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仁慈 (两更合一)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仁慈 (两更合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出嫁那天,沐清柔借阳哥儿之手弄脏她的嫁衣,清韵对她的怒气就忍无可忍了。

    加上那天,绿儿无意中发现大夫人从后门溜进侯府,还说让她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显然这事她们母子三人都知道。

    侯府顾忌沐清柔是将来的二皇子妃,她做什么,侯府都忍让三分。

    清韵不想让侯府太难堪,但是这口气不报,她做不到,只能暂时拿大夫人开刀了。

    她都已经被休了,还不知道长进点,连她都奈何不了她,她以为她女儿就可以?

    看来忠义伯府对她太好了,好的她还有闲工夫来算计她。

    清韵就找了暗卫,她就说了一句话,让大夫人在忠义伯府待不下去。

    这事说着简单,但是做起来不容易呢,毕竟沐清柔是将来的二皇子妃,忠义伯府被贬了,还指望恢复侯爵呢,大夫人过的那么滋润,明显是忠义伯府巴着她。

    却没想到,昨儿吩咐的,今儿就看到效果了。

    这办事效率杠杠的啊。

    不过,这事说来也是凑巧。

    暗卫得了吩咐后,就去了忠义伯府,就非礼勿视了。

    忠义伯府大少爷和一个模样妩媚的女子勾勾搭搭,眉来眼去。

    暗卫当时就不忍直视了,觉得王大少爷脑子有病,和自己的通房小妾不在房间里你侬我侬,却在炎炎烈日,跑外面来勾搭,都不嫌热吗?

    暗卫是带着任务来的,当下没有理会,就走了。

    结果在忠义伯府转了一圈,然后暗卫震惊了。

    那女子不是忠义伯府大少爷的妾,而是他爹两个月前纳的小妾,忠义伯对那小妾是宠溺有加,要什么给什么,忠义伯府大太太对她极其厌恶,恨不得弄死她。

    暗卫知道后,当时就计上心来。

    第二天,忠义伯府大少爷和那娇妾又在耳鬓厮磨。

    大夫人正好和丫鬟逛花园,赏花,无意中,大夫人瞧见花盆处有二两银子。

    她被休了,当初她陪嫁进侯府的东西,没有用完的,侯府都还给她了,可是抬进忠义伯府之后,就被忠义伯府大太太安置了,并没有给她,而且不给的理由很充分。

    大夫人现在把东西抬回了忠义伯府,将来肯定是要回安定侯府做回大夫人的,她回娘家,不愁吃不愁喝,这些东西还是伯府保管比较好,万一将来再抬回去,少了什么,不好跟安定侯府交代。

    忠义伯府老夫人知道忠义伯府大太太打的小算盘,现在忠义伯府为了恢复侯爵,花了不少银子,要是将来大夫人能坐回侯夫人,东西还给她,还落个保管周全的好名声,如果回不了,那东西自然就归忠义伯府了。

    所以,大夫人手头并不宽裕,小小的二两银子就让她喜上眉梢。

    何况,还有好多个二两银子。

    她身边是跟了丫鬟的,大夫人眼尖瞧见了银子,她也看见了,不过是五钱碎银子。

    丫鬟也机灵,借口肚子疼,要去方便,然后捡了五钱银子,就朝另一条路走了。

    没错,那条路有好多个五钱碎银子,还有铜板。

    丫鬟怀疑是忠义伯府哪个少爷的钱袋子被划破了,便宜了她。

    就这样,大夫人主仆就走散了。

    大夫人一路往前走,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没有说话,这不就被一两二两的碎银子带到了忠义伯府大少爷和小妾通奸的假山里。

    因为偷情,忠义伯府大少爷和那小妾都很刺激,怕惹人注意,所以粗喘声都压抑着。

    大夫人到了假山处,并没有察觉。

    只是假山口,光线最亮,大夫人走到假山口,就把光线给挡住了。

    当时就吓得忠义伯府大少爷手足无措了。

    一受惊,忠义伯府大少爷就踩到了地上的木棍,发出了响动。

    大夫人瞥头,就和他还有光着身子的小妾迎面对上……

    起初,大夫人只是有些脸红,她没有瞧见小妾的脸,只当是他喜欢在外面弄丫鬟,她还以长辈的身份,教训了忠义伯府大少爷两句,便打算走了。

    只是转身时,她无意中瞥见地上的衣裳,她眼睛当时一凝。

    那衣裳,她认得!

    大夫人不想多事,她现在是寄人篱下,忠义伯府大少爷又年纪不小,忠义伯府大太太正为她的亲事着急,方才还请了贵夫人来赏花,求她帮忙保媒。

    要是这丑事闹大了,忠义伯府颜面扫地不说,还会恨死她。

    倒不如捏了这把柄,将来忠义伯府大少爷和那小妾都得听她的。

    大夫人不动声色的转了身。

    然后,一条青色小蛇游进洞口,正望着她吐着蛇信子。

    大夫人背脊一凉,就惊叫出声了。

    假山不远处,有三位姑娘走过来,她们也是被银子带过来的,其中两位是伯府姑娘,余下一位则是客人。

    听到有惊叫声,还是大夫人的,她们怕大夫人出什么意外,当时就跑了过来。

    那时候,小蛇已经被大夫人的惊叫声吓得钻着石头缝逃了。

    王大姑娘她们不知情,就进了假山。

    正好瞧见光着身子的王大少爷和小妾,两个姑娘当时也吓得直尖叫。

    王大少爷和小妾偷情的事就瞒不住了。

    可怜忠义伯府大太太费尽唇舌,送了一套精美的头饰出去,才求得安阳伯夫人帮着保媒。

    结果就出了这样的意外。

    尤其是安阳伯府三姑娘不小心看到王大少爷的果体,羞的她恨不得撞墙死了算了。

    安阳伯府三姑娘看了不该看的,当时脸一白,就转身跑了。

    她认得路,直接去找安定伯夫人,顾不得礼数,她道,“娘,我们回府吧。”

    忠义伯府大太太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见安阳伯府三姑娘脸色不好,她问道,“是不是伯府慢待三姑娘了?”

    安阳伯府三姑娘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了。

    安阳伯夫人还有些羞愧,觉得女儿太不懂礼数了,丫鬟凑上去,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安阳伯夫人还带着笑意的脸,唰的一下,就沉得跟六月暴雨前的天空似地,乌压压的。

    她当时就起了身,道,“告辞!”

    说完,迈步就走。

    忠义伯府大太太都不知道她怎么就忽然生气了,连忙拉住她。

    安阳伯夫人手一甩,就拂开了忠义伯府大太太,然后丢下几个字,“府上真是好教养,大少爷的亲事,我保不起!”

    安阳伯夫人就走了。

    那边,有丫鬟急急忙跑过来,气喘吁吁道,“大太太,出事了。”

    忠义伯府大太太正一肚子邪火呢,安阳伯夫人忽然要走,她能不知道是出了事吗,她吼道,“出什么事了?!”

    丫鬟就颤抖了声音,把忠义伯府大少爷和小妾私通的事禀告忠义伯府大太太知道。

    忠义伯府大太太当时眼睛一黑,要不是丫鬟眼疾手快,她都能摔到在地。

    这事,惊动了整个伯府。

    忠义伯上早朝回来,心情很好呢,忽然听下人禀告这事,那脸色骇人的就跟要发疯似的。

    他三步并两步到了正院。

    正堂内,济济一堂。

    王大少爷和小妾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忠义伯见了,当时怒气就遏制不住了,他进屋,一脚踹过去,直接把王大少爷和小妾踹翻在地。

    忠义伯府大太太到底舍不得儿子,就过去阻拦。

    结果气头上的忠义伯府大老爷,一巴掌直接把她扇远了。

    “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忠义伯府大老爷歇斯底里的吼着。

    被自己的儿子戴绿帽子,忠义伯府大老爷都有灭子的冲动了。

    尤其他那一脚踹的厉害,小妾踹翻不说,直接就叫肚子疼了。

    然后,裙裳上就有了血。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小产了。

    这一下,忠义伯府大老爷怒气更大了,恨不得将两人拖出去活刮了。

    现在是奸情被知道了,要是不知道,这孩子若是生下来,是喊他爹,还是应该喊他祖父?!

    之前,忠义伯府大老爷对小妾是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现在,他是看都不想看一眼,直接让丫鬟拖下去活活杖毙。

    接下来,就是处置孽子了。

    虎毒不食子,但是气头上的忠义伯府大老爷哪里还念他是他儿子,有给父亲戴绿帽子的孝顺儿子吗?!

    可是他气头上,忠义伯府大太太不会任由他灭子啊,他们夫妻就这么一个儿子啊,杀了就等同于绝后了。

    忠义伯府大老爷气血上涌,直接给气晕了。

    丫鬟扶着他回去歇息。

    忠义伯府大太太也不知道怎么处置自己的儿子了,她原就厌恶那小妾,觉得她天生一副狐媚样,是她勾引了她儿子。

    儿子犯错,还是这么大的错,不打不行。

    忠义伯府大太太一狠心,就打了王大少爷三十大板。

    再然后,矛头就转到大夫人身上了。

    因为王大姑娘发现,那把她们引过去的银子,是大夫人的,因为草丛旁有个破了洞的荷包,正是大夫人的。

    是她故意用银子把她们引到假山,让王大少爷和小妾的丑闻人尽皆知的。

    忠义伯府大太太当时就把大夫人恨得牙根痒痒。

    大夫人知道闯了祸,躲在屋子里,不知道怎么办好。

    忠义伯府大太太就怒气冲冲的找上门去,质问大夫人。

    大夫人是矢口否认,可是忠义伯府大太太把荷包丢在她身上,大夫人认定忠义伯府大太太是污蔑她,还说她教子无方,应该好好反省,而不是把错怪在她头上。

    忠义伯府大太太才挨了忠义伯府大老爷一巴掌,火气未消,就又被挑了起来。

    正好丫鬟奉茶过来,忠义伯府大太太一个没忍住,端起滚烫的茶盏,就朝大夫人丢了过去。

    那茶水全泼在大夫人胸前,烫的大夫人歇斯底里的叫着,然后发了疯似地和忠义伯府大太太扭打在一起。

    她脸上的伤,就是忠义伯府大太太抓的。

    当然了,忠义伯府大太太也没讨到什么好处,头发被抓下来好大一把。

    要不是忠义伯回府,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大夫人被茶水烫伤,丫鬟赶紧禀告沐清柔。

    沐清柔这才以死相逼出府,去忠义伯府看望大夫人。

    只是忠义伯府大太太和大夫人闹到这地步,忠义伯府哪里还有大夫人容身之处,再待下去,肯定会被忠义伯府大太太给害死。

    沐清柔没辄,只好把大夫人带回侯府了。

    她以为她和大夫人跪求侯爷和老夫人,他们会心软让大夫人再回来,就算没有侯夫人的位置,甚至没有名分也行。

    她们想的很好,可是侯爷怎么可能会心软呢?

    被休了,就是被休了,哪有再回来的道理?

    可是沐清柔和大夫人跪在侯府门前,她还拿着匕首抵着脖子,要是侯爷不答应她,她宁可和大夫人一块儿死。

    母女情深,叫人动容,更叫人动怒。

    要不是忍耐力够好,也被她们母女折腾出习惯来了,老夫人真恨不得叫她们去死了,也省的天天闹腾,丢人现眼。

    老夫人忍着怒气,望着沐清柔道,“再回侯府,是断然不可能的,念在她给我做了十几年儿媳妇的份上,我可以保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不被人欺负。”

    这是老夫人做的最后的让步。

    大夫人也知道,老夫人能说这话,已经不容易了,她要是再得寸进尺,老夫人一狠心不管她了,她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老夫人让丫鬟扶起大夫人,准备马车,送她离开。

    好么,所有人都觉得老夫人心地仁慈,对大夫人太过宽厚,还送一个庄子给大夫人住,保她衣食无忧。

    得知这个消息时,清韵也是气的不轻。

    楚北怕她气坏了身子,也没劝她,直接吩咐卫风去杀了大夫人,免得她蹦跶,给清韵添堵。

    卫风就领命出宫了。

    一个时辰后,他就回来了。

    一回来,就揪着一暗卫的衣领子,直接揪到楚北和清韵的跟前了。

    看着他,楚北不解道,“怎么了?”

    卫风瞥了暗卫一眼,道,“他连事情都没打探清楚,就禀告皇子妃,害的皇子妃受了一通白气。”

    暗卫望着卫风,被质疑办事能力,他有些不满了,“我什么事没打探清楚?”

    卫风就道,“你说沐老夫人仁慈!”

    暗卫反问道,“难道不仁慈吗?”

    “仁慈你个姥姥啊!”卫风忍不住爆粗口了,“你知道她保大夫人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不被人欺负的办法是什么吗?”

    暗卫望着他,难道不是送庄子上好吃好喝当猪养吗?

    卫风一把松开揪着他衣领子的手,望着清韵道,“老夫人没把大夫人安置在庄子上,而是直接送慈云庵去了,属下亲自去慈云庵打探,确定大夫人已经被剃度了。”

    那闪亮的光头,差点亮瞎他双眼。

    他还想杀了大夫人一了百了,看在那光头的份上,他小小的仁慈了一把,就回宫了。

    听卫风一番禀告,清韵默默的把之前埋怨老夫人的话给收了回来。

    以后谁要再说老夫人仁慈,她就跟谁急!

    清韵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好的她直哼哼。

    但是没人能想到,大夫人被剃度一事,会在朝中会引起轩然大波来。

    而这个轩然大波是云贵妃掀起的。

    她之所以会选沐清柔做儿媳妇,是因为慧净大师说安定侯府会出一位皇后。

    现在出了凤凰异象,谁都认定清韵会是将来的皇后,那还有沐清柔什么事?

    有一个偷窃还被剃度的亲娘,她如何配做她的儿媳妇?!

    要是真让二皇子娶了她,那他们母子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

    无论如何,都要把这门亲事退掉!

    PS:~~o(>_<)o~~(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