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天命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天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皇上的赏赐很特别,充满了猜测性。

    要知道,贡品多着呢,一个月里,少说也有三五回进贡,送来的东西也参差不齐,有稀世珍宝,也有米粮瓜果。

    现在,皇上把没有送进宫的贡品作为赏赐给了大皇子妃,大家都很好奇,今儿会进贡些什么?

    不过清韵倒不担心,肯定不是简单东西啊。

    皇上日理万机,哪有心情管一些芝麻绿豆的进贡,肯定是贵重之物,才会引起他的上心,就是不知道是什么。

    清韵高兴的谢了赏赐。

    接下来,便是给云贵妃敬茶了。

    只是这一回,他们没有下跪,只是单纯的敬茶。

    云贵妃,在宫里位分特殊,位列四妃之首,有太后做靠山,在后宫的势力可以说比皇后还要大,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充其量,也不过只是皇上的一个贵妾。

    嫡子给父亲的妾行跪拜大礼,那是有辱身份。

    不过最起码的敬重还是要的,毕竟云贵妃是长辈。

    有皇上在,云贵妃不敢端架子,接了茶,痛快的喝了。

    清韵把准备的礼物送上,自然也是药丸了,不过是养气丸。

    云贵妃有些无语,敬茶礼送一堆药丸的,也没谁了。

    不过清韵医术超群,亲手调制的药丸,就是贡品都比不上,而且显得心诚,云贵妃就是想讥讽两句,都找不到理由。

    人家太后都高兴的收了,你一个贵妃还叽叽歪歪,这不是存心找茬吗?

    收了药丸,云贵妃赏了她一块玉佩。

    敬茶礼,到这里便算是完成了。

    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宫里的事了。

    虽说后宫三千,但皇上并非好色之人,所以后宫有位分的女人并不多。

    除了皇后之外,四妃只有云贵妃。要真说起来,还有一个贤妃,不过是在死后追封的。

    所以大锦朝后宫,有实力的只有皇后和云贵妃。

    献媚夺宠的少。妄图争夺储君之位就更少了,你想啊,连位居贵妃之位的云贵妃所出二皇子都没什么希望,其他皇子还怎么蹦跶,那不是自取灭亡吗?

    所以整个后宫大部分时候都很平一旦有了什么矛盾。八成是出在太后、皇后和云贵妃上。

    等清韵退站到大殿中间后,皇上就笑道,“皇家和世家望族间礼仪大同小异,只是这敬茶礼略有不同,世家不但要敬祖辈、敬父母,还有叔伯兄弟,宸儿的王叔有不少,有在京都的,也有远在封地的,昨儿出嫁太累。明儿又要祭天、祭祖,你们就回去歇着吧,等回门之后,得了空闲,再让宸儿带你去拜访下那些王叔。”

    清韵点头如捣蒜。

    到这里,敬茶礼就算是完成了。

    清韵和楚北就告退了。

    出了大殿,正巧见到季嬷嬷过来,她走了几步,就手扶着大红漆柱歇息,然后捶膝盖。

    一旁有宫女过来献殷勤。道,“嬷嬷膝盖怎么疼了,这几日也没有刮风下雨啊?”

    季嬷嬷叹气道,“夜里在屋子里多放了两块病。膝盖就受不住了,真是老了。”

    丫鬟扶着季嬷嬷往前走。

    清韵嘴角一勾,眸底闪过潋滟光芒。

    楚北望着她,又望向季嬷嬷,他眉头挑了下,嘴角勾起一抹恍如罂粟般的笑容来。

    江老太爷叮嘱清韵的事。卫驰事无巨细都禀告楚北知道,清韵先是拿养生丸讨好太后,这会儿把目光又盯着季嬷嬷了。

    季嬷嬷是太后的陪嫁丫鬟,跟着太后半辈子了,可以说是太后最信任的人,甚至可能连宁太妃都比不过。

    获取一个人的信任和感激,没有比施恩于她更好的途径了。

    清韵打定主意,从季嬷嬷身上着手,帮她治关节炎。

    不过这几日,她没那个时间,再者不能太刻意了,才进宫就故意讨好巴结太后的心腹,被太后知道了,只会适得其反。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事只能徐徐图之。

    天气闷热,清韵无心观赏皇宫美景,就径直回去了。

    只是快走到寝殿时,就听身后有公鸭嗓子喊道,“都给我仔细点抬,可别弄撒了,这些东西可是皇上赏赐给大皇子妃的见面礼。”

    听到见面礼三个字,清韵下意识回头。

    然后她凌乱了。

    只见好个公公抬着两大缸东西过来。

    那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大字:醋。

    可别告诉她,皇上送她的见面礼,就是两大缸醋啊!

    好吧,等走近了,清韵发现不是两缸醋,而是一缸醋,一缸酱油。

    见清韵和楚北望着他们,为首的公公赶紧快步上前,福身请安,“见过大皇子、大皇子妃。”

    清韵一双眼睛就盯着那大醋缸了。

    公公就笑道,“大皇子妃,皇上有令,今儿送进宫的贡品,不论是什么,都送给您,这是刚刚送进宫的贡醋和贡酱油。”

    清韵,“……。”

    皇上,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这一大缸的醋和酱油,我就是吃一辈子都不一定吃的完啊,清韵在心底嚎叫。

    这两大缸说什么也不能收啊。

    她瞥头望着楚北,给他使眼色,让他把人和缸都打发走。

    结果楚北却道,“抬进去吧。”

    几个公公歇了片刻,又有了气力,赶紧抬起大缸,往前走。

    身后,清韵望着楚北,道,“你要它们做什么?”

    楚北摇头,“我只是觉得父皇不会这么无聊。”

    迈步进了大殿,公公们把醋和酱油放下,便告退了。

    楚北叫人把醋缸打开。

    顿时,一股浓郁的醋味,就弥漫开来。

    清韵嗅了嗅,笑道,“不愧是贡品,这醋味道不错。”

    可再不错,它也只是一缸子醋啊。

    天知道,皇上送他们醋和酱油做什么?

    难道是要他们没事多吃醋。别去外面打酱油?

    想着,清韵自己都乐了。

    宫里谁得了赏赐,那是一阵风就传遍整个皇宫的。

    很快,大家就知道大皇子妃的见面礼。是一缸子醋和一缸子酱油,不少人都笑弯了腰,笑的腮帮子都疼了。

    大家都在猜测,皇上此举用意是什么?

    猜来猜去,都猜不出来。

    结果传到皇上耳朵里。皇上眉头都快皱的没边了。

    孙公公一边研磨,一边问皇上,“皇上,老奴之前问您送给皇子妃的见面礼是什么,您还说到时候就知道了,神神秘秘的,谁想到竟是一大缸子醋和酱油,老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当时皇上正在看奏折,孙公公话还没说完。皇上就抬眸看着他了,“谁告诉你朕送给清韵的是醋和酱油?”

    孙公公愕然,“宫里都传遍了。”

    皇上眼睛眯紧。

    孙公公就把听到的事告诉皇上。

    “啪”的一声,皇上将手中奏折丢在了桌子上,崩蹦着个脸道,“让御膳房把醋和酱油给朕抬回去,朕说的贡品和御膳房没半点关系!”

    孙公公满脸黑线,赶紧叫小公公去御膳房传话。

    再说这两大缸醋和酱油,着实把清韵难住了,她决定把他们分装成小坛子。然后送出去。

    刚写下送礼的名单呢,御膳房管事的就来了,一脸的忐忑不安。

    见他们来,请了安却不说话。只是额头上冷汗直冒,生怕她和楚北发怒似地,叫清韵有些纳闷,笑问道,“有事?”

    御膳房总管轻点了下头,抬手指着两大缸道。“皇子妃恕罪,都是奴才会错了意,那不是皇上赏赐给皇子妃的见面礼,奴才要把他们抬回御膳房。”

    清韵,“……。”

    她脸上的笑容倏然僵硬,这是在逗她玩吗?!

    她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才凑齐人数可以把醋和酱油送出去,他居然告诉她会错了意,送错了东西!

    御膳房总管知道犯了错,连连赔罪。

    清韵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道,“抬走!”

    像是得了****令似地,御膳房管事的赶紧爬起来,让人把醋和酱油抬走了。

    等他们走后,喜鹊上前道,“皇子妃,明儿祭天、祭祖要献舞,还是再练练舞蹈吧?”

    那一声皇子妃,喊的清韵浑身不对劲,她还是习惯了喜鹊喊她姑娘。

    想到明天要献舞,清韵就头大,她望着楚北道,“对了,我让你问皇上那画轴上最后被涂掉的舞姿是什么,你问了吗?”

    楚北轻点头,道,“问了。”

    “是什么?”清韵连忙问道。

    “天命。”

    “天命?”清韵有些懵了,“什么天命?”

    楚北摇头,“我也不知道。”

    清韵有些想磨牙了,“你怎么不问清楚啊?”

    她以为楚北没问。

    可是楚北怎么可能不问呢,清韵拜托他的事,他哪一件不是尽心尽力完成的,可他再问,皇上一句话将他给打发了。

    清韵很好奇那句话是什么,楚北望着她道,“天机不可泄露。”

    清韵听得脑门黑线直冒,“只是一支舞而已,用得着天机不可泄露吗?”

    楚北表示很赞同清韵的话,现在皇上想做什么,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可皇上不说,他也没办法啊。

    清韵望着楚北道,“虽然皇上说是天命,那你知道什么是天命吗?”

    “……不知道。”

    她就知道是白问,清韵深呼一口气,起身走了。

    她回了屋,喝了半盏茶,对着画轴看了半天。

    青莺和喜鹊两个面面相觑,青莺忍不住问道,“什么是天命?”

    喜鹊摇头,“我只听说过真命天子,没听说过什么天命。”

    天命,天道主宰众生命运。

    清韵自然是知道天命的解释,可她不懂的是什么样的舞姿会被叫做天命呢?

    想了半天,绞尽脑汁也想不透。

    清韵干脆不想了,她起身练舞。

    不用穿铠甲,清韵练习时没有那么吃累了,而且因为穿了好几天铠甲,现在把铠甲脱了,那感觉,真是太轻松了。

    一遍又一遍,好像不知疲倦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北已经进屋了。

    他坐在那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看清韵跳舞,很是惬意。

    当然了,最后的舞姿,他也帮清韵出了不少主意,然而都被清韵给否决了。

    她也不知道什么舞姿对,她只知道那样会很别扭,舞姿讲究的是行云流水,水到渠成,别扭意味着不对。

    练了会儿,便到了吃午膳的时辰。

    吃了午膳后,清韵歇了好一会儿,又继续练舞了,她像是跟那支舞较起了劲,好像不将她琢磨出来,誓不罢休一般。

    只是在她练习了一个时辰后。

    青莺和喜鹊就拎着热水进屋了。

    清韵见了,道,“我没要热水。”

    喜鹊就道,“是大皇子要的,他走之前,叮嘱奴婢们,等姑娘再练习一个时辰,就让姑娘沐浴,免得太累了,会在浴桶睡着。”

    说着,喜鹊往屏风处走。

    清韵的脸倏然大红,她再想练舞,就好像没法集中精神了一般。

    浴桶很大,两个丫鬟来回跑了好几趟,累出来一身汗。

    抹着额头,喜鹊道,“皇子妃,可以沐浴了。”

    清韵很想说不想沐浴,可是看着丫鬟们那满头的汗珠,粗喘的气息,她好意思让她们的辛苦付诸东流吗?

    她只能认命的去泡药浴了。

    浴桶里,和昨天一样,撒了娇艳花瓣。

    一旁的三角铜炉了,还熏着香,袅袅云雾,沁人心脾。

    丫鬟帮清韵宽衣解带,然后青莺呀的一声叫了,指着清韵的锁骨道,“姑娘被蚊子咬了?”

    清韵低头,就看到锁骨和胸前没有消退的红草莓。

    她脸窘红一片,有些懊恼,她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她应该让丫鬟走的,她又不是不会沐浴。

    不过幸好两个丫鬟什么都不懂,不然她们要是偷偷捂嘴笑,她还不得羞死?

    “是蚊子咬的,今晚记得熏香驱蚊。”

    喜鹊就道,“药膏都在绮罗殿,没有带来,该怎么消掉?”

    清韵钻进浴桶里,道,“不痛不痒,没事的,你们出去吧。”

    两丫鬟就出去了。

    只是才出去,就在屏风处见到了楚北,见他脸色有些黑,两丫鬟心底有些害怕。

    正要福身见礼呢,结果楚北摆手,两丫鬟就乖乖退了出去。

    清韵泡在浴桶里,听到关门声,她忍不住咕噜道,“晚上在上面抹些迷药,让你亲去!”

    话音刚落,就听一道声音传来,”抹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