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花轿(二更合一)

第三百三十三章 花轿(二更合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清韵看着嫁衣上的泥巴手印,清冽明媚的眸底,泛着冰冷寒芒。

    她抬起头来的瞬间,还有些忻忻得意的沐清柔,背脊忽然一凉。

    清韵什么都没有说,依然端坐在那里。

    那份忍劲,叫人钦佩。

    要换做是任何一人,估计都忍不住要发飙了,但是清韵没有,她就那么坐着。

    很快,沐清柔带着阳哥儿来给清韵送嫁,结果阳哥儿弄脏清韵嫁衣的事就传到老夫人耳朵里了。

    老夫人正为清韵出嫁感到高兴呢,乍一听到这消息,那脸顿时拉的跟马脸一样长了。

    孙妈妈扶着她和二夫人匆匆忙赶来泠雪苑,看着嫁衣被弄脏,老夫人头都有些晕眩。

    偏沐清柔还站在一旁,说是阳哥儿不懂事,让老夫人别跟他一般见识。

    结果话还没说完呢,老夫人手一抬,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把沐清柔扇懵了。

    不仅沐清柔懵了,连周梓婷她们都怔住了。

    因为老夫人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哪个小辈,这是第一次。

    屋子里气氛一下子凝固住了。

    清韵坐在床上,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会作死的人,她都不知道沐清柔再得意什么,以为借着年纪尚小的阳哥儿之手,就能糊弄过所有人了,她以为谁都跟她一样傻呢?

    阳哥儿是她带来的,原就是出人意料的事,他还一只手干净,一只手糊着泥巴,她没发现,丫鬟也没发现,都是瞎子吗?

    被妒忌蒙蔽了双眼,老夫人这一巴掌,也该打清醒了吧?

    要知道,对于她嫁给大皇子这事。老夫人的心情比她迫切的多,期望她顺利出嫁。风光大嫁,好不容易盼到今儿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结果沐清柔又闹幺蛾子,还直接把嫁衣给弄脏了,这不是让侯府被人笑话吗?

    爱惜侯府名声的老夫人如何能忍?

    这也是为什么清韵一声不吭的原因,因为她知道老夫人不会容忍沐清柔的。

    沐清柔挨了一巴掌。委屈的眼泪直掉,可是老夫人没有半点怜惜,她吩咐丫鬟道,“给我拖下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出院门半步!”

    几个粗使婆子就过来了,把沐清柔拖着走了,她挣扎不愿意,好叫着委屈。青莺听得烦闷,把桌子上的抹布递了过去。

    那婆子还愣了一瞬,青莺眼睛一眯。

    婆子赶紧接了抹布。把沐清柔的嘴给堵上了,然后半拖半拽的把沐清柔给弄了出去。

    屋子里。瞬间清净了。

    二夫人看着清韵的嫁衣,有些着急道,“迎亲的花轿就要到了,嫁衣却弄脏了,该怎么办?”

    老夫人头疼,她哪里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能望着清韵了,“可有办法把嫁衣上的泥巴除掉?”

    要是寻常时候,把嫁衣脱下来清洗干净,小心弄平整。完全可以糊弄过去,可现在时间紧迫。根本来不及了。

    要命的是,老夫人刚问完,前院就传来锣鼓和鞭炮声。

    本来是高兴的事,结果听在耳朵里,心格外的慌乱,不知所措。

    她眉头皱紧,就听清韵吩咐道,“端半盆酒水来。”

    老夫人听得一愣。

    秋荷反应过来,赶紧让丫鬟去拎一摊子好酒来。

    泠雪苑没有酒,丫鬟是去大厨房要的酒。

    她把酒水取回来时,已经有丫鬟来报,说吉时快要到了。

    把酒倒进铜盆里,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清韵站起来,拿了小毛刷子,把嫁衣裳已经干了的泥巴刷掉,只留下清浅的泥巴印记,依然难看。

    清韵拿绣帕沾染了酒水,细细的擦起来。

    在众人注视下,很快泥巴印子就没有了,加上天气炎热,嫁衣很快就恢复如初了,还有一股淡淡的酒香味。

    老夫人如释重负,二夫人就夸赞道,“还是三姑娘聪慧,不然侯府怕是要被人笑话几十年了。”

    老夫人好转了一点的脸色,瞬间又青了回去。

    清韵越是懂事,就越显得沐清柔心胸狭隘,上不得台面。

    老夫人望着清韵道,“这一回,祖母绝不会轻饶了你五妹妹。”

    清韵轻点了下头。

    老夫人宽慰一笑。

    二夫人站在一旁,扶着老夫人道,“老夫人,咱们该去前院了。”

    一会儿堂少爷还得背着清韵去前院拜别她和侯爷呢。

    老夫人就和二夫人她们走了。

    等她们走,绿儿就忍不住道,“姑娘,就这样饶了五姑娘吗?”

    清韵还没有回答,青莺就道,“以前就算了,她敢在姑娘嫁衣上动手脚,让姑娘被人笑话,是可忍孰不可忍。”

    喜鹊说完,喜鹊接口道,“今儿是姑娘出嫁的大喜之日,不宜再惹出什么事来……。”

    她话还没有说完,青莺和绿儿就望着她了,带了些怒气,“你帮五姑娘说什么好话?!”

    喜鹊气的跺脚,“我是为姑娘着想,我脑袋被门夹了才会帮五姑娘说话!”

    她刚说完,外面喜婆进来了,还没过珠帘就道,“一个个别愣着了,赶紧把凤冠给姑娘戴上,让堂少爷背姑娘出闺门。”

    秋荷赶紧捧过凤冠,给清韵戴在头上,又盖上喜帕。

    这一回,还是沐文信背清韵出阁。

    想到,上一回清韵在他背上,不小心被风刮跑了喜帕,他就有些不好意思。

    这一回,万不可再出纰漏了。

    伏在沐文信背上,清韵恍惚中觉得她好像回到上一次出嫁的时候了,只是这一回略有不同,因为她精神没法集中。

    虽然老夫人说不会轻饶了沐清柔,但是她根本就没指望老夫人能怎么罚沐清柔,要是老夫人的惩罚有用,沐清柔还敢那么做吗,她是晾准了她再怎么闯祸,侯府顾忌她是未来的二皇子妃,都会容忍她。

    那道赐婚的圣旨,就是沐清柔的护身符。

    她闯再大的祸。最多也不过禁足,挨些板子。甚至侯府都不敢把她打出好歹来。

    而禁足,根本就吓不住沐清柔,她脸上有伤疤,就算不禁足,她也不会出府。

    哪怕侯府禁足她一辈子,回头钦天监挑了出嫁日子,侯府还是得乖乖给她备嫁。送她出阁。

    有了护身符,沐清柔有恃无恐。

    但是这一回,沐清柔真的惹毛清韵了,她要再忍她,可以买块豆腐直接撞死了。

    旧账新账一起算,她不让她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她都对不起这一身大红嫁衣。

    耳边锣鼓震天,鞭炮噼里啪啦炸响。

    到了前院,进了正堂。

    老夫人和侯爷坐在首座上。二房和三房三老夫人她们都到了。

    孙妈妈让丫鬟拿了蒲团来,清韵从沐文信背上下来,就跪下来拜别老夫人和侯爷。谢他们的养育之恩。

    再就是哭嫁。

    上回,清韵硬是挤出来两滴眼泪。

    这一回。清韵半滴眼泪都没有掉,也没怎么说话。

    老夫人和侯爷知道清韵受了气,心下对沐清柔愈加不满了。

    没一会儿,楚北就来了。

    上回他是镇南侯府楚大少爷,还和清韵一起跪别侯爷。

    这一回,他是大皇子,他没有跪,因为侯爷承受不起。

    简单的说了两句话,侯爷就把喜帕给清韵再次盖上。让沐文信送她上花轿。

    花轿宽敞,上面挂满了各种精致的如意以假乱真的绒花。四周挂彩丝长穗,四角有灯,后有紫檀木锦绣花屏,上面用金丝银线绣着寓意吉祥富贵的图案,挂于四周,五彩缤纷,金光闪闪。

    等清韵进了花轿,楚北翻身上马,迎亲队伍吹吹打打朝前走。

    后面是一抬接一抬的陪嫁。

    十里红妆,唱嫁妆的管事连喊了半个多时辰都有些口渴了,那些凑热闹的人都听得咋舌。

    “到底是皇家迎亲,就是不一样,那些大东珠就跟大白菜似地,这么多抬陪嫁,几辈子才用的玩啊?”有人惊叹道。

    清韵坐上花轿,就开始头疼了。

    如她所想,花轿比上回的宽敞了些,但是凤冠和嫁衣要沉许多,比上回更受罪。

    她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握着如意,手都握僵硬了。

    尤其是苹果,红彤彤的,一看就知道香甜无比。

    这不是存心的诱惑她吗?!

    明知道她又渴又饿,还塞给她一个大苹果,这是在考验她的忍耐力啊。

    清韵把眼睛闭上,免得真忍不住啃了,到时候被人笑话就惨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花轿忽然颠簸了起来。

    出嫁过一次,清韵知道这是所谓的颠轿,目的是让新娘坐卧不安,戏闹取乐,是作为对新娘子迟迟不上轿的惩罚。

    头顶着沉沉的凤冠,还被轿夫颠来倒去,头晕眼花不说,胃里都有些翻江倒海了。

    她脚一抬,就把花轿里放着的铜炉踢了出去。

    然后,花轿又归于平静了。

    外面,喜鹊走过来,替换秋荷下去歇着。

    秋荷走后,喜鹊敲了敲花轿,清韵侧头,就见喜鹊塞进来个绣帕。

    她愣了下,伸手接了。

    打开一看,发现绣帕里包裹着一块玉石吊坠,触手冰凉,很舒服。

    清韵拿起玉石,发现下面还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含在嘴里,可去渴意。

    清韵看完,就把冰玉含在嘴里了,顿时一股凉气袭来,忍不住轻吟出了声。

    她把绣帕放下,拿起置于膝盖上的苹果和血如意。

    然后静静的享受做花轿带来的痛苦。

    和上回一样,绕城走一圈,约莫两个半时辰后,方才进皇宫。

    宫里规矩森严,就是走哪个门进宫都规矩诸多,皇上迎娶皇后走的门和太子迎娶太子妃走的门就不同,其他皇子娶妃走的门又不同。

    花轿从乾清门进宫,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清韵只能走排第三的门,因为大皇子不是太子。

    好吧,哪个门,清韵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能不能走快一点,她要累趴下了!

    左等右盼,花轿才停下。

    锣鼓响的耳朵都快要聋了。

    和上回一样,楚北要射中三箭,然后才把她请出花轿。

    然后迈步上台阶,去拜堂成亲。

    就这拜堂,皇家和世家望族大有不同,世家望族,只要父母安在,如果不是奉命在外办差,都会出席儿子的婚宴,但是皇家不同。

    皇子成亲,皇后必在,但皇上就不一定在了。

    皇上日理万机,儿子娶媳妇在天下大事面前只能是件很小的事。

    皇上若是在的话,则代表他对这位皇子的看重……

    迈过火盆,跨过马鞍,清韵进了大殿。

    在礼部尚书的高呼下,她和楚北拜天地。

    然后又有丫鬟领着他们往前走,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就了停下来。

    对皇宫来说,半盏茶的路程不算远了。

    因为这里并不是楚北的寝殿,这是专门给皇子成亲入洞房的地方,在他们搬出皇宫之前,都得住在这里,和皇上的后宫,还有皇子们住的地方分隔开。

    说白了,不过两个字:避嫌。

    楚北送清韵到了新房,然后就被人叫走了。

    清韵还一心盼着他帮她揭盖头呢,她脖子酸疼的厉害啊。

    可是她要坐床,坐到散宴,嬷嬷说了,差不多一个半时辰……

    她就乖乖的坐着一动不动,忍着屁股底下一堆寓意早生贵子的果子摧残,等了整整一个半时辰,方才把楚北给盼回来。

    揭盖头。

    吃生饺。

    喝交杯酒。

    然后,嬷嬷领着清韵去沐浴,被清韵拒绝了,她道,“有丫鬟陪着就可以了,你们出去吧。”

    嬷嬷就退了出去。

    喜鹊拿了一只白玉瓶来,倒了两滴液体进浴桶。

    清韵见了道,“多倒一滴。”

    喜鹊便又倒了一滴进去,然后伺候清韵宽衣解带。

    泡进浴桶里,舒服的她忍不住直哼哼。

    她把眼睛闭上,享受泡澡的乐趣。

    丫鬟把喜服叠好,送出去。

    楚北见了她们,摆了摆手,丫鬟赶紧把喜服放下,退了出去。

    等丫鬟走了,楚北方才放下酒杯,起身朝清韵走去。

    偌大的浴桶里,撒了不少娇艳花瓣,清韵仰躺着,双眸紧闭,精致白皙的脸庞上,带了些疲惫,更惹人怜惜。

    想到她是他的嫡妻,楚北心就软成一滩水,让他嘴角不自主上扬,勾起一抹勾人魂魄的笑来。

    看着清韵沐浴在水中,若隐若现的娇躯,他道,“这里面加了祛疲劳的药?”

    没人答他。

    他眉头挑了下,又加了一句,“我也要泡澡,去去疲劳。”

    还是没人答他。

    他眉头更挑,走近两步,然后发现……清韵睡着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