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零七章 人情

第三百零七章 人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周瑜姑娘看着纸条,还带了泪珠的眼睛瞬间一亮,随即抬眸东张西望,是谁给她送的纸条,指点于她?

    找了会儿,没找到人。

    她便吩咐丫鬟道,“准备马车,我要出府。”

    再说楚北骑马带着清韵逛街,走的不快,一路走马观花,让清韵很不过瘾,就像是隔靴搔痒。

    她要下去,楚北非但不让,还搂的更紧了,他道,“改日我再陪你好好逛街。”

    清韵嘴角抽着道,“我说差不多就行了吧,这样骑在马上,给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你不别扭,我别扭啊。”

    “下马逛街,就没人指指点点了?”楚北不以为然。

    “那不一样,好歹我心情好些,”清韵嘴犟道。

    她能说坐这么久,屁股坐僵硬了,想下去让屁股放松放松吗,不好意思说出口啊,只能这样迂回的说,偏偏人家拦着不许。

    不远处,有小商贩卖糖葫芦,当街叫卖的。

    清韵抬手一指,道,“我要去买糖葫芦。”

    楚北抱着清韵,手里还握着缰绳,道,“别乱动,你要吃什么,我给你买。”

    清韵连连点头,有些迫切道,“一起下去。”

    楚北没理清韵,喊道,“卫风,买两串糖葫芦。”

    清韵,“……。”

    她眼睁睁的看着卫风朝卖糖葫芦的小贩走去,买了两串糖葫芦,然后朝楚北走来。

    楚北接了糖葫芦,递到清韵嘴边道,“吃吧。”

    清韵磨了磨牙,伸手要拿。

    楚北没让,他要喂给清韵吃。

    清韵狠狠的咬了一颗在嘴里,还没嚼呢,那边一姑娘犯花痴道,“要是有这样俊朗的公子哥喂我吃东西。我吃完就死也甘愿啊。”

    清韵嘴里塞着糖葫芦,口齿不清的对楚北道。“要不,你去喂她吃一串?”

    楚北脸瞬间黑了,抱着清韵的胳膊用了些力,“你再说一遍?”

    清韵把山楂籽吐掉,道,“要不,你去喂她吃一串?”

    楚北脸黑如锅底。清韵看不见他脸色,还道,“还没听见吗?你要是耳朵有问题,我免费帮你医治……。”

    声音到最后,就弱了下去,脸涨红一片。

    因为她说话时,楚北把脑袋搭在她肩膀上,朝她颈脖子吹气。

    大庭广众之下,真不知道他脸皮怎么就厚成这样了!

    清韵又羞又恼。“还能不能好好逛街了,不能就送我回府!”

    “还要不要我喂人家吃糖葫芦了?”楚北笑问道。

    还是马背上好,要是落了地。她估计直接暴走了。

    清韵重重的哼了一声,从楚北手里夺了糖葫芦。吃起来。

    这一路走来,她的脸面也丢差不多了,现在在乎也来不及了。

    尤其某人还握着她的手,咬了一颗糖葫芦。

    这种秀恩爱的行为,不知道对多少人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值,从而反馈给她四个字:恬不知耻。

    不过清韵还是笑了,因为楚北咬完,就直接吐了,“怎么这么酸?”

    牙都差点酸没了。

    然后。某女很不要脸的,一脸惋惜道。“怎么给掉了,来,再吃一颗,这回可不能掉了啊。”

    楚北,“……。”

    楚北不吃,清韵就道,“大家都看着呢,快吃啊,乖。”

    楚北,“……。”

    楚北扯着嘴角,认命的咬了一口。

    然后差点酸炸毛,酸的他好看的眉毛都差点扭在了一起。

    某个卖糖葫芦的小哥生意异常火爆,没一会儿,糖葫芦就卖完了。

    楚北吃完一颗,清韵就继续喂,楚北眼角都在跳了,这女人,不会打算要他把两串糖葫芦吃完吧,那牙还能要吗?

    清韵举着糖葫芦,道,“是吃糖葫芦还是下马,你选一个。”

    楚北选择吃糖葫芦。

    清韵都无语了,“算你狠!这两串都给你吃了!”

    楚北都后悔买糖葫芦了,他刚要接糖葫芦呢,那边一驾马车停下来。

    从马车里走下来一个穿戴不俗的姑娘,一袭玳瑁色拽地长裙,袖口绣着繁杂花纹,裙摆用银线绣着百合花,淡雅别致。

    她刚露面,四周就围了不少人,脸上露出看热闹的笑来。

    因为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周二姑娘。

    大家等着看周二姑娘和清韵当街掐起来呢,大家闺秀当众打架,想想就很刺激啊,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到周瑜姑娘走过来,清韵愣住了,楚北眉头皱紧。

    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周二姑娘走过来,她一句话没说,扑通一声跪下了。

    这一跪,太出人意料,不少人眼睛都瞪圆了。

    清韵眉头皱的更紧了,心底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周二姑娘沙哑了声音,眼眶红着道,“求沐三姑娘妙手回春,救家母一命,周瑜甘愿退亲,成全大皇子和沐三姑娘。”

    清韵笑了,她推着楚北道,“你带我骑马游街,不会就为了这一出吧?”

    楚北看着跪在地上的周瑜姑娘,他也笑了,“有帮别人,让自己难堪的吗?”

    清韵想想也是。

    如此有孝心,为了救亲娘,不惜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甚至将来的帝后之位,孝感动天,这样的大家闺秀,简直就是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放着这么好的姑娘不娶,偏偏娶一个见死不救的姑娘,瞎了双眼啊。

    周二姑娘这一招棋,把她和楚北两个都给将住了,这不是在求医了,是在逼她医治右相夫人,也是在逼她放弃嫁给楚北。

    要是寻常人,或许真的招架不住。

    偏偏她不是寻常人,清韵望着周瑜姑娘,笑道,“周瑜姑娘言重了,右相夫人那不是病,是中了毒,据我所知,右相昨天就已经找到了下毒之人,难道没告诉你吗?下毒之人手里,必定有解药,右相夫人没有性命之虞,你又何必当街跪我呢,女儿的膝盖虽然没有男儿硬,却也没有这么软的,你想送我这个人情,我却是不想要,我还要去游湖,告辞了。”

    清韵的声音空灵如山谷莺啼,楚北听得嘴角一笑。

    这女人脑袋瓜够灵活,三言两语就把周二姑娘的孝女求医变成了送人情。

    “右相夫人中了毒,也找到了下毒之人,那就没事了,周二姑娘没必要跪求沐三姑娘,却偏偏来跪,她是不是不好意思让沐三姑娘离大皇子远点儿,才拿求医做幌子的啊?”四下有人议论了。

    听到四下议论,周二姑娘跪在地上,牙关咬的紧紧的。

    沐三姑娘果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本以为她那么说,她会手足无措,没想到她竟然能找到理由搪塞她。

    周二姑娘抬眸,脸上换了一副祈求神情,“爹爹是找到了下毒之人,但是却没有解药,娘亲危在旦夕,我不想她步沈侧妃的后尘,求沐三姑娘救家母一命。”

    清韵摸着马毛,笑道,“要我救右相夫人可以,我也不用你让出大皇子妃的位置,我只想知道右相夫人是怎么中的毒,又是谁下的毒,周二姑娘能告诉我吗?”

    周瑜顿时为难了,父亲都答应宁太妃不泄露她下毒一事,她岂能泄密,让父亲背负言而无信之名?

    宁太妃下毒害她,虽然未遂,却也是犯了国法的,是要被贬去守皇陵的。

    只怕到最后,太后都要受到牵连。

    她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抖出太后和宁太妃在赏赐给沐三姑娘的冰颜丸里下毒的事?

    周瑜姑娘抬头望着清韵道,“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找个地方慢慢说,她真以为她不知道是谁下的毒呢,她是要她说给大家听好么!

    “你跪着难受,可以站起来说,”清韵笑道。

    周瑜暗捏了下拳,巴巴的望着清韵。

    清韵不说话,她又看着楚北。

    楚北笑道,“起来说吧。”

    周瑜还是不愿意起来,清韵就笑了,“看来周二姑娘是不愿意告诉我下毒之人是谁呢,人家都下毒害你娘了,你还帮敌人遮掩,有句话说的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再数三下,你还不说,那我走了。”

    清韵说完,就数道,“一、二……。”

    三字刚要出口,周瑜姑娘的丫鬟就道,“是我家老爷不要姑娘说的,沐三姑娘何必强逼我家姑娘。”

    清韵笑了,“你这样说,那我就觉得你家夫人死不足惜了,行了,你们要跪着,那就跪着吧,我没时间陪你们玩,告辞了。”

    楚北搂着清韵,一夹马肚子,就骑马离开了。

    等走远了些,清韵就呲牙了,“松点,疼啊!”

    楚北瞪着清韵的后脑勺,道,“你方才说什么,只要周二姑娘说出下毒之人和经过,你可以不要大皇子妃的位置?”

    这小心眼,清韵无语了,“我说了,怎么了?”

    怎么了,楚北捏着清韵的鼻子道,“你就不怕她真说了?”

    清韵把楚北的手扒拉下来,放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才道,“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随意逼迫的太后,我就是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说。”

    “你倒是自信的很,”楚北看着虎口处的牙印,见鬼的,居然觉得可爱。

    清韵昂了昂脖子,“这点自信都没有,还怎么出来混啊?“

    话音刚落,便听那边传来一声,”救命啊,快叫大夫来!“(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