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算计(二更)

第三百六十三章 算计(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皇上信任父王,皇后和母妃情同姐妹,皇上也疼爱她。

    皇上不会杀父王,若瑶很肯定。

    她抬眸望着清韵道,“清韵姐姐,你说的话,我都知道,可是这事除了你我之外,还有人知道,甚至威胁上门了,我不敢把信给太妃看,更不敢告诉父王母妃,万一王府没有答应他,他将这事公诸于众,到那时候该怎么办?”

    她不敢想象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父王会生不如死的,她不想看到父王难过。

    若瑶郡主没有注意到清韵说找赵院使证实,她以为清韵证实的是宁王不足月就早产的事。

    清韵宽慰她道,“宁太妃的事过去三十多年了,到今天才有人来威胁,说明那人也顾忌宁王府的权势,她约太妃见面,虽然信到了你手里,但你是宁王府郡主,威胁你也一样,但是那人却没有去,说明她权衡再三,还是胆怯了,她没有胆量捅出这个秘密。”

    若瑶郡主连连点头,认同清韵的话。

    其实她一直在自我安慰,让自己忘记这事,只是她说服不了自己,现在清韵说服她,她认定清韵说的都是真的。

    心稍稍放开,脸色就好转了许多。

    清韵见了,眸光动了下,在心底轻叹一声,问道,“能和我说说秋霜的事吗?”

    刚问完,若瑶郡主的脸唰的一下又白了。

    清韵有些愧疚,她不应该在若瑶郡主伤口上撒盐的,但是她必须要知道,有些话,她可以说出来哄骗若瑶郡主,却骗不了自己。

    若瑶郡主咬着唇瓣,低敛了眉头,眼泪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连宁太妃未婚先孕的事她都和清韵说了,秋霜的死,她怎么可能不说?

    她道。“前儿,我衣裳弄脏了,秋霜要帮我拿衣裳来,我不好意思在王府换衣裳。执意要回府,天气炎热,秋霜怕我累着了,就让我在王府外院等候,她去给我拿衣裳。我等了一会儿,就见兴国公来找太妃,他经常来王府,和太妃接触最多的男人就是他了,我有些怀疑……所以就偷偷跟了上去,他没有去太妃的院子,而是去了梨花院,太妃在那里等她,四下无人,我躲起来偷听。他们也没发现,许是我盯着他们太明显了,被兴国公发现了,他猛然望过来,我吓了一跳,不小心踩断了一根树枝,兴国公就朝我走过来……。”

    当时,她吓得心都差点跳停了。

    要是被兴国公和太妃知道她偷听,还偷看到兴国公扶着她,还夸她皮肤好。会灭了她的。

    她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那边秋霜从一棵大树后面站了起来,朝远跑去。

    她知道,秋霜是为了保住她不被兴国公发现。故意引开兴国公的。

    兴国公就追了上去,宁太妃也走了。

    她背脊湿透的从小道回了住处,受了这么一通惊吓,她实在没心情再去参加清韵和楚北的乔迁新居宴,她更关心秋霜什么时候回来。

    兴国公是将军,他去抓秋霜。她根本逃不掉。

    她期盼秋霜能侥幸逃过一劫,可她等了一个时辰都没有等到她。

    秋霜是她贴身丫鬟,她不见了,她可以理直气壮的让丫鬟去找她。

    找了一个多时辰,丫鬟回来禀告她,秋霜死了。

    是溺水而亡。

    得知这消息时,若不是丫鬟扶着,她估计会吓得瘫软在地。

    若瑶郡主很自责,她不应该好奇,去跟踪兴国公,不然秋霜就不会为了护她丢了性命。

    而清韵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兴国公身上。

    兴国公和太后是亲兄妹,宁太妃是太后的表妹,那自然就是兴国公的表妹了?

    表哥表妹,在古代是经常联姻的啊。

    因为表妹久居深闺,很难见到外男,表哥是亲戚,时常往来,一来二去就容易对上眼……

    难道宁王是兴国公和宁太妃所出?

    她呢喃出声,若瑶郡主道,“不可能!”

    清韵望着她,若瑶郡主就道,“兴国公和父王走的不近,父王一点都不喜欢他,兴国公也不喜欢父王,哪有儿子和父亲互相厌恶的?再说了,兴国公还打算让兴国公府大少爷娶宁欣郡主呢,昨儿亲事都定下了,过不了多久就该办喜宴了,要是父王是兴国公的儿子,那宁欣郡主就是兴国公的孙女了,孙子娶孙女,这怎么行呢?”

    若瑶郡主语气笃定,有些急切的解释。

    有个宁太妃这样的祖母就够她窝火的了,要是再来一个讨人厌的兴国公做祖父,她宁肯死了算了。

    清韵没有说话,如果若瑶郡主说的属实,宁欣郡主会嫁给兴国公府大少爷,那宁王肯定不是兴国公的儿子了。

    只是兴国公和宁太妃……就冲兴国公和宁太妃私会,还杀了秋霜,两人就清白不了。

    只是清韵有些想不通,如果宁王不是兴国公的儿子,那他会是谁的儿子呢?

    难道宁太妃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这很有可能啊,未婚先孕就算了,还怀着肚子嫁给先皇……

    想到这里,清韵脑子里灵光一闪,她猛然抬头。

    然后,吓了若瑶郡主一大跳,她望着清韵,担忧道,“怎么了?”

    清韵讪笑一声,摇头道,“没什么。”

    她想多了,她怎么会觉得兴国公和宁太妃狼狈为奸,算计太后,偷换太子呢?

    可要是这么想,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过世的先太子是宁太妃和兴国公的儿子,宁王才是太子,偷换了儿子,结果没坐上皇位就罢了,还搭上了性命,恨宁王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疼他呢?

    也正因为宁王不是兴国公和宁太妃的儿子,所以宁欣郡主不是他孙子,嫁给兴国公府大少爷没有关系。

    也正因为是血亲兄弟,所以皇上和宁王才关系那么好。

    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但是太后呢……

    宁太妃处处以她马首是瞻,最后却被宁太妃算计了,这可能吗?

    她不信太后是那么糊涂好被算计的。

    为了个假儿子,假孙子,逼迫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子,她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清韵晃晃脑袋,把这个想法抛诸脑后。

    正巧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雪雁在屋外道,“郡主,你和宸王妃话说完了吗,王妃让你别耽误宸王妃和宸王进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