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冰锻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冰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宫里送凤冠来,直接送到春晖院。

    老夫人看到那凤冠,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只见凤冠富丽堂皇,上面金龙赤凤,雕刻精细,珠光宝气交相辉映。

    凤冠上金龙升腾奔跃在赤云之上,凤凰展翅飞翔在珠宝花叶之中,额间一溜红玉吊坠,水滴红宝石正缀额间,鬓发两边,是精细的流苏,细细看,竟然是寓意百年好合的百合花。

    细细观赏过后,老夫人眸光凝了下,惊讶道,“这凤冠不是当年皇后出嫁的那顶凤冠吗?”

    这顶凤冠当年可是轰动整个京都,过去二十年了,每回议论哪家姑娘出嫁的凤冠最美,总会捎带一句,所以老夫人印象深刻。

    负责送凤冠霞帔来的公公点头,笑道,“老夫人好眼力,这凤冠正是当年皇后出嫁的凤冠,宫里御制坊倒也准备了凤冠,只是那原是给大皇子迎娶周二姑娘准备的,皇后觉得给三姑娘戴不适合,只是一顶凤冠,御制坊要准备好,日夜赶工,至少也要两个月,时间上赶不及,所以皇后就将这顶凤冠赏赐给三姑娘了。”

    听公公这么说,一屋子人都羡慕妒忌的望着清韵。

    清韵嘴角努力挤出一抹笑来,那样子看起来高兴极了。

    但是没人知道她心底的苦,简直就跟吃了几斤黄连一般,苦不堪言啊。

    这凤冠是美,美的叫人惊叹。

    可是美的背后代表着沉甸甸的份量啊。

    她也知道皇后把她出嫁的凤冠赏赐给她,是对她的看重和喜欢,可在清韵看来,出嫁不过就是个形式,她宁愿简单点,少受点罪啊啊啊!

    忍着心中不能说的苦闷,清韵道,“皇后厚爱了。”

    公公连忙奉承道,“当年皇后戴着这顶凤冠出嫁。艳冠群芳,三姑娘原就貌美惊人。戴上凤冠,定惊艳世人。”

    清韵努力挤出一抹笑来,带着苦涩之气。

    老夫人见了,忍不住嗔瞪了她一眼,她知道清韵的性子,之前就抱怨说凤冠太沉,差点把脖子给压断。这凤冠更沉,就算再美,她估计也难喜欢。

    制衣坊的嬷嬷端着喜服上前,笑道,“制衣坊紧赶慢赶,总算把嫁衣准备妥了,三姑娘快试试,看合不合身,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老夫人点点头。望向清韵道,“到东暖阁试试喜服。”

    还不等清韵点头,喜鹊早迫不及待的就朝嬷嬷走去。接过她手里捧着的托盘,她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家姑娘穿喜服的样子了。

    清韵朝老夫人福了福身。就迈步出了屋。

    约莫一盏茶后,清韵就将喜服换上,走进屋来。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她从阳光中走来,一袭喜服,上面金丝银线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衬托的她白皙如玉的皮肤好似一朵娇艳芙蓉,明眸生辉,貌若王嫱。颜如楚女,绣着凤穿牡丹的束腰勾出盈盈一握的柳腰。更显玲珑奷细的身姿。

    这还只是穿了嫁衣,就这般明艳动人了,这要是戴上凤冠,还不知道美成什么样儿了呢?

    嬷嬷见了,连忙上前,绕着清韵转了一圈,笑道,“姑娘穿这身嫁衣,真是美的跟画中人一般,奴婢可是半点不合适也挑不出来,您觉得哪里需要调整的?”

    清韵摇头道,“别的还好,就是沉了点。”

    嬷嬷,“……。”

    老夫人,“……。”

    嬷嬷连忙笑道,“这套喜服确实有些沉,制衣坊用了八两金丝,八两银丝,端庄贵气,要是皇后的嫁衣,还得多一两金丝,一两银丝呢,往常的衣裳都讲究轻便舒适,但是皇家讲究端庄大气,姑娘忍忍就好了,为了习惯衣裳,奴婢还带了套铠甲了,姑娘这几日尽量穿在身上,到时候就习惯了。”

    清韵,“……。”

    这是要折磨她脱掉几层皮才罢休吗?

    还有,她哪来的时间穿铠甲习惯啊,她还要练习跳舞好吗?

    清韵正想着,周梓婷就帮她说出口了,“这几日三表妹还有练习舞蹈呢。”

    嬷嬷愣了下,随即道,“那姑娘不妨穿着铠甲练武,听闻前朝宫里就有舞姬在脚腕上绑十斤的铜片练舞的,起初跳舞艰难,习惯了之后,舞姿之轻盈,形走如腾飞,妙不可言。”

    周梓婷,“……。”

    清韵真的快哭了,这不是要她脱皮了,这分明就是要把她往死里逼的节奏!

    清韵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差点喷薄而出。

    嬷嬷没觉得有什么,多少人想穿这身嫁衣都没机会呢,嫁衣越重,代表着身份越尊贵,吃多少的苦头都是值得的。

    清韵撇了撇嘴,她知道她抗议没用,她摸着喜服道,“对了,这里面那件衣裳是什么缎子,穿着很舒适。”

    嬷嬷笑道,“那是前几日进贡的冰锻,太后赏给姑娘做嫁衣了。”

    老夫人怔住,有些不敢置信。

    太后竟然把冰锻赏赐给了清韵?

    要知道冰锻之尊贵,那根本就不知道词来形容,它是天上之巅的雪蚕吐的丝织造而成,穿在身上,便是在炎炎烈日下暴晒几个时辰,也不会觉得热。

    上一回进贡冰锻,还是八年前啊。

    当时瑾淑县主有些中暑,太后就把冰锻给她做了衣裳,冰锻稀少,堪堪只能做一件衣裳,多的余料,瑾淑县主给端敏公主做了件肚兜。

    太后贵为太后,到现在,也没有一件冰锻做的衣裳,这一回赏赐给了清韵,下一回进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清韵没想到冰锻竟然这般珍贵,她有些惊讶,问道,“太后为什么把冰锻赏赐给我?”

    嬷嬷笑道,“三姑娘心地善良,赠医施药十天,不但分文不取,听说还花了差不多两万两银子,此等善举,奴婢活了半辈子还没听闻有哪个大家闺秀如三姑娘这般。太后很是赞赏,就赏赐给姑娘了。”

    嬷嬷说着。心底加了一句,这一回进贡不知道怎么回事,宫里上下都知道太后自打先皇驾崩后,就没有穿过大红的衣裳,哪怕是穿在里面的。

    进贡的使臣竟然把缎子染成大红色,胆子还真是不小。

    要不是太后心情不差,进贡使臣的脑袋哪怕有十个也不够砍的。

    也是三姑娘福气到了。能得到冰锻,云贵妃都气惨了,八年前,她就肖想冰锻了。

    只是太后都没有,这一回怎么也得先紧着太后,她还想着能多点边角料做个肚兜凉快凉快呢。

    谁想到,太后竟然把冰锻赏赐给了沐三姑娘?

    云贵妃给太后撒娇,要太后把冰锻赏赐给她,太后敛眉了。“赏赐出去的东西如何能要回来?”

    云贵妃一时嘴快,道,“赐婚的懿旨都能收回。怎么不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太后呵斥住了。然后罚了三天紧闭。

    冰锻穿在身上,清爽的叫人忍不住想哼哼了。

    太后赏赐的冰锻,她是喜欢到骨子里了。

    喜欢的老夫人让她快把嫁衣脱下来,免得弄脏了,她还有些依依不舍,不想脱啊。

    清韵又回了东暖阁,换下喜服,穿回原来的衣裳后,她摸着冰锻。爱不释手。

    周梓婷几个也好奇冰锻长什么模样,也都跟了来。

    她们伸手摸冰锻。惊叹道,“好滑的缎子,就像是隔了七八层云锦摸冰块的感觉。”

    凉爽但不冰冷刺骨。

    喜鹊站在一旁,看着几双手在清韵嫁衣裳摸过来摸过去,她都有些急了,别给摸坏了啊!

    沐清芷有些吃味了,说出口的话就跟吃了几坛子百年老陈醋一般,“三妹妹真是好福气。”

    连要杀她的太后,居然都舍得把自己没有的东西赏赐给她,她何德何能?

    清韵知道她们羡慕妒忌恨,夹酸带醋的话,她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让喜鹊把喜服叠好。

    只是她总觉得有人盯着她,清韵转身朝门口望去。

    门口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正巧有丫鬟进来,清韵随口问道,“方才谁在外面?”

    丫鬟回道,“五姑娘在门口站了片刻,就走了。”

    是她?

    难怪她觉得不舒服了。

    清韵一笑置之,没有放在心上。

    远处,回芙柔苑的路上。

    沐清柔走的有些快,丫鬟紧随其后,知道沐清柔妒忌清韵拥有冰锻,她劝道,“姑娘,你别生气,你和三姑娘一样都是皇子妃,她有的,你出嫁都会有。”

    沐清柔冷笑一声,“她有的我都有?她有镇南侯府和宫里抬来的双份聘礼我有吗?我有外祖父送来的孤本善本古玩字画吗?没有!”

    她有的只是一个期盼她飞黄腾达却一毛不拔的外祖家!

    越想越气,沐清柔朝前走了数步,走到一盆开的娇艳的牡丹花钱,发疯似的,狠狠的拽着牡丹花。

    很快,花瓣就零落了一地。

    看着一地的狼藉,她才舒坦了些。

    远处,有丫鬟过来,在她耳畔低语了一句。

    沐清柔眼眶一红,拎起裙摆朝前走去。

    再说清韵,换下嫁衣后,她又回了正堂,陪老夫人说了会儿话,老夫人就轰她回去练习跳舞了,而且叮嘱清韵穿铠甲练舞。

    清韵心酸的厉害的。

    周梓婷忍俊不禁,她笑道,“我一会儿要出门一趟,下午再陪你练舞。”

    清韵就带着凤冠霞帔和铠甲,往泠雪苑走去。

    结果走到半道上,远处有呼叫声传来,而且那声音很熟悉,是绿儿的。

    清韵瞥头,就见绿儿跑的飞快,她手里好几串糖葫芦,在阳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青莺看着她,一边拼命的跑,一边喊救命,然后四下张望,皱眉道,“见鬼了不成,根本没人追她,她喊救命做什么?”

    她说的随意,喜鹊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要说的这么吓人。”(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