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药方

第三百二十七章 药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江疏影眨眼时,青莺还纳闷,方才她不还帮她二哥找姑娘治病吗,为什么说不得,等看见逸郡王青黑的脸色,青莺就暗叫一声不好,嘴快闯祸了。

    逸郡王将江疏影再一次拎起来,赫然冷笑,“你还真的是江家人!”

    江疏影的二哥名叫江牧枫,当初江疏影偷他东西时,逸郡王要给她点颜色瞧瞧,江牧枫站出来阻止,还帮她赔偿了他丢失的一万三千两银票,出手那叫一个豪爽阔绰。

    一下子就把逸郡王给震住了,尤其他给了钱,就让他把江疏影给放了。

    江家是齐州首富,和朝廷往来密切,他维护齐州小民,他也得回了损失,这事便作罢了。

    楚北赶时间,就和江牧枫告辞了。

    骑上马背,逸郡王还感慨了一声,“传闻江家有富可敌国之资,瞧这花钱的速度,说实话,我是拍马不及,只有你那未来败家娘们能与之一比了。”

    楚北难得一笑,“想不到逸郡王也有天真的时候,他比不得清韵。”

    被人说天真,逸郡王还是第一回,这是在贬低他啊,要不是他是楚北,于他有救命之恩,逸郡王估计早出手给他教训了。

    正巧,远处有个人贼眉鼠眼,尤其他怀里的包袱那叫一个显眼。

    那是他的包袱啊!

    逸郡王火气上涌,把楚北天真二字对他来带的伤害,全部加在这倒霉小子身上。

    给足了教训,逸郡王打开包袱看了一眼,他买的两身衣裳和钱被人给平分了,还有他的红玉骨扇也没了。

    逸郡王想要找回红玉骨扇,那是他最喜欢的玉扇了。

    可是那小子说他们平分了东西之后,就各奔东西了,这会儿还不知道有没有出城,他是想去赌坊好好的玩两把,也打算离开齐州。

    逸郡王把揍的鼻青脸肿的小子。随手丢在了河里,他是来帮楚北找大皇子的。不能因为几千两银子就耽误时间,再者,他丢失的钱,江牧枫帮着赔了,他非但没有损失,还多了几千两,唯一舍不得的就是红玉骨扇。

    逸郡王咬咬牙。就跟着楚北离开了齐州。

    再到今天,他的红玉骨扇又失而复得了。

    本该高兴的他,脸黑是因为他想到楚北说他天真,他也觉得自己太过天真了。

    江家再富有,江二少爷再豪爽,助人为乐,也不会帮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一出手就掏一万多两银子!

    人家这是怕他揍他弟弟呢,怕他揪着江家不放。人家是顾忌他,才这么阔绰!

    现在,他都觉得自己很天真了!

    这叫他如何不生气?

    气大了!

    然后。江疏影就倒霉了,逸郡王恨不得随手丢了她。吓的她赶紧抓着他的手。

    她脸色苍白,眼神有些惧怕,一路进京,他有意无意打听了不少关于逸郡王的事,知道他不是好惹的,就是杀了她,江家也不敢给她讨公道,她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怕是没那么容易。

    清韵站在一旁。有些抚额。

    她看了眼江疏影求救的眼神,她于心不忍了。望着逸郡王,她帮着求情道,“有话好好说,先把她放下来。”

    逸郡王敛了下眉头,望着清韵道,“你早上吃撑了?”

    清韵愕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摇了下头。

    逸郡王两眼一翻,“没吃撑,你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

    清韵,“……。”

    一句话,直接把清韵给噎住了,半晌无语。

    逸郡王抓着江疏影,笑的双眼泛光,“上回,你落我手里,江家花了几个钱,就摆平了,这一回,我要你们江家脱两层皮。”

    说完,他就把江疏影丢在了马背上,他翻身上马,一溜烟离开了。

    丫鬟打扮的小厮吓坏了,赶紧去追。

    可是她两条腿,如何跑的过四条腿?

    跑的急了,还摔了一跤,那叫一个惨啊。

    青莺有些可怜她,尤其她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啊,她赶紧过去扶起她。

    清韵站着没动,因为四下有议论声,“齐州江家?是不是那个富甲一方的江家?”

    “富甲一方?太小瞧江家了,江家的生意,尤其是粮食生意,据说做了两朝,差不多有四百年了,十间粮食铺,至少有五家是江家的,太祖皇帝能灭了前朝,建立大锦朝,据说就是得了江家的鼎力相助,兵马未到,粮草先行,这粮食多重要,不用多说什么,听说当年先皇想娶江家姑娘为后,还被江家给婉拒了呢。”

    听人这么说,不少人笑了,江家能把生意做两朝,就不是什么傻子,一旦江家姑娘成了皇后,江家就是外戚了,太祖皇帝在世,不会动江家,江家姑娘若是生下儿子,估计也能保住江家基业,再后面,估计就悬了,可没几个皇家人念旧情的。

    朝廷口口声声说以孝治国,可偏偏杀父弑兄最多的就是皇家,兄弟相残就如同菜市场卖菜讨价还价一样常见啊。

    清韵听了两耳朵,有些咋舌,十间粮食铺就有五家是江家的,这也太吓人了吧,万一哪一天江家不卖粮食了,大锦朝岂不是要乱?

    有些生意做大,不会招惹上皇家,最多只是惹几个权贵眼红,可是粮食,关乎江山社稷,江家生意越大,就代表着危险越大啊。

    这不是在做生意了,这是再给自己找了把刀啊,做什么都要适可而止啊。

    青莺扶着江家丫鬟过来。

    江家丫鬟跪下,求清韵救她家姑娘。

    清韵有些为难,她不过是帮江疏影说了两句好话,就被逸郡王说吃饱了撑着了,她要是救江疏影,还不知道人家说她什么呢。

    不过,楚北和江家二少爷有往来,江姑娘是江家人,逸郡王就算胡闹了些,也不会一点分寸都没有。

    再说了,他都扬言要江家脱两层皮了,他不会杀了江姑娘的,她性命无忧。

    清韵让青莺送江家丫鬟去献王府找江姑娘。

    她坐下,继续帮人治病。

    一忙,就是三个时辰。

    连续赠医施药了十天,最后一天,病人少了许多。

    最后一个时辰,只有两三个病人了。

    清韵大松了一口气,很快,她就开好了药方,喜鹊笑道,“总算是没人了,这些天,姑娘和周大夫都累坏了。”

    周大夫摇头笑道,“能有幸跟三姑娘学习医术,就是没日没夜的给人诊脉,我也愿意啊,倒是三姑娘,白日要赠医施药,夜里还有学舞,实在疲乏。”

    清韵揉着脖子,笑道,“今儿好好歇歇,明儿再学舞了。”

    几个丫鬟双手赞同。

    清韵起了身,丫鬟把银针什么的收好,小厮要过来抬桌子。

    那边,有骑马声过来。

    只见一个年约二十一二的男子骑马过来,在侯府门前勒紧缰绳,绵长的吁了一声。

    男子面容刚毅,一看就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他翻身下马,有些拘谨道,“三姑娘不给人看病了吗?”

    清韵挑眉,看了眼时辰。

    这会儿离她诊脉四个时辰,还有一会儿。

    清韵又坐了下来。

    几个丫鬟不高兴了,这都要收摊了,要治病,就不能早点来吗?!

    那男子摇头道,“我没有病,我是替家父来问诊的。”

    清韵两眼一翻,自打江姑娘开了先例,越来越多的人替人问诊了……

    一个下午,清韵觉得自己的医术经受了非一般的考验。

    男子不知道清韵的为难,他坐下来,道,“家父久病缠身,痛苦不已,我离乡在外,一直记挂着,之前就听闻三姑娘赠医施药的事,只是家父不在跟前,只觉得惋惜,却没想过来,听闻有人找三姑娘,也是带人看病,三姑娘能治的都开药方,所以才快马加鞭的赶来……。”

    他语气和眼神都带着渴求。

    清韵笑道,“治病多要诊脉,要是能治,我就开药方。”

    男子连连点头,然后把他父亲的病症一一道来。

    他说了一半,清韵就断定他父亲是坐骨神经痛。

    这样的病,最磨人啊。

    很难治愈,只能尽量缓解病情。

    清韵提笔沾墨,很快就写了一张药方,递给男子道,“抓一副药,用药酒浸泡,埋地下七天,然后每日服用两回,一次一两,对你父亲的病情有所帮助。”

    男子接了药方,连连道谢。

    清韵轻轻一笑。

    男子再次作揖后,拿了药方,转身离开。

    一刻钟后,男子进了春风楼。

    他是跳窗进的屋。

    屋内,有水哗哗声,有女子在沐浴。

    女子模样娇媚,风情万种,顾盼间,碧波荡漾。

    她的声音更软嚅,“风哥哥就是会挑时候来。”

    男子朝屏风看了一眼,只见朦胧中,女子抬起手腕,白皙如玉的胳膊上还带了几片娇艳花瓣。

    男子撇过头去,从怀里把药方掏出来,放在桌子上,声音带着疏离和淡漠,道,“尽快传给主子。”

    说完,他纵身一跃,便出了屋子。

    女子朝桌子看了一眼,有些不满道,“溜的这么快,我会吃了他不成?!”

    她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姑娘,安郡王来了。”

    女子没好气道,“让他等着!”(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