闻?”

    右相连忙道,“听闻了一二,不过臣并未放在心上。”

    卫风站在一旁,他面色冷峻,听右相这么说,不由的多看了他一眼。

    不愧是右相,说话当真是玲珑,爷想说服他,怕是没那么容易啊。

    楚北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笑,恍如罂粟绽放,他朱唇轻启,徐徐道,“方才右相问我来相府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是来请右相解除大皇子和周二姑娘婚约的。”

    楚北这话说的极具巧妙。

    他来找右相,是退大皇子和周二姑娘的婚约,而不是他和周二姑娘的婚约。

    他这也算是在右相面前坦然承认,他就是楚大少爷了。

    右相在心底轻轻一叹。

    方才来的路上,他就猜到大皇子来找他,大约是为了婚约一事,他还祈盼是他想多了,如今真听到,心底还真不是滋味儿。

    他站起身来,惶恐道,“可是小女德行有失,惹怒了大皇子?”

    听右相问这话,卫风就在心底大叫一声:狐狸啊!

    爷都委婉的说了,他是楚大少爷,右相揣着明白装糊涂,当不知道,爷提退亲,他就反思周二姑娘是不是德行有失,要是德行有失,退亲那他可能无话可说,要是贤良淑德,那爷退亲可就太伤人了。

    楚北听得一笑,他知道右相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能在朝堂上做到一二品大员的,就没一个简单的。

    朝堂倾轧,尔虞我诈,能立于不败之地,还步步高升的,十有八九都是老奸巨猾。

    楚北望着右相道,“周二姑娘性情敦厚,淑慎谦恭,能被皇上挑选为大皇子妃,德行自然不必说,我也知道贸然退亲,有损周二姑娘闺誉,我不想伤及无辜。右相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右相坐在那里,神情有些复杂,但没有说话。

    楚北也没有说话。

    屋子里,很安静。安静的都有些可怕了。

    半晌之后,楚北站起来,朝右相作揖道,“还请右相成全。”

    右相哪里敢担大皇子的大礼啊,连忙扶着他。道,“大皇子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实在没那个胆量求皇上收回赐婚圣旨,让天下人以为我看不上大皇子,眼高于顶,还有瑜儿,她并无过错……。”

    右相要扶起大皇子,可是他用了力,都扶不动大皇子。

    他又不能收回手来,任由大皇子给他行礼作揖。

    大皇子行礼。就跟长跪不起一样啊,这不是在逼他答应吗?

    右相头疼的紧,他多希望来的是镇南侯,或者是楚大老爷,他们同朝为官,有话好说。

    大皇子和他是君臣啊,说话处处受拘束,他根本放不开,有些话,他根本就不敢说严重了。他很清楚,安郡王斗不过大皇子的。

    且不说大皇子机智过人,还有皇上呢,虽然不知道这么多年皇上为何那么怪异。处处受太后压制,可皇上要是真想立大皇子为太子,十个太后压他也没有用。

    皇上能不顾皇族宗规,留下双生子,可见对皇后所出皇子有多钟爱了。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未来皇帝啊。那无疑是在头顶上悬了一把刀。

    右相犹豫再三,终是叹息一声,“是瑜儿和大皇子有缘无分,我答应……。”

    他才说了几个字,就听外面传来右相夫人的说话声,“相爷!”

    她声音很急,进屋的脚步也有些凌乱。

    她皱眉道,“相爷糊涂!瑜儿和大皇子的亲事是镇南侯和你,还有皇上皇后共同商议决定的,已经昭告天下,瑜儿德行没有问题,大皇子也安然无恙的活着,哪能随意退亲?当初传闻大皇子出事的消息,瑜儿都有心寻死,追随大皇子而去,你答应退亲,岂不是要逼死瑜儿吗?!”

    这话,右相夫人是对着右相说的,更是对楚北说的。

    退亲,就是要周二姑娘的命。

    卫风瞅着右相夫人,心道:右相已经够难缠的了,又来一个更难缠的,爷和三姑娘的命咋就那么苦呢?

    右相夫人骂完右相,又望着大皇子,福身见礼道,“臣妇失礼了,还请大皇子见谅,臣妇就瑜儿一个女儿了,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如果瑜儿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臣妇会盯着她改了,退亲的事,莫说瑜儿了,就是臣妇听着都心慌不安。”

    楚北眉头紧锁,唇瓣抿的紧紧的,有些不虞。

    右相见了,忙将右相夫人拉到一旁,然后道,“内子说话急躁,冲撞了大皇子,臣代她给大皇子赔不是。”

    楚北看着右相,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来,“赔不是就不必了,右相夫人关心女儿,无可厚非,她说的话也不错,大皇子安然无恙的活着,哪能随意退亲,是我贸然登门了,告辞。”

    说完,楚北就迈步走了。

    右相要送大皇子,只是袖子被右相夫人抓着了,她问道,“大皇子那话是什么意思?”

    右相回头,瞪了右相夫人一眼,道,“你别忘了,大皇子和楚大少爷是双生子,大皇子死了,二皇子就是嫡长子了!”

    右相夫人听得有些懵,“你说清楚点,我没听懂。”

    右相还想去追大皇子,恭送他离开相府,以免落人话柄,可是耽搁了这么会儿,估计他追出去,也见不到大皇子人了。

    他索性不追了,转身坐下,望着右相夫人道,“现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爷,他曾当众扬言,此生有沐三姑娘足矣,绝不纳妾,楚大少爷对沐三姑娘情根深种,他是想给沐三姑娘一个正妃之位,才来找我退亲……。”

    右相话还没说完,右相夫人就敛眉了,“就算现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爷,那又如何,他现在是大皇子,是和瑜儿有婚约,十八日后就要迎娶瑜儿的大皇子!他以大皇子的身份回京那一刻起,就和楚大少爷的一切无关了,再说了,他不是也知道吗,所以让逸郡王上门求娶沐三姑娘,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吗?”

    右相听得一愣,“逸郡王求娶沐三姑娘?什么回事?”

    右相夫人瞪了右相一眼,“什么都不知道,就贸然答应退亲!”

    嗔骂完,右相夫人把方才丫鬟禀告她的事告诉右相。

    右相听着,叹息一声,道,“还是把亲事退了吧。”

    右相夫人听得脸色一哏,当即站起来道,“相爷说的什么糊涂话,这桩亲事怎么能退?!”

    右相望着右相夫人,“你真以为逸郡王送纳采礼登门,是想迎娶沐三姑娘?那都是在替大皇子送纳采礼。”

    右相夫人一脸不解,右相也解释不通,但直觉告诉他,就是这样的。

    只怕上一次,逸郡王和安郡王抢着娶沐三姑娘,也是为了帮楚大少爷。

    能驯服住逸郡王那匹顽劣野马,可见楚大少爷不是一般人了。

    他要做的事,只怕没人能拦得住。

    右相站起身来,望着右相夫人道,“我知道你疼瑜儿,不想她受委屈,可受一时的委屈,总比受一辈子强,沐三姑娘救过楚大少爷的命,于他有救命之恩,你也见识过她筹办的宴会,你觉得瑜儿能是她的对手?”

    大皇子亲自登门,找他解除婚约,就是怕退亲损毁瑜儿名声,他该说的都说了,如果右相府执意不退亲,他不会强求。

    他可以依照圣旨赐婚给瑜儿皇子妃的位置,可将来他登基,正妃不一定就是皇后啊,历史上不乏正妃最后成了贵妃,侧妃成了皇后的先例,就算他煽动满朝文武都强求不了。

    要是大皇子再做的过分点,他把瑜儿娶回去干晾着,到死都不踏足瑜儿房间半步,他能摁着他去吗?

    他说了给不了瑜儿想要的,他此生只愿意娶沐三姑娘,他执意不退亲,执意要把瑜儿嫁给他,就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这还是好的了,万一大皇子一定要给沐三姑娘正妻之位,就得将双生子的事大白于天下,虽然皇家玉册上,他是大皇子,可到底谁才是真的大皇子,皇上和皇后说了算。

    万一皇上说楚大少爷是二皇子呢?

    大皇子已经死了,二皇子还是嫡长子,不妨碍他夺嫡,可瑜儿怎么办?

    她是与大皇子有婚约的!

    到那时,瑜儿就算想退亲,也退不了了。

    右相是聪明人,他会权衡利弊,明知道瑜儿嫁给大皇子,讨不了好,还不如把亲事退了,卖大皇子一个人情。

    可右相夫人就不这么想了,她道,“楚大少爷是当众说过此生有沐三姑娘足矣,绝不纳妾,可相爷也知道,沐三姑娘给定国公府大少爷治病,还要他许诺不纳妾,指不定楚大少爷说那话,就是沐三姑娘强逼的,楚大少爷是被逼无奈,况且瑜儿哪里比沐三姑娘差了,相爷就笃定她俘获不了大皇子的心?就这样给沐三姑娘让路,我不甘心!”

    右相夫人说完,外面传来一清脆带着愤怒的声音,“女儿也不甘心!”

    PS:~~o(>_<)o~~

    明天还得继续去收拾房子,累成狗,求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