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出嫁(二更合一)

第三百三十二章 出嫁(二更合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皇上给她的碎玉佩,早就在楚北手里了,没听说碎玉丢了,还有上回刺客要她的碎玉,看来碎玉不简单。

    清韵便多问了一句,若瑶郡主便道,“碎玉在一个长的极其魁梧的男子手里,他手里拎着一柄铜锤,有这么粗,一只胳膊露在外面,一只耳朵上还挂着象牙耳坠,脖子上就挂着碎玉,我多看了一眼,就被他发现了,他眸光凶狠,叫人害怕。”

    若瑶郡主一边说一边拿手比划,她认定那碎玉是清韵的,很想叫人抢回来,可那人长得实在魁梧,她再看跟着她的几个护卫,那叫一个“弱不禁风”,就默默把想法给打消了。

    清韵想了想道,“那碎玉应该不止一块。”

    若瑶郡主脸腾的一红,拔高了声音问道,“那不是你丢的啊?”

    那她岂不是差点就做了回土匪,去抢人东西了?

    清韵笑着摇头,“我的碎玉很早就交给楚大少爷保管了,应该没人能从他手里夺走碎玉。”

    若瑶郡主连连点头。

    清韵歇了会儿,继续练舞。

    若瑶郡主也擅长跳舞,她对照画轴,帮清韵指正。

    在泠雪苑玩了一个时辰,若瑶郡主方才离开。

    接下来几天,来泠雪苑的人是一拨接一拨,清韵出嫁在即,得来给她送添妆啊。

    而且送添妆的人,比上一回她嫁给楚北做镇南侯府楚大少奶奶时要多一倍不止,送的添妆也精致昂贵的多。

    只是清韵忙着练舞,还有跟着宫里来人,忙的是脚不沾地,见了十几拨人之后,清韵就把招呼那些来送添妆的大家闺秀的事拜托周梓婷了。

    周梓婷是乐意至极,这些大家闺秀都出自世家望族,平常她就是想接触都没机会呢,和她们结识,对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清韵。随着婚期越来越近,她是越来越不想嫁人了。

    原本二夫人已经教过她宫规了。可是皇后怕二夫人教的不好,有些遗漏,到时候在后妃面前出丑,在出嫁前一天,还特地安排了个嬷嬷来,又把二夫人教的重新教了一遍。

    清韵有基础,学起来很快。本来

    这也就算了,有了基础,学起来很快,本来打算教一天的,结果不到一个上午就过关了,嬷嬷对她很满意。

    就在清韵大松一口气,觉得可以送嬷嬷走的时候,嬷嬷从怀里掏出来一本小册子……

    脸不红心不跳的递到清韵跟前。

    书上三个大字是那么的显眼。

    没错,就是chun宫图。

    清韵当时就惊呆了。满脸羞晕,那书在她手里,就跟烫手山芋似地。恨不得丢的远远的才好,因为嬷嬷催她道。“三姑娘翻开看看。”

    清韵,“……。”

    “……我晚间再看,”清韵嗡了声音道。

    让她当着外人的面兴致勃勃的看春宫图,嫌她脸皮不够厚是不是啊?

    嬷嬷笑道,“来之前,我问过老夫人了,因为楚大少爷身上的毒没解,有些该教的也没教,皇后既然派奴婢来教姑娘规矩礼仪。这周公之礼自然不能落下,奴婢知道三姑娘皮薄。但是明儿就要出嫁了……。”

    清韵听得面红耳赤,耳根子都红的发亮,她觉得她今儿要不看,嬷嬷还不知道会说什么。

    看就看,她又不是没看过。

    清韵翻开手中的书,扫了一眼,又打算看第二页,嬷嬷拦下她,“姑娘且慢。”

    清韵瞥头看着她,暴脾气有些忍不住了,她也听话的看了,还想怎么样啊?

    嬷嬷没想怎么样,只是她要给清韵详细的讲解一下。

    清韵,“……。”

    好吧,人家是一番好意,但是好意她心领了,能不教吗?

    嬷嬷很认真负责的把一本春宫图讲解完了。

    清韵结结实实的长了回姿势。

    嬷嬷走后,清韵洗了把脸,才把脸上的红晕给散去,丫鬟还以为她连日辛苦,累病了呢。

    因为明天出嫁,这一天,清韵歇的很早。

    泡了药浴后,她就歇下了。

    睡的很熟,但醒的也早,她醒来时,还能透过微开的窗柩看见天上的繁星。

    天色还早,清韵努力继续睡觉。

    可是怎么睡,都睡不着了,等她有了困意时,好了,天麻麻亮了,丫鬟们来拖她起床了,真是造孽啊。

    蒋妈妈拿了棉线来,要给清韵开脸。

    想起上回棉线扯汗毛的痛,清韵连连摇头道,“上回已经开过脸了,脸上没有汗毛了。”

    蒋妈妈笑道,“总会有一些的,上次姑娘疼的厉害,我实在不忍心,这一回姑娘是重上花轿,又是嫁进宫,剩下的不多了,还是去了吧。”

    清韵一脸苦色,道,“给我杯茶喝总行吧?”

    蒋妈妈摇头,“不能喝茶。”

    “我渴,”清韵眸光闪动,带看渴求。

    嫁过一次的人,知道坐在花轿里,没有吃的,没有喝的那种痛苦,尤其她现在就有些口渴了。

    蒋妈妈知道清韵口渴,可是她不能心软,口渴总比喝了茶水,在花轿里憋尿强,万一憋不住……蒋妈妈不敢想象。

    “就这一天,忍忍就过去了,”蒋妈妈无奈道。

    清韵两眼一翻,拆台道,“上回,你也是这么说的!”

    蒋妈妈瞬间哑然,她尴尬道,“上回是意外。”

    清韵巴巴的望着她,道,“现在天气这么热,让我一天不喝水,我会中暑的!”

    清韵一脸认真神情,蒋妈妈笑道,“姑娘忘记了,您的嫁衣是冰绸做的,不会中暑的,还有宫里的花轿,里面据说放了几块冰玉,皇上和皇后还等着大皇子迎娶姑娘进宫拜堂呢,怎么会让姑娘晕倒呢?”

    “……可我还是想喝茶,”清韵艰难的咽着口水道。

    蒋妈妈拿清韵没辄,让丫鬟端一盏茶来。蒋妈妈接过,哗啦一下。一盏茶去了一半,她只许清韵喝半盏茶。

    要不是知道蒋妈妈是为了她好,清韵真忍不住要发飙了。

    喝了茶,清韵认命的任由蒋妈妈帮她开脸。

    刚开脸玩呢,二夫人就领着全福娘娘来给清韵梳头了。

    还是上回那全福娘娘,只是上回清韵见到她,是她给她行礼。这一回,是她给清韵见礼。

    一边梳头,一边唱梳头歌,然后帮清韵穿上嫁衣,戴上凤冠。

    清韵长的原就极美,这么一打扮,更显得她眉清目秀,清丽胜仙,尤其是嫁衣比之前的要开放一些。露出小巧白皙的锁骨,诱人至极,修长的颈脖。金镶红玉的耳坠轻轻晃荡,绣着牡丹凤凰的抹胸。双峰傲人,露出一丝沟壑,嫣然一笑,碧波流转间,夺魂摄魄。

    不少人看着,都忍不住低呼,这容貌足矣称的上是倾国倾城了。

    全福娘娘啧啧惊叹道,“我上回还说怕是难见到有三姑娘这么美的嫁娘了,谁想今儿三姑娘竟是把自己给比下去了。”

    清韵被夸的脸颊羞红。更添了三分娇媚。

    这会儿时辰还早,全福娘娘扶着清韵坐在床上。等楚北用八抬大轿来接她。

    就这么一会儿,清韵就觉得脖子快沉不住了。

    全福娘娘说了一通吉利话后,就和二夫人去了紫檀院。

    屋子里,留下蒋妈妈和丫鬟陪着她。

    清韵见人走了,把凤冠摘了下来,道,“对了,你们四个谁跟我进宫?”

    青莺就道,“姑娘,我们四个都是大丫鬟,但奴婢和喜鹊跟您最久,我们两和蒋妈妈跟你进宫。”

    清韵点头,对丫鬟这样安排表示没有异议。

    泠雪苑的丫鬟一直觉得能跟清韵进宫见见宫里的繁华。

    谁想到昨天嬷嬷走之前说,皇后说宫里人多,不需要带很多人进去伺候,带两个惯常使唤的就行了,几个丫鬟可急坏了,生怕清韵把她们丢在府里,不要她们了。

    急的那些丫鬟都哭了,惊动了蒋妈妈。

    蒋妈妈吓一跳,等问清楚,不由得笑道,“一个个的哭什么,一般皇子成亲,过不多久就会封王,搬出皇宫住,除了太子,哪有成亲了还一直住在宫里头的皇子?等大皇子在宫外设立府邸,你们在过去伺候姑娘也不迟。”

    绿儿急了,她道,“大皇子搬出宫,是不是就不能做太子了?”

    她是希望清韵将来能母仪天下的。

    蒋妈妈嗔瞪了绿儿一眼,道,“不得妄议朝政。”

    绿儿吐舌头。

    蒋妈妈笑道,“皇后不让姑娘带这么多丫鬟进宫,应该是大皇子很快会被封王,到时候搬来搬去的麻烦,再加上你们这些个丫鬟,平时懒散惯了,宫里可不比府里,能随便大吼大叫,想偷懒便偷懒的,我还真怕到时候你们进宫,会给姑娘惹出祸事来,不进宫正好,我也省心了。”

    几个丫鬟被小瞧了,老大不高兴了,集体抗议道,“谁懒散了?”

    蒋妈妈挨个的瞪过去,“没偷懒,一个个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姑娘明儿就要出嫁了,东西都收拾完了?”

    几个丫鬟被训斥的无话可说,默默的转身干活去了。

    清韵坐在床上,她很期待,楚北封王,然后搬出皇宫住。

    只是一般皇子封王,都在成亲后,最快的是当今宁王,成亲七天就搬出宫了,最慢的有在宫里待一年的,大多数都是两到六个月,不知道楚北封王是什么时候,清韵希望越快越好。

    另设府邸多爽啊,除了楚北,就属她老大了,不过在她没有怀身孕前,每隔三天,要进宫给皇后和太后请一次安,要是住在宫里,那是****要晨昏定省的。

    怀揣着期盼,清韵双手交叠,紧紧等候来迎亲的花轿。

    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周梓婷她们来了,看着穿着嫁衣的清韵,眸底流露出羡慕来,嘴上夸赞道,“三表妹可真美。”

    清韵脸微红,她还没有说话,就听到阴阳怪气的说话声传来,“当然美了,也不看看那凤冠是谁赏的。”

    闻声,周梓婷几个稍稍侧身,然后转头,就瞧见沐清柔进屋来。

    不但她来了,还带着阳哥儿一起来的。

    小小的阳哥儿,还是第一次来泠雪苑,看哪儿都好奇。

    一双眼睛漆黑如点墨,小唇不点而红,模样可爱,但是比记忆中的样子好像消瘦了几分。

    沐清柔牵着阳哥儿上前,福身给清韵见礼。

    清韵起身回了半礼。

    沐清柔看着她,眸光在她的嫁衣裳打了两个转,笑道,“三姐姐,你出嫁两回,一回比一回叫人惊艳,同样是一府姐妹,又同样嫁做皇子妃,你不会真狠心让我将来带着一脸的伤疤出嫁吧?”

    清韵听得好笑,她有什么狠不下心的,她怎么出嫁,她不关心好么。

    她抬眸,就见到沐清柔似笑非笑,还带了些威胁的眼神。

    成亲之日,最忌讳听些不吉利的话了,那样子好像清韵不答应,她就会诅咒清韵一般。

    清韵低笑一声,道,“五妹妹放心,云贵妃不会让你带着伤疤给她和二皇子丢脸的。”

    沐清柔脸色一变,气的满脸涨红。

    生气之下,她忘记她还握着阳哥儿的手,疼的阳哥儿直叫。

    她赶紧松了手。

    阳哥儿就朝清韵跑了过去,清韵是坐着的。

    他扑倒在清韵怀里,狠狠的抓着清韵的嫁衣,骂道,“你是坏人!你把娘还给我!”

    说着,他还用力踢了清韵两脚。

    他用了力,清韵被踢的呲疼。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沐清柔把他拉开后,清韵发现被阳哥儿拽过的地方,有一大块泥巴印,在艳丽的嫁衣上,是那么的显眼。

    蒋妈妈见了,有些跳脚道,“怎么把嫁衣给弄脏了,这可怎么办啊,结亲队伍马上就要来了!”

    沐清柔眸光一亮,她抓着阳哥儿的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责怪他不应该玩泥巴,结果两下一拍,阳哥儿嘴一撇,就要哭出来,她又赶紧哄他。

    然后一脸歉意的望着清韵,“三姐姐,你别生气,阳哥儿年纪小不懂事,你别和他置气。”

    她说的云淡风轻,周梓婷几个都望着她。

    五妹妹这一招当真是狠,居然借阳哥儿的手来弄脏三妹妹的嫁衣,他年纪小,用的又是泥巴,三两句话就推脱了。

    可三表妹就惨了,穿脏的嫁衣出嫁,被人瞧见了,会沦为笑柄的。

    可不穿,换别的嫁衣,那是有辱皇家颜面,也配不上皇后赏赐的凤冠啊!(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