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还想多看两眼,但是那少年见清韵过来,赶紧把手中玉扇放下,起身跟清韵见礼。

    彬彬有礼的少年郎。

    靠近了,清韵鼻尖一动,便嗅到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清香。

    她眉头挑了下,再细看那少年,不由得一笑。

    原来是女扮男装。

    就连跟着的小厮,也是丫鬟扮的。

    清韵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一个大家闺秀混在人堆了,脸皮挂不住,男装方便些。

    她是大夫,把脉就能分辨男女,不妨碍她治病。

    清韵坐下,一边伸了手,一边问道,“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清韵语气温和,脸上还带些笑意,加上容貌美极,让她一时看待了眼。

    她直勾勾的看着清韵,一旁站着的青莺和喜鹊皱眉了,这是谁家少爷,竟然这般孟浪,盯着她家姑娘的脸猛瞧!

    这要是让她们未来的小心眼的姑爷知道了,小心你的眼珠子!

    青莺重重咳了一下,那姑娘脸一红,把胳膊伸了出去。

    清韵嘴角划过一抹浅笑,帮着把脉,然后笑问道,“夜里容易盗汗吧?”

    那姑娘呆呆的看着清韵,小厮打扮的丫鬟连连点头,“是啊,我家姑……少爷夜里容易盗汗。”

    清韵点头,道,“不是什么大病症,吃几副药就没事了。”

    清韵帮着写药方,可是才提笔呢,那姑娘连忙道,“不是,我不是来找你看病的。”

    青莺对她没好感,不悦道,“我家姑娘赠医施药忙着呢,你不是来看病的,你取什么号?”

    那姑娘连忙道,“我是替我二哥来看病的。”

    青莺两眼一翻。还只听说过替主子排队的,还没听说替人来看病的。他是不是在调戏她家姑娘啊?

    清韵看着那姑娘,问道,“令兄怎么没来?”

    那姑娘摇头,低了声音道,“我二哥远在齐州,他赶不及进京,我也是昨儿才进京的。一路上,都在听说三姑娘你医术高超,救死扶伤的事,就萌生了想三姑娘替我二哥治病的念头,只是三

    姑娘身份尊贵,我不知道你下一回赠医施药是什么时候,就先来帮我二哥问问……。”

    这个理由,倒是合乎情理。

    清韵问道,“你二哥什么病症?”

    那姑娘忙道。“我二哥六岁那年,有一回吃饭噎着了,然后就不会说话了。”

    清韵听着。点头道,“然后呢?”

    那姑娘睁大眼睛。道,“没有然后了。”

    清韵,“……。”

    清韵有些凌乱了,虽然她医术还算不错,可就凭这样一句话,没有见过病人,也没有脉象,她怎么知道能不能医治啊?

    青莺站在一旁,绷着脸。这人真是的,你说话就说话。你为什么要盯着我家姑娘看,我家姑娘脸上又没绣花!

    我都瞪着你了,你还看,你信不信我告状!

    青莺的敌意太明显,清韵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小声道,“不要对人家姑娘无礼。”

    “姑,姑娘?”青莺脸微微红。

    她多看了两眼,还真像个姑娘呢,可姑娘又怎么样,你女扮男装就该有男人样子吧,对人家姑娘猛瞧什么,这不是没事找骂吗?

    听清韵说她是姑娘,她没有否认,但耳根明显红了些,她道,“我二哥除了不会说话,其他和平常人一样,而且长的俊朗,走在街上,不知道迷倒多少姑娘呢。”

    清韵囧了,你二哥长什么模样,和病情无关,就不用着重介绍了。

    而且说的对她分析病情也没什么用,她还没听说过有人吃饭噎着,然后不会说话的病例。

    清韵还欲在问,结果那丫鬟打扮的小厮就猛拽那姑娘的衣裳了,她低声道,“姑娘,快走啊。”

    丫鬟说的莫名其妙,她主子有些不解,“走什么?”

    丫鬟挤眉弄眼。

    那姑娘怔了一下,正要起身呢,那边传来一打嗝声。

    声音很大,离的几米远,就听见了。

    清韵撇头,就瞧见逸郡王走过来,几乎是走一步,就打一个嗝。

    那窝火样子,清韵见了忍不住笑,问道,“郡王爷这是怎么了?”

    逸郡王一脸憋屈道,“别,嗝,别提了,一大,嗝,一大清早就,嗝……。”

    嗝的逸郡王恨不得掐自己脖子了。

    小厮跟在一旁道,“三姑娘,我家郡王爷打了半个多时辰的嗝了,吃饭喝水都不管用,所以来找你帮着医治下。”

    逸郡王点头如捣蒜,要是能憋着,他怎么也不会来找她治病的。

    因为见到清韵,他就会想起他在湖心楼的倒霉事,不堪回首啊。

    小厮刚说完,那边就传来一笑声,“三姐姐,上回琳琅郡主来找你治病,你都让她先取号,这一回逸郡王来,你不会破例吧?”

    清韵回头,就见到罩着面纱的沐清柔走出来。

    她语气轻柔,但是却充满戾气。

    当日,清韵拿规矩约束了琳琅郡主,今儿就得约束逸郡王,做到一视同仁。

    清韵眉头微挑,上回她没有医治琳琅郡主,是因为不必要,现在逸郡王打嗝成这样,再不治,估计要疯了。

    清韵正要说话,却见坐着的姑娘偷偷站起来,打算偷偷的溜走。

    清韵多看了她一眼,见她要走,她笑道,“先别走,你玉扇落了。”

    那姑娘脚步一顿。

    青莺就要拿玉扇,逸郡王眼尖,手更快,一把将玉扇抓在了手里。

    他瞥头看了那姑娘一眼,连忙道,“抓住,嗝!”

    小厮看着那玉扇,眼睛眨了下,不敢耽搁,赶紧跑过去,拦下那对主仆。

    逸郡王继续打嗝,但是眸底明显有怒气,他坐下来。把胳膊伸手了,显然是要清韵帮他治打嗝。

    清韵也没理会沐清柔。她坐下,捏着逸郡王的手指,捏了一会儿,然后取了一根银针,在逸郡王还没回过神来之际,扎了下去。

    十指连心,疼的逸郡王惊叫了起来。

    他望着清韵。道,“你这女人,就不能用温柔点的办法治……咦,不打嗝了?”

    说完,他就起了身,噔噔噔的下了台阶,把那姑娘拎了起来,就跟拎小鸡似地,怒道。“你这小贼,胆子真不小啊,在齐州偷了我东西。还敢到京都来,你不知道京都是爷我的地盘吗?”

    清韵愕然。望着那挣扎,但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姑娘,道,“她偷你东西?”

    逸郡王点头,“岂止是偷我东西,他还害的我吃了顿霸王餐!”

    那姑娘面红耳赤,“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再说了,你那些钱,最后不都还你了吗?!”

    逸郡王重重哼了一下鼻子。“还?是你还的吗?况且爷我吃霸王餐的破名声,都传遍齐州了。你怎么还?!”

    那姑娘也不甘示弱,她道,“我打听过了,在京都,你没少吃霸王餐!”

    逸郡王,“……。”

    一堆人憋笑,憋的腮帮子都疼。

    然后被逸郡王吼了,“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爷我是吃霸王餐了,那是我乐意,被人逼着吃霸王餐,爷我就不高兴了!”

    虽然都是吃霸王餐,但是他不但挑时候,他还挑地方!

    清韵忍俊不禁,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逸郡王不打嗝了,他一把将那姑娘拎丢到椅子上,一脚踩在椅子边,将她偷窃的事娓娓道来。

    虽然清韵还忙着治病,可是大家对八怪似乎更感兴趣些。

    事情是这样的。

    逸郡王和楚北途经齐州,进城时,不小心被一老者给划破了衣裳。

    逸郡王很注重穿戴,衣裳破了,断然不能穿的,这不,进城第一件事,就是买衣裳。

    那铺子,不但卖衣裳,还卖玉饰,他就顺带挑了两块玉佩。

    其中一块正是那姑娘定制,准备送给她二哥的生辰礼物,结果被逸郡王看中了。

    其实看中那块玉佩的人不少,店铺掌柜的放在那里,是给人欣赏手艺的,解释一番,就没人买了。

    可偏巧,那掌柜的认得逸郡王,他经常送货进出京都,知道他的霸道不讲理。

    问了一番,知道逸郡王只是路过京都,为了不惹事,就把玉佩卖给他了,打算再重新打造一块。

    谁想逸郡王前脚刚走,人家定制的主人就来取货了。

    掌柜的谁都惹不起,就如实相告了,把江姑娘气的不行。

    她亲手画的玉佩,是送给二哥的,管他什么逸郡王不逸郡王,就是不许!

    只是掌柜的把逸郡王描述的很可怕,江疏影也有些害怕,但是玉佩更重要,最重要的是明儿就是她二哥生辰了。

    她就带着丫鬟打扮的小厮尾随逸郡王走了。

    碰巧那玉佩就放在包袱了,他在一间酒楼前,把马丢给了伙计照看。

    她就上前道,“郡王爷的马,我牵去喂草吧。”

    小伙计不疑有他,就把马给了他,因为她就是跟着逸郡王走过来的。

    就这样,她把逸郡王的马牵走了。

    然后拿了包袱,打算拿到玉佩就走,神不知鬼不觉,结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碰到了两个地痞,把包袱给抢了。

    地痞跑的快,她和丫鬟死活追不上,气的够呛。

    那边逸郡王点了一桌子吃的,饱餐一顿,然后找伙计结账。

    伙计算了账,过来道,“郡王爷,一共二十五两。”

    逸郡王笑了一声,摸着自己的脸道,“眼力不错啊,居然看出来我是郡王爷。”

    小伙计笑道,“小的眼力一般,是您的跟班说的。”

    逸郡王敛眉了,“我跟班?”

    他跟班没带跟班出来,他自己就是个大跟班,只是楚北有事忙去了,他饿了先吃一顿再说。

    再然后,逸郡王就知道他被人算计了,包袱什么的都没了,他不喜欢身上带银子,钱都在包袱里。

    小伙计描述了下,逸郡王就知道小伙计长什么模样了,这不抓贼去了。

    然后就把江疏影给逮到了。

    本来逸郡王是要她好看的,把她吊起来示众,结果楚北来了,与他一起的还有一男子,不会说话,是个哑巴,但是人特别热心肠。

    不会说话,还一定要替江疏影赔钱。

    看在楚北的面子上,逸郡王这才算了。

    听到这里,青莺眨眼了,望着江疏影道,“不会说话的俊俏公子,那不是你二哥吗?”

    江疏影给她眨眼,示意她别乱说。

    逸郡王脸黑了,黑如锅底。

    PS:~~o(>_<)o~~下大雨,电闪雷鸣啊(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