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做主

第三百一十五章 做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有些怕了。

    那些人害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见缝插针,让她心惊胆战,还是防备点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等她治好了右相夫人,她和右相府也算两清了。

    两人骑马往前走,前面有官兵张贴告示。

    一堆人围在哪里看,识字的,不识字的都有。

    有人问,“快念念,这告示上都写了些什么?”

    然后便有人大声念起告示上洗的内容。

    告示上,写了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解释大皇子和楚大少爷是双生子的事。

    第二件,是大皇子和右相府周二姑娘解除婚约,赐封周二姑娘为安瑜郡主的事。

    第三件,就是清韵嫁给大皇子的事。

    等知道告示上写了什么,然后就有人问了,“慧净大师说双生子活着,是大锦之福,是不是意味着将来大皇子会被立为太子啊?”

    有人问,就有人答,“立谁为太子,是皇上的事,对咱们平头老百姓来讲,谁当皇帝都一样。”

    然后就有人反对了,“这话,我就不赞同了,这皇帝还有昏庸和贤明之别呢,遇到个贤明君主,也是咱们百姓之福啊。”

    “得了吧,皇上再贤明,也不是咱们能见到的,就是那府衙里的老爷,没钱,你也甭想见着他们的面。”

    “这话偏激了些,要是皇上昏庸,隔三差五修座宫殿,再不就选秀纳妃,年年苛艰杂税,那咱们百姓是真的有苦说不出了。”

    “对了,之前慧净大师说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如今安定侯府可是要出两位皇子妃了,你们说,谁将来会是皇后呢?”

    有人扑笑,“这还用说么。自然是大皇子妃了,嫡长子。有镇南侯府撑腰,大皇子妃又是江老太傅的外孙女,前两日,又救了献老王爷的宝贝心肝逸郡王,她聪慧貌美,还有谁能跟她比啊,安定侯府五姑娘。你们听说过吗?”

    有人跟着笑了,“她被赐婚给二皇子时,我才听说她,不像沐三姑娘,她抽签姿势不对,我们大家就有所耳闻了,我不怕你们笑话,当初听说她抽签姿势不对时,我也试了。不论我用什么姿势求签,趴着、跪着、躺着……见鬼了,就是抽不到两根签。”

    然后有人拍着他肩膀道。“知道为什么抽不到吗?”

    那人一脸茫然,“为什么?”

    “因为人家会医术啊。你会吗?”

    “抽签跟会医术还有关系吗?”

    “抽一根签,当然没关系,求两根签可就大有关系了。”

    哄笑声,不绝于耳。

    连楚北听的都忍俊不禁,前面笑闹的人太多,他干脆带着清韵绕道走了。

    走了没多会儿,清韵便听到有叫卖糖葫芦的,她便道,“买两串糖葫芦吧?”

    楚北听到糖葫芦。就觉得牙酸,他当没听见。搂着清韵的腰肢,一夹马肚子,一阵风从卖糖葫芦的跟前奔过去。

    速度之快,清韵眼睛都不敢睁开。

    她又好气又好笑,“我是买给自己吃的,你想多了。”

    楚北抬手戳了下清韵的脑门,“到底是我想太多,还是你在忽悠我?”

    “想太多,”清韵很肯定道。

    她说完,眼前就多了一串糖葫芦。

    清韵眼睛睁圆,接过糖葫芦,转了两下道,“你哪来的?不会是抢的吧?”

    楚北眼皮有些跳,且不说他是堂堂大皇子了,就是楚大少爷,也不至于不顾身份去抢人家一串糖葫芦吧。

    清韵也知道有卫风跟在后面付钱,她只是随口一说。

    她吃着糖葫芦,楚北送她回侯府。

    到侯府门前时,清韵刚刚吃完。

    守门小厮见了她和大皇子,连忙过来请安,然后道,“三姑娘可算是回来了,方才孙公公宣完旨刚走,宫里制衣坊的人还在,等姑娘回来呢。”

    清韵听得一愣,“制衣坊的人等我?等我做什么?”

    守门小厮笑了,“当然是给姑娘做凤冠霞帔了。”

    清韵脸腾地一红,她还真没往这上面想,不是说嫁衣要亲手绣吗,怎么是制衣坊的人做?

    楚北下了马,然后扶清韵下来。

    他没有进侯府,等清韵进了侯府之后,他便骑马走了。

    前院,正堂。

    制衣坊的人等在那里,见到清韵,一脸殷勤的迎上来,福身请安。

    清韵轻点了下头,然后问道,“是给我做嫁衣的?”

    制衣坊两位嬷嬷笑道,“我等是奉皇后之命来给姑娘量体裁衣的,皇后也知道姑娘有嫁衣,只是上一回出嫁,遇到狂风乱作,到底不吉利,现在婚期在即,仅凭姑娘一人之力,不眠不休才能绣好一件嫁衣,皇后哪舍得姑娘劳累,就把绣嫁衣这事交给我们制衣坊了,我们制衣坊上下,一定齐心协力,把姑娘的嫁衣做的尽善尽美。”

    要是侯爷和老夫人在,清韵估计要斜视他们两个了。

    听听,人家皇后多开明,当初她嫁给楚北那会儿,侯府要有这么开明,她得少吃多少苦头啊。

    清韵站在那里不动,让嬷嬷帮她量身。

    等量过了,清韵就回内院了,忍不住的她,跟老夫人抱怨了一句。

    老夫人听得一笑,“楚大少爷大婚,怎么能跟大皇子大婚相提并论?你绣的嫁衣虽美,但少了三分端庄大气,如何入得了皇家的眼?”

    清韵一颗心,有些碎了。

    还以为皇后是心疼她,不想她劳累,敢情是看不上她的针线活啊。

    也是,制衣坊聚集的是大锦朝绣工最好的绣娘,岂是她能比的?

    不过,清韵还是很高兴,总比看不上,还要她重绣好吧。

    周梓婷捂嘴笑,她问道,“三表妹,右相夫人中的毒解了吗?”

    清韵轻摇头,“没有。”

    老夫人正要端茶。闻言,手滞了下。她望着清韵,“没有解?”

    清韵点头,“只是暂时稳住了毒素,还没有解毒,等我研制好解药,我再去相府一趟。”

    知道老夫人担忧右相夫人解毒之事,清韵小坐了片刻。就回泠雪苑了。

    清韵坐下来喝茶,喜鹊问青莺去右相府给右相夫人治病的事。

    青莺扒拉扒拉一阵倒豆子,然后望着清韵道,“姑娘,右相夫人的脸伤的不轻,少说也还要三瓶子祛伤疤的药,就这样白送给她吗?”

    青莺心有不甘。

    虽然那药成本不高,别说三瓶了,就是三十瓶。三百瓶子,她家姑娘也送的起。

    可是右相府实在可恶,对于讨人厌的人。不坑她们就不错了,便是给了她们便宜。人家也未必领情,还只当是姑娘应该做的呢。

    可不就是她应该做的,人家让出大皇子妃的位置,来换取她给右相夫人治病,要是右相夫人脸上还留着疤痕,没法出门见人,人家会在背地里指责她,说她不知好歹。

    不过吃亏,这两个字也得看人的。

    清韵笑了。“我只负责救右相夫人,至于她脸上的伤疤。那是宁太妃的事。”

    宁太妃在冰颜丸里下毒害她,虽然她安然无恙,她也自食恶果害死了沈侧妃,不过她害她这事,到现在也没给她一个说法,她也知道,皇上能再下旨她和楚北即日完婚,兴国公府做了妥协了,不过兴国公的妥协,是要她和周二姑娘共侍一夫,这样的妥协,在她看来,只是纯粹的添堵。

    人家能给她添堵,她就不能给别人添堵了?

    清韵笑着去了药房,给右相夫人研制解药。

    约莫两个时辰就忙完了。

    然后就无所事事了。

    如清韵猜测的那样,有人要毒杀右相夫人,被楚北安排在右相府守着右相夫人的暗卫给逮住了。

    可惜,没能留下活口。

    但是,楚北再带着清韵去右相府时,右相府上下态度好了许多。

    尤其是右相,朝楚北作揖,“谢大皇子救内子一命,如果不是大皇子派人守着内子,只怕她这会儿已经……。”

    楚北看着右相,打断他道,“你要谢就谢清韵吧,是她诊出右相夫人体内不止三种毒,而是四种,有人要她的命,所以让我派人看着点儿,没想到还真有人要杀右相夫人。”

    楚北说着的时候,清韵看着周二姑娘,发现她眼神有一瞬间的躲闪和心虚。

    清韵不着痕迹的笑了笑,“道谢就不必了,我让暗卫守着右相夫人,是为了右相夫人好,但更多了还是为了保我自己,我不想右相夫人跟沈侧妃一样,因为我没有及时医治,最后落下个见死不救的骂名,我是迫切的希望右相夫人能尽快痊愈,这是我调制的解药,尽快给右相夫人服用吧,对了,最好先找个太医来检查一下,自打我倒霉抽到两根签后,就特别容易遭小人,刺杀毒杀我都记不清有多少回了,我是怕了,还是谨慎些为好。”

    右相忙道,“三姑娘福大命大,总能化险为夷。”

    清韵笑一声,便要告辞。

    周二姑娘看着那药瓶子,忙道,“那我娘脸上的伤呢?”

    清韵望着她,笑道,“右相夫人脸上的伤,不会危及性命,周二姑娘放心。”

    周二姑娘握了下手中绣帕,她知道清韵是跟她装傻,她只能道,“我是说我娘脸上的伤疤,一瓶子药膏不够用。”

    清韵挑了下眉头,笑道,“皇上让我救治右相夫人,我遵命行事,只要服用了解药,右相夫人性命无忧,至于祛伤疤的药不够用,可以去找宁太妃,我只能承诺,宁太妃来买药,我不会不卖,但要我为宁太妃犯的错买单,恕我做不到,告辞。”

    清韵福了福身,便和楚北一同走了。

    右相没有拦她,他也不敢拦。

    他喊道,“备轿!”

    出了相府,楚北带着清韵在街上逛了一圈,然后便回侯府。

    刚走到侯府所在街道,清韵就看见一条长长的队伍,而且人还越来越多。

    她还纳闷呢,觉得谁家在施粥,可是往前走,还有穿戴奢华的世家少爷,她就把这想法给打消了。

    因为这世家少爷是庐阳侯世子,齐风。

    之前侯府办宴会,还邀请他来参加,他认得清韵,至于把清韵搂在怀里,美的人神共愤的,除了大皇子也没谁了,他作揖请安,然后笑道,“三姑娘大善。”

    清韵有些扭眉,眼睛往前面看,人多的,根本望不到头,只有拐角,她忍不住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齐风怔了下,然后道,“排队找三姑娘你看病啊。”

    清韵,“……。”

    找她看病?

    有没有搞错啊,她什么时候说要给人看病了?

    她望着齐风,上下打量他,道,“齐世子面色红润,不像是有病在身的样子,你……。”

    清韵话还没说完,齐风赶紧摇头,“三姑娘误会了,不是我有病,我是替家母排队的,她膝盖经常酸疼,尤其是刮风下雨,吃了多少药都不见好,方才听侯府上丫鬟说,你出嫁之前,会免费赠医施药十天,所以我就来了。”

    要不是这机会,他庐阳侯府哪有那面子请即将是大皇子妃的沐三姑娘帮忙看病啊。

    清韵眉头更皱了,她没说过给人看病,更没说过免费赠医施药十天的话好么!

    是谁啊,擅自替她做主?!

    清韵心底微沉,但是面上未表露什么。

    这些人来找她看病,她要是说她没有说过,倒成了她出尔反尔了。

    庐阳侯世子,清韵对他印象还不错,便笑道,“齐世子先回去吧,改日你带齐老夫人来,我给她医治腿疾。”

    庐阳侯世子有些受宠若惊,连连点头,然后道谢。

    楚北骑马带着清韵上前,问道,“你真的要赠医施药十天?”

    清韵两眼望天,眸底有抹小火苗,“我当街给人看病,你都不许,我敢随便给人赠医施药十天吗?只是现在,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

    楚北勾唇一笑,笑容俊美绝伦,“赠医施药是好事。”

    清韵听得睁圆了眼睛,诧异的看着楚北。

    那眼神,带着不敢置信,叫楚北眉头陇紧了,“为何这样看着我?”

    “之前不许我给人治病的也是你,这样逆转,我有些不适应,”清韵如实回道。

    楚北脸有些黑,因为清韵那眼神像是怀疑他是不是被人易容了,叫他有些咬牙,“你只要不扒人衣服,我不反对你给人治病。”

    况且,现在等着看病的人都排起了这么长的队伍,他不接受也不行了。

    清韵嗡了声音道,“我也不反对给人看病,但我反对别人替我做主。”(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