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奇葩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奇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没辄,楚北只能再进宫一趟了。

    清韵闲的没事,也跟了去。

    去的也巧,两人坐马车刚到皇宫门前,就瞧见了逸郡王和被揍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眸底火花噼里啪啦直烧的宣王世子。

    不但揍了,而且是下了狠手的。

    再见他,皮肤白皙,脸色红润。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哪怕宣王世子无凭无据上门质问,不占理,但就凭他弱,别人就偏向他三分了,更何况,大家原就怀疑夜明珠被盗是他干的。

    看见逸郡王,楚北额头皱着,逸郡王撇嘴,有些气弱道,“别这么看着我,你叮嘱的话,我没当成耳旁风,我是忍无可忍才揍他的。”

    楚北没有说话,他看逸郡王的眼神,明显带着怀疑,他怀疑逸郡王是不是真记得他叮嘱的话。

    逸郡王知道就凭他揍了宣王世子,楚北不信他还记得,也情有可原,但是现在人也揍了,他后悔当时没再忍一忍也没用了,更何况,他就没后悔。

    “就凭他认定是我偷了夜明珠,说我有爹生没娘养,我没废他两条胳膊,已经是看在你千叮呤万嘱咐的份上了,”逸郡王捏了拳头道。

    本来楚北还想说一句小不忍则乱大谋,听到那句有爹生没娘养,他就道,“夜明珠的事且不论,如果宣王世子不给你道歉,你就当着皇上的面废他一条胳膊吧。”

    楚北说着,清韵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逸郡王的怒气就消了大半了,他笑道,“其实我更想踹他进牛粪的,可惜找了半天都没有,我还真想带一坨牛粪进御书房。”

    清韵额头有黑线了,逸郡王的性子还真叫人没法形容,如此凝重的气氛下,他还能说笑自如。

    不过宣王世子挨揍完全是活该。

    当初兴国公府大少爷羞辱楚北。被他一脚踹进牛粪,这还只是羞辱楚北。那句有爹生没娘养,比伤逸郡王更重。

    而且,献王世子是战死沙场的。

    他死后,献王世子妃忧思成疾,没过多久也跟着去了。

    如果不是为了大锦朝,献王世子和世子妃活的好好的,岂容他宣王世子辱骂逸郡王?

    宣王是被北晋扣了。可夜明珠交到他手里时是真的,被人偷走了,窃贼固然可恶,可也是他失职,更何况,还不排除他是监守自盗。

    一个办事不利,一个为国捐躯。

    要是宣王世子辱骂逸郡王,还是逸郡王错了,那那些为大锦江山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们该寒心了。

    在战场上。他们不会再奋不顾身,因为他们死了,他们留下的儿女会被人辱骂有爹生没娘养。还无处申辩。

    不过宣王世子不至于这么说话没分寸,应该是楚北叮嘱了逸郡王。他挑衅,逸郡王不鸟他,才会如此辱骂找揍挨,越是如此,就越显得有问题。

    逸郡王笑完,一夹马肚子,就朝前奔去。

    等马车进宫停下时,早不见他们的人影了。

    楚北是要去御书房的,清韵没有跟去。虽然御书房她也没少去,但是没有皇上传召。她跑去凑热闹,铁定不行啊。

    她只是觉得无趣,顺道进宫给太后请安,刷好感的。

    至于刷好感,可不是仅凭嘴上请安就行的,讨好拍马屁的话,她就不擅长说。

    所以,清韵是带了东西来的。

    喜鹊捧着个托盘紧随其后,托盘上放着一个锦盒。

    前面有公公领路,朝永宁宫走去。

    永宁宫内,太后正在闭眼小憩,丫鬟帮她捏肩膀。

    有公公上前,福身请安道,“太后,宸王妃来给您请安了。”

    太后掀了下眼皮,看了眼窗外,道,“让她进来吧。”

    公公退出去后,清韵这才进殿。

    太后慵懒的斜靠着凤椅上,望着她道,“三日进宫给哀家请一次安就够了,不必天天来。”

    清韵福身请安道,“过不了多久,清韵就会随相公搬去封地住,往后想来给太后请安都难了,皇上那儿……。”

    说到这里,清韵就停了。

    太后明白她的意思,皇上让她好好照看她身子,她不敢不听话。

    太后看见了喜鹊手里端着的托盘,想到她服用的养身丸,太后脸色就温和了些,道,“又给哀家捣鼓药丸了?”

    清韵摇头道,“不是药丸。”

    太后眉头挑了下,有些好奇清韵给她送的是什么了。

    清韵转了身,喜鹊就把托盘交到她手里。

    清韵接过托盘,道,“这是清韵新调制的面膜,敷在脸面,有美白去皱,可以保持肌肤滑腻有弹性。”

    这面膜是清韵给自己捣鼓的,本来她皮肤很好,都不需要涂脂抹粉,但是架不住天气太热了,虽然穿着冰绸,身子凉爽,但是在太阳下多走几圈,皮肤就难免被晒黑一些。

    皮肤越白,就越容易被太阳晒黑。

    就连丫鬟都没少抱怨晒黑了,躲在屋子里不想出门。

    她没事就尝试着面膜,前世她没有做过,可以买现成的方便,但是现在没有,只能自给自足了。

    好在她是学医之人,知道如何调理皮肤,所以制起面膜来也不难。

    听清韵说了一个从未听过的词,还对皮肤好,太后就兴致更高了。

    虽然先皇过世快二十年了,可女人对容颜的注意,那是伴随一辈子的。

    再加上清韵是奉命来照顾她的,她驳了清韵,就等于是驳斥了皇上的孝心。

    太后笑道,“那哀家就试试吧。”

    见太后要试,清韵眸底闪过一抹笑意,她就知道太后不会拒绝,赶紧端着托盘上前。

    先是让丫鬟打了清水来,洗去太后脸上的妆容,再取了一片用绸缎剪成的面膜帮太后贴上。

    冰冰凉凉的,敷在脸上,感觉真不错。

    尤其鼻尖还嗅到一股淡雅清香,煞是好闻。

    帮太后把面膜敷上后,清韵道。“太后,面膜要敷一炷香的时间。”

    太后躺在贵妃榻上。轻嗯了一声。

    清韵就站在一旁,季嬷嬷见她一直站在,端了个小杌子来,她朝她一笑,然后坐下来。

    太后躺着不动,她不说话,没人敢吭声。

    过了大半盏茶的功夫。有个公公进来了。

    走到太后什么,想要说话,又顾及清韵在。

    太后看着他,道,“有话就说吧。”

    那公公就道,“太后,瑾淑县主方才去宁王府了,而且送了不少东西去,像是道贺。”

    “道什么贺?”太后多看了公公一眼。

    公公摇头。他不知道。

    宫外是这样传话回来的,他也不知道宁王府有什么喜事。

    季嬷嬷站在一旁,恍然道。“奴婢想起来了,今儿是宁王寿辰。”

    太后眼神滞了下。摆摆手,那公公就退下了。

    她道,“这么多年,哀家都忘记,今儿是先太子和宁王的生辰了。”

    季嬷嬷看着太后,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以前先太子没有出事,他和宁王都是一同过生辰的。

    后来先太子过世后,宁王就再没有办过寿辰了。好像他从来就没有办过,都是顺带的。

    先太子的死。是太后心底的痛,宁王过寿辰,太后势必会想起先太子,宁太妃懂事,处处顾及太后,就是委屈宁王了。

    清韵坐在一旁,听先太子和宁王是同一天出生,她又忍不住怀疑先太子和宁王是偷梁换柱的了。

    她越想就越觉得这样的可能大。

    她忍不住好奇,问道,“先太子和宁王一天出生的?”

    太后听着,眼神黯淡。

    先太子过世太久了,久的人们都忘记他是哪一天出生的了,还有宁王……这么多年也确实委屈他了,要是他过寿辰,大家也能想起先太子来吧?

    见太后眸光黯淡,清韵有些忐忑,怕触及太后的伤心事了。

    不过太后还是回了她,道,“先太子是和宁王一日出生的,两人前后就隔了半个时辰,如果不是哀家当初生先太子太疼,不小心踹了太妃一脚,让她动了胎气,宁王也不至于早产两个月。”

    听到太后话里的愧疚,清韵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太后这是被人卖了,还在给人数钱呢。

    不过这么说来,宁太妃和太后是在同一个产房生的孩子了?

    那就更有机会偷换孩子了啊。

    清韵想提醒太后一声,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她已经答应若瑶郡主,不拿这事报复宁太妃,而且,太后对宁太妃的信任,从那愧疚的语气就能听出来了,说了也是白说。

    清韵有些走神了。

    直到喜鹊推攘她,她才反应过来,问道,“怎么了?”

    喜鹊脸红着,低声道,“太后再跟你说话呢?”

    清韵脸窘了,太后失笑,“想什么呢?”

    清韵撒了个小谎道,“清韵在想面膜的事,清韵会好多种面膜,打算在离京之前,都制出来,让太后试试效果,看哪个好,等去了边关,让人给太后送来。”

    清韵一番孝心,叫太后动容。

    只是想到之前曾下懿旨要赐死她的事,太后心底有些不是滋味儿。

    清韵能猜到太后再想什么,她问道,“太后方才和我说什么了?”

    太后没有说话,季嬷嬷笑道,“太后想听听宫外的事。”

    清韵眸光闪了下,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啊,这不是绝好的打听机会吗,她忙道,“那我和太后说一个清韵最近听到的奇葩事。”

    好吧,才说了一句话,太后和季嬷嬷都望着她了。

    “奇葩?”季嬷嬷笑问道。

    清韵轻咳一声,赶紧解释道,“奇葩是指非正常人,比如正常是狗咬人,奇葩就是人咬狗。”

    一句话,把太后逗乐了,“说来听听。”

    清韵就道,“相公的封地在雍州,所以清韵对雍州的事多了些关注,这事就发生在雍州。”

    清韵多留了个心眼,万一宁太妃未婚有孕的事她知道,那她接下来说的事就有含沙射影之嫌了,所以悠着点。

    不过就冲太后的愧疚来看,十有八九是蒙在鼓里。

    她继续道,“雍州有个大户,养了两个女儿,一嫡一庶,嫡女出嫁后,两年未有身孕,就有些着急了,想给相公纳妾,好开枝散叶,又怕妾存了私心,不好管教,所以就动了把庶妹给相公做贵妾的心思,哪里知道那庶妹与人有染,还怀了身孕,偏贪慕权势,就带着身孕出嫁了,偏巧那嫡姐在她出嫁没几天,就诊出了喜脉,嫡姐足月生子,庶妹生的是七星子,双喜临门,但是有嫡子在,庶子就没什么前途,那庶妹就动了歪心思,把两人的孩子调换了,一招瞒天过海,瞒过了所有人,本是嫡子,成了庶子不说,还小小年纪,就被那妾室做主,将来放弃应得的家产,只要一间陋铺过日子,还被教养成了假嫡子的跟屁虫,处处以假嫡子马首是瞻,只要他犯错,就会重重责罚,嫡母还会心软,那庶母则严厉万分,但是对假嫡子,庶母却百般疼爱,宠的无法无天,以至于性子顽劣,闯下大祸……。”

    太后听着,问道,“闯了什么祸?”

    清韵临时编故事,有些卡住了,她道,“那假嫡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把家产输光了,一家上下,从富庶之家,沦落街头,那老爷责怪嫡母教子无方,嫡母伤心至极,她性情温婉,贤良淑德,那老爷更是正直无私,人人称颂,两人都不娇惯孩子,却养出来这么个孽障,都不像是他们生的,就因为这一瞬间的念头,那嫡妻就多看了那假嫡子几眼,越看越觉得那假嫡子越不像他们夫妻,反倒有些像是她远房表哥,反倒是那庶子性子像他们……嫡母不敢相信,但他们家道中落,那贵妾没有了图谋,也不装了,就去投奔表哥了,结果被表嫂乱棍打了出来,这事也为大家所知晓。”

    清韵说完,太后问道,“后来呢?”

    “后来那贵妾就不知所踪了,有人说死了,有人说是被表哥当外室养了,没人知道。”

    太后就道,“包藏祸心,害苦了别人,岂会有好下场?”

    季嬷嬷也道,“让人母子分离,还装大度,应该受千刀万剐之刑。”

    清韵笑道,“这还不是最奇葩的呢。”

    季嬷嬷啊了一声,道,“还有更奇葩的?”

    清韵点头,“有啊,这事传开了之后,有把表妹庶妹娶回来做妾室的,都存了警惕之心,结果你猜怎么着,还真有人能对号入座,不过那是一双女儿,嫡女被换成了庶女,不过两个只是被调换了,不是府外带去的孽种,听说雍州出了这事后,极少再有人敢纳表妹庶妹为妾的,就算有,孩子也隔好几岁,毕竟不是没个孩子出生身上都有胎记好辨认,加上丫鬟什么的都还收买,孩子小,不容易辨认,最容易出岔子了。”

    太后听着,她抬起手,从贵妃榻上起来,她取下脸上的面膜。

    眸光有一瞬间的迟疑。

    清韵见了就放心了,她一番话没白说,太后也对号入座了。

    不过,很快,太后就眸光清明了。

    非但清明,还有些欣慰。

    清韵,“……。”

    白费口舌啊!

    算了,一口也吃不出来一个胖子,徐徐图之吧,不管怎么说,至少怀疑的种子是种下了,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回头有事没事再撩拨下,她就不信她宁太妃在太后心底就那么值得信任。

    PS:下一章,再来个伏笔~~~~(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