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踩脚

第二百九十五章 踩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这一天,阳光明媚。

    清韵起的有些晚,吃了早饭后,便带着丫鬟去春晖院给老夫人请安。

    她不疾不徐,轻缓着脚步,看着一缕缕阳光透过树叶间隙,在青石地面上映出一片片斑驳,恍如一地的碎金。

    清韵走在前面,青莺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

    她抬起小手,轻抚过那些开的娇艳的花朵和绿叶,随手摘下一片牡丹花瓣,青莺望着清韵道,“姑娘,昨儿逸郡王派人送纳采礼来,要迎娶姑娘的事肯定大家都知道了,指不定整个朝野都轰动了,他们会不会反对逸郡王娶姑娘啊?”

    青莺有些担心,如果连逸郡王要娶姑娘都会遭人反对的话,那身为大皇子的楚大少爷要娶姑娘岂不是更加难了?

    青莺巴巴的望着清韵,想清韵说句话,好让她安心。

    清韵一句话没说,反倒是假山里,传来一阵嘲弄的笑声。

    那声音很熟悉,是沐清柔的。

    清韵瞥头,就见沐清柔从假山中攀着石头走出来,她罩着一方粉色面纱,面纱一角绣着一只七彩花蝶,栩栩如生,不细看,还以为是一只蝴蝶落在了面纱上。

    轻纱罩面,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但眼神带着讥讽,她冷笑道,“枉楚大少爷当众扬言此生有你足矣,绝不纳妾,他遭遇不幸,我原以为你会上吊自尽殉情,没想到你活的跟平常一样,看来楚大少爷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也不过如此。”

    清韵看着她,眸光清冽如泉,朱唇轻启,盈盈笑问,“楚大少爷在我心中分量如何,与五妹妹你有关系吗?”

    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还有闲心思管楚大少爷在她心中的分量,这是她和楚北之间的事,与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好么。

    沐清柔脸一哏。云袖下交叠的手,猛然攒紧,眼神冰冷,恨不得清韵去死。

    她咬紧牙关。贝齿上下撞击,一字一顿道,“你四处闯祸,把刺客都引上门来了,你安然无恙。我却伤了脸,我没找你算账,只是要你两瓶子药膏,你百般不给,还妄想嫁给逸郡王,简直是痴人说梦!”

    像人讨要东西,还这么趾高气扬的,清韵还是头一回见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欠债不还。还有大夫人母女,一有事就把过错往别人头上推的毛病,这辈子估计都改不掉了。

    清韵冷冷的扫视着沐清柔,道,“你要是觉得我四处闯祸,给你带来了麻烦,可以去跟父亲还有祖母告状。”

    不提侯爷和老夫人还好,一听清韵提他们,沐清柔就炸毛了,“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谁不知道父亲偏疼你,祖母也是!”

    这些天,她真是受够委屈了,她是未来的二皇子妃。将来的皇后。

    本以为在侯府可以横着走,先是父亲抬秋姨娘做平妻,给了她和娘亲一巴掌,还没缓过劲来,又倒霉的遇到了刺客挟持,伤了脸。

    就凭她是圣旨赐婚。将来的二皇子妃,慧净大师口中将来的皇后,这样尊贵的身份,偌大一个侯府,除了娘亲将她放在心上,父亲和祖母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由她脸颊上带着伤疤!

    他们如此待她,她一颗心都凉透了!

    沐清柔暴跳如雷,可是清韵只笑着,笑容轻柔,却带了凌厉之气,“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大夫人骄纵你,惯着你,不代表侯府所有人都围着你转,稍有不顺心,就怨他人偏心,自己却从不反思哪里惹人嫌了,你很闲,我却没那个闲心情陪你玩,把路让开。”

    沐清柔气的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了,她恨恨道,“你不会绕道走吗?!”

    路不宽,一个人走足够,可是两个人走,如果其中一个人不稍稍侧身,就难免要碰到,不然,只能从一旁的草地踏过。

    天气闷热,太阳毒辣,清韵也是贪图树荫下清风徐徐,才走这条狭长小道的,要是绕道走,得绕好一大圈。

    清韵深呼一口气,轻提裙摆往上走。

    沐清柔嘴角上扬,在清韵抬脚时,她也把脚抬了起来。

    她不是想挡清韵的路,存心不要清韵过去,她抬脚,是想绊住清韵,让她摔跤。

    只是这一次,她做的过于明显了些。

    加上一旁的草地要高不少,所以速度上就慢了,清韵察觉到她的意图,嘴角一勾,清韵抬起脚来,狠狠的踩了下去。

    瞬间,耳畔就传来沐清柔的叫疼声。

    沐清柔的鞋上嵌了好几颗珍珠,清韵正好踩在珍珠上,本来奢贵精致的珍珠,这会儿就跟一根针似地,狠狠的扎进沐清柔的脚背上,让她都生出一种错觉,她的脚被清韵给踩碎了。

    沐清柔连叫了好几声疼,清韵都没有松开。

    沐清柔的丫鬟急道,“三姑娘,你踩到五姑娘的脚了!”

    清韵赫然一笑,“笑话!她一个人挡在小道中间,我已经避开她了,还踩到她的脚?难道只许她给我使绊子,不许我踩到她?”

    说着,清韵还用力转了转脚。

    她清楚的看到沐清柔疼的娇容扭曲,疼的倒抽气。

    清韵这才松开脚,她道,“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教训,以后还敢在我面前弄小动作,哪只脚绊我,我就废你哪只脚!”

    说完,清韵重重一哼,迈步离开。

    身后,青莺直拍心口,姑娘太剽悍了,那一脚踩的,都把五姑娘差点踩晕。

    不过,全是她活该,自作自受,姑娘不想跟她争,都要从杂草上走了,她还咄咄逼人,再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当姑娘怕了她了。

    走远了十几步,听到身后沐清柔那穿云破雾般的嘶叫,惊起无数的飞鸟,扑腾着翅膀逃命。

    出了小道,太阳直射而下,青莺打了美人扇帮清韵遮住太阳。

    清韵的脚步快了三分,没一会儿,就到春晖院了。

    看见她进屋,脸颊有些红。鼻尖还有些汗珠,老夫人就嗔怪道,“这几日,天气格外的闷热。像是要下大雨一般,怎么不在屋子里待着,仔细被太阳晒伤了。”

    清韵摇头,道,“我也是怕明儿下雨。到时候没法来给祖母请安,所以今儿一定得来。”

    周梓婷站在一旁,道,“估计等明儿下了雨,就清爽了。”

    说着,外面进来一个青裳小丫鬟,福身道,“老夫人,侯爷回府了,说是去二夫人那换身衣裳。就来春晖院。”

    老夫人轻点了下头,然后看了清韵一眼。

    见清韵神情从容,既没有担忧,也没有好奇,老夫人都感慨了,侯府从老太爷起,还没有喜怒不形于色,镇定成这样的,是个能成大事的。

    清韵请了安后,周梓婷就朝她伸了手背道。“三表妹给的药膏就是好,我手背上的伤疤差不多全消了,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了。”

    语气和眼神。写满了感激。

    清韵笑了笑,没有接话。

    不一会儿,侯爷就换了身衣裳来,一袭青衫,更添三分儒雅。

    见他进来,老夫人就问道。“今儿早朝,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侯爷坐下来,弹了下锦袍道,“文武百官在议政殿等了半个时辰,皇上才来,之前几天的奏折皇上都没批阅,所以早朝才晚了些。”

    “皇上上朝了?”老夫人有些讶异。

    侯爷端起茶盏,正拿了茶盏盖轻轻拨弄着,笑道,“一大清早,瑾淑县主就在皇宫门前等候,宫门一开,瑾淑县主就拿着免死金牌进了宫,皇上重新上朝,应该和瑾淑县主去见太后有关。”

    把朝廷大事,江山社稷当成儿戏,侯爷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过这一回上朝,皇上给他的感觉大不相同。

    就拿逸郡王求娶清韵这事来说吧,满朝文武就没一个赞同的。

    好几位大臣站出来说不妥,就算楚大少爷临终嘱托,让大皇子和逸郡王好好照顾沐三姑娘,但也不能打着照顾人的旗帜就把人娶回家啊。

    朝堂上几乎就没有认同逸郡王这么做的,他还打算同献老王爷好好说说,可惜献老王爷没上朝。

    后来,左相也说不赞同的时候,皇上冷不丁开口了,“朕记得先皇曾说过,赵爱卿先父老赵大人迎娶的就是他远房表妹,爹娘病逝时,老赵大人前去吊唁,临终受托,代为照顾,可有其事?”

    左相脸瞬间一红,恨不得把舌头咬断才好。

    皇上的意思很明显啊,别人说也就算了,你一个堂堂左相,自家亲爹就是临终受托照顾别人,结果把人娶回家的,你好意思说别人吗?

    本来朝堂之上一边倒,都不赞同逸郡王求娶清韵。

    可皇上说了这么句话后,大家的不赞同声瞬间没了一半,人家左相府就有先例在,也没人觉得不妥啊。

    临终所托,代为照顾,怎么就不能娶回家照顾了?

    完全可以的好么!

    而且照顾的更仔细,更放心些,就怕楚大少爷九泉之下,会死不瞑目,谁愿意自己的女人睡在他人身侧?

    然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再然后,清韵窘了,没想到皇上对朝中大臣家的事了解的这么透彻,过世的老赵大人娶妻生子的事他都知道,而且还是先皇跟他说的?

    正想着呢,就感觉到一股怒气冲过来。

    清韵抬头,就见到大夫人怒气冲冲的进来,那脸色差的,就跟被人扇了几巴掌似地。

    见她脸色难看,老夫人眉头皱的紧紧的,都能夹死几只蚊子了,她道,“出什么事了?”

    大夫人努力忍着怒气道,“清柔的脚险些被人给踩断,这会儿肿的走不了路了!”

    侯爷脸色一冷,“谁有那么大的胆量,敢踩清柔?”

    闻言,清韵默默的把手举了起来,“是我踩的。”

    侯爷,“……。”

    “你踩的?”老夫人睁大眼睛。

    清韵扯嘴角,她手举的这么高,就算她说话没听见,也该看见了啊。

    不过也是,踩人脚背这样的事,不像是她能做的出来的。

    她也不想啊,被逼的忍无可忍了。

    “是我踩的,”清韵再一次点头道。

    大夫人气笑了,望着侯爷道,“侯爷,你也瞧见了,清韵都承认清柔的脚背是她踩的了,清柔好心给她让路,却被她故意踩的差点断脚,如此心狠手辣,简直闻所未闻!”

    听到大夫人振振有词,清韵笑了,“要论心狠手辣,我比五妹妹还差远了!我承认五妹妹的脚是我踩的,而且我是故意踩的,我敢做敢当,但我不允许五妹妹恶人先告状,往我身上泼脏水!她要绊倒我,把脚伸到我跟前来,我没踩碎她脚骨算脚下留情了。”

    听清韵这么说,理直气壮,丝毫不惧,大夫人气的嘴皮都在颤抖,“好一张利嘴,牙尖齿利,颠倒黑白!”

    清韵望着大夫人,她站了起来,望着侯爷和老夫人道,“五妹妹要给我使绊子,我踩了她,算是给她教训,两清了,她不知反思,还污蔑于我,是泥人也忍不住要生气了,还请祖母和父亲给清韵做主。”

    清韵脸上带了些委屈和倔强,老夫人看着她,又扫了大夫人一眼。

    做娘的对自己女儿不了解,就只会一味的偏袒,哪里有半点当家主母的作风?!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正要说话,就听清韵道,“如果五妹妹真的是给我让路,被我故意踩伤,我给她赔礼道歉,她要药膏,我都可以给她,但如果五妹妹是污蔑于我,大夫人偏听偏信,就认定是我的错,如此当家嫡母,以后清韵对她不会再有半点敬重,请祖母和父亲准许清韵以后见了大夫人不必行礼问安。”

    听清韵说的话,老夫人眉头紧锁。

    她知道清韵厌烦了大夫人,可行礼问安,还是需要的,要是外人在,见她对当家嫡母都不行礼问安,人家会说她失礼。

    大夫人站在那里,心底有些忐忑了,难道清柔的脚被踩伤,真的是因为她要绊倒清韵在前?

    要不是,清韵也不敢许下如此承诺啊。

    大夫人心底有些慎重,她怕打这个堵,她怕输,她是侯府当家嫡母,如果侯府小辈见了她不行礼,她哪里还有颜面?

    大夫人有些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好,这个堵,决不能贸然答应。

    正不知道怎么办好,外面进来一个丫鬟,福身道,“老夫人,右相夫人来了,说是有事找三姑娘。”

    清韵听得怔愣,右相夫人找她?

    好端端的,右相夫人找她做什么,不会是因为楚北找右相解除婚约的事吧?

    清韵觉得她猜的八九不离十,只是这会儿她正忙着呢,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她是来给大夫人解围的吧。

    PS:明天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