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敬茶

第三百三十五章 敬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才清韵把楚北轰出屋,他闲的无聊,就练了会儿剑,出了点汗。

    要换做以往,他肯定要沐浴一番的。

    可偏偏清韵嫌弃他身上有汗臭味,他下意识的闻了闻,他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但要论嗅觉,清韵甩他几条街,见清韵偷笑,楚北就知道清韵是在耍她的。

    他还偏就不沐浴了,要行使他做夫君的权利,要清韵伺候他洗漱更衣。

    他当着一众丫鬟的面提出来的,清韵也不好拒,在暗瞪了楚北好几眼后,她拿衣服过来帮楚北穿了。

    男子的衣装和女子的大有不同,要简单的多,很快就帮忙穿好了。

    再就是刷牙,宫里惯常用的都是竹盐,楚北以前也一直用这个,清韵给他用的是则是牙膏,她总觉得竹盐刷不干净,而且那咸味她不喜欢。

    对着牙膏和牙刷,楚北怔了几秒,问清韵道,“这是什么?”

    清韵逮着机会了,昂着脖子道,“方才我长了回见识,我也让你开阔下眼界。”

    楚北,“……。”

    看着清韵那一脸高傲模样,楚北有些词穷了,不过他总算明白为何清韵与他说话,总能闻到一股淡雅清新的薄荷香味,原来是这么来的。

    这味道,他喜欢。

    他和用竹盐刷牙一样,用牙膏刷牙。

    很快,就有了泡沫,楚北有些惊奇的望着清韵。

    清韵就把牙膏解释了一番,楚北刷牙过后,点头道,“这个比竹盐好。”

    “那是当然了,不好我还不用呢,”清韵嗡了声音道。

    洗漱完,接下来就是束发髻了。

    好吧,清韵有些雀雀欲试,她对楚北那一头顺滑如绸缎的头发肖想已久了,只是平常不好意思碰。这回他要她伺候,是正中下怀啊。

    清韵双眼泛光,青莺和喜鹊两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阻止好。

    姑娘连自己的发髻都搞不定。能帮大皇子束发吗?

    以前在侯府的时候,姑娘闲的无聊时,要跟秋荷学梳发髻,几个丫鬟就成了试验品,被折腾的有多惨。那断了几十根头发就是她们的眼泪啊。

    清韵迫不及待的拿起象牙梳,请楚北落座,正打算大显身手呢,她打算把以前看的古装剧里男主的惊艳造型在楚北身上试验下,就凭楚北这张脸,就是乞丐装,都能穿出别样韵味来。

    正想着挑谁的好,就被楚北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了。

    楚北不要她帮着梳发髻,让喜鹊来。

    喜鹊屁颠屁颠的过去,要接清韵手里的梳子。清韵捏的紧紧的,喜鹊又不敢抢。

    望着楚北,清韵眯着眼睛道,“你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不要我来?”

    “我怕你在我头上搭鸟窝,”楚北声音一如既往的醇厚。

    清韵,“……。”

    几个丫鬟差点憋出内伤来,忍的辛苦。

    清韵脸涨红,她怒视着楚北道,“你这是在蔑视我!”

    “鸟窝也不是那么好搭的。”楚北一本正经道。

    这是在怀疑她连鸟窝都搭不好呢。

    清韵一张脸涨的发紫了,正巧这时,一股食物清香飘来。

    她呲了下牙,把象牙梳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然后就转身走了。

    也不等楚北束发,饿极了的清韵,坐下来就用早膳了。

    青莺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把象牙梳子拿起来,很快就帮楚北把头发束好了,然后带上紫金冠。和他身上穿的绣着蟒的紫袍交相辉映,更添俊逸。

    清韵又饿,对楚北还存了些蔑视她的气,一顿早膳,她只吃饭,没有吭半句话。

    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嬷嬷过来催了,“大皇子、皇子妃,该去永宁宫给太后和皇上他们敬茶了。”

    说着,她眸光落到楚北的额头上,多看了两眼。

    知道清韵医术高超,嬷嬷只是好奇大皇子怎么撞青了额头,却没有说要找太医来看看的话,舍近求远不说,问题是清韵的医术甩太医们几条街呢。

    可是嬷嬷看楚北额头的时候,清韵就心底打鼓了,那额头撞的不轻啊,长眼睛的都看的出来,一会儿有人问起来,谁知道楚北会怎么回答,万一他说是她踹的该怎么办?

    他应该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吧?

    新婚第二天,就被枕边人踹,说出去多丢脸啊?

    清韵笃定楚北不会说实话,放心的吃粥了。

    然而,她太低估楚北了。

    等他们吃完早膳,去永宁宫给太后和皇上他们敬茶的时候,还不等他们请安,皇后就看见楚北额头上的伤了,当即问道,“怎么伤了额头?”

    楚北就望向清韵了,“她踹的。”

    清韵,“……。”

    她扭头狠狠的看着楚北,他是故意把她往风口浪尖上推!

    皇上眉头皱了下,望着清韵道,“为何要踹宸儿?”

    清韵羞红了脸,低头不语。

    跟着来伺候的青莺,一双眼睛都瞪圆了,她没想到大皇子额头上的伤是清韵踹的。

    清韵不说话,皇后就望向楚北了,“你惹清韵不高兴了?”

    楚北很无辜,“没有。”

    云贵妃坐在一旁,看着楚北,又望着清韵,心底好奇着呢。

    大皇子还是楚大少爷的时候,就当众扬言,此生有沐三姑娘足矣,绝不纳妾,还以这个理由,不愿意迎娶周二姑娘,两人又是新婚燕尔,大皇子居然不帮沐三姑娘遮掩,就让她被皇上逼问,这也太奇怪了些吧?

    见清韵迟迟不回答,她就忍不住催道,“大皇子妃,皇上在问你话呢,瞧你这满脸羞红,倒像是不好意思回答?”

    清韵轻点了下头,云贵妃愕然,还叫她猜准了,真是不好意思回答呢?

    皇上见了一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说无妨。”

    清韵轻抬了下头,复又低下了,道,“清韵前几日看过一本书。上面说过一句话,说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新婚第二天。要踹夫君一脚,以后夫君就会宠爱自己一辈子,因为有些紧张,所以踹的力道大了些,撞在了墙上……。”

    清韵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夫妻之间的事,只要跟恩爱有关,都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她还有些忐忑,怕这个理由不能蒙混过去。

    她抬眸,见到皇上凌乱的神情。皇后无奈摇头,云贵妃的无语,还有太后……

    太后的神情就不一般了,她呢喃了一句,“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

    清韵连连点头,道,“清韵觉得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就像棍棒之下出孝子。父亲呵斥甚至杖责儿女,还不是存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思,别人家的孩子。哪怕知道他做错了,也鲜少有说什么的,自家夫君,踹一两脚不妨事,别人家的夫君,离的一丈远都嫌不够。”

    皇上听得点头。表示说的确有道理。

    太后也笑了,道,“这话听着倒是挺溜,想必在宫外流传已久了。”

    听太后这么说,清韵就知道,她过关了。

    她扭头,朝楚北投去一记你想我难堪是做梦的眼神。

    楚北见了,眸底一抹笑浓郁的化不开,这一首信口拈来,还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本事,她都是跟谁学的?

    没事了,清韵就放心了。

    然而,她没有想到,这番话会被传遍整个皇宫,传到宫外,甚至传遍整个大锦。

    从她之后,新婚第二天,脚踹夫君会成为一种婚嫁习俗。

    有些夫君不被踹,还不高兴,觉得新娘不够爱他……

    这是清韵始料未及的。

    这事告一段落,那边嬷嬷端着托盘过来。

    托盘上赫然一方元帕。

    太后望着皇上道,“原本明儿是打算带着大皇子和皇子妃祭祖的,祈求列祖列宗保佑我皇家子嗣绵延,最好是能一举得男,为我们萧家生下第二十七代子孙,如今他们两个新婚之夜没有圆房,祭祖一事还是延后吧。”

    皇上眉头皱了下,道,“祭祖一事已经定下,岂能贸然更改?”

    说完,他望向楚北了,道,“怎么没有圆房?”

    被皇上这么直接了当的问,再厚的脸皮也架不住啊,清韵脸腾的一红,红似丹霞。

    皇上都说了,明天祭祖。

    可太后的意思是祭祖一定要在圆房之后。

    说白了,明天之前,她和楚北要圆房啊!

    她低头不语。

    楚北向皇上解释道,“虽然太医们说儿臣体内的毒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并不妨事,但儿臣已经将清韵迎娶进门,并不急于这十天半个月,想等体内毒素全部清除了再……不过明天祭祖,今晚圆房也不迟。”

    楚北说的坦然,但是心底的憋屈,谁又知道呢?

    要不是清韵睡的熟,种草莓都没反应,他怎么可能不圆房?

    楚北表态了,清韵不说话,此事也揭过去了。

    接下来,总算忙正事了,敬茶。

    先敬太后。

    和寻常人家差不多,敬茶,然后送上小辈对长辈的一番心意。

    看着清韵送上的一白玉瓶,太后多看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

    清韵便道,“这是清韵为太后调制的养身丸,除了能静心凝神之外,还有美颜养容的效果,尤其是对头发,有奇效。”

    咋听养身丸三个字,云贵妃还有些嗤之以鼻。

    太后什么养身丸没有吃过,需要她送,可是听说美颜养容,她就有些侧目了,再听对头发好,她就忍不住问道,“怎么个奇效法?”

    清韵就等人问了,她道,“有乌发之效,服用几个月,头发就会由白变黑,****服用,不仅能消除百病,到了百岁人瑞的年纪,头发都如同及笄少女。”

    这药丸,清韵是费尽了心思。

    没办法,她答应江老太爷的事,得说到做到啊。

    要想解除太后和皇上的矛盾,首先,她就得博得太后的欢心。

    女人,其实很好哄的,因为她们都注重容貌。

    吃人家的嘴软,太后要想白发变青丝,就不能对她动杀念啊,杀了她,可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帮她保持头发乌黑浓郁了。

    就连她说的话,都思量了许久。

    贸然送上乌发丸,万一被人挑拨,说她觉得太后老了,白发苍苍,没得惹怒太后,说是养生丸就好多了。

    因为没病也要养身啊。

    果然,听清韵说养生丸不仅有养生,还有乌发之效,太后就笑了,“当真这么神奇,不会是向像那些贡品一般,吹的天花乱坠,最终不过是空欢喜一场吧?”

    清韵就道,“太后若是不信,就把这瓶药丸服下,到时候如果头发没有变黑,太后怎么罚清韵,清韵都甘愿认罚。”

    太后笑一声。

    一旁伺候的季嬷嬷就结果清韵送的药瓶子。

    清韵多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季嬷嬷的走路姿势有些不自然,清韵眸光动了下。

    收了小辈的礼,就轮到太后赏赐清韵了。

    她赏赐清韵的是一只金簪。

    簪子很漂亮,上面宝石璀璨生辉,不是凡品。

    清韵双手接过赏赐,然后丫鬟扶着她起身。

    再就轮到她给皇上和皇后敬茶了。

    清韵送的也是药丸,送给皇上的是养神丸,送给皇后的则是养心丸。

    皇后赏赐清韵一只上等羊脂玉镯,雕刻精致,端庄大气,看到那玉镯,太后眸光动了下。

    只听皇后帮清韵戴上玉镯,笑道,“这玉镯是母后第一次进宫,先皇赏赐给母后的,母后今儿将它转送给你,希望先皇能庇佑你和宸儿。”

    皇后说完,玉镯已经戴在她手上了,清韵有些惶恐,“母后,先皇赏赐的玉镯,意义非凡,清韵不能收。”

    皇后紧握了下清韵的手。

    那玉镯是先皇赏的,却是太后的东西,太后和先皇打赌输过,见到她时,就要太后给他一玉镯,太后就把常戴在手腕的玉镯给了先皇,这玉镯据说太后戴了六年,是心爱之物。

    那玉镯象征着先皇和太后初次见皇后时,对她的认可。

    认可皇后做他们的儿媳妇。

    皇后将它转送给清韵,是希望太后见到玉镯时,能对清韵好些,算是皇后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皇后赏赐了意义非凡的玉镯,然而皇上什么都没有送。

    他笑道,“今儿会有贡品送进宫来,不论送什么来,朕都将它赏赐与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