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肉香

第三百三十七章 肉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声音,清韵身子一凛,恨不得把舌头给咬断。

    他是什么时候进屋的,她怎么都不知道,喜鹊她们出去怎么也不说一声!

    在浴桶里,转了身,便瞧见楚北站在屏风处。

    他俊逸绝伦的脸上,似笑非笑,像是在生气,又不像是。

    清韵故作镇定道,“那些蚊子太狠了,昨晚咬的包到现在还没有消退,我怕熏香奈何它们不得,打算抹些迷药。”

    反正她没有直说迷晕他,之前说是蚊子咬的,迷晕蚊子完全可以啊!

    楚北气笑了,笑声犹如远山晨钟暮鼓,穿破云雾而来,笑的清韵脸皮都发烫。

    她这是自欺欺人啊,都有一种睁着眼睛说瞎话,掩耳盗铃的感觉了。

    清韵泡在浴桶里,水淹到她颈脖子处,还有娇艳花瓣沾染在她脖子上,更添诱人风情。

    多看两眼,楚北眼神都凝了起来。

    清韵还以为他会过来,谁想到他竟然转了身。

    她大松了一口气,到底是皇家,注重规矩,不会做出白日宣淫的事来。

    清韵就放心的沐浴了。

    不过很快,她就打消念头了。

    平常有丫鬟添水,保持水温,现在青莺和喜鹊都走了,不过一刻钟,水就凉了。

    清韵泡不下去,就要起来。

    然后,她发现丫鬟没有给她拿衣服来……

    就连方才换下的脏衣服,也被丫鬟抱走了。

    清韵望向屏风,隐约可见楚北坐在那里喝茶。

    她轻咳了一声,道,“喂,帮我拿件衣服来。”

    不是清韵不喊楚北夫君或者相公,实在是喊不出口,觉得怪怪的,可是当着外人的面,她喊起来又格外的溜。

    只是她这样喊。楚北瞥了屏风一眼,道,“你方才喊我什么,我没听清楚?”

    清韵一听。就知道这厮不满意她那么喊他,她只能认命道,“相公,帮我拿件衣服。”

    楚北挑了下眉头,把手中茶盏放下。起了身,朝偏阁走去。

    很快,楚北就回来,给清韵拿了衣服回来。

    他很听话,帮忙拿了一件衣服!

    他就拿了一件小肚兜……

    上面绣着石榴花!

    看着那肚兜,清韵一张脸都涨红的发紫了,浑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无力,这厮心眼大到她都无话可说了,她就想问一句,就他帮忙拿的这一件衣服。她穿了跟没穿有区别吗?有吗?

    不想跟楚北说话了,清韵把头扭向别处,犹豫着要不要扯着嗓子把丫鬟喊进来。

    正酝酿着,忽然胳膊被人抓住,然后就被拉了起来。

    猝不及防之下,吓的清韵尖叫出声。

    外面,青莺和喜鹊都守在门外呢,忽然听清韵惊叫,两人赶紧起了身。

    两人是打算进屋的,结果手才碰到门呢。就听楚北道,“没有吩咐,不许进来。”

    两丫鬟互望一眼,默默的把手收了回去。

    屋内。楚北将清韵从浴桶里抱起来,清韵整个人差点炸开。

    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像是打了一层胭脂一般。

    她捶打着楚北道,“快放我下来!”

    楚北没有理她,她那点粉拳在楚北眼里根本就不够瞧,他只道,“方才母后将我找了去。”

    说了一句。然后就没了。

    弄的清韵又羞又恼,偏心底还痒痒,想知道皇后找他去干嘛。

    她忍住没问,很快,楚北就将她放在了床上。

    刚放下,她随手就把叠好的被子拉过来,要将自己遮住,可是楚北弯着腰,她根本盖不住,只能勉强遮住胸前,她脸烫的都能烙饼了,她连忙道,“皇后找你肯定还是有事,你去忙正事吧。”

    楚北看着她,抬起手,抚摸着她光洁的额头还有耳际,眼神炙热,嗓音也带了些沙哑道,“母后说明日祭天、祭祖会很累,让你我晚间一定要歇息好。”

    清韵,“……。”

    祭天、祭祖一定要在她圆房之后,明天之前一定要圆房。

    可是皇后又说祭天很累,让他们一定要歇息好。

    这不是明摆着催他们有空就赶紧圆房,晚上安安静静的睡觉,别瞎闹腾睡不安稳吗?

    可是现在是大白天啊!

    清韵脸上一阵一阵的红晕,就像是一望无际的碧空上飘荡的晚霞,美的叫人惊叹。

    可清韵却很不适应,因为她感觉到有东西抵着她。

    她很清楚那是什么。

    她忍不住挪动了下,结果被楚北压的更紧了,压的她都有些透不过气了。

    她觉得她要不挣扎,早晚要被他给压死,她努力推他,可是推不开,只道,“你压疼我了!”

    “你别乱动,”楚北呼吸粗重,声音沙哑。

    他摸着清韵的耳朵和颈脖,看着清韵娇艳欲滴,像是水洗的樱桃,泛着诱人的光泽。

    清韵的耳朵很敏感,楚北带着重茧的指腹摸着,叫她忍不住颤栗。

    她想扭头,躲开楚北的手,却感觉到炙热的气息更近了。

    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带着绚丽邪魅的光芒,越靠越近,深邃的眸底倒映着自己的娇容,那迷离的眼神,叫她恍惚。

    唇瓣被噙住,柔软而炙热的触感,让她脑袋瞬间空白,只觉得头晕目眩。

    好像一下子,就呼吸困难了。

    她下意识的张大了嘴,正巧让楚北的舌头钻了进来。

    本来清韵还能反抗,可是楚北的舌头一碰到她的舌尖,那一瞬间,清韵就好像软了下,失去了反抗力。

    整个人依偎在楚北的怀中,任他欲与欲求。

    楚北一直觉得清韵的唇瓣美的像樱桃,可是这会儿他只觉得,樱桃根本不及她万一,好像怎么亲都不够。

    要不是身体某处涨疼的叫他难以自持,他根本不会放开清韵的唇。

    他稍稍起身,去解腰间束腰。

    看到清韵眼神迷离,还有那圆润的耳垂,小巧精致,他亲了下去。

    他将耳垂吸在嘴里。逗弄着。

    清韵忍不住呻yin出声,她好像喜欢他亲她耳垂,又好像不喜欢,因为那样会让她浑身难受。好像少了些什么似的。

    从耳垂,到颈脖,再到高耸的小山峰……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北已经将身上的衣裳除尽了。

    他将清韵双腿分开,微微弯曲。某处傲物,死死的抵着她。

    清韵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楚北知道清韵动情了,他也忍不住了,要进去了。

    然而,他腰间一挺。

    清韵呲疼一声,看着楚北额头和鼻尖全是汗珠,可是那双魅惑的双眸却带了迷惑,像是在问:为什么没有进去?

    清韵一个没忍住,不厚道的笑了。

    笑的楚北有些懊恼。

    可是下一秒。清韵就笑不出来了。

    不但笑不出来,还疼的她眼泪直飙,她死死的推着楚北,道,“疼!别动!”

    楚北就不敢动了,只是忍的他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都滴落在清韵的脸上了。

    楚北就保持一个姿势半天没动,清韵觉得好多了,再看楚北忍的辛苦,她反倒有些于心不忍了。

    再者,她也觉得不舒服。她忍不住扭动了下身子,就听楚北道,“我忍不住了,你还疼不疼?”

    他嘴上询问。其实身子已经在动了。

    清韵咬着唇瓣,轻咬了下头,道,“你轻点儿动。”

    楚北就努力不然自己太用力。

    好一会儿后,清韵的承受力更好了,她双腿圈住楚北的腰。让他进入的更深些。

    这对楚北来说,就像是一匹野马被拴住了,现在解开了,顿时在草原上奔腾驰骋起来。

    起起伏伏,就像是一片浮萍在大海上跌宕。

    红帐翻飞,旖旎无限。

    屋外,青莺和喜鹊听到屋内的动静,两个丫鬟面红耳赤,姑娘怎么能叫这么大声呢,这叫外人听见了,得多不好意思啊,尤其还是大白天……

    不过,总算是圆房了,明儿祭天、祭祖,希望老太爷和萧家列祖列宗保佑皇子妃能一举得男。

    两丫鬟望天祈求。

    外面,孙公公带着小公公过来,见两丫鬟态度虔诚的望天祈福,他问道,“怎么都在外面,大皇子和皇子妃呢?”

    他边说边走近,然后就听到屋子里有床摇吱嘎声。

    孙公公老脸也红了。

    来的不是时候啊。

    两丫鬟脸红的跟狗屁股似地,连忙问道,“孙公公怎么来了,可是找大皇子有事?”

    就是有事也没有用啊,这时候,谁敢进屋去喊人啊,不要命了差不多。

    孙公公低声轻咳了下道,“我是奉皇上之命给大皇子妃送贡品见面礼来的,既然大皇子和皇子妃很忙,那东西我就放下了。”

    他说着,身后的小公公赶紧将托盘送上。

    托盘里放的是件衣裳,美轮美奂,在阳光照射下,金丝银线有些闪人眼睛。

    喜鹊赶紧接过。

    孙公公看着托盘道,“之前,御膳房不懂事,送了一缸子醋和酱油来,说是皇上赏赐给大皇子妃的贡品,此事不仅传遍了皇宫,只怕连宫外都有所耳闻了,这对皇上的名声太过不利,这托盘里放的东西才是皇上要赏赐的,明儿记得伺候大皇子妃穿去祭天和祭祖,也好叫大家瞧瞧,皇上可不是小气之辈。”

    喜鹊和青莺连连点头,道,“公公放心,明儿奴婢一定让皇子妃穿着皇上赏赐的衣裳去祭天。”

    孙公公满意的点点头。

    临走之前,又看了眼紧闭的屋子,笑了笑,就转身走了。

    身后,青莺和喜鹊看着托盘里的衣裳,啧啧惊叹,“看着就漂亮了,不知道穿在身上会有多美?”

    喜鹊笑道,“一会儿让皇子妃穿上试试。”

    两丫鬟拿了块绸缎来把衣裳盖上,然后静静的等候。

    本以为要不了一会儿,就会开门了。

    结果一等,就等到了太阳下山。

    初尝云雨,蚀骨知味,加上楚北是习武之人,体力过人,要不是清韵身子骨还好,指不定一回都招架不住。

    她醒来时,屋子里灯烛明亮,将黑夜照的如同白昼。

    她是被饿醒的,饿的肚子咕咕直叫。

    楚北坐在桌子旁看书,听到有动静,他望了过来。

    只见清韵从被子里爬起来,她肌肤雪白,但是此刻上面种满了红草莓。

    楚北嘴角微弯,想到清韵的娇媚,他就心软成一滩水,连着眸光都温柔了起来。

    清韵就没他那么高兴了,甚至可以说很生气,她觉得她皮肤都没一处是好的了,简直不忍直视。

    她晕倒之前,还没有这么多,他肯定是在她晕了之后,胡作非为的!

    “你这样子,让我还怎么见人?!”清韵低吼道。

    楚北眉头敛着,道,“你这样子,除了我,还有贴身丫鬟,还有谁会瞧见?”

    他眼神骇人,好像谁看见,就要灭谁一般。

    清韵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丫鬟看见也不行,就这样子,她们肯定以为我被虐待了。”

    一两个红印子,可以说是蚊子咬,她抓红的。

    可这么多,她的血还不得被蚊子吸光?

    知道是楚北啃出来的,就是借她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说楚北什么,只能默默替她担心,尤其是不经意流露的担忧,真是叫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总之,不能忍。

    清韵一再表示,以后绝对不允许楚北再这样乱啃,楚北表示很为难。

    他给的理由叫清韵很无力。

    “你肉香。”

    清韵哭笑不得,道,“你以后离我远点儿,万一哪一天夜里饿了,把我啃了怎么办?这个恶习,必须要改!”

    说完,不等楚北接话,她捂着肚子道,“我饿了,我要吃饭。”

    楚北也猜到清韵是饿醒的,上午才练了不到一个时辰的舞,中午都吃了两碗饭。

    下午不但练舞了,还累晕了过去,只会更饿。

    他出去,让丫鬟准备吃的。

    虽然出了一身的汗,但是身上并没有黏黏的感觉,好像床单也给换了。

    看到床脚边有衣服,清韵心上一喜,要过去拿。

    可是才一动,就感觉到某处传来一阵酸疼,疼的她都忍不住倒抽气了。

    忍着不适,她把衣服穿好。

    她想下床,最后还是把这念头给打消了。

    她都有些佩服皇后了,知儿莫若母,她都歇了几个时辰了,还这么酸疼,要是晚上再圆房,她明天还怎么祭天,还怎么献舞?

    去打摆子,让人看笑话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