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兵权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兵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距离二皇子迎娶沐清柔,虽然还有二十多天,但真比起来,比当初楚北迎娶清韵,时间上还要匆忙些。

    毕竟当初大皇子定亲的是右相府周二姑娘,她已经及笄了,大家都有那个心里准备。

    沐清柔距离及笄还有六七个月,大家都不疾不徐,这会儿成亲的日子定下了,宫里宫外都忙坏了。

    尤其是侯府,什么都没有准备呢。

    二夫人和老夫人,还有侯爷坐在一起商议,决定沐清柔的陪嫁就依照当初侯府给清韵准备的陪嫁的八成来筹备。

    天气热,加上怀孕,二夫人受了不少累。

    怕她累坏了,老夫人把筹备喜宴的事交给周总管办,结果累的周总管中暑。

    就是这样,沐清柔还诸多挑剔,觉得她的陪嫁没有清韵的多,甚至连一半都不到。

    也不想想,她凭什么跟清韵比?

    清韵的陪嫁多,除了宫里的聘礼外,还有镇南侯府抬来的聘礼和江家送给她的添妆,除此之外,还有皇上和太后赏的,宁王府送的,她自己挣得……

    可以说,就是公主出嫁,也不及清韵陪嫁的一半。

    被闹得烦了,老夫人干脆吩咐大厨房,饿沐清柔几顿。

    饿了两天,沐清柔就乖了。

    相比侯府和宫里忙的脚不沾地,清韵则清闲的很。

    皇上敕封楚北为宸王,赏赐了亲王府。那些陪嫁也都抬进王府了,楚北找钦天监挑了个良成吉日,然后搬家。

    依照皇上和皇后的意思。搬出皇宫,另辟府邸,应该要大摆筵席,好好热闹一番。

    知道清韵擅长办宴会,两人就询问清韵的意思。

    谁想到,清韵说不办了。

    而且理由格外的善解人意,天气太热了。已经好多天没有下雨了,太阳毒辣的都能把人给晒晕了。

    若是要办宴席,文武百官肯定要来送贺礼。自己累不说,还给人添麻烦,何必呢。

    尤其她和楚北成亲,两回啊。那些大臣都送了贺礼。当然了,她很清楚,那些贺礼多是看在镇南侯和皇上的面子上,以及楚北将来极有可能是储君的面子上送的,可不管看谁的面子,那些贺礼总是她和楚北收的,而且一回比一回贵重,收的她都心底有愧。因为有一大半的礼不用回……

    虽说送礼讲究个礼尚往来,但是你看皇上过寿。哪个大臣不费尽心思的送贺礼,力求别出心裁,讨得皇上的欢心,可要是臣子过寿,皇上赏一碗长寿面,那就是祖坟冒青烟的事了。

    就算楚北不是储君,他也是皇长子,那些送贺礼的大臣家办喜事,他们都亲自去送贺礼,可能么?

    怕是连喜帖都不敢送上门来。

    清韵不办喜宴的理由,听得皇后直笑。

    皇上坐在那里,却是哭笑不得,瞥了清韵道,“朕不知道该说财大气粗不缺钱,还是说你天真好?”

    清韵,“……。”

    凌乱了有没有,她不想办乔迁新居宴,可以说她偷懒,但是不能说她天真吧,有这样侮辱人的吗?

    清韵有些憋气,她扭头望着楚北,想他好好管管他爹,别以为是皇帝,就可以这样随便欺负人,她也是有尊严的!

    谁想楚北坐在那里,也是忍俊不禁。

    清韵都有些磨牙了,当着皇上和皇后的面,她还不敢瞪楚北,只能憋着。

    那边皇上道,“大皇子妃善解人意是好事,但我皇家素来重规矩,便是寻常百姓家,乔迁之喜也会摆上两桌,何况是皇家了,从古至今,还没有哪位皇子另辟府邸不大摆筵席的,这乔迁新居宴不但要办,还要大办。”

    皇上都这样说了,清韵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乖乖的筹办宴会呗。

    出了长信宫,清韵就扭头看向楚北,问道,“为什么我说不办宴会,你们一个个表情那么怪异?”

    楚北深邃的双眸,含着笑意道,“办宴会,图热闹只是其一,最重要的目的是就是为了收贺礼,你却因此不想办宴会,怎么叫人不怪异?”

    自古帝王就不喜欢臣子结党营私,私下收受贿赂,可办喜宴,却是给他们一个正大光明的送礼收礼的机会。

    这也是为什么经常有大臣办寿宴,办喜宴的原因。

    人家只会嫌弃送的贺礼不够分量,却鲜少有人嫌贺礼太贵重的,这样两袖清风的清廉官员,如同凤毛麟角,皇家那更是没有了,结果却偏偏出了一位,能不惊诧吗?

    还有,他现在是大皇子了,虽然有镇南侯府和江家扶持他,但是他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那些大臣为什么扶持你,不就是因为能从你这里得到权势地位吗?

    至于跟着他,扶持他,是为了实现理想抱负,扶住明君创太平盛世的,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少之又少,比凤毛麟角还稀罕。

    听楚北一番解释,清韵觉得,她方才说那话,在皇上心底,肯定认为她是奇葩了。

    她一直以为世家望族办宴会,只是为了炫富,她还极其鄙夷这样的做法,谁想到炫富的目的是为了敛财啊。

    她果然涉世未深,太嫩了。

    她望着楚北,道,“方才我说不办宴会,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因为我赞同你的做法,”楚北笑道。

    清韵朝他呲牙,净会说好听的哄她高兴,她又不是三岁小孩,他要是赞同,会那么笑吗?!

    她拆台道,“我一时偷懒,却害你失去一次拉拢文武百官的机会,还有至少几万两银子的收入,我这也算是败家子了吧,你还赞同我?”

    楚北闷笑一声。

    清韵望着他。“你笑什么?”

    楚北捏着她鼻尖,笑道,“为夫就喜欢你这样的败家子。”

    清韵。“……。”

    你才是败家子!

    清韵脸微微红,赶紧转移话题,结果一开口,她就先囧了,她想喊楚北相公的,结果一开口喊了楚北一声,“败家子……。”

    楚北瞬间侧目望着她。

    清韵咽着嗓子加了三个字。“……的相公。”

    这补救听着怎么怪怪的?

    清韵赶紧道,“算了,还是直接喊相公吧。皇上都说了宴会不仅要大办,还要办好,你打算怎么办?”

    楚北哪里不知道清韵是骂他败家子啊,只是她知错就改。他也就不追究了。他道,“只有四天时间筹备,尽力就好。”

    四天时间,筹办一个宴会,是件很紧迫的事。

    尤其她还住在宫里,对王府并不熟悉。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王府里人手并不多啊,筹办一个宴会。要多少人,手忙脚乱容易出错啊。

    她宁愿被人说是奇葩。她也不想做这样的麻烦事啊。

    清韵提议去王府。

    楚北看着天上的烈日,望着她道,“你确定要去王府?”

    清韵耸肩,她哪里想去啊,实在是不得已好么,“不去王府,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宴会啊?”

    楚北笑道,“其实乔迁新居宴,都差不多,暗卫就可以筹备了。”

    习武之人,就是在烈日下晒个一两天都没事,可是清韵不同,娇生惯养,多晒一会儿就不行了。

    清韵摇头,“还是别了,万一宴会出了什么纰漏,皇上肯定怪我没尽心。”

    清韵坚持,加上知道她穿了冰绸,楚北就带着她出宫了。

    骑在马背上,清韵忽然问道,“对了,湖心楼修葺的怎么样了?”

    楚北握着缰绳,道,“已经修好了。”

    “重新开业了?”清韵问道。

    楚北点头,“修好了就开业了,怎么了?”

    清韵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想要是没有开业,就把湖心楼做些变更,既然开业了,那就算了。”

    楚北没有说话。

    天气热,路上行人少,马儿跑的比寻常时候快。

    忽然,清韵又开口了,“我若是开铺子做生意,不损害皇家名声吧?”

    说完,还不等楚北回答,她又自答道,“皇上都开了湖心楼,还将它赏赐给了你,我应该可以开铺子。”

    楚北望着清韵的侧脸,笑道,“你想开铺子?”

    清韵耸肩,“本来是不想的,因为我不缺钱用,但是我没想到你缺钱,皇上都为你考虑了,我还能袖手旁观吗?”

    夫妻一体,既然嫁给他了,总不能看着他独自奋斗吧。

    清韵的说话声,被风吹散。

    楚北听得心底软绵绵的,心都融化了,他环着清韵如柳腰肢道,“我缺的不是钱,是兵权,你不必为难自己。”

    缺钱,清韵绝对能帮他。

    但是他缺的是兵权,清韵能帮他的不多,他不想清韵太劳累。

    清韵有些错愕,“你还缺兵权?”

    楚北缺钱她信,要说缺兵权,她就不信了。

    镇南侯手握十万重兵,献老王爷手里也有兵权,逸郡王可以为他赴汤蹈火,献老王爷能不拥戴他?

    听着清韵话音中带着不以为然,楚北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只能道,“我和父皇不同,父皇虽然手中没有兵权,但是他曾经叱咤疆场,外祖父和献老王爷都不敢小觑他,就是现在,他们手底下的将军,还有不少是当年随父皇出生入死的兄弟,只要父皇想,他完全可以借力打力,削弱外祖父和献老王爷手里的兵权,他没有那么做,一来是父皇重情重义,二来是不想给他人做嫁衣裳,而我,没有父皇的震慑力。“

    说白了,那些大臣拥戴他,不是因为他有那个人格魅力,而是看在镇南侯、皇上还有江家的面子上。

    要想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他,他就必须要有赫赫战功。

    在外人看来,他确实不缺兵权,但是那兵权是外祖父的,不是他的。

    他要攻打谁,外祖父和舅舅会身先士卒,为了他,可以肝脑涂地。

    他跟着外祖父和舅舅,可以锻炼自己,却不会有什么战功,更别提赫赫战功了,因为在外人看来,他活在镇南侯的羽翼之下,有功劳也是外祖父送他的。

    至于献老王爷……

    他应该和逸郡王打交道更多一些,过不了几年,献老王爷就该收拾逸郡王了,不会再任由他过这样潇洒的日子了,以逸郡王的性子,如果他建立了赫赫战功,他却没有,要想震慑他,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难道他将来希望看见这样的局面,他不想打仗,逸郡王却坚持,他肯定会说,“你好好做你的皇帝,好好批阅奏折,太闲了,就多纳妃,开枝散叶,至于打仗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这样有着赫赫战功的将军去办。”

    还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话。

    如果是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皇帝,下的圣旨,会有将军不受军令,可若是一个有过赫赫战功的帝王下的圣旨,哪个将军敢违逆?

    在没有中毒,搬离皇宫前,他曾经问过父皇,他喜不喜欢做皇帝。

    当时父皇笑道,“父皇如你这般大时,想做一个将军王,手握兵权,有敌人进犯,就挥刀饮血,叱咤疆场,叫敌人闻风丧胆,太平盛世,就做一个不问世事的闲王,纵情山水,恣意快活,可惜你父皇我没有那个福气。”

    当时,他说他要做将军王。

    父皇摸着他的脑袋笑着,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要想跟父皇一样,首先就要熟读兵书,去战场上历练,各种辛苦,不是你小小年纪能懂得。”

    他不怕辛苦,所以在他中毒搬到镇南侯府住时,外祖父打战,他忍着一身的毒,还硬是跟了去。

    楚北在走神,忽然被清韵给打断。

    她惊吼道,“小心啊!”

    楚北回过神来,赶紧勒紧缰绳。

    马儿扬蹄,差点将两人掀翻在地。

    清韵吓得小脸微白,连连拍着胸口。

    等马儿停下后,楚北跃身而起,朝远处一匹奔驰而来,失控的马车跃去。

    马车跑的很快,随着越来越近,可以听见清晰的叫救命声。

    楚北跃上马背,死死的抓紧缰绳。

    就是这样,那马车也还跑了好一段距离方才停下。

    好吧,是楚北抽出靴子里的匕首,划破的了马的颈脖子,一刀毙命,才阻止马儿继续癫狂的。

    ps:~~o(>_<)o~~

    今天怎么会写的这么晚,差点点就来不及了,哭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