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入微(二更)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入微(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出了里间,卫风过来道,“大夫已经帮那丫鬟接骨了,属下让药铺伙计送她回云麾将军府。”

    若瑶郡主站在一旁,有些忐忑的问,“是我的马车撞的吗?”

    清韵点头,“撞了云麾将军府苏三姑娘的丫鬟。”

    若瑶郡主就有些愧疚了,她也见过有人马车失控,撞到路人,打翻东西的,只觉得那些人很可怜,遭受无妄之灾。

    她拜托杭大夫让伙计去看看有谁受伤了,或是连累别人损失了东西的,让杭大夫代为赔偿,明儿去宁王府找她拿银子。

    若瑶郡主托付,杭大夫哪有不应的。

    而且,他还周到的把马车准备好了。

    清韵陪着若瑶郡主坐马车,楚北独自骑马陪在一旁。

    这里离王府不远,过了一条街就到了。

    航大夫药铺的马车很普通,虽然楚北骑马跟在一旁,但王府守门护卫并未联想到一起,只当他是路过。

    结果楚北和马车一起在王府前停下了。

    再见到车帘掀开,自家郡主钻了出来,守门护卫有些懵了,赶紧过来请安。

    楚北扶着清韵下马车,清韵又扶着若瑶郡主下来。

    脚才刚碰到地面呢,那边一青衫丫鬟跑出来,正是秋霜,见了若瑶郡主,她急道,“郡主,你怎么能把奴婢丢下,独自跑了呢?!还有你这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早上一起出门的,结果走到半倒是,若瑶郡主说落了东西,让秋霜去取,她在前院等她。

    结果等她把东西取来,若瑶郡主早坐马车走了!

    秋霜急的直跳脚。

    当着外人的面,被贴身丫鬟数落,若瑶郡主脸上有些挂不住,尤其方才要不是楚北救她。她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会连累秋霜跟着倒霉的,她后怕道,“马车颠簸。我不小心撞了马车,母妃没生气吧?”

    秋霜气大了,“郡主还知道担心王妃生气呢,知道王妃会生气,还偷偷溜出府去!”

    若瑶郡主给秋霜使眼色。让她给她留点面子。

    秋霜这才罢休,然后道,“本来王妃很生气,不过后来琳琅郡主来了,陪王妃说笑,王妃心情好了很多。”

    若瑶郡主怔了下,“琳琅郡主来,怎么事先都不跟我打声招呼?”

    秋霜就道,“哪里没有打招呼啊,琳琅郡主昨儿给郡主送了请帖来。说是郡主答应她过生辰的时候给她送礼物,她就给郡主一个人送了请帖,结果郡主还放她鸽子,她生气了,特地上门来问罪的,结果郡主却出府了。”

    若瑶郡主望着秋霜,道,“可我昨儿没收到她的请帖啊。”

    秋霜一直跟在若瑶郡主身边,有没有收到请帖,秋霜比她更清楚。秋霜道,“奴婢问过了,东王府确实送了请帖来,最后不知道去哪儿了。昨儿不当郡主有帖子,王爷有,太妃有,宁欣郡主也有,不知道送到谁那里去了,现在琳琅郡主都找上门来了。奴婢也就没去问了。”

    清韵听着,眉头一挑。

    若瑶郡主会去慈云庵,是因为她昨儿下午收到一封夹在请帖里的威胁信,那封信是错送到她手里的。

    应该是送给宁王或者宁太妃的,这样才合乎情理。

    送信给宁王或者宁太妃,还扬言要宁王府名誉扫地,以宁王的性情为人,他做不出来这样的事,那肯定就是宁太妃了。

    她还真有些好奇,宁太妃做了什么事,被人逮住了把柄了?

    正猜测着呢,若瑶郡主就请清韵进王府。

    她声音有些弱,好像没什么底气。

    没办法,沈侧妃的死虽然不是清韵造成的,可是宁欣郡主却是把清韵给恨上了,尤其宁太妃多事,擅做主张,在太后赏赐清韵的冰颜丸里下毒,要毒杀清韵,若瑶郡主虽然不喜欢宁太妃,可人家到底是她祖母,她替她羞愧啊。

    她是真心想请清韵进王府玩的,清韵对她,对王妃都有恩,可是有个讨人厌的祖母,谁知道她还会不会想杀清韵?

    她可是知道宁太妃一心想扶持安郡王登基的,清韵姐姐在祭祀的时候献舞,献出凤凰异象来,那一天,宁太妃回来,可是大发脾气……

    清韵知道若瑶郡主心中所想,虽然她和宁太妃有纠葛,但是她当若瑶郡主是朋友,她笑道,“我就不进去了,你额头上的伤,小心清洗,一会儿我让丫鬟给你送药膏来,不会留疤的。”

    若瑶郡主点头如捣蒜,笑的眉眼弯弯道,“清韵姐姐离我这么近,回头我天天去找你玩。”

    清韵点头,然后楚北扶着她上马。

    等两人骑马走远了,秋霜就扶着若瑶郡主道,“郡主,咱们该回府了。”

    若瑶郡主眉头低敛,道,“去查查,看我的请帖是不是在太妃那儿。”

    “郡主……,”秋霜望着若瑶郡主,眸底带了些纠结。

    她很怕宁太妃,跟她说话,声音都会打颤。

    而且琳琅郡主都找上门来了,没有去找请帖的必要了啊。

    若瑶郡主转身道,“快去!”

    秋霜就点头了,“是。”

    再说清韵和楚北骑马往前走,卫律骑马过来道,“爷,若瑶郡主的马会发狂,是因为眼睛被东西砸瞎了。”

    只知道马发狂是因为眼睛受伤,但是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受伤的,就算知道,也很难找到下手之人。

    上回,清韵还觉得是她连累了若瑶郡主,如今看来,想要若瑶郡主的命的人也不少啊。

    卫律禀告完,就退下了。

    清韵瞥头看着楚北道,“相公,你还记得那天,那张送到宁王府守门护卫手里,却被赵院使家总管抢回去的请帖吗?”

    楚北轻点头,眸光深邃的望着清韵,“你怀疑那封威胁信和赵院使有关?”

    清韵摇头,“不是赵院使,是程老夫人,我还记得祖母说的,程大夫是突然暴毙身亡,程家药铺一夜之间破败,程夫人和尚在襁褓中的儿子消失不见了,大家都以为他们死了,你说会不会是被人……?”

    清韵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她怀疑是被人灭口的。

    她觉得她猜测完全站的住脚,正因为知道了宁太妃的秘密,所以被宁太妃灭口,只是他们大难不死,远遁他乡。

    谁想到不孝孙儿能惹事啊,程老夫人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孙子被斩首示众吧,只能铤而走险回京。

    要说过了三十多年了,程老夫人不说自己的身份,怕是走在大街上,也没人能认出她来。

    可惜,她得罪的人和刑部关系太大,赵院使就是帮忙走后门,都没把握救她孙儿。

    逼不得已,她只能想到宁太妃了。

    刑部右侍郎是兴国公的心腹,只要宁太妃一句话,刑部右侍郎还能不网开一面?

    只是拿三十多年前的隐秘来威胁宁太妃,难免会引来再一次的灭口,估计还会牵连赵院使。

    所以赵院使才会那么着急,让总管来找程老夫人,把她带回府。

    清韵将猜测说出来,然后望着楚北,想听听他的意思。

    楚北看着她,笑道,“观察入微,分析合理,刑部不少官员都没有娘子你这样的观察力。”

    清韵两眼一翻,她在说正事呢,好吧,不算正事,她的正事是筹办乔迁新居宴,但也不能这样打趣她吧?

    她努了鼻子道,“你就不想知道点宁太妃的把柄?”

    好吧,她知道楚北不是那么喜欢八卦的人,但是宁太妃和她的仇,可没有化解呢,她记着,宁太妃也不会忘记。

    要是能逮着她的把柄,怎么也能让她安分点吧?

    看着清韵一脸八卦神情,眸光坚定,势要挖出把柄来的模样,楚北忍不住捏着她鼻尖道,“卫风已经去赵院使府查探了。”

    清韵,“……。”

    默默的望向远处,清韵再不说话了,楚北的暗卫太自觉了,都不用吩咐,就知道办事,太省心了。

    已经到王府前了,楚北下了马之后,然后扶清韵下来。

    几日没来,王府变化不小。

    首先奇花异草多了,丫鬟小厮也多了。

    看着那些丫鬟和小厮,清韵就忍不住想起了想方设法要混到她身边的许姑娘,也不知道这个丫鬟小厮可不可靠。

    不过谁家府邸没几个不可靠的丫鬟呢,不是心怀不轨来的,就是被人收买通风报信的,根本就无可避免。

    只要不近身伺候,就翻不起浪花来。

    听丫鬟说清韵和楚北来了,蒋妈妈赶紧带着秋荷和香兰过来伺候。

    这会儿时辰不早了,蒋妈妈道,“王爷和王妃可是在府里用饭?”

    在王府里,大家都早早的改口叫王爷王妃了,王府之外,大家依然喊他们大皇子、大皇子妃。

    清韵还不怎么饿,楚北就道,“下去准备吧。”

    蒋妈妈就赶紧吩咐香兰。

    楚北和清韵往前走,她的陪嫁都送来了,还有准备的床啊什么的,都安置好了。

    房间布置的很漂亮,清韵都有一种干脆不回宫了,就在这里住的想法。

    清韵这里看看,那里瞅瞅。

    那边卫驰捧了个锦盒进来,清韵手里拿着玉如意看着他。

    楚北喊她过去,清韵将玉如意放下,走了过来,问道,“这是什么?”

    楚北笑道,“这是王府布局图,有了它,就不用顶着烈日到处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