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世嫁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花灯

第三百六十八章 花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世嫁最新章节!

    伺候太后敷了面膜,又给她留了几片,叮嘱季嬷嬷每天给太后敷一回,清韵就没事了,然后起身告退。

    楚北没让人来找她,应该还在御膳房商议事情,她自然不会去打扰。

    宫里认识的人不多,只剩下皇后那里可以去坐坐了。

    只是昨天进宫请安,皇后说这两日不用去给她请安,应该是身子不适,清韵不便去打扰,所以就漫无目的的在皇宫里转悠。

    走过九曲回廊,穿过茂密树荫,见前面不远处有小桥和凉亭,清韵便迈步走过去。

    还没走到桥边,喜鹊就伸手指着前面道,惊喜道,“王妃,有花灯呢。”

    说完,又好奇道,“今儿又不是花灯节,怎么会有人放花灯呢,还点了蜡烛,就算要放,也该晚上放才对呀。”

    有好几盏花灯,样式很精致,也不知道是谁放的,清韵就迈步上小桥。

    刚走到最高处,就听前面有公鸭嗓音传来,带着怒意道,“好啊!总算让我逮着了,原来是你放的花灯!”

    寻声望去,之见湖畔有人在拉扯。

    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公公,拉扯的是个年纪不算小的嬷嬷。

    那嬷嬷被抓了袖子,努力挣扎,可是那小公公是用了力抓的,嬷嬷根本就挣脱不开。

    清韵站在没动。

    那边又过来一个公公,瞧穿戴应该是个小总管,身侧还跟着个低眉顺眼的小公公。

    见他过来,抓着人的小公公就高呼道,“高公公,我抓到放花灯之人了!”

    看见高公公过来,那嬷嬷挣扎的更厉害了。

    一不留神之下,还真叫她给挣脱了,看见她跑,两个小公公赶紧去追。

    那嬷嬷是朝小桥这边跑的,只是太急了。在上台阶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摔了一跤,又被逮住了。

    而且这一回,那两个公公死死的扣着那嬷嬷,嘴里还放着狠话。

    喜鹊站在一旁,有些替她担心,“不过就是放了两个花灯,怎么看着像是犯了死罪一般?”

    她刚嘀咕完。那边高公公就走了过来。

    正要数落那嬷嬷呢,一抬眼,瞧见清韵站在小桥上看着他们,高公公凌厉的脸色顿时一转,换了笑脸,殷勤备至的迎了上来,给清韵请安。

    清韵看着那嬷嬷,笑道,“不过是放了几盏花灯。有必要抓人这么严重?”

    那公公忙道,“回宸王妃的话,宫里严禁私放花灯。她犯了宫规,理当严惩。而且她放的还不是普通的花灯,那花灯是祭拜亡灵的,去年,也是今天,但是天气没这么热,才下过一场雨,风清气爽,皇上邀请宁王逛御花园,正聊到宁王寿辰。结果就看到了祭拜亡灵的花灯,实在不吉利。皇上当时动了怒,负责这一带的几个公公都挨了板子,可是一直没找到放花灯的人,原以为那人没胆子了,谁想到竟然又放花灯了,若不严惩,万一再冲撞了宫里的贵人,就不妙了。”

    听到公公说那花灯是祭拜亡灵用的,喜鹊身子都哆嗦了下,她方才还想到湖畔,捡一个起来……

    清韵也没想到那花灯是用做祭拜的,也难怪不许人随意放花灯了,这要人人都放花灯祭拜,只怕整条湖都能被花灯晒满了。

    虽然那嬷嬷瞧着可怜,清韵还想替她求个情,但此风确实不可长。

    她转身要走,那嬷嬷就跪下道,“求宸王妃救奴婢一命。”

    清韵脚步顿住,她敛眉了,“救命?”

    不过是放了个花灯,不至于要她得命这么严重吧,最多杖责二十大板,以儆效尤就成了啊。

    那嬷嬷连着求清韵救命,清韵就望着那总管公公了,“放花灯,会要她的命?”

    总管公公点头道,“她私放花灯,去年就冲撞了皇上和宁王,依照宫规,她那时候就该没命了,已经容她多活一年了,宸王妃仁慈,但宫规如此……。”

    其实,说来这嬷嬷与他还有点恩情。

    因为他能得到这差事,还多亏了她,是她去年私放花灯,让前一任总管挨了二十大板,引发旧疾,扛了半年就病故了,要不然这差事还轮不到他呢。

    但是她既然能给上一任总管惹事,就难保不会给他惹祸,有前车之鉴,他不得不防啊。

    好在宸王妃心底良善,不然他今儿是难免受罚了。

    清韵还真不忍心好好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而且在她看来,放花灯真的不是什么大错,挨板子就算了,要她得命就太严重了。

    她看了那嬷嬷一眼,道,“放了她吧。”

    总管公公听得一愣,“宸王妃,这……。”

    清韵望着他,语气平淡道,“不行吗?”

    总管公公吓了一跳,连连点头,“行的,宸王妃给她求情,奴才怎么敢不放人。”

    说完,赶紧给那两个抓人的公公摆手,让他们放人。

    宸王妃那不是一般人啊,祭天是献舞献出凤凰异象来,大家都说她会是未来的皇后,将来这个皇宫都是她做主,放个丫鬟多大点事啊,就是皇上在,她替嬷嬷求情,皇上估计都会饶了她,何况是他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公公了。

    清韵点头,摆手道,“下去吧。”

    总管公公便告退,带着那两个小公公走了。

    那嬷嬷跪在地上,想爬起来,只是脚方才崴了,有些疼,根本使不上力气。

    喜鹊过去扶她,那嬷嬷有些受宠若惊。

    喜鹊是清韵贴身丫鬟,若是在宫里,那就是皇后身边的女官了,她们平时连面都见不上,现在这样的人物却来扶她,嬷嬷觉得自己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清韵站在柳树荫下,看着远处的花灯,问道,“去年放花灯出了事,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怎么还敢放花灯?”

    这样不要命放花灯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喜鹊也纳闷。“你这是祭拜谁?”

    嬷嬷苦笑一声,道。“我何尝不知道宫里不许放花灯,可我们家乡的风俗,女子必须要过六十岁寿辰,活着要大办,死后则要放花灯,尤其不是寿终正寝的,否则灵魂不会安息。去年祭拜的是我姑母,今年祭拜的是我娘,就是冒险,我也要……。”

    原来是一番孝心,只是什么地方的风俗,竟然一定要放花灯。

    喜鹊扶着嬷嬷坐下道,“你娘和你姑母是一天去世的?”

    嬷嬷点头,眸光带着怀念道,“是同一天去世的。已经有三十六年了。”

    喜鹊惊讶,她还以为去世没两年呢,没想到去世这么久了。

    清韵站在。听到去世三十六年,她眸光有些闪烁。今天正好是先太子和宁王出生的日子,尤其宁王今年正好三十六岁。

    皇宫里一连出生两位皇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了,普天同庆。

    一般情况下,还会大赦天下。

    这位嬷嬷的姑母和亲娘却在这一天去世了?

    清韵嗅出一点不寻常的味道来,她问道,“三十六年前的今年,正好是先太子和宁王出生的日子,你姑母和你娘犯了什么错。怎么会处死?”

    那嬷嬷听得一怔,抬眸望着清韵。

    喜鹊也反应过来了。对啊,一般吉利日子是不见血的,见血不吉利。

    宫里那一天犯了错的人,都会饶了他,若是要病死的,都会拉到宫外,不会让他们在宫里头咽气的,这位嬷嬷的亲人死的古怪。

    见清韵望着她,那嬷嬷有些支支吾吾,“奴婢,奴婢不知道。”

    见嬷嬷说话没底气,眸光躲闪,就知道她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说。

    清韵就笑了,“你不必隐瞒,我猜的出来,怕是与先太子和宁王出生有关吧?”

    嬷嬷眼睛睁圆,直直的看着清韵。

    清韵眸底笑意更深,如她所料,真的和先太子和宁王出生有关。

    她今儿还想找到三十多年前给先太子和宁王接生的人打听一二,不过她有心里准备,若果真的偷梁换柱了,当时接生的人一个都活不了,通通会被灭口,因为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没想到从永宁宫出来,就见到一个见证了当初先太子和宁王出生之人的后人,或许能问出来一些有用的信息。

    “和我说说你娘和姑母的事吧,权当我救你一命,你报答我,”清韵声音很轻,但毋容置疑。

    若是青莺在,她应该懂清韵这么问是为了什么,但是喜鹊不知前情,这会儿听清韵打听三十多年前的旧事,实在是奇怪。

    不过清韵都这么说了,那嬷嬷岂敢不从啊,清韵能救她一命,自然就能要她得命。

    再说了,三十多年前的事,她知道的并不多,那时候她才七岁。

    她只知道,她们出生官宦之人,只是父亲犯了错,男的发配边关,女的都做了奴婢。

    本来她们是做苦力的,是姑母能拿竹叶吹小曲,有一回被还是皇后的太后看中了,就到她身边当差了。

    有个在皇后身边伺候的姑母,她们母女的日子也好过了,她姑母心灵手巧,哄得皇后高兴,她们也到皇后院子里当差了。

    她还记得,那一天,是她们休沐的日子。

    母亲和姑母打算带她出宫玩一天,谁想到刚准备要出门呢,就得知皇后要生了的消息。

    这么喜庆的事,谁还有心情出宫啊,尤其太后根本就没到生产的日子,早了好几天。

    不过早几天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出宫的计划就被打乱了。

    她还记得母亲把她关在屋子里,不许她出去,说是会很乱,怕她闯祸。

    她就在屋子里待着,盼望着太后早点生皇子,那样她们就有赏赐了,可以出宫买许多好吃的。

    可是皇子生了,还是两个,但是母亲和姑母却再也没有回来。

    到了第二天,她才见到姑母和娘亲的身体,已经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除了她们,还有七八个丫鬟和嬷嬷,都死了。

    那时候她还小,不懂事,但是后来大些了。才知道那些丫鬟和嬷嬷都是太后宫里伺候她和宁太妃生产的。

    生了皇子是喜事,整个宫里都得了赏赐。高高兴兴,普天欢庆。

    可她却在那一天没了两个亲人……

    她知道今天是先太子和宁王的寿辰,对于他们,她心底从来就没有过敬意,有的只是恨意,又怎么会管他们吉利不吉利,她只想姑母和母亲九泉之下能安息。

    嬷嬷越说。眼眶越红。

    喜鹊听得有些心酸,小小年纪就没了两个亲人,那种感受她能体会,要换做是她,对先太子和宁王也不会有半点好感。

    但是清韵却是听得眉头皱的紧紧的,都快没边了。

    她还以为嬷嬷的姑母和亲娘是被宁太妃杀的,却没想到是被太后赐死的。

    太后为什么要赐死那些伺候她和宁太妃生产的丫鬟和嬷嬷啊?

    没道理啊。

    总不至于是太后偷梁换柱的吧?

    那先太子不是她儿子,那她吃饱了撑着为了宁太妃的孙子逼迫自己的儿子,脑子被门夹了也没这么傻的吧?

    “没人知道那些伺候太后和宁太妃生产的丫鬟和嬷嬷是怎么死的吗?”清韵问道。

    那嬷嬷摇头。“没人知道。”

    没人知道?

    清韵不信,她问道,“那季嬷嬷呢?”

    季嬷嬷是太后的贴身嬷嬷。太后生产这么大的事,她肯定会陪在一旁。要是丫鬟和嬷嬷都被赐死了,她怎么活的好好的?

    如果她知情,她说什么也会撬开她的嘴。

    嬷嬷摇头,道,“那一天,季嬷嬷吃坏了肚子,没有进产房。”

    清韵眉头又皱陇了三分,这么巧?

    用膝盖想也知道绝对有问题!

    就是不知道季嬷嬷吃坏了肚子,是太后让她避开的。还是宁太妃让她避开的。

    不过不管是谁,总归季嬷嬷吃坏了肚子。目的都是让她置身事外。

    在宫里,要想活的久,最好是什么秘密都不知道。

    但是当时伺候太后和宁太妃生产的丫鬟和嬷嬷都死了,除了太后和宁太妃,根本就没人知道她们是为什么死的,本来还以为季嬷嬷会知道,谁想到她根本就不在场。

    清韵心底跟猫挠了一般,就跟喉咙里卡了一根刺,不拔出来,就浑身难受。

    有丫鬟见嬷嬷没有回去,就过来找她。

    见了清韵,赶紧上前请安,然后把那嬷嬷扶走了。

    临走之前,嬷嬷对清韵是千恩万谢。

    嬷嬷走了,清韵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往前走。

    她还打算去凉亭处歇歇,吹吹凉风,刚到凉亭,就有公公过来,气喘吁吁道,“可算是找到宸王妃了。”

    喜鹊见他满头大汗,找的有些急,连忙问道,“可是王爷要出宫了?”

    公公连连点头,上气不接下气道,“宸王爷和宁王他们要去献王府搜查,让奴才尽快找到王妃,好一起去。”

    清韵愣了下,不应该啊,楚北都知道夜明珠可能会出现在献王府,到时候坐实夜明珠是逸郡王偷盗的事实,让逸郡王背黑锅,他怎么还让人去献王府搜查呢?

    这样做未免太冒险了。

    清韵赶紧往前走,一边问公公逸郡王和宣王世子打架的事。

    公公虽然在御膳房当差,但就凭找人这样的事都是他来,御书房里面议论的事,他就不可能知道。

    停马车处,楚北在等候她,见到他,清韵就问道,“宁王他们真的去献王府搜查了?”

    楚北伸了手,清韵把手抬起来。

    楚北握着她的手,将她带到马背上。

    一夹马肚子,马儿就跑了起来。

    “万一查出来怎么办?”清韵忍不住问道。

    楚北笑道,“搜查是逸郡王提出来的,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提的。”

    清韵就没说什么了。

    很快,他们就到献王府前了。

    看到献王府前一幕,清韵有些黑线。

    宁王他们是带人来搜查献王府的,结果在献王府门前,被献王府的人先搜查了一遍。

    这是怕他们趁着搜查的机会,把夜明珠带进王府栽赃陷害呢。

    要真查出来,那可真好玩了。

    不过,显然,清韵想多了。

    那些官兵都挨个的搜查过后,别说夜明珠了,连个普通玉珠都没有。

    清韵就是顺带来献王府做个客,蹭了一杯茶。

    很快,官兵就搜查完了。

    没有找到夜明珠。

    逸郡王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冷哼一声,语气不善道,“这下,本郡王的黑锅可以取下来了吧,以后谁要是再敢往我脑门上扣屎盆子,本郡王让他真****!”

    他姥姥的,他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么大的鸟气呢,都快气出内伤来了,现在总算是沉冤得雪,扬眉吐气了!

    他话音刚落,外面就进来一个官兵,急道,“王爷,夜明珠找到了!”

    逸郡王听得大笑,“听见没有,找到了!”

    宁王站起身来,问道,“在哪里找到的?”

    官兵连忙回道,“在靖国公府上。”

    宁王眉头一皱,他瞥头,要看逸郡王。

    结果哐当一声传来。

    逸郡王摔地上去了,他嘴角抽搐,欲哭无泪道,“千防万防,还是掉坑里去了……。”

    “要叫我知道是谁在坑我,我非得去刨他祖坟不可!”

    PS:~~o(>_<)o~~这什么破网,又坏了!!!!!(未 完待续 ~^~)