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须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你!”右相夫人气的胸口一疼。

    她看清韵的眼神,就像是冰刀一般凌厉。

    清韵只觉得好笑,“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既然选择了让我救你一命,就别一副我欠了你女儿的神情,没人能逼我救你,也没人能逼右相府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既然选择了,就坦然接受,不要想好事占全。”

    右相夫人气的嘴皮都哆嗦。

    周二姑娘有些不悦了,她丫鬟绿屏就道,“我家夫人会这么倒霉,还不是府上大夫人偷梁换柱造成的吗?!”

    青莺也忍不住了,她冷笑道,“大夫人是偷梁换柱了,她也自食恶果了,但她没有给你家夫人送冰颜丸吧,要冰颜丸真是大夫人送的,你家姑娘会当街跪求我家姑娘给你家夫人治病吗?只怕早寻上门来,要侯府赔偿了吧,你家夫人要觉得委屈,可以去找成国公府大太太啊,把错算在我家姑娘头上,你怎么不怪在冰颜丸里下毒之人呢,真是好赖不分。”

    丫鬟气的脸都红了,右相夫人冷笑,“不当是主子,连丫鬟都嘴皮这么麻溜。”

    青莺胆子很大,“我不是嘴皮麻溜,我是讲道理。”

    她昂着脖子,像是一只斗胜的孔雀,傲娇的抖着羽毛。

    这回,连清韵都忍不住笑了。

    这丫鬟的嘴皮真不是一般的溜,不但谦虚了,还踩了右相夫人一脚。

    青莺站在清韵身边,道,“姑娘,我看右相府,从咱们进来,就没欢迎过,咱们还是走吧,皇上虽然让姑娘给右相夫人治病,但是人家不愿意,咱们也不能硬要给人看病不是。咱们脑子又没病。”

    清韵听得一笑。

    周二姑娘有些急了,连忙道,“沐三姑娘见谅,娘亲只是觉得有些愧对我。所以才言语过激,并非是有心的,沐三姑娘医术高超,应该知道病人情绪容易激动,望体谅一二。”

    她已经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了。指不定现在重新赐婚的圣旨都写好了,沐三姑娘这时候走了,相府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跟清韵赔不是之后,周二姑娘走到右相夫人身边,道,“娘,我是甘愿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的,强扭的瓜不甜,楚大少爷对沐三姑娘情深意重,甘愿为了她。此生都不纳妾,女儿不想插足在他们之间。”

    青莺听着,用手掏了下耳朵,嘴撇了下。

    嘴上说的再好听都没用,关键是得真心这么想,方才丫鬟多嘴时,她怎么不阻止,现在她劝姑娘走了,她就通情达理了,这不明显是被逼出来。哪有半点真心?

    这些话,清韵压根就没听进心里去,她知道大皇子妃的事,右相夫人和周二姑娘这辈子都难以释怀了。

    她今天是来给右相夫人治病的。治好了她,从此和右相府井水不犯河水。

    周二姑娘见清韵不动,忍不住拉清韵坐下了,赔笑道,“有劳沐三姑娘了。”

    清韵看了右相夫人一眼,伸手道。“诊脉。”

    右相夫人还有些倔强,周二姑娘帮她把云袖掳起来,抬起她的手搭在桌子上,让清韵诊脉。

    清韵静心凝神,纤弱无骨的手搭在右相夫人脉搏上。

    周二姑娘看着,眸底流露出一抹妒忌来,她和清韵年纪相仿,为何她就学的一身让人惊叹的医术,她是从何处学来的?

    见清韵把脉,连把了两回脉,而且脸色很难看,就跟太医们的神情一样,束手无策。

    周二姑娘手就攒紧了,等清韵收回手,她就问道,“能不能医治?”

    清韵轻摇了下头。

    周二姑娘的脸唰的一下就沉了。

    为了给右相夫人治病,她已经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了,她已经很不甘心了,要是救不活她娘,那她的放弃意义何在?

    周二姑娘给丫鬟绿屏使了个眼色,绿屏咬了下唇瓣,连忙出去了。

    很快,右相就来了。

    他脸色也有些难看,他望着清韵,努力缓和脸色,道,“沐三姑娘,内子体内的毒,当真解不了?”

    “解倒是能解,不过……。”

    说着,清韵便停了。

    右相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就怕右相夫人挨不到我研制出解药来,”清韵回道。

    右相身子一晃,脸色有些苍白。

    右相夫人的脸更是难看的要命,从她脸上,看到了对死亡的恐惧和害怕。

    周二姑娘眼眶通红,她急道,“求沐三姑娘尽力医治我娘!”

    右相也望着清韵了,求清韵尽力搭救。

    清韵看着右相夫人的脸,她望着青莺道,“让卫驰找大皇子来。”

    青莺有些懵,下意识的问道,“找大皇子来做什么?”

    他又不会医术,来了也没用啊。

    “快去,”清韵催道。

    青莺点点头,赶紧跑了出去。

    右相也望着清韵,“三姑娘,你找大皇子来是?”

    清韵笑道,“右相应该知道,现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爷,他身上还带着毒,我需要他身体里的毒来以毒攻毒,好控制右相夫人的体内的毒,至少在我研制出解药前,她别再抓脸了。”

    以毒攻毒这四个字,大家都不陌生,右相则道,“切莫伤了大皇子。”

    说完,右相就觉得他多言了,大皇子是她未来夫婿,她总不会为了救一个外人,伤自己夫君的性命。

    正想着呢,就听清韵笑道,“不会,只是要大皇子半碗血而已。”

    清韵说的云淡风轻,右相眼皮都跳了下。

    要皇子半碗血,这不是小事啊。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楚北就来了。

    这期间,右相夫人毒发了一次,又忍不住要抓脸,清韵用银针帮她控制毒素。

    楚北来了后,问清韵道,“找我来是?”

    清韵拉着他坐下,笑道,“要你点毒血。”

    楚北听得一愣。正要问为什么,清韵已经把好几根银针扎他体内了。

    过了一会儿,她就戳破他中指,拿茶盏接血。

    接了小半盏。清韵就把银针收了,拿药帮楚北抹伤口,很快,血就止住了。

    清韵端着茶盏,进了屋。

    楚北从始至终都没找到说话的机会。他只是纳闷,清韵之前就找他拿冰颜丸,研究毒性,卫驰不是说她昨儿在药房待了一天,应该是在研制解毒丸,怎么又要他的血了?

    清韵端着血,周二姑娘觉得恶心,尤其清韵还取了右相夫人一点血。

    在血里添加药粉,然后过滤,得到雪白的像是白糖一样的东西。

    半碗血。就得到了一点点的白色粉末。

    她将粉末添加在茶水里,让右相夫人喝了下去。

    等右相夫人喝完,清韵略松了口气。

    周二姑娘望着她,“这样就行了?”

    清韵点头,“两天之内,你娘体内的毒不会复发,我会在两天之内研制出解毒药来。”

    说着,清韵从荷包里掏出一小玉瓶的祛伤疤的药膏,放在桌子上道,“这是祛除伤疤的。这两日记得给右相夫人抹上。”

    青莺站在一旁,撅嘴道,“一万两银子一瓶呢。”

    周二姑娘是聪明人,听得出青莺话里的意思。她是提醒她们给钱。

    周二姑娘装没听见,拿了药,向清韵道谢。

    清韵也没说什么,告辞一声,便走了。

    楚北一直在正堂守着清韵,清韵走。他自然要陪同。

    清韵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没见到侯爷,便问道,“我爹呢?”

    楚北笑道,“岳父大人走了。”

    清韵听得脸一红。

    谁是你岳父啊!

    还不是好么!

    你之前秀恩爱就算了,你还秀翁婿就过分了。

    楚北表示无辜,他只是觉得喊安定侯太生份了,喊岳父亲切些。

    “我要回去研制解药,”清韵嗡了声音道。

    楚北就送她出府,右相要陪同,楚北也没拒绝。

    这一回,楚北还是和清韵共乘一骑。

    等走远了些,楚北便问道,“右相夫人中的毒,有那么难解?”

    清韵勾唇一笑,“必须要难啊。”

    “必须?”楚北笑了。

    这两个字,有些玩味。

    清韵叹息一声道,“之前,父亲送来我相府,半道上我掀开车帘,正好瞧见了同样坐马车的宁欣郡主,她看我的眼神带了恨意,她恨我没有救她娘沈侧妃,我如果轻而易举的就救了右相夫人,我可真要担一个见死不救的骂名了,况且,周二姑娘放弃大皇子妃的位置,如果我这么轻易就救了她娘,她会更不甘心。”

    所以,右相夫人的毒必须要难解。

    她这是让右相府的付出更有价值一些。

    楚北对于清韵顾忌宁欣郡主有些不赞同,沈侧妃的死是宁太妃造成了,与清韵无关,她不必愧疚。

    至于右相夫人,清韵那么说,好像有两分道理,太容易得到,不会珍惜。

    “要我的毒,也是为了让右相府觉得牺牲值得?”楚北笑问道。

    清韵摇头,“不是,我只是发现右相夫人体内的毒和你中的毒有些相似,要你的血,是为了验证。”

    楚北眼神一冷,“验证的结果是?”

    清韵笑了,“你和右相夫人中过相同的毒。”

    楚北没有说话,但周遭的气息明显冷了许多。

    清韵摸着马毛道,“本来右相夫人还不会这么快毒发,是有人给她又下了毒,我之前配置的解药没用了,你最好派人看着右相夫人,别我还没救她,她就被人给杀了,周二姑娘会恨死我的。”

    楚北拧眉,“你是怀疑……?”

    清韵耸肩,“之前是谁我不知道,但解除婚约之后,要是还有人杀右相夫人,绝对是挑拨离间之辈,而且可能性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