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争执(两更合一)

第三百五十一章 争执(两更合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见他走,清韵忙喊道,“你不先吃早膳?”

    可是楚北脚步太快,她说话时,人早走远了。

    清韵忍不住咕噜道,“就算心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吧?”

    听到清韵呢喃,喜鹊捂嘴笑道,“皇子妃起太晚,大皇子已经吃过早膳了。”

    清韵,“……。”

    不说话,她默默的坐到桌子前,端起粥碗吃起来。

    吃完了早膳,清韵便起身去永宁宫给太后请安。

    虽然太后不一定会见她,但她还是得去,不然一个没规矩的帽子扣下来,压得人脖子不好受啊。

    每每这个时候,清韵就迫切的想搬出皇宫住,好在她的那些陪嫁都送出宫了,有季嬷嬷她们帮着收拾,应该要不了几日就可以搬离皇宫了。

    看着清韵擦额头上的汗珠,青莺忍不住道,“要是有两件冰绸衣裳就好了,可以换着穿。”

    她也希望有两件啊,可那怎么可能呢,那一件要不是太后不喜欢大红色,还轮不到她呢,她应该知足才是,可偏叫她习惯了冰绸,一旦脱下来,只觉得天能把人热晕。

    一路都尽量从树荫下走,而且走的不快。

    刚走到一棵老槐树下,就和二皇子迎面碰上了。

    他也从树荫下走。

    清韵默默往右走了几步,把路让开。

    谁想二皇子也让道了……

    而且步调惊人的一致,让过路的人都懂。

    站在太阳底下,清韵笑道,“二皇子请。”

    二皇子看着她,摇头道,“怎敢劳烦大皇嫂给我让路?”

    清韵倾然一笑,也不推辞,就走到树荫底下了。

    只是她是要路过的,谁想二皇子朝她作揖了,倒是把清韵给怔住了,她双眸诧异的望着二皇子。

    二皇子有些尴尬道,“有件事,需要麻烦下皇嫂。”

    清韵就知道他作揖是有事相求,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她问道,“我有什么事能帮二皇子的?”

    二皇子看着清韵,道,“父皇赐婚我与沐五姑娘,只是她脸上有伤疤,宫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进贡养颜膏,我希望皇嫂能卖两瓶子药膏给我。”

    听听,要不是知道他和云贵妃一心想皇上收回赐婚圣旨,皇上不答应,他们就另辟奇径,还真的要为二皇子的柔情似水给感动了。

    清韵没有说话。

    二皇子又问了一句,“皇嫂能否卖我这个薄面?”

    清韵听得一笑,道,“怎敢不卖?只是我昨儿听宫里下人碎嘴,说贵妃娘娘求皇上收回给二皇子和五妹妹赐婚的圣旨,现在二皇子你又找我买药膏医治五妹妹脸上的伤疤,我一时间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

    二皇子没想到清韵会这么直接了当的问,她和沐五姑娘关系并不好,要是好的话,不可能不医治沐五姑娘,她没有皇子妃的位置,她不应该高兴吗,怎么瞧着像是替沐五姑娘担忧似地?

    不确定清韵担忧是真,还是假,他半真半假的回道,“母妃确实求过父皇,希望他能收回赐婚的圣旨,只是圣旨赐婚,又是母后亲自求回来的,父皇怎么会答应,其实母妃也不是真的想退亲,只是想早些拿到养颜膏,帮沐五姑娘医治脸上的伤疤,好了却一桩心思,只是养颜膏珍贵,父皇也没辄,我不知道皇嫂和沐五姑娘有什么恩怨,只希望皇嫂能帮我这一回。”

    他态度诚恳,语气真切,清韵觉得她要是不答应,良心都过意不去啊。

    她点头答应了。

    怕她反悔似地,二皇子赶紧把两万两银票送上。

    清韵很爽快的接了。

    把银票叠好,她笑道,“二皇子放心,等我给太后和皇后请了早安,便让丫鬟把药膏给你送去。”

    “有劳皇嫂了,”二皇子再次作揖道谢。

    道谢完,两人都各自朝前走。

    青莺回头看了好几眼,确定二皇子走远了,才望着清韵道,“皇子妃,你不是说不卖药膏给五姑娘吗,怎么又……?”

    青莺觉得不应该,她们和二皇子又不熟,当初拒绝了云贵妃,现在拒绝二皇子完全可以啊。

    但是清韵不这么想,当初她回绝云贵妃,那是因为她没有想过退掉沐清柔的亲事,现在不同了,云贵妃和二皇子都想退亲,她若是再不松口,不是她尖酸刻薄,就是沐清柔品性恶劣叫她深恶痛绝。

    这不正好给了二皇子退亲的理由吗?

    连自家姐妹都不愿意帮她,她何德何能做他的皇子妃?

    况且,楚北也撂了话,二皇子娶定沐清柔了,但是皇家爱脸面,皇上和太后不可能任由沐清柔脸上带着伤疤嫁给二皇子,现在二皇子求她,她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免得到时候皇上和太后拉下脸面求她,心里膈应。

    她可是有任务在身的,要博得太后的好感啊啊啊!

    二皇子想借买药膏告诉她,他和云贵妃没有退亲的想法。

    她正好借此回二皇子,她很乐意看见他们感情深厚,而不是退亲。

    迈步往前走,很快,就到永宁宫了。

    清韵还以为她会碰壁,太后不见她,谁想到太后竟然见她,清韵有些受宠若惊啊。

    跟着丫鬟,清韵进了大殿。

    殿内,太后坐在凤椅上,正端茶轻啜,丫鬟在一旁打扇子,季嬷嬷伺候在一旁,除此之外,就没有旁人了。

    清韵上前,福身给太后请安。

    声音清脆悦耳,在大殿内回荡,很是动听。

    太后看着她,态度前所未有的好,笑道,“起来吧。”

    清韵就起身了,她有些忐忑,太后怎么今天对她格外的和颜悦色啊,叫她心底觉得毛毛的,有些不适应。

    正纳闷呢,就听太后笑道,“你送给哀家的养生丸,哀家昨儿吃了,效果着实不错。”

    清韵抬眸,望着太后。

    太后没有再说什么,季嬷嬷笑道,“太后夜里难安寝,往常只能睡两个多时辰,尤其是天热的时候,更是少眠,但是吃了大皇子妃你配制的养生丸,太后昨晚睡得格外的好,足足睡了三个半时辰,早上起来,整个人精神焕发,连早饭都比往常多吃了半碗粥。”

    季嬷嬷跟着太后大半辈子了,太后心情好,她比太后的心情更好。

    她们心情好,清韵心情也好啊,她道,“养生丸,温阳散寒,益气健脾,可治疗心脾两虚、阳气不足所致的失眠,伴有心悸、健忘、神疲体虚、头晕眼花、食欲减退……等症状。肾气亏虚,肾精耗伤,肾藏精,为先天之本,其华在发。肾气充盛,头发自然茂密有光泽,只要太后坚持服用,睡眠会越来越好的。”

    清韵说了一通,太后也听不明白,但是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清韵的养生丸很对路,比那些太医们开的苦兮兮的药好太多,她受够了失眠的苦,能一觉睡到天亮,精神饱满,比什么都好。

    正因为如此,清韵来给她请安,她才许她进来,看她的眼神都格外的温和。

    这会儿见清韵夸夸其谈,太后难得打趣她道,“那些医理,哀家不懂,但你的医术,哀家信得过,你对哀家也很上心,想要什么赏赐,但说无妨。”

    清韵脸微微红,连忙摇头道,“清韵只是听吩咐办事,不敢要赏赐。”

    “听吩咐办事?”太后听得眉头一皱,“听谁的吩咐办什么事?”

    听外祖父的吩咐啊,不过外祖父的吩咐,十有八九就是皇上的吩咐。

    “是皇上吩咐清韵的,他知道太后精神不济,神疲体虚,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正巧清韵医术还过的去,就让清韵多注意些,清韵这才借着敬茶的机会,把药丸送上,还有瑾淑县主,清韵给她治疗眼睛的时候,她也拜托过清韵……。”

    为了化解太后和皇上之间的矛盾,她只能把功劳往皇上身上摁,她容易么,不过瑾淑县主确实很关心太后的身子。

    知道太后也很关心瑾淑县主,她才会说的,没有什么事比子女孝顺更叫人开心的了。

    清韵说着,偷偷注意太后的神情,果不其然,太后神情更慈蔼了三分。

    屋子里留下的都是心腹,加上太后曾经在清韵跟前因为瑾淑县主的眼疾流过泪,听清韵说瑾淑县主关心她,她就问道,“长公主的眼疾怎么样了?”

    一句长公主,叫季嬷嬷侧目,清韵也抬眸看着太后。

    太后反应过来,长公主早被她给贬了,倒没有尴尬,只问道,“瑾淑县主的眼疾怎么样了?”

    季嬷嬷有些喟叹。

    清韵摇头,“清韵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见过瑾淑县主了,不知道她眼疾如何。”

    这事太后知道,瑾淑县主回京之后,她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她都一清二楚。

    这些天,她也没有瑾淑县主的消息,她吩咐过,如果瑾淑县主府,没有什么动静,不必来禀告她,那些人真就听话的不跟她说。

    现在瑾淑县主关心她,她忍不住道,“还没有找到医治瑾淑县主眼疾的办法?”

    清韵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清韵翻阅医书,找到几个方子,但是一直没时间调制药水,等过些时候搬出皇宫,清韵会尽快把药水调制好,给瑾淑县主治眼疾。”

    太后听着,轻点了下头。

    这时候,有公公进来道,“太后,皇上来了。”

    太后心情好,就道,“让他进来。”

    公公退出去,很快,皇上就进来了。

    皇上走上前来,见太后望着他笑,笑的皇上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皇上怎么来了?”太后问道。

    皇上请了安,然后坐下来,才回道,“朕有件事要告诉太后一声。”

    太后问道,“什么事?”

    太后的声音也很和蔼,皇上心底更好奇了,总觉得太后今天对他的态度出奇的好,他道,“今儿早朝,卫国公提出双生子的事昭告天下了,就该将寄养在外的皇子写进皇家玉蝶里,文武百官都赞同,朕顾及和亲的端敏公主,没有答应,这会儿奏折已经堆得小山高了,朕来问问太后您的意思。”

    太后听着,道,“朝堂大事,皇上做主就是了,不必来问哀家。”

    “太后不反对?”皇上有些讶异。

    那抹讶异,刺的太后眼睛疼,但想到私下里皇上还是关心她,太后心就软了,“文武百官都赞同的事,哀家有什么好反对的?”

    尤其那抱养在外的皇子“楚大少爷”已经死了,写不写进皇家玉蝶了,并不重要。

    他却巴巴的跑一趟,太后认定皇上是许久没有瞧见她这个母后,故意寻个理由来看看她。

    这么一想,太后的心情就更好了。

    她还想跟皇上再说两句话,结果皇上浇冷水了,他起身告退了。

    看见他走,太后有些生气了,以前都是写在心底,现在挂在了脸上,“大热天的,巴巴的跑一趟,就为了问这么一句话,也不嫌累。”

    清韵也觉得皇上闲的慌,太后那意思,明显是想和皇上聊聊家常啊,他咋就不懂呢。

    正走神,就被太后泼冷水了。

    “哀家乏了,你也退下吧。”

    清韵暗撇了下嘴,就福身告退了。

    然后去长信宫给皇后请安,皇后的心情不怎么好。

    一来,她为寄养在外的儿子能认祖归宗而高兴。

    二来,她又很心酸。

    她期盼这一天,盼了十九年,现在终于能如愿了,可偏偏儿子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皇后心情不好,就不怎么愿意说话,清韵只待了会儿,便福身告退,回寝宫了。

    临近中午,楚北才回来。

    清韵一边给他递帕子擦脸上的汗珠,一边道,“你去钦天监,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楚北抹了把脸,道,“我先去了御书房,再去的钦天监,刚刚从镇南侯府回来。”

    清韵还想把皇上答应认“楚大少爷”的事告诉楚北,结果一算时辰,皇上是在他去了御书房之后,才去的永宁宫。

    指不定就是楚北说了什么,皇上才巴巴的跑去问太后。

    而且他打的什么算盘,她也猜到三分。

    他这是咬了鱼饵,踹了吊钩,会把人气死的。

    第二天,就证实她的猜测了。

    早朝的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皇上把修改皇家玉蝶的事交给宁王去办,并吩咐钦天监挑个好日子。

    刚吩咐完,兴国公就笑了。

    但是很快,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因为镇南侯站出来道,“皇上,臣昨儿回府之后,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有件事不妥。”

    “什么事不妥?”皇上问道。

    镇南侯就道,“一旦修改了皇家玉蝶,那北儿就成了二皇子,二皇子就成了三皇子,皇上给二皇子赐了婚,到时候是三皇子娶沐五姑娘,还是依照圣旨所写,让二皇子娶她?未免将来出现争执,臣觉得在修改皇家玉蝶之前,应该让二皇子和沐五姑娘先完婚。”

    镇南侯顾虑周全,不少大臣议论纷纷,然后表示赞同。

    看着越来越多的朝臣赞同镇南侯的提议。

    卫国公傻眼了。

    他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现在却成了镇南侯逼迫二皇子尽快迎娶沐五姑娘的理由……

    他这不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吗?!

    他赶紧补救道,“镇南侯顾虑太多了,大家都知道皇上赐婚的是云贵妃所出二皇子和沐五姑娘,怎么会起争执?”

    可惜镇南侯不上当,鉴于卫国公在“楚大少爷”认祖归宗一事有功劳的份上,他笑道,“以前吧,我是觉得堂堂皇子,要以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活着,太憋屈,一心盼着他能认祖归宗,现在皇家愿意认他,太后也不反对,一时间,我这心还有些空落落的,我养了‘楚大少爷’十九年,在我心底,他就是我的亲孙子,乍一下要认祖归宗,成了外孙,心底百般不是滋味儿,能多留一段时间也是好的,更何况二皇子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娶妻生子了,难道卫国公就不想抱曾外孙?”

    卫国公硬着头皮点头道,“想。”

    皇上就笑道,“那就先让二皇子和沐五姑娘完婚,再另择吉日,修改皇家玉蝶。”

    再然后,钦天监站出来道,“皇上,下个月十六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

    皇上一思量,距离下个月十六还有二十几天,来得及。

    “那就下个月初六,让二皇子和沐五姑娘完婚。”

    得知这个消息,云贵妃差点气撅过去。

    她火急火燎的赶到御书房,求皇上收回成命。

    这一回,皇上发怒了,他把手里的奏折重重的拍着桌子上,冷了声音道,“求朕下旨赐婚的是你,让朕收回赐婚圣旨的还是你,你要嫌贵妃的位置做的不舒坦,想找点不痛快,就搬去冷宫住,朕随你在冷宫怎么折腾!”

    云贵妃听得脸一白,眼泪就从脸颊上滑落下来,“皇上,沐五姑娘是臣妾求您赐婚给皇儿的,可臣妾已经知道错了,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就不能给臣妾一个知错就改的机会吗?”

    皇上敛眉,问道,“沐五姑娘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云贵妃没有说话。

    皇上就更生气了,“既然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那就是些小毛病,你若是看不上眼,就盯着她改了便是。”

    云贵妃知道皇上是打定主意不收回赐婚圣旨了,她不敢在这时候再提收回赐婚圣旨的事,只能迂回道,“皇上,沐五姑娘年纪还小,尚未及笄,还是等她及笄了,再让她和皇儿成亲……。”

    云贵妃话未说完,就被皇上抬手打断了,“朕还记得,当初你嫁给朕的时候,也没有及笄。”

    当初他不愿意娶,以云贵妃没有及笄回绝太后,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太后依然逼他娶了云贵妃。

    所以,尚未及笄这个理由,别人用可以,她云贵妃和太后用不了。

    二皇子下个月十六迎娶沐清柔的事,就这样板上钉钉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