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奢华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奢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渐破晓,云雾朦胧,如同轻纱笼罩着金碧辉煌的皇宫。

    本该熟睡的时辰,清韵却早早的就醒了。

    她睡的太久,实在睡不着了。

    她被楚北抱在怀中,想挣扎着起来,却又怕惊醒了他。

    她微微抬头,就见到楚北精致的下颚,唇若朱丹,鼻梁高挺,双眼阖紧,睫毛修长的叫人妒忌,还有眉毛……

    无一处不精致,她想鸡蛋里挑骨头都找不到瑕疵。

    真是得天独厚,上天的宠儿啊。

    想到这样风姿卓绝的男子是她的夫君,清韵心底就像是抹了蜜一般,甜的腻人。

    她忍不住伸手,摸着楚北好看的眉毛。

    摸了一遍又一遍。

    还有耳垂,轻轻的揉捏着来打发时间。

    想到楚北说她肉香,清韵眸光闪了闪,嘴角一抹笑,灿若朝霞。

    她凑上去,狠狠的嗅着,只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般。

    因为中毒,楚北服用了六年的药,受了多少折磨和痛苦,要不是他心性坚韧,换做常人,早忍不住了。

    抛开这些想法,清韵轻唤了楚北一声。

    声音很轻,就像是在楚北的耳畔呢喃,温柔的像是湖畔扶柳清风。

    见楚北没有动静,清韵胆子就大了,她伸手掀开楚北的衣襟,露出雪白而强健的胸膛。

    挑了块好位置,清韵又看了楚北一眼,确定他睡的熟,清韵狠狠的啃了上去。

    起先,她没敢用大力气,怕把楚北给啃醒了,可是不用力,好不容易吸出来的草莓又消退了。

    清韵那个火大,在心底骂了楚北两句皮厚,然后就开始琢磨了。

    楚北是习武之人。他对疼痛的承受力是她的百倍不止。

    用一般的力道,肯定没法留下印记,只能下狠口。

    打定主意,清韵就用力吸了。

    种完一颗草莓。接着挑地方赶紧种第二颗。

    很快,就种了七八颗草莓了。

    就在她准备种第九颗的时候,她嘴刚刚碰到楚北,就听脑袋上有说话声传来,“背上要不要也种两颗?”

    清韵脑袋有一瞬间当机。

    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楚北欺身压住了。

    清韵一张脸,红的跟天边一缕朝霞一般,尤其楚北的眼神清明,没有才睡醒的慵懒,显然是醒了很久了,她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楚北没有回她,只是抬手摸着清韵的如烟柳眉。

    很显然,在清韵摸他眉毛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

    他装睡装到现在!

    “方才我喊你。你为什么不应我?”清韵推攘着楚北,脸微微红。

    她不是很喜欢这个姿势聊天,总觉得很危险,而且说话都没什么气势。

    楚北摸着清韵的耳垂,低笑一声。

    他装睡,就是想看看清韵睡不着时会做些什么,他没想到,她居然偷偷摸摸的种草莓,也太记仇了些吧?

    她以为偷偷摸摸的,他就不会发现了?

    习武之人。若是连这点警惕都没有,还谈什么习武?

    他俯身而下,噙住清韵的唇瓣,一通亲吻。

    清韵有些怕了。在楚北亲她脖子的时候,清韵赶紧推开他,道,“别……。”

    楚北望着她,摸着她娇嫩唇瓣,道。“一大清早就撩拨我,现在说别,不晚吗?”

    清韵脸燥红,眼神躲闪,有些心虚道,“谁撩拨你了,我只是以牙还牙罢了,一会儿就要起床了,今儿要祭天和祭祖呢,你别害我出丑。”

    听清韵这么说,楚北狠狠的捏了下清韵的鼻子,道,“我看你就是晾准了我今儿不敢把你怎么样,才敢这样胡作非为。”

    被楚北猜中心思,清韵也不辩驳,确实如楚北猜的那样,她就是晾准了今儿怎么种草莓,楚北都不敢再碰她,她才敢这么做,做人识时务很重要。

    楚北奈何她不得,他狠狠的在清韵唇瓣上应下一吻,撂下狠话道,“等祭天、祭祖回来,我再好好收拾你。”

    说完,楚北就起了身,径直朝屏风走去。

    很快,就听见了哗哗水声传来。

    清韵轻呲牙,说的好像她不胡作非为,他就会饶过她似地。

    她稍稍起身,望向窗外,只见天际,霞光旖旎,灿若锦绣。

    她有些惊讶,她还以为只是过了一会儿,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了,至少有一刻钟了。

    好一会儿,楚北才用冷水把浑身的浴火熄灭。

    他走出来,看见清韵一脸无辜的神情,还有微露的****,刚熄灭的浴火好像又有了腾起之势。

    他定了定神,没有朝清韵走去,而是走向小榻,拿起小几上的书,看起来。

    清韵看着,既无语,又惭愧,明明过目不忘就占尽了优势,再加上勤奋刻苦,还让不让旁人活了?

    要换做她也是皇子,有这样的皇兄,她估计也特别的想弄死他。

    清韵仰躺在床上,看着锦绣纱帐走神。

    过了没多久,就有丫鬟推门进来了。

    除了青莺和喜鹊外,还有丁香和百合。

    看到楚北在看书,清韵躺在床上发呆,几个丫鬟俱是一怔,她们还以为清韵和楚北都睡着呢,没想到都起床了。

    主子醒了,丫鬟还睡着,没来伺候是罪啊。

    丁香和百合有些害怕被责罚,但是两丫鬟聪慧,什么都没说。

    青莺和喜鹊朝床榻走去,道,“皇子妃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清韵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道,“睡太久了,睡不着了。”

    丫鬟赶紧把铜盆放下,过来帮清韵更衣。

    因为今儿要祭天、祭祖,整个上午都暴晒在烈日下,所以喜鹊早早的把清韵的冰绸衣裳给洗了,穿在身上,好歹凉快些。

    鉴于身上太多的红草莓,清韵没好意思让丫鬟看。拿了衣裳去屏风后更换了。

    出来时,见青莺捧着托盘,上面摆着一件华贵到叫人咋舌的衣裳,她挑了下眉头。道,“我什么时候有这件衣裳的?”

    青莺忙道,“这是皇上昨儿赏赐给皇子妃的贡品,孙公公特地叮嘱,因为御膳房会错了皇上的意。给姑娘送了两大缸子醋和酱油来,有辱皇上名声,所以让皇子妃今儿就穿皇上赏赐的衣裳去祭天。”

    孙公公特地叮嘱的话,有很大程度就是皇上的意思。

    清韵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她穿这么一件招认羡慕妒忌恨的衣裳去祭祖,她不喜欢高调啊。

    可是又不好不穿,万一皇上以为孙公公没把话传到,罚了孙公公怎么办?

    喜鹊拿起衣裳要帮清韵穿上。

    等离近了,清韵鼻尖一动,嗅到一股淡薄清香。

    好像是衣裳发出来的?

    清韵拿过衣裳。多嗅了几下。

    那边,楚北瞧见了,问道,“怎么了?”

    清韵望着他道,“这衣裳上有一种特别的清香,若有似无,很是好闻。”

    “有毒?”楚北问道。

    清韵愕然,摇头道,“这是皇上赏赐的贡品衣裳,怎么可能有毒呢?”

    况且大家都知道她医术高超。给她下毒根本是白瞎,宁太妃就是前车之鉴,谁还敢给她下毒啊?

    “没毒,那你就穿吧。”楚北笑道。

    清韵看着手中衣裳,眼角还是有些跳,太奢华了,不是她风格啊。

    很快,喜鹊就帮她把衣服穿上了。

    等穿上后,青莺就惊艳道。“这身衣裳穿在皇子妃身上,好像比嫁衣还要美上三分,又不大不小正合适,就像是给皇子妃量身定制的一般。”

    楚北坐在小榻上,那双深眸也流露出一抹惊艳之色,眼眸如黑曜石般褶褶生辉。

    他就怔怔的看着清韵,半晌没有挪开眼睛。

    那是一身华贵到无与伦比的衣裳,穿在清韵身上,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似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华贵大气中还带了三分妩媚,美到令人窒息。

    清韵转身欲看铜镜,却瞄到楚北惊艳的眼神,她就在这衣裳有多美了。

    直觉告诉她,这身衣裳不简单,只怕跟她今天要献的舞有关。

    她倒是想瞧瞧,皇上这么煞费苦心的让她献舞,到底目的何在。

    为了能配合的上这身华贵衣裳,清韵的发髻和头饰,也让几个丫鬟煞费了一番苦心。

    平常清韵穿着偏于素雅,戴的头饰也多是玉簪,今儿破天荒戴了一整套金头饰。

    戴完发簪,她望向楚北,问道,“头饰和发髻,配得上衣裳吗?”

    楚北摇头,道,“不配。”

    不配?

    清韵两眼一翻,要不是从铜镜中看到他眸中惊艳,她估计真的就相信了。

    她站起身来,看着铜镜道,“我觉得很好了。”

    几个丫鬟在一旁连连点头。

    只是点了两下,楚北眸光一扫,几个丫鬟又改摇头了。

    等清韵望向她们的时候,几个丫鬟干脆把头低下了。

    楚北皱眉道,“我觉得戴玉簪更好。”

    戴玉簪更好?

    清韵转身看着楚北,她第一次怀疑楚北审美有问题,衣裳华贵,玉簪清雅,明显不配啊,他还说很美,这不是要她被人笑话不会梳妆打扮吗?

    很快,清韵就知道楚北要她重新换个发髻的原因了。

    这厮吃醋了。

    要不是这衣裳是皇上赏赐她,孙公公又叮嘱她一定要穿的,她敢打赌楚北恨不得把她衣裳给扒拉下来。

    她忍不住笑道,“我再美,也不及夫君一半啊。”

    一句话,成功让楚北的脸黑了。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