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双生

第三百一十一章 双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和楚北在侯府门前分别后,楚北骑马回宫,清韵则去了春晖院。

    一路上,不少丫鬟小厮看着她,偷偷捂嘴笑。

    清韵隐约听见,他们在议论大皇子带着她游街示威的事,还有周二姑娘当街跪求她给右相夫人治病的事。

    清韵听得一脸羞赫,连侯府的丫鬟小厮都如此议论她了,还不知道侯府之外的人是怎么想她的。

    她脚步比寻常快了三分,她去了春晖院,老夫人看她的眼神慈蔼温和。

    清韵还以为她会提她游街的事,谁想老夫人一句话没说,只笑道,“累了一天了,回去歇着吧。”

    清韵便福身告退了。

    等她走后,老夫人端了茶水,轻轻啜了一口,二夫人就笑道,“除重症,用猛药,大皇子为了迎娶三姑娘,这一剂药下的不轻,估摸着这一两天,侯府就该着手准备三姑娘出嫁事宜了。”

    老夫人听得一笑,“这事也该有个结果了。”

    虽然京都一直有流言说现在的大皇子就是楚大少爷,但朝廷一日没有承认,大皇子就始终是大皇子,今儿大皇子带清韵先游街,后游湖,极尽宠溺,大皇子是楚大少爷的事,也算是公诸于众了。

    想到清韵,老夫人老怀安慰,说实话,她也不知道清韵是一直倒霉,还是一直幸运,好像两者参半。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不到最后,还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只希望这一次,清韵能安然出嫁,别再跟上回似地了。

    老夫人盼着第二天的早朝,可惜皇上误食河豚鱼,本来没事,但是喝香皂水还有服药,导致上吐下泻。身子虚脱,告假一日。

    皇上喝香皂水催吐时。太后就知道了,她当即赶到御书房,找太医询问皇上的病情。

    太医们并不了解河豚鱼,他们也没有从皇上的脉象中看出皇上中毒了,但是卫国公和左相确实有问题,他们医术浅薄,看不出来他们是中了什么毒。但是说致命,过于夸张了些。

    尤其是喝侍卫用香皂洗手水,实在是折腾皇上的胃。

    太后呵斥皇上过于信任清韵和楚北了,她笃定河豚鱼的毒性没有清韵说的那么夸张。

    皇上知道太后想什么,她是怕清韵对逸郡王和明郡王,还有卫国公以及左相有救命之恩,就当说逸郡王,他是献王府独苗,献老王爷的命根子。清韵救了逸郡王,献老王爷必定承清韵和楚北的情。

    皇上吐的头晕,他没有理会太后。只吩咐孙公公道,“找人验证河豚鱼是不是真的会致命。”

    孙公公不敢耽搁。当即找了三个犯了错正在受罚的丫鬟。

    三人当着太后和太医们的面吃下相同分量的河豚鱼。

    过了大约两刻钟,三个丫鬟就开始口唇发麻,过不多久就呕吐腹泻了。

    丫鬟们毒发时间短很多,应该跟她们体质差有关。

    其中一丫鬟服用香皂水,另外一个丫鬟不做治疗,剩下一个由太医们合力医治。

    不做治疗的丫鬟,很快就四肢麻木无力,然后陷入昏迷,然后呼吸急促困难。再然后,便死了。

    前后时间勉强不过一个时辰。

    由太医们合力医治的丫鬟。比没有医治的丫鬟多活了两刻钟,最终没能逃过一死。

    倒是在呕吐腹泻时,就及时喝香皂水催吐的丫鬟,虽然受尽折磨,但是其他两个丫鬟死后,她虽然浑身无力,但是还活着,甚至还能说话,求皇上饶命。

    皇上看着她,道,“只要你能挺过去,朕就恕你无罪,放你出宫。”

    丫鬟喜极而泣,连连道谢。

    皇上看着她,眸光挪到几位太医身上,几位太医瑟瑟发抖,因为卫风磨香皂水的时候,他们都看着,他们还阻止皇上和左相他们服用。

    是皇上对清韵和楚北信任,才会喝那脏兮兮的香皂水催吐,他们的阻止差点害了皇上,害了左相和卫国公啊。

    几位太医赶紧跪下来俯首认罪,皇上讥讽一笑,望着太后,问道,“朕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任,太后告诉朕,朕应该相信谁?相信这群庸医吗?”

    太后崩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皇上缓缓把眼睛闭上了,“宸儿特地派了近身侍卫进宫告诉朕,河豚鱼有毒勿食,是一片孝心,知道朕吃了河豚鱼,及时医治,他若是有心害朕,会派近身侍卫来吗,害死了朕,他能得到这大锦江山?不要把宸儿想的那么愚不可及!”

    皇上验证了河豚鱼真的能吃死人,就坐实了清韵和楚北对他们有救命之恩。

    第二天,上门道谢的是一拨接一拨。

    先是瑾淑县主,再是左相夫人,之后是卫国公府,献老王爷没有亲自来跟清韵当面致谢,他碰到了侯爷,说了一句话,“沐三姑娘救了逸儿一命,对我献王府恩重于天,以后三姑娘有什么需要之处,只管开口,只要我献王府能的上忙,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样的承诺,侯爷承受不起,连忙道,“举手之劳,老王爷言重了。”

    哪里言重了,根本就不重。

    逸郡王就是献老王爷活下去的动力,要是孙儿没了,献王府就算是垮了,哪怕逸郡王上吐下泻,被人送回献王府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得知逸郡王是蹭饭蹭出来一身的毒,献老王爷忍着,等逸郡王病情好转了一些,献老王爷是把孙儿掉在树上毒打了一顿,然后才来道谢的。

    罢朝一日,第二天,皇上就上朝了。

    皇上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没什么大碍了。

    上朝之后,江老太爷便站了出来,弹劾大皇子和镇南侯府。

    嗯,江老太爷是这样弹劾的,清韵是楚大少爷的未婚妻,是皇上赐婚的,虽然尚未出嫁,但算的上是大皇子的表嫂了,本来应该恭敬相对。但是他却邀请清韵游湖。

    大皇子相邀,清韵不敢拒绝。她以为楚大少爷有临终遗言托大皇子转述,犹豫再三,答应赴约。

    在侯府门前,大皇子一把抓起清韵上了马,胁迫她游街……

    江老太爷送上大皇子亲笔请帖为证,证明他所言不虚。

    大皇子和清韵共乘一骑,现在整个京都。耄耋老者和总角小儿都知道,对清韵的声誉造成莫大损害,说她朝三暮四,不知羞耻,不贞……这样的词太多,江老太爷听着很生气。

    他之前就听闻有流言说大皇子就是楚大少爷,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他想知道流言是否属实,大皇子和楚大少爷是否是双生子。现在的大皇子到底是不是和清韵有婚约的楚大少爷。

    江老太爷在朝中势力,占了四分之一。

    兴国公府答应不揪着双生子的事不放,他知道双生子是皇上默许活着的。他不说话。

    清韵才救了逸郡王,献老王爷一下子就偏向清韵了。

    镇南侯觉得自己太冤枉。他奉命养皇子,却被人误会偷梁换柱,犯了欺君大罪,求皇上还他一个清白。

    也就是说,朝堂上,四个人中,有三个人站出来求皇上给个解释。

    皇上到了不得不给天下一个说法的时候了。

    他道,“十九年前,皇后怀的的确是双生子。朕在栖霞寺进香,代替皇后求签时。就已经知道了,当时两只签文并不好,签文上说两位皇子会受尽苦楚,不及弱冠便会夭折,朕初为父,还没看到儿子,便知道自己将来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何能忍?朕拿着双签去找慧净大师,求化解之法,慧净大师告诉朕,命乃天定,非人力能更改,朕苦苦相求,慧净大师才告诉朕,如果遇到另外一个求得双签的姑娘,或许有一线生机……。”

    皇上说着,满朝文武都唏嘘不已。

    当初,皇上陪皇后去栖霞寺进香时,不少大臣跟着,当时皇上高高兴兴的去,求了签之后,脸色就不大好看了,他们还好奇皇上求到什么签了呢,皇后当众问过,皇上没搭理她,转身去找慧净大师了,这事他们还记得。

    皇上继续道,“当时,慧净大师还说了,如果两位皇子有幸能活下来,必是大锦之福,后来,皇后生下双生子,依照皇室宗规,必要去掉其一,朕于心不忍,才准许镇南侯抱走一个,让双生子变成龙凤胎,朕原打算把端敏郡主嫁给楚大少爷,可世事难料,不等朕赐婚,端敏公主被迫和亲北晋,是朕对不起镇南侯府。”

    想到和亲北晋的亲孙女,镇南侯眼眶有些红,但是为了大锦朝,别说牺牲她了,就是牺牲整个镇南侯府,他也在所不惜,这就是将军,保家卫国的将军。

    皇上顿了顿,又继续道,“六年前,大皇子身中奇毒,太医们医治不了,他是在宫内中的毒,至今未查出下毒之人,镇南侯为了救治大皇子,求朕允许他回镇南侯府修养,让本应该是二皇子的楚大少爷进宫,好引出下毒之人,将他们绳之以法。”

    其实说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其实跟他们想的一样。

    现在的大皇子,他是真的大皇子,也是和沐三姑娘有婚约的楚大少爷。

    这些且不说了,皇上方才说了,两位皇子活不到弱冠,除非遇到同样抽到两根签的姑娘,那不就是沐三姑娘吗?

    也是,大皇子身中奇毒,沐三姑娘医术高超,除了她,还有谁能解大皇子身上的毒?

    现在谁妨碍大皇子娶沐三姑娘,就是要大皇子的命啊。

    不少大臣都望着右相了。

    右相站在那里,他在心底一叹,他从云袖里掏出奏折来,递给皇上道,“臣肯定皇上收回小女和大皇子赐婚圣旨,成全他和沐三姑娘。”

    这两日,右相夫人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早上起来,右相夫人的脸多了两道血痕。

    之前右相夫人还很坚持,可对着铜镜,她动摇了。

    她舍不得死。

    兴国公看着右相,他道,“圣旨赐婚,哪能随便收回来,虽然沐三姑娘聪慧,医术高超,但周二姑娘并不逊色,何不让大皇子一并娶了?安定侯在休妻之前,就有平妻,我想沐三姑娘应该不反对大皇子有平妻吧?”

    侯爷有平妻,清韵要是反对大皇子娶平妻,就是反对侯爷娶平妻,忤逆父亲,乃不孝大罪。

    兴国公说这话,不少人都赞同。

    侯爷站在那里,他很想说清韵会反对,但是又不出口,他做父亲的没以身作则啊,难道他要说楚大少爷曾当众许诺此生有清韵足矣,绝不纳妾吗?

    只怕满朝文武的口水都能淹死他了,这话只能大皇子说,他要是为了大锦朝好,将来大皇子做了太子,甚至是皇上,他还得劝着点清韵,帮夫君纳妾。

    皇上坐在那里,要是以前,他不反对大皇子两个都娶,但是前天,周二姑娘当众跪请清韵救右相夫人,皇上就改了主意,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

    周二姑娘也不是什么善茬,清韵更不是好惹的。

    两个女人,还位分一样,后宅能有清净时候?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都不齐了,还谈什么其他?

    皇上坐在龙椅,斜了安定侯一样,“安定侯有没有什么话说?”

    被皇上点名了,侯爷想躲着都躲不了了,他只能出列道,“皇上,这两年,臣一直离京办差,和女儿聚少离多,对她疏于管教,臣那被休弃的夫人不喜她,更是不管不问,对于清韵,臣一直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感觉,说来,真是惭愧不已,如今女儿长大了,出嫁在即,她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办到,我都尽量依着她。”

    侯爷这话,很明确的表达了一个意思。

    他管不了清韵。

    别说他做父亲的教女无方,他倒是想教啊,可人都不在跟前,怎么管教,鞭长莫及好么!

    人家会说,你管教不了,还有你夫人呢。

    然而,要是夫人能管好女儿,还会被休吗?

    人家会说,以前不在京都,管不了,现在已经回来了,总能管了吧?

    不好意思,他这个做父亲的愧对女儿,在她出嫁之前,他只想好好的宠女儿,就算管的了,他也不打算管,况且女儿很好,他很满意,不想吹毛求疵,父女离心。

    侯爷这么说,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他了,皇上笑道,“朕倒是庆幸让你离京两年,不然三姑娘能学得一身医术?”

    侯爷有些尴尬,皇上这是在说,他教清韵还没有不教好呢,他有那么差劲吗?(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