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玉镯

第二百九十八章 玉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逸郡王瞥头看着青莺,挑眉问道,“小丫鬟,你是希望我娶周二姑娘呢,还是不希望我娶?”

    青莺被问的脸一红,这叫她怎么回答啊。

    她好像有些希望逸郡王娶,又不希望他娶。

    要是逸郡王娶了周二姑娘,那周二姑娘肯定不能嫁给是大皇子的楚大少爷了,对姑娘来说是好事一件。

    可为了姑娘好,就委屈逸郡王,那怎么能行呢,要是以前吧,她还挺同情周二姑娘的,虽然没和她怎么接触过,但能被选为大皇子妃肯定不错,只是方才右相夫人那么强求姑娘,还说不是强求,为了女儿就来委屈她家姑娘,在她看来,跟好人两个字差太远了。

    有其母必有其女,周二姑娘在青莺心中的形象也大打折扣,她怎么能配得上英俊潇洒,助人为乐的逸郡王?

    想着,青莺坚定的摇了下头,“不希望。”

    逸郡王瞅着她,捉狭道,“本郡王总要娶媳妇,不娶她,爷娶你怎么样?”

    看着青莺大红的几乎能滴血的脸,恨不得跺脚的神情,清韵望天长叹。

    逸郡王的所作所为,坚定不负奇葩两个字,你调戏右相夫人和周二姑娘就算了,你至于连个小丫鬟也调戏吗?

    然而,青莺的回答也很给力,虽然有些支支吾吾,“娶个小丫鬟,人家会说郡王爷你瞎了你那明亮的双眼的。”

    逸郡王,“……。”

    清韵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逸郡王拍着脑门,指着青莺,望着清韵道,“你这丫鬟,真没看出来,嘴皮子还挺溜,居然打趣我,怎么。嫁给本郡王你不乐意啊?”

    青莺躲在清韵身后,不敢接话。

    清韵望着逸郡王,笑问道,“逸郡王怎么来侯府了?”

    “路过。顺便来瞧瞧,”逸郡王随口一答,然后十分潇洒的往凉亭上一靠。

    用了些力道,凉亭吱嘎一声传来。

    逸郡王就像是坐在了烧的通红的铁板上,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被他坐过的地方。有了裂痕。

    逸郡王凌乱了,这凉亭也太烂了点吧,连随便坐都做不到,也好意思拿来招待客人,就不担心宾客一屁股坐出事来?

    清韵脸也有些火辣辣的,毕竟侯府是她家,东西烂成这样,她脸面上也挂不住啊。

    她走过去细细看了两眼,那木头已经烂了,但是上面的漆却是新的。应该才刷过没多久,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正猫着身子检查呢,却察觉头发被人抓着了。

    清韵回头,就见逸郡王抓了她一缕青丝,清韵有些莫名其妙,“抓我头发干嘛?”

    逸郡王脸色一哏,瞬间有些抽抽。

    抓她头发干嘛?他是在调戏她啊!

    她不脸红就算了,居然问他要做什么,他这调戏的有那么失败吗?!

    逸郡王嘴角又是一抽,他轻咳一声。道,“我最近在学给人看手相,我给你看看?”

    清韵扭眉,他路过侯府。不是为了显摆他会给人看手相吧?

    清韵正要摇头,可是逸郡王根本就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拉着她坐下,然后握着她指尖,看的一本正经。

    清韵越发困惑了,她问道。“你真的学了看手相?”

    逸郡王抬头看着她,“自然是学了,这还有假?”

    清韵瞥头看了眼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明媚的天空,有了些灰暗。

    她声音有些飘,“虽然我没学过看手相,却也知道看手相是男左女右。”

    逸郡王,“……。”

    他握着的正是清韵的左手,他有些窘,但死鸭子嘴硬道,“男左女右最浅薄,我怎么会学,我要学,必然博大精深,你不懂。”

    最后三个字,让清韵哭笑不得,郡王爷,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直说就是,这样绕弯子,甚至不懂装懂,何必呢?

    “逸郡王,你想做什么,不妨直说,”清韵忍不住问道。

    逸郡王头也不抬道,“我找大皇子。”

    清韵,“……。”

    你找大皇子你去找啊,看她手相就能找到人了,难不成楚北在她手心里你攒着?

    清韵憋不住问道,“大皇子在我手心里?”

    逸郡王抬头看了清韵一眼,道,“要不打个赌,我看你手心,能把大皇子看出来?”

    “赌什么?”清韵颇有兴致的问道。

    逸郡王心情极好道,“算了吧,准赢的事,还跟你打赌,未免显得我太欺负人了,对了,把另外一只手给我看看。”

    清韵很听话的,把另外一只手给逸郡王看了。

    逸郡王看了会儿手心,又看了看手背,最后从怀里掏出一只玉镯来,要给清韵戴上。

    清韵再傻,也知道逸郡王想干嘛了。

    只是就楚北那小心眼,江远表哥什么都没做,就被他胡乱吃了一通醋,逸郡王又是“摸”她手,又是送她玉镯,还有清风美景,说说笑笑……

    不说了,她已经感觉到有一股强劲的阴风吹来,身子有些发凉,需要添件衣裳御寒了。

    再看逸郡王一脸得意的笑,清韵忍不住想提醒他一句:快别笑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还有手上的玉镯,雕刻之精美,远胜过其他,以楚北的小心眼,这玉镯铁定要碎,说实话,清韵觉得碎了太可惜了。

    见楚北缓步走过来,清韵麻溜的把玉镯摘下来,还给逸郡王了。

    逸郡王把玉镯放下,潇洒的站起来,看着楚北迈步过来。

    这厮觉得楚北的走姿太酷了,再看他一身皱巴巴的,刚掉进湖里,还没有干,不论是形象还是气势都差了老大一截。

    得想法子弥补一二,不然岂不是未战先输了,这不,他潇洒的坐下,打算翘个二郎腿,让自己看起来狂霸酷拽吊。

    然而。侯府的破凉亭不提供条件啊。

    他往后一靠,本来就碎了的凉亭,哪里经受的起逸郡王猛烈一靠,这不栏杆和人一起掉下了湖。

    别说狂霸酷拽吊了。简直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清韵把眼睛捂住了,不忍直视啊。

    记性差成这样,他不倒霉谁倒霉啊?

    逸郡王从湖里爬起来,欲哭无泪道,“我真的忍不住要去和安定侯谈谈了!”

    楚北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逸郡王。

    逸郡王抹着脸上的湖水,一边呸呸吐着湖水道,“做人要厚道点,我今儿心情糟糕透了,不要再落井下石了!”

    说完,他感觉到湖水太脏,一溜烟爬上来,抓进桌子上的茶盏,猛然灌了一口,漱口吐掉。

    惨成这样。楚北有气也消了一半了,敛眉问道,“找我何事?”

    逸郡王看着他,道,“我要和宁王一起去北晋。”

    楚北皱眉道,“你去北晋做什么?”

    逸郡王两眼一翻,“北晋就是一群只会落井下石的混蛋,北晋皇帝过寿,朝廷还给他准备贺礼,我听说要把那颗稀世罕见的夜明珠送给北晋皇帝?真有其事?”

    楚北轻嗯了一声。“这是左右相几位大臣和皇上商议的结果。”

    逸郡王就不满了,“那颗夜明珠我肖想好久了!不送给我,居然送给有仇的北晋皇帝,一个个脑子进水了吧。”

    骂皇上和朝廷重臣脑子进水的。估计也只有口没遮拦的逸郡王了。

    逸郡王抖着身子道,“皇上把送贺礼的事交给你办,你想办法安排我去北晋,只要一想到我心爱的夜明珠,被北晋那群混蛋摸着,我就实难下咽。”

    卫风跟在楚北身侧。道,“郡王爷,你不是打算偷夜明珠吧?”

    逸郡王耸肩道,“放心,我会等到夜明珠送给北晋了,我再偷。”

    楚北看着他,一字一顿道,“献老王爷不会让你去北晋,我也不会让你偷夜明珠。”

    声音醇厚,却毋容置疑。

    逸郡王有些恼了,望着楚北道,“区区北晋而已,你也犯怂?!”

    楚北坐下来,他给自己倒了杯茶道,“夜明珠要拿就正大光明的拿,偷算什么?”

    逸郡王听得一笑。

    那一瞬间,周身吊儿郎当的纨绔不羁之气一扫而空,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像是利剑出鞘,露出一抹凌厉剑气。

    随即,剑又回鞘,他笑道,“说的也是,偷回来,我岂不成小人了,还只能偷偷欣赏,连拿出去显摆都做不到,不过话是这么说,可是想到夜明珠就要送人了,心里还是不舒坦,我先走了。”

    说完,他纵身一跃,就消失不见了。

    清韵笑道,“他就那么喜欢夜明珠啊?”

    楚北看着逸郡王消失的方向道,“那颗夜明珠是献王世子妃当年的陪嫁之物。”

    清韵愕然,她没想到那颗夜明珠是逸郡王亲娘的东西,“陪嫁之物怎么到了皇上手里?”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献王世子妃送给太后的,具体不清楚,”楚北摇头道。

    太后向来很宝贝那颗夜明珠,居然答应送人,有些匪夷所思。

    楚北不知道,清韵也就不问了,她望着楚北道,“你要亲自去北晋贺寿?”

    楚北失笑,“如果我不急着娶亲,我应该会亲自去北晋贺寿,这一回去的是宁王,大约七八日就要启程了。”

    北晋皇帝过寿,去的使臣身份越尊贵,就越有诚意,一般大臣不够分量,楚北是大皇子,宁王是所有亲王中最受皇上宠信的。

    看着桌子上的玉镯,楚北拿了起来,问清韵道,“这玉镯漂亮吗?”

    清韵头皮一紧,鉴于楚北的小心眼,清韵连忙鄙夷道,“丑,我有好几个玉镯比这个漂亮。”

    楚北脸黑了。

    清韵见了觉得怪怪的,她说逸郡王送的玉镯丑,他不应该脸色更好吗,怎么还黑了?

    卫风绷着个脸道,“我觉得玉镯很好看啊,三姑娘再仔细看看?”

    “看什么看啊,丑就是丑,再看还是丑,我不是敷衍你们,这玉镯是真丑,”清韵斩钉截铁道。

    她说了不算,还问青莺,“对吧?”

    青莺也连连点头,“奴婢都看不上眼,逸郡王眼光太差。”

    逸郡王已经走了,青莺说的很有底气。

    楚北的脸黑成锅底了。

    “这玉镯是我亲自设计,让司玉坊精心打造的。”

    清韵,“……。”

    青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