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烟火(二更合一)

第三百五十七章 烟火(二更合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转眼,就到了乔迁新居的日子。

    一大清早,天才麻麻亮,清韵就被丫鬟从床上挖了起来。

    洗漱打扮,匆匆忙用了些早膳,顾不得给太后和皇后请安,就坐马车出了宫。

    从出寝殿起,她手里就拎着一个大金壶,里面还只装了半壶水。

    风水中有“水主财”的说法,为了保证乔迁新居后,财运不断,所以要从以前的住处拎半壶水到新家,然后从新家井里添上水,烧水煮茶。

    这还只是第一步呢,到了新府邸,还得燃放鞭炮,吹唢呐,然后才把东西搬进府里。

    当然了,搬的都是些小件,就是清韵和楚北惯常用的,不多,就两个大箱子,象征性的意思下,要是所有东西都今天搬……就是到夜里,估计也忙不完。

    等东西抬进府,接着就是祭拜新居宅神,还是在大门口祭拜,土地神方位,敬八份黄纸,寿金八个,寓意八卦方位,四面八方……

    古人迷信重规矩,皇上又点名了乔迁新居宴要办好,所以都不能省了。

    大门前,还放了一对开运富贵竹,竹子上还挂着红绸。

    放一对竹子的寓意很明显,步步高升。

    常言道,花开富贵,竹报平安,竹子管理粗放,病虫害少,容易栽培,象征着大吉大利。

    等过了今天,这一对竹子还要移栽进府,小心打理,竹林越茂盛,越代表王府前程似锦。

    除了这些习俗之外,还有开门后,进王府的第一个客人,是个六岁或者八岁的小男孩。

    寓意很显然,希望住在王府的一对新人,早日添男丁,开枝散叶。

    就为了这个习俗。若瑶郡主早早的到了王府前,一直没有靠近,等得她心急的很啊,她堂堂郡主还没有在谁的府邸前等这么久呢。

    等第一个客人进府之后。若瑶郡主方才迈步。

    这时,那边一驾马车过来。

    马车还未停下,马车帘子就被一双芊芊柔胰给掀开,露出一张清秀婉丽的面庞来。

    正是东王府琳琅郡主。

    马车停下后,丫鬟上前扶她下马车。

    琳琅郡主见到若瑶郡主。她忍不住拿帕子捂嘴笑了,“前儿我就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果不其然吧。”

    清韵早瞧见若瑶郡主了,她只是点头一笑,这会儿才迈步下台阶,道,“你们两个怎么来的这么早?”

    今儿宾客多,就他和楚北,怎么也招呼不过来。

    清韵就请若瑶郡主和琳琅郡主帮忙。

    至于楚北。帮他忙的人就太多了,逸郡王、明郡王、东王世子、楚家几位少爷……

    若瑶郡主看着清韵,就走到她身侧,挽着她胳膊道,“昨晚,我可是兴奋到半夜才睡着呢,想想以后我们就比邻而居了,我就高兴,就连母妃都羡慕我呢,当初她想跟皇后比邻而居。没能如愿,最后便宜我了。”

    琳琅郡主艳羡不已,见不得若瑶郡主太高兴了,她泼冷水道。“比邻而居自然是好了,可你又不是一辈子都住在宁王府。”

    况且还有凤凰异象,这府邸大皇子和大皇子妃是住不长久的。

    虽然今儿是乔迁之喜,但是谁都知道搬出皇宫还封王的皇子再搬回皇宫,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册封为太子了。

    这可是比乔迁之喜更值得高兴呢。

    被琳琅郡主打趣。若瑶郡主脸红如霞,加上那边明郡王又骑马过来,若瑶郡主就更脸红了。

    虽然她和明郡王还没有正式定亲,但是宁王妃和瑾淑县主的意思不当她明白,明郡王也明白。

    两人眸光对上,然后都各自望向远处,好像生怕外人看出端倪来似地。

    清韵看了眼她,又瞥了眼明郡王,见两人刻意避嫌,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

    正要笑呢,若瑶郡主已经拉着她上台阶进府了。

    迈步进王府大门,然后若瑶郡主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冷。”

    琳琅郡主看着地上好些冰炉,从王府大门,一直往前,都看不到头,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冰炉,得要多少冰块啊……。”

    要知道炎炎烈日,冰块极其珍贵呢,一大冰块要二两银子,还不一定买得到。

    就她一天的份例,也不过是两大冰块,宸王府居然设了这么多冰块,这也太奢侈了吧?

    清韵也有些凉,不过不是没法忍受的那种,她笑道,“太阳才升起来不久,等过一会儿就不冷了。”

    若瑶郡主点头,然后指着地上的冰炉,望着清韵道,“冰块昂贵,这都不知道有多少冰块了,办个宴会,光是冰块,只怕都花去了上千两的银子,如此奢侈,会遭到御史台弹劾的,清韵姐姐,我看你还是把冰炉撤掉几个吧?”

    若瑶郡主是好心,清韵很清楚,她点头笑道,“放心吧,不碍事的。”

    琳琅郡主也觉得还是低调些好。

    青莺忍不住捂嘴笑道,“两位郡主放心,这些冰块,王妃连二两银子都没花到

    若瑶郡主不信,怎么可能呢,这么多冰块,没有一千两银子绝对买不来,难道宸王府有大冰窖?

    这倒是可能,只是这天这么热,往后用冰的地方还多着呢,实在没必要如此铺张浪费。

    只是清韵办宴会,丫鬟也没觉得奢侈,她们再提奢侈,就大煞风景了。

    不止若瑶郡主和琳琅郡主觉得奢侈,几乎每一个来参加宴会的都在心底啧啧惊叹,哪有这样办宴会的啊?

    明明是炎炎烈日,能把人热晕过去的天气,进了王府,却有一种春日融融的感觉,清爽舒适。

    镇南侯来了王府后,把楚北叫到一旁道,“办个宴会而已,怎能如此铺张浪费?”

    楚北无奈道,“清韵原不打算办宴会,是父皇说要大办。还要办好,办成这样,还是因为时间紧迫,不然还不知道会办成什么样。至于浪费,在用冰块上是过于浪费了,但是要说钱,倒是没有,这些冰块都是她自己弄的。”

    镇南侯听得怔住。“这些冰块都是她弄的?”

    语气里满是不信,这怎么可能呢?

    楚北点头,“我亲眼所见。”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说他也不会信啊。

    为此,他还输了清韵一个许诺呢,还不知道她将来会提什么要求。

    昨天,清韵在王府药房忙了一天,骑马回宫时,她直接在他怀里累的睡着了。

    他是抱着她一路回的寝宫,到了寝宫。丫鬟的请安声把她惊醒了。

    她赶紧下来,结果急了,从衣裳里掉出来一小药包,她赶紧捡了起来,就像是丢了什么宝贝似的。

    他知道,那药包里装的就是清韵忙活了一天的东西,而且很多。

    他敛眉道,“那是什么,有那么重要吗?”

    清韵扬了扬手里的药包,笑道。“要说重要,得看情况,但是它的威力超乎你的想象。”

    她这么说,楚北就来兴致了。什么东西的威力超乎他想象,他认定清韵是夸大其词。

    清韵也不与他争辩,回屋之后,她倒了杯茶,递给楚北,道。“你能把这杯茶弄成冰吗?”

    楚北摇头,虽然可以用内力,但是要弄成冰,太困难了。

    清韵就笑了,“我能。”

    楚北看着她,他知道清韵不会无缘无故提冰块的,他指着她手里的小药包道,“你是指它能行?”

    清韵把玩着手里的小药包,道,“你不相信?”

    楚北只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不相信啊。

    清韵就知道他不信,她笑道,“不信,我们打个赌如何?”

    楚北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问道,“什么赌?”

    清韵笑道,“赌一个许诺,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我输了,我也答应你一个要求。”

    楚北望着清韵,眸光洋溢着兴致,兴味十足,“这么听着,好像我稳输了?”

    “敢不敢赌?”清韵激将他道。

    楚北凤眸夹笑,“有何不敢?”

    然后,他就看清韵拿了一个大碗来,倒上清水,然后把茶盏放在里面,再把小药包里的粉末倒进去。

    过了片刻,她把茶盏盖打开。

    满满一杯的清茶,就凝结成冰了,快的超乎他想象。

    就这样,他输了清韵一个许诺。

    他问清韵要他许诺什么,清韵说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会找他兑现承诺的,只要他能做到,就不得拒绝。

    听楚北说一个小药包,就能让一盏热茶很快就凝结成冰,镇南侯怎么也不信,可楚北从来不骗他,再者这么多的冰块,也没法解释啊。

    镇南侯选择了相信,但是那药粉,他要了一些,说是拿回去亲自试验。

    满朝文武,携带家眷来道贺。

    清韵和若瑶郡主,还有琳琅郡主陪着她们游园赏花,欣赏王府精致。

    太阳虽然大,但是花园有不少冰炉,并不热,大家兴致都很高。

    这会儿离用宴席还早,大家闺秀们玩到一处,投壶、扑蝶、猜枚、吟诗抚琴,玩的是不亦乐乎。

    她们是许久没有痛痛快快的玩了。

    至于那些贵夫人,则坐在凉亭看大家闺秀们玩,聊着天,觉得闷的,就去搓麻将,倒不用人陪着。

    清韵虽然是王妃了,但是和那些贵夫人,还真聊不到一块儿去,她更喜欢看那些大家闺秀玩游戏。

    若瑶郡主和她们玩的很疯,不知道怎么了,就被人推着过来了。

    她走到清韵跟前,道,“清韵姐姐,她们让我来问你,还有没有新的有趣的游戏?”

    清韵瞬间头大了,她就知道她办宴会,大家会好奇有没有新的游戏玩,可她哪里知道那么多有趣的游戏啊?

    清韵笑道,“我想到的游戏,上次侯府宴会都拿出来玩了,至于其他的游戏,倒也有,不过都极其的考验人的胆量,并不合适在今天玩。”

    琳琅郡主一听。就来了兴致了,问道,“什么游戏,考验人的胆量?”

    清韵伸手一指。

    众人随着她的手望向远处。只见远处碧波粼粼,有几只飞鸟。

    若瑶郡主呐呐声道,“不会是让我们抓鸟儿吧?”

    清韵扑哧一笑,道,“没有那么难。我说的考验胆量是用一上一下两根铁链横贯湖面,让大家过湖。”

    清韵说着,大家在脑子里自动脑补两根铁链,然后借着两根淡薄的铁链过湖,一个个想着就摇头如波浪鼓了。

    太吓人了,万一摔湖里去了可怎么办?

    “这也太吓人了,”若瑶郡主连连摇头。

    清韵笑道,“其实这还不算吓人的,在两座陡峭山峰间,有铁链桥。让大家走,看着下面,还会头晕目眩,不过,不论怎么危险,总会确保大家安全的。”

    就这样,大家闺门们还是连连摇头,说可怕。

    倒是琳琅郡主道,“我觉得有趣啊,倒是可以试一试。就当是练练胆量。”

    一群大家闺秀看琳琅郡主就跟看怪物似地,不过想到她连死都不怕,兴国公府大少爷不答应退亲她连跳湖自尽这样的事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能吓得住她的?

    见大家吓住了。清韵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青莺很有眼色,让丫鬟端茶水来。

    大家玩了好一会儿,也都有些口渴了,尤其能喝的东西很多,除了茶水,还有酸梅汤。绿豆汤……

    尤其是酸梅汤里,还放了冰块,冰块里还有花瓣。

    冰块含在嘴里,还有酸酸甜甜的味道,就跟吃糖果一般。

    解渴之后,大家又玩开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很快就临近正午了。

    喜鹊过来道,“王妃,大厨房将饭菜准备妥了,问是不是可以开宴了?”

    清韵抬眸看了眼天,都这会儿了,还没有听见公鸭嗓音喊皇上驾到,皇上应该不会来了。

    她点头道,“去准备下,半盏茶后开宴。”

    喜鹊下去准备,清韵则找若瑶郡主和琳琅郡主。

    她很快就在人群里瞧见了琳琅郡主,但是若瑶郡主迟迟没有找到,便问道,“若瑶郡主在哪儿?”

    绿儿就道,“王妃忘记了,之前若瑶郡主不小心把酸梅汤洒在了裙裳上,她回府换衣裳去了,说是一会儿就回来……。”

    绿儿还没有说完,青莺就打断打算她道,“那都是半个时辰以前的事了,都够若瑶郡主回府换两身衣裳了。”

    绿儿轻吐舌头,“奴婢去找。”

    清韵则招呼她们入席。

    很快,大家就落座了,绿儿过来道,“王妃,没有找到若瑶郡主,奴婢去问了,若瑶郡主走了后,就没有再回来,怕是宁王府有事耽搁了,奴婢要不要去宁王府找她?”

    找她也来不及了,总不好让这么多人等她一个吧,清韵思岑着怎么办好,外面就有公鸭嗓音传来,“皇上驾到!”

    清韵,“……。”

    听到皇上驾到,刚坐下的贵夫人和大家闺秀都望着清韵了,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饭菜都端上桌了,还冒着腾腾热气,这会儿出去迎接皇上,回来饭菜肯定凉了……

    清韵哭笑不得,皇上,你是掐着点来的吧?

    那些贵夫人要去迎接皇上,清韵连忙道,“你们先吃着,我去迎接皇上。”

    一群贵夫人,“……。”

    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时,清韵已经拜托琳琅郡主帮她招呼宾客,她则风风火火的往外走。

    王府门前,皇上的銮驾缓缓停下。

    除了皇上,还有皇后和云贵妃都来了。

    他们迈步上台阶时,王府守门护卫赶紧跪下行礼,可是却没有瞧见楚北和清韵。

    这就有些失礼了,云贵妃逮着机会道,“宸王和宸王妃呢,怎么还不来接驾?”

    守门护卫摇头,他们不知道。

    云贵妃就望着皇上了,“皇上,您看看,您辛苦出宫来参加大皇子和大皇子妃的乔迁新居宴,他们居然不出来迎接,文武百官都在里面瞧着呢,都是成了亲的人了,这也太不懂事了吧?”

    听云贵妃数落清韵和楚北不懂事,皇后眉头微皱,有些不悦,今儿是清韵和宸儿乔迁之喜,她却来挑刺,都说了不要她跟着,偏要跟来,皇后有些恼了皇上了,她道,“我就说不来吧,今儿王府宾客多,宸儿和清韵两个应付他们都难了,再分身来接驾,怕是要忙的晕头转向了。”

    听皇后替楚北和清韵解围,皇上笑道,“朕知道他们忙,朕又没有怪罪他们,皇后怎么怨怪朕起来了,先进府吧。”

    说着,皇上就率先迈步进了王府。

    虽然一门之隔,可王府里比王府外就凉爽多了。

    皇上看着那些冰炉,然后云贵妃又不满了,指责清韵和楚北太铺张浪费了。

    这一回,皇后也不知道怎么帮他们解围了,这确实过于铺张了。

    一路往前走,大家的注意力就在那些冰炉上。

    倒是孙公公,抬手指着远处道,“皇上,大皇子妃出嫁前,侯府办的宴会就别出心裁,您又吩咐她用心办乔迁新居宴,她岂敢马虎,这冰块就细致周到,还有皇上,您看,那冲天的烟火,一看就非比寻常,是花了心思的。”

    皇上抬眸看着,也啧啧点头,“瞧这架势,还算不错。”

    刚说完呢,然后就有喊叫声传来,“走火了!”

    皇上,“……。”

    孙公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