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零四章 解药

第三百零四章 解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从春晖院出来,清韵还在回味那一幕。

    老夫人在她眼中是一个以侯府为重的人,为了侯府,能牺牲一切,以前大夫人也没少坑侯府,为了侯府颜面,她是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大夫人当着刑部尚书和右相大人还有几位贵夫人的面把侯府脸面丢了之后,她会气成那样,完全不顾端庄和蔼的身份了。

    就冲老夫人那剽悍的一脚,把大夫人踹翻的力道,再活二十年绝对不成问题。

    清韵迈步朝前走,她脚步轻灵,再加上天气清爽,心情格外的好。

    喜鹊跟着身后,她也是笑的合不拢嘴,但有些担忧道,“五姑娘苦苦哀求老夫人,老夫人会不会心软啊?”

    清韵斜了她一眼,笑道,“老夫人那一脚,就是她的态度。”

    要是老夫人有那个力气,她估计恨不得一脚把大夫人踹出侯府了,怎么可能会心软呢?

    大夫人是注定要被休了,她现在更关心的是冰颜丸的事。

    虽然冰颜丸没有害到她,反倒帮了她不小的忙,但别人有心害她是事实。

    那冰颜丸是太后交给宁太妃,让宁太妃赏赐给她的,是太后下毒要她的命呢,还是宁太妃下的毒?

    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她很清楚,冰颜丸的事最后会不了了之,窝囊啊。

    尤其沈侧妃死在冰颜丸下,宁太妃还派人来告诉侯府,怪侯府和她见死不救,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脸面?

    再说刑部尚书和右相大人被侯爷送出府,侯爷作揖,红着脸道,“我管家不严,让诸位见笑了。”

    是挺见笑的,可是刑部尚书和右相大人都笑不出来。

    刑部尚书还好说,毕竟刑部还积攒了不少未破的悬案。多一件也无妨,可背后下毒之人要是查不出来。右相夫人就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没有解药,右相夫人会死啊。

    生死关头,谁有心情管别人家的破事。

    刑部尚书翻身上马,右相大人叹息一声,进了软轿。

    放下轿帘之前,他还看了侯爷一眼。

    侯爷也知道这是一桩无疾而终的案子。右相所有的希望都在清韵身上,可清韵的态度是希望刑部能侦破案件,他也希望毒杀他女儿的凶手能落网啊。

    绕了一圈,两位大人连午饭都没吃,也没那个心情吃了,又转道去了宁王府。

    越国公府大太太她们就没有去了,本来还存了看热闹的心,这会儿也没什么可看的了。

    不过是两桩作茧自缚的案子罢了,要说这沐三姑娘还真是神人。谁算计她谁倒霉就算了,偏偏她还不知道,像是冥冥之中如有神助一般。

    在宁王府前停下轿子。正好遇到回京的宁王。

    宁王脸色有些哀痛,虽然他对沈侧妃没什么感情。是宁太妃硬逼着娶的,可到底给他生儿育女过,忽然死了,还是被人毒死的,宁王不悲痛恼怒才怪了。

    见了宁王,刑部尚书在心底一叹,道,“王爷请节哀,逝者已矣。莫要悲痛伤了身子。”

    宁王轻点了下头,望着刑部尚书道。“我听下人说,侧妃被毒杀一案交给你查,可查到什么了?”

    刑部尚书脑袋隐隐做疼,他道,“我和右相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宁王请他们进府,边走边说。

    刑部尚书就把案子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了,前面都不是重点,重点在安定侯府。

    “冰颜丸是宁太妃托若瑶郡主送给沐三姑娘的,但冰颜丸只在沐三姑娘的丫鬟手里过了一遍,就被偷梁换柱了,才有后面这么多事,”刑部尚书嗓音有些飘。

    这桩案子极有可能是宁太妃和太后毒杀沐三姑娘不成,沈侧妃和右相夫人做了替死鬼啊。

    宁王脸色冰冷,他望着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重重的点了下头,有些欲哭无泪道,“王爷,这案子查到这里,我也知道不能再往下查了,可右相夫人还等着解药救命呢。”

    人家宁太妃和太后都正大光明的赐死过沐三姑娘了,下毒杀她,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了?

    宁王也很为难,宁王妃能在诸多迫害下,保住腹中胎儿,都是清韵的功劳,对宁王来说,清韵被人毒杀,他于情于理都应该帮忙找出凶手。

    可偏偏一个是他亲娘,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太后。

    他就想不明白了,沐三姑娘碍着安郡王什么事了,一定要她的命呢?

    “随我进府吧,”宁王冷了脸道。

    一行人直接去找宁太妃。

    宁太妃神情哀痛,见刑部尚书来,她连忙站起身来,有些迫切的问道,“找到下毒真凶了吗?”

    刑部尚书嘴角动了动,道,“沈侧妃服用的冰颜丸是太妃您托若瑶郡主送给沐三姑娘的……。”

    宁太妃身子一晃,脸顿时惨白如纸。

    大家都是明眼人,要是冰颜丸没问题,宁太妃可能是这样的神情吗?

    可是下一秒,宁太妃就捶足顿胸了,大体是后悔她不应该送冰颜丸给清韵,让她有机会在冰颜丸里下毒,最后害了沈侧妃。

    这么说,也能解释的过去为什么宁太妃脸色刷白了,但是……谁说毒是沐三姑娘下的?

    沈侧妃之死,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这些话,刑部尚书不好说,宁王就道,“太妃慎言,沐三姑没有在冰颜丸里下过毒。”

    宁太妃愣怔住,“不是她吗?”

    宁王就道,“太妃送的冰颜丸,根本就没有到过沐三姑娘手里,就被安定侯夫人拿走了,最后送给忠义伯府大太太,又几经周转,才到侧妃手里,和沐三姑娘无关,你不能污蔑人家清誉。”

    宁太妃一张僵硬变青,她看着宁王,又看向刑部尚书和右相,“你们是怀疑我要毒杀沐三姑娘,还是在怀疑太后?”

    刑部尚书连忙道。“不敢。”

    宁太妃赫然一笑,“不敢?你们上门来。不就是来质问我的吗,那冰颜丸是太后让我代为赏赐给沐三姑娘的,因为她下懿旨赐死沐三姑娘,心中有愧,又放不下脸面,我才托若瑶带去给沐三姑娘的!”

    果然,还是牵扯上了太后。

    刑部尚书快哭了。他望着右相了,这案子还怎么查啊?

    右相也头疼的紧,神情疲惫,他看向宁王,“王爷……。”

    宁王也知道右相和刑部尚书的难处,让右相放弃查案,就是放弃右相夫人的命,任是谁都做不到,他道。“侧妃已经死了,断不能让右相夫人也遭受迫害,进宫找皇上吧。只有皇上能救右相夫人了。”

    说完,他就转了身。事关沈侧妃和宁太妃,这案子还得他去请皇上查最合适。

    就这样,一行人又进了宫,直奔御书房。

    御书房内,皇上正在批阅奏折,听小公公禀告宁王求见。

    皇上点头道,“让他进来。”

    宁王就和刑部尚书还有右相进了御书房,皇上看着宁王,道。“朕猜你这两日也该回京了,听闻沈侧妃是被人毒杀的。务必要查出下毒凶手,朕不希望你也出事。”

    宁王心中感动,他看着皇上,道,“皇上,臣进宫找你正是为了侧妃被毒杀一案。”

    皇上怔了下,“找朕?”

    宁王轻点了下头,把冰颜丸的事说与皇上听,皇上眉头凝紧,眼神晦暗不明。

    宁王说完,右相就跪了下来,“求皇上救内子一命。”

    皇上站了起来,道,“在这里等朕。”

    说完,他就迈步走了,孙公公赶紧追上去。

    皇上龙行虎步到了永宁宫。

    殿内,太后正闭目养神,丫鬟在帮她捏肩捶背。

    有太监上前,道,“太后,皇上来了。”

    太后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摆手道,“告诉皇上,哀家没心情见他。”

    太监看着走过来的皇上,缩了缩脖子,退后几步。

    皇上看着太后,道,“都退下去。”

    这时,太后才把眼睛掀开,见皇上脸色不好看,她脸色也差了。

    皇上上前两步,道,“太后当真一定要沐三姑娘的命不可?”

    太后眉头紧锁,她还以为皇上是为了大皇子的事来的,没想到是为了沐三姑娘,还一张嘴就质问她,她最近都没见过沐三姑娘,什么时候要她的命了?

    太后望着皇上,十分不悦道,“安郡王和逸郡王胡闹,哀家是曾经下懿旨赐死过沐三姑娘,懿旨已经收回了,皇上还想哀家怎么样,亲自去给沐三姑娘赔礼道歉吗?!”

    皇上赫然一笑,“太后的赔礼道歉就是在赏赐给沐三姑娘的冰颜丸里下毒?”

    太后脸色一变,手边一盏茶,直接就给打翻了。

    “在你眼里,哀家就是那么龌蹉的人吗?!”太后怒不可抑。

    皇上冷不丁一笑,“沐三姑娘的事,太后几时高尚过?钦天监吗?”

    “你!”太后气的嘴皮都哆嗦,“钦天监的事,哀家不否认,但给沐三姑娘下毒一事,皇上给哀家说清楚!”

    皇上没有说话,孙公公上前,把冰颜丸的事说了一遍。

    太后眉头紧锁,冰颜丸她是赏赐给沐三姑娘过,那是宁太妃劝她赏赐的,她心疼安郡王受罚,想沐三姑娘帮着说几句软话,她答应了。

    难道是宁太妃在冰颜丸里下毒了?

    她这不是陷她于不义吗?!

    “传宁太妃进宫见哀家!”太后冷了声音道,看皇上的眼神格外的失望和愤怒。

    皇上眉头微皱,这些年太后在他跟前极少遮掩,要真的是她下的毒,他冷脸追问,太后不会不承认。

    没一会儿,宁太妃就来了,宁王走后不久,她就进宫了。

    宁太妃进殿之后,太后就问道,“是你在冰颜丸里下的毒?”

    宁太妃惶恐道,“太后,我没有在冰颜丸里下毒。”

    “真不是你?”太后拧眉。

    宁太妃发誓道,“我若有半句虚言,不得好死。”

    皇上看着她,眸光微冷道,“不要随便发誓,小心哪一天就变成真的了。”

    宁太妃背脊一凉,眼神一虚。

    皇上冷笑了,“什么时候太妃也学会自作主张了?”

    宁太妃头皮发麻,但是认罪她是绝对不会认的。

    她毒杀沐三姑娘不成,反倒毒死了沈侧妃,宁欣和昀儿会恨死她的,她也会沦为京都的笑柄,还有右相夫人……

    她不是不知道沈侧妃吃了冰颜丸,她根本就没往冰颜丸有毒上想过,因为沈侧妃中的毒,跟她下的根本就不一样,她知道几种毒素混在一起,毒性变了,有解药也没用了。

    两条人命,她承担不起。

    不然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她是为了帮太后排忧解难才那么做的……

    宁太妃死不认罪,太后就道,“哀家没下毒,太妃也没有,这案子不查清楚,这黑锅和两条人命哀家岂不是背定了?让刑部彻查此案,查不出来,严惩不贷!”

    太后话音未落,宁太妃脸就唰白了。

    刑部问案,凡是碰过冰颜丸的人都会去刑部,到时候一用刑……

    宁太妃不敢想了,她扑通一声跪下了。

    太后气站了起来,“你!你为什么要毒杀沐三姑娘!”

    为什么?

    皇上笑了,不等宁太妃说话,他就笑道,“还用问为什么吗?太妃做什么,不是太后吩咐的,就是为了太后好,朕想,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太后气不打一处来,尤其宁太妃跪在地上不说话,默认了皇上的话,太后气的胸口直起伏,几乎吼道,“谁让你自作主张杀沐三姑娘的?!”

    宁太妃也不说话,只跪在地上哭,就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地,太后见了,更是恼火。

    “还不把解药拿出来!”太后吼道。

    宁太妃摇头了,“解药我有,但是右相夫人的毒跟我让人下的不一样,没法解了……。”

    说完,见太后恨不得杀了她,她忙道,“沐三姑娘或许有办法救右相夫人。”

    皇上听得大笑,“宁太妃,你下毒要沐三姑娘的命,现在出了事,又指望沐三姑娘帮你去救人,你不觉得惭愧吗?那丫头没你想的那么好说话,就算她肯,宸儿也不会答应,冰颜丸的事,你们自己跟宁王还有右相解释吧!”

    说完,皇上甩袖走人了,走之前,还丢下一句,“朕丑话说在前面,不要找朕帮着求情说软话,朕谁也不帮!”

    建章宫。

    大皇子的寝殿。

    书房内,楚北正在看奏折。

    卫驰推门进来,站在一旁,把冰颜丸的事告诉楚北。

    他说完,楚北什么表情都没有,拿起桌子上一张请帖,递给他道,“送安定侯府去。”

    卫驰伸手接了请帖,翻开看了一眼,然后嘴角轻抽了,望着楚北道,“爷,这是不是多此一举了?”

    PS:今天更新九千多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