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把柄(一更)

第三百五十九章 把柄(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乔迁之日,观景楼被烧,浓烟冲天,整个京都的人都瞧见了。

    太后也不例外。

    尤其宸王府离皇宫很近,加上刮得又是东北风,宫里都能闻得见刺鼻的烟味,看着那漆黑浓烟,太后眉头皱的紧紧的,难掩一抹怒意。

    她甩了凤袍进殿,道,“传兴国公来见哀家!”

    太后传召,公公不敢耽搁,赶紧出宫宣召。

    兴国公火急火燎的进宫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一进来,就听太后质问道,“宸王府观景楼被烧,是怎么回事?”

    太后问的不算直白,但是那带了怒意的声音,很显然,她是在怀疑兴国公。

    兴国公也知道,宸王府走水,不少人怀疑是他和安郡王派人做的,就是他看着宸王府冒出来的浓烟,他也怀疑是安郡王动的手,可是并不是啊。

    被别人怀疑倒也罢了,太后怀疑他,还带了些怒意,兴国公就心底不舒坦了,就算他放了火,那也是为了安郡王,他忍不住道,“宸王府为什么走水,我也很好奇,但不是我和安郡王放的火,太后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兴国公都这么说了,太后就打消了对他的怀疑,因为她也不信,兴国公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因为宸王府出什么事,大家首先怀疑的就是他和安郡王了。

    只是火不是兴国公放的,那观景楼为什么会被烧?

    “难道是北晋或者是南楚派人放的火?”太后眸光泛着冷光。

    兴国公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怀疑的,北晋和南楚对我大锦一直虎视眈眈,又知道咱们和大皇子水火不容,他们派人烧宸王府观景楼,不会有人怀疑他们,只会怀疑是我和安郡王,倒是替人背了黑锅了,不过……。”

    兴国公声音带了怒气,眸光狠辣。【ㄨ】停顿不语。

    太后望着他,问道,“不过什么?”

    兴国公深呼一口气,道。“乔迁之日,府邸走水的不是没有,并非有人故意纵火,也有可能是天象示警,再待在宸王府会有大灾。这事得找钦天监询问,如果真的是天象示警,皇上肯定会给大皇子另赐府邸,我们倒是可以借此机会,让大皇子搬去封地,但不是湖州。”

    太后听着,若有所思起来。

    她懂兴国公的意思,只是上回安郡王和逸郡王都要娶清韵,宁太妃已经出过让钦天监说她是祸水的主意了,还被皇上给逮住了。那时候她的脸面就挂不住了,尤其现在皇上还让清韵关心她身子骨,她故技重施,且不说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蒙骗的过皇上,万一再像上回,被皇上逮住了怎么办?

    太后并不赞同这样做。

    兴国公知道她的顾忌,他道,“可是除了这办法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大皇子留在京都。对安郡王威胁太大,他搬去封地,安郡王还有五成希望,他若是留在京都。怕是一成都难有,太后,你当真希望皇储之位落入大皇子之手吗?”

    太后犹豫不决的心,听到这话,瞬间就定下了,她道。“办事稳妥些,别给我出什么纰漏。”

    兴国公点头,然后忙去了。

    半个时辰后,兴国公就又回来了,这一次来,他是满脸带笑,一看就是有大好事。

    太后望着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兴国公摆手,让大殿内其他人退出去,然后才道,“太后,方才我去找钦天监施大人,正商议着,孙公公就来了,我就在屋子里躲起来,正巧听到孙公公传皇上密诏。”

    “什么密诏?”太后问道。

    兴国公就笑道,“孙公公说宸王府观景楼走水一事,过于离奇,王府有暗卫把守,并未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就算是有人纵火,也不可能那么快就火势蔓延到没法控制的地步,皇上怀疑是上天示警,让钦天监测算,如果宸王府当真不合适大皇子住,能化解尽量想办法化解,如果不能,就再给大皇子另外挑一个府邸,还有,让钦天监说,湖州乃积福之地,让大皇子搬去湖州府邸住半年,以避灾祸,具体该怎么说对大皇子好,施大人就看着办吧。”

    听兴国公禀告偷听到的事,太后眉头皱的紧紧的,她没想到皇上居然也偷偷吩咐钦天监作假。

    她一直不赞同湖州作为大皇子的封地,皇上这是想借此机会把这事给坐实了啊!

    他不照样弄虚作假,上回还指责她,太后越想越生气,然后望着兴国公道,“然后呢?”

    要是没有然后,兴国公不可能那么高兴。

    兴国公满脸笑容,瘪都瘪不住,他道,“孙公公禀告完,施大人不敢答复,孙公公就有些生气了,说是皇上密旨,不得违逆,施大人对他挤眉弄眼,孙公公还以为他眼睛出了问题,还说如果

    太医院的太医治不好,他可以帮着求求大皇子妃……。”

    施大人当时都急出来满头大汗了,偏偏孙公公只逼他答应,没看懂他使得眼色。

    反倒是兴国公从屏风后一边咳嗽一边走出来。

    当时孙公公瞧见他,一双眼睛瞪的有铜铃那么大,就见活见了鬼一般。

    就连声音都有些打颤了,“兴,兴国公,你怎么在这里?”

    兴国公撇了他,冷不丁一笑道,“逆孙和东王府琳琅郡主退了亲,总要娶媳妇,国公府替他物色了个姑娘,我来找施大人测算八字是否相合,倒是没想到皇上对宸王府观景楼被烧如此关心。”

    孙公公脸色刷白,眼神闪乱,有些不知所措。

    兴国公迈步要走,孙公公还拦下他,试图说服他,甚至贿赂他,让他别把这事透露给太后知道,他担心太后和皇上关系会闹僵。

    可是兴国公是什么人,会是孙公公两句软话就说服的通的吗?

    他袖子一甩,就出了钦天监,来永宁宫了,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太后。

    这是皇上的把柄啊,连皇上都让钦天监作假了,那他们让钦天监作假,皇上还有什么立场责怪他们?

    他们甚至能以此为把柄要挟皇上收回将湖州作为大皇子封地的圣旨,之前苦求而不得的事,这会儿倒是迎刃而解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兴国公很高兴,孙公公也很高兴。

    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冷眼望着施大人,一脸这事要是闹大,太后找皇上麻烦,皇上生我的气,有你施大人好果子吃!

    施大人吓得跪倒在地,连连认错道,“孙公公息怒,兴国公在屋子里的事,我已经提醒您了,只是您没在意,我也不好明说……。”

    孙公公气很大,“兴国公和施大人再商议什么事呢,我来宣读皇上圣旨,竟然躲起来,是不是再商议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施大人连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孙公公轻哼一声,他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施大人只好道,“兴国公确实是来给兴国公府大少爷和议亲姑娘测算八字的,而且那议亲姑娘还是宁王府宁欣郡主,当然了,宸王府今儿乔迁,观景楼却失火了,兴国公也很担心,他询问我是不是大皇子和宸王府八字相冲,只是话还没有说完,您就来了……。”

    孙公公凝眸望着施大人,看的施大人额头上冷汗直冒,就像是在烈日下暴晒了几个时辰一般。

    施大人颤抖着声音求孙公公帮他在皇上面前说两句好话,怎么也别让皇上认为他和兴国公是一伙的……

    孙公公扶他起来,施大人还有些受宠若惊,道,“是我大意了,没料到兴国公在屋子里,现在事已至此,兴国公肯定会告诉太后,太后肯定会和皇上闹起来,他们吵起来,不只是你,我也要遭殃,现在只能想办法补救了,施大人也知道,皇上是慧净大师的俗家弟子,在测算占卜方面,皇上也略懂一二,湖州是风水宝地,历年来都是风调雨顺,皇上心疼儿子,才将湖州作为他的封地,让他去湖州避祸,如今瞧来,湖州是绝不可能再作为大皇子的封地了,观景楼被烧在皇宫西南方向,那大皇子的封地最好在东北方向,那里最好的封地是献老王爷的,他的封地没人敢打主意,尽量安排近一些,便于大皇子回京,这么点小事,施大人不会为难吧?”

    施大人连连点头,“不为难,一点都不为难。”

    孙公公听他答应了,这才面露苦色,他不敢回御书房了,他一不留神,让皇上的密旨被兴国公知道了,办事不利啊。

    施大人好说歹说,劝孙公公走。

    孙公公硬着头皮回了御书房。

    如他所料,兴国公把皇上让施大人作假的事禀告太后了,太后一气之下,就来御书房找皇上质问了。

    孙公公宣读密旨,被兴国公逮了个正着,皇上恼孙公公恼的牙根痒痒,却无可辩驳。

    太后倒也没有揪着此事不放,毕竟这事闹大了,皇上脸面上不好看,有辱皇家威严。

    但是这事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太后道,“皇上收回把湖州作为大皇子封地的圣旨,这事哀家可以不追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